松雪论画

赵孟頫

作画贵有古意[1],若无古意,虽工无益。今人但知用笔纤细,傅色浓艳,便自谓能手,殊不知古意既亏,百病横生,岂可观也?吾所作画,似乎简率[2],然识者知其近古,故以为佳。此可为知者道,不为不知者说也[3]。录自清卞永誉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

舜举作著色花,妙处正在生意浮动耳[4]

同前

宋人画人物,不及唐人远甚。予刻意学唐人,殆欲尽去宋人笔墨[5]。录自明赵琦美《赵代铁网珊瑚》

吾自少好画水仙,日数十纸,皆不能臻其极。盖业有专工,而吾意所欲,辄欲写其似,若水仙、树石以至人物、牛马、虫鱼、肖翘之类[6],欲尽得其妙,岂可得哉!今观吾宗子固所作墨花[7],于纷披侧塞中[8],各就条理,亦一难也。虽我亦自谓不能过之。录白清吴升《大观录》

余尝见卢楞伽罗汉像,最得西域人情态,故优人圣域[9]。盖唐时京师多有西域人,耳目相接[10],语言相通故也。至五代王齐翰辈虽画,要与汉僧何异[11]?余仕京师久,颇尝与天竺僧游,故于罗汉像自谓有得[12]。此卷子十七年前作,粗有古意,未知观者以为何如也?录自明张丑《清河书画舫》

画人物以得其性情为妙。东丹此图,不惟尽其形态,而人犬相习[13],又得于笔墨丹青之外,为可珍也。录自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


作者简介

 

赵孟頫字子昂,号松雪道人,湖州人。他是宋朝宗室后裔,宋亡里居闲适,元世祖以遗逸见召,官至翰林学土承旨,卒封魏国公,谥文敏。汉族士人仕元,名声多不好,然他同多数仕元土人一样,对元朝廷的黑暗和政治的险恶深为不满,尝赋诗说:“长夜何漫漫,寒鸡胡不啼”,“虎豹夹路啼,熊罴复纵横”。他诗文、音乐、书画皆足以为一世宗。著有《尚书注》、《琴原》、《乐原》、《松雪斋集》。诗文清邃奇逸,书法篆籀、分隶、真行草无不冠绝当世,绘画山水、木石、花竹、人马尤为精致,因而对当时及后世产生影响,特别是绘画影响尤著,可说元一代文入画风的形成是其影响所致。

他基于南宋末画院脱离实际,画家又以画院为归依,绘画臼趋衰微,便提出“作画贵有古意”,要求山水画尽去南宋末习气,学北宋董、巨,人物学唐人,号称“复古”,遂振撼画坛,蔚为风气。他的另一重要贡献是主张书法入画,在他的《竹石图》后跋道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应八分通;若也有人能会此,方知书画本来同。”意即用飞白笔法画石头,用大篆笔法画林木,用楷书笔法画竹子,这样来表现对象的形质。加之他以自己的绘画创作实践其理沦主张,风格独具。画人物“得其性情之妙”;画马既不同于唐马之痴肥,也有别于宋马之秀丽,而有一种从容、清逸之态;画竹得其“天真萧散”之姿;画山水,特别是他晚年,由傅色至淡墨,由繁密至单纯,有时近于白描。表明他“复古”是为创新,像古人那样创作出自己独特风格来。这样自然具有感人的推动力量。这里介绍他的一些沦画言论,分别见于明清人的著录,统名之为《松雪沦画》。


 

 



[1]古意:古人的思想情趣或风范。

[2]简率:简略草率。

[3]为:与。不为:不与也。

[4]舜举:钱选,字舜举,吴兴人,元画家。吴兴有“八俊”之号,赵孟俯为其首,钱选与焉。浮动:游动:活动也。

[5]殆:助词。乃。

[6]业:学业。专工:专门研究。工:通攻。辄:每每;总是。肖翘:细小能飞的生物。

[7]宗:宗族;同族。子固:名孟坚。宋宗室,官至翰林学士,宋亡不仕。工画及书,善水墨白描。与子昂同为宋太祖第十一世孙。墨花:指水墨花卉画。

[8]纷披:盛多貌,侧塞:积满充塞貌。

[9]卢楞伽:唐画家,吴道元弟子。圣域:圣人的境界。

[10]相接:相交;交接。

[11]王齐翰:五代南唐画家,画十六罗汉质人京师,后归宋太宗,不久太录即位,即“应运罗汉”。汉僧:中国僧人;汉人和尚。

[12]颇:就;于是。天竺:印度的古称,有得:有所得;有所领悟;有所知晓。

[13]东丹:五代后唐契丹人,姓耶律氏,名培,一作突欲。其兄为东丹国王,突欲奔唐,明宗赐姓东丹,更其名日慕华,后又赐姓李,更其名曰赞华。善画本国人物鞍马。相习:相熟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