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谱

李衎

竹谱原序

黄太史有言[1]:“竹虽有谱汜之者,然略而不精,吾欲作竹史末暇也。”太史殁且二百年于兹,岂无嗜好似古人者?而其事果属之谁,将由竹之为物,自足以名世[2],有不待乎人之发挥,抑爱恶之不齐而知竹者希[3],然虞周之际[4],取象于《易》[5],作贡于《书》[6],比德于《诗》[7],论纪录之盛,信于史也奚疑[8]?使后世从而史之,亦孰以为非[9]?子性淡泊,独草木臭味,未能忘情[10],而自谓于竹粗有知。盖少壮以来王事驱驰,登会稽,涉云梦[11],泛三湘?观九疑[12],南逾交广,北经渭淇[13],彼竹之族属支庶,不一而足,咸得遍窥[14]。于是益欲成太史之志,而不敢以臆说私则[15]。为上稽六籍,旁订子史[16],下暨山经地志、百家众技、稗官小说、竺乾龙汉之文[17],以至耳目所可及,是诹是咨[18],序事绘图,条析类推[19]。俾封植长养、灌溉采伐者识其时,制作器用、铨量才晶者审其宜,模写形容、设色染墨者究其微,繇古逮今,博载事辞,积累成编,雅俗兼资[20],庶几备方来之传,补往昔之遗[21]。犹恨学疏而才劣,非略于卤莽,则弊于支离[22],故题曰《竹谱详录》,而恶可名史以取讥?他日好事者为此君执南董之笔[23],或有考于斯。大德三年岁在乙亥端阳日,蓟丘李衍仲宾父序[24]


竹谱详录[25]

子昔见人画竹,尝从旁窥其笔法,始觉可喜,旋觉不类,辄叹息舍去不欲观之矣[26]。如是者凡数十辈。后得澹游先生所画迥然不同,遂愿学焉。已而溯求其源,澹游本学于乃翁黄华老人,老人学文湖州[27]。是时初闻湖州之名,二老遗墨皆未之见。后从乔仲山秘书观黄华横幅,一枝数叶,倚石苍苍,疑澹游差不逮也[28]。甚欲取以为法,而无自得之。或云:“黄华虽宗文,每灯下照竹枝横影写真,宜异乎常人之为者,澹游特括读父书而已[29],不必学也。”予大以为然。又念东坡、山谷二公泊宋金名士赞美文湖州之笔与造化比,尤以不即快睹为恨[30]。至元乙酉来钱塘,始见十馀本,皆无足起予者[31],妄谓苏、黄之评几于私其交亲,后贤未免随声附和,要当以黄华、澹游定优劣耳[32]


原文

邂逅友人王子庆,极谈此事[33],子庆曰:“君殆未见真迹,前辈不轻推许也[34]。”予曰:“近屡见之矣,大书题识宁尽伪耶[35]?”子庆曰:“非伪而何[36]?”予茫然自失,犹疑子庆立论之偏,漫诘之曰:“若尝见中州黄华老人所作乎[37]?”子庆曰:“黄华之作固未见,湖州之作君又未之见也,何能与君决是非[38]?府史某人者藏本甚真,明日借以来自定其品第可乎[39]?”越宿,子庆果携过予[40]。则一幅五挺,浓淡相依,枝叶间错,折旋向背,各具姿态,曲尽生意,如坐渭川淇水间[41]。方以前辈议论为无愧,黄华诚有取乎此,而照影之语未详[42]。自悔闻见寡陋,若子庆之博识不可及也。属以善价致之犹靳,用油纸临摹持归维扬[43]


原文

明年四月重来,或出此见售,遂酬以二十五券[44],欣然慰满平生矣。自是连得三本,悉弃故习,壹意师之[45]。日积月累,颇似悟解[46]。好事者往往征索,流播渐广,谬相肯可[47]。独鲜于伯机父谓以墨写竹清矣,未若傅其本色之为清且真也[48]。强予用墨竹法加青绿画成,虽粗可观,终非合作[49]。将复讨论其说而俗工咸不足问[50]。追寻近古,得王右丞开元石刻,屡经摹勒失真[51]。又得萧协律《笋竹图》,绢素糜溃,笔踪惨淡[52]。方谋对本临仿,偶故人刘伯常过予曰[53]:“吾旧藏李颇《丛竹图》已久,知君酷好,辍以为赠[54]。”二图俱宣和故物,而颇尤专美,后来无出其右者[55]。于是又得画竹法。


原文

盖白唐王右丞、萧协律、僧梦休、南唐李颇、宋黄筌父子、崔白兄弟及吴元瑜以竹名家者才数人[56]。右丞妙迹世罕其传;协律虽传,昏腐莫辨;梦休疏放,流而不反,自属方外[57]。黄氏神而不似,崔吴似而不神;惟李颇形神兼足,法度该备,所谓悬衡众表,龟鉴将来者也[58]。墨竹亦起于唐,而源流未审[59]。旧说五代李氏描窗影,众始效之;黄太史疑出于吴道子。(《画评》云:“写竹于古无传,自沙门元霭及唐希雅、董羽辈始为之倡[60]。”旧说郭崇韬夫人李氏月夜摹影竹窗[61],是后往往有效之者。《广画集》载孙位松石墨竹,又成都大慈寺灌顶院有张立墨竹画壁[62]。孙张皆晚唐人,蜀中皆有墨竹,乃知非元霭辈倡始,亦不始于李夫人也c)山谷黄太史云:“墨竹起于近代,不知其所师承,初吴道子作画竹加丹青,已极形似[63]。”意墨竹之师近出于此。此论宜有所据,故敢取以为证云[64])迨至宋朝,作者寝盛[65]。文湖州最后出,不异呆日升空,爝火俱息,黄钟一振,瓦釜失声[66]。豪雄俊伟如苏公犹终身北面,世之人苟欲游心艺圃之妙[67],可不知所法则乎?画竹师李,墨竹师文,刻鹄类鹜[68],子知愧矣。


原文

幸际熙朝,文物兴起[69]。生辇毂之下,齿荐绅之列[70],薄宦驱驰,辱遍交贤土大夫讲闻稍详[71]。且竭馀力求购数年,于墨竹始见黄华老人,又十年始见文湖州,又三年于画竹始见萧李,得之如此其难也[72]。彼穷居僻学当何如耶[73]!退唯嗜好迂疏,久乃弥笃[74],天成其志[75]。役行万馀里,登会稽,历吴楚,逾闽峤,东南山川林薮游涉殆尽,所至非此君者无与寓目[76]。凡其族属支庶,形色情状,生聚荣枯,老稚优劣,穷诹熟察,曾不一致[77]。往岁仗国威灵,远使交趾,深入竹乡,究观诡异之产[78]。于焉辨析疑似,区别.品汇[79]。不敢尽信纸上语,焦心苦思,参订比拟,嗒忘予之与竹[80],自谓略见古人用意妙处。求一艺之精,信不易矣。词赋为雕篆,必非壮夫[81];《尔雅》注虫鱼,安能磊落[82]?区区绘事之末,固应见笑大方之家[83]。以予宿性好之乐之,积习成癖,尚恐世有予同病者去古寝远,未得其传[84],悉取李颇、文湖州两家成法,写予畴昔用力而得之者[85];与夫命意位置、落笔避忌之类,一一详疏卷端,无所隐秘,庶几后之君子,一览靡遗憾焉[86]


画竹谱

文湖州授东坡诀云:“竹之始生,一寸之萌耳[87],而节叶具焉。白蜩腹蛇蚶,至于剑拔十寻者[88],生而有之也。今画竹者乃节节而为之,叶叶而累之[89],岂复有竹乎?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,执笔熟视,乃见其所欲画者,急起从之,振笔直遂[90],以迫其所见,如兔起鹘落,少纵则逝矣[91]。”坡云:“与可之教子如此,予不能然也[92]。夫既心识所以然而不能然者,内外不一,心手不相应,不学之过也。”且坡公尚以为不能然者,不学之过,况后之人乎?人徒知画竹者不在节节而为,叶叶而累,抑不思胸中成竹从何而来[93]?慕远贪高,逾级躐等,放弛情性,东抹西涂,便为脱去翰墨蹊径[94],得乎自然。故当一节一叶,措意于法度之中,时习不倦,真积力久,至于无学[95],自信胸中真有成竹,而后可以振笔直遂,以迫其所见也。不然,徒执笔熟视,将何所见而追之耶?苟能就规矩绳墨,则自无瑕颖,何患不至哉[96]!纵失于拘,久之犹可达于规矩绳墨之外。若遽放失[97],则恐不复可人于规矩绳墨,而无所成矣,故学者必自法度中来始得之。画竹之法:一位置,二描墨,三承染,四设色,五笼套[98]。五事殚备而后成竹[99]。粘帧矾绢[100],本非画事,苟不得法,虽笔精墨妙,将无所施,故并附见于此。


原文

粘帧先须将帧干放漫[101],靠墙壁顿立平稳。熟煮稠面糊,用棕刷刷上[102]。看照绢边丝缕正当,先贴上边,再看右边丝缕正当,然后贴上;次左边亦如之,仍勿动,直待干彻,用木楔楔紧[103]。将下一边用针线密缝箭杆,许一杖子,次用麻索网罗绷紧,然后上矾毕,仍再紧之[104]

矾绢不可用明胶,其性太紧,绢素不能当[105],久则破裂,须紫色胶为妙。春秋隔宿用温水浸胶,封盖勿令尘土得人,明日再人沸汤调开,勿使见火,见火则胶光出于绢上矣[106]。夏月则不须隔宿,冬月则浸二日方开[107]。别用净磁器注水,将明净白矾研水中,尝之舌上微涩便可,太过则绢涩难落墨[108]。仍看绢素多少,斟酌前项浸开胶矾水相对,合得如淡蜜水,微温黄色为度[109]。若夏月胶性差慢,颇多亦不妨,再用稀绢滤过用,刷上绢,阴干后落墨[110]。近年有一种油丝绢并药粉绢,先须用热皂荚水刷过,候干依前上矾[111]


原文

一位置:须看绢幅宽窄横竖,可容几竿,根梢向背,枝叶远近,或荣或枯,及土坡水口,地面高下厚薄,自意先定,然后用朽子朽下再看,得不可意[112]。且勿着笔,再审看改朽,得可意方始落墨,庶无后悔[113]。然画家自来位置为最难,盖凡人情好尚才品各各不同,所以父子至亲亦不能授受,况笔舌之间岂能尽之[114]?惟画法所忌[115],不可不知。所谓冲天撞地,偏重偏轻,对节排竿,鼓架胜眼,前枝后叶:此为十病,断不可犯,馀当各从己意[116]。冲天撞地者,谓梢至绢头,根至绢末,呃塞填满者[117]。偏轻偏重者,谓左右枝叶一边偏多,一边偏少,不停趁者[118]。对节者谓各竿节节相对[119];排竽者谓各竿匀排如窗棂。鼓架者谓一竽直,左右两竿交叉如鼓架者;胜眼者谓四竿左右相差匀停,中间如方胜眼者[120]。前枝后叶者,谓枝在前,叶却在后,或枝叶俱生在前,俱生在后者[121]


原文

二描墨:提笔寸澄心静虑,意在笔先,神思专一[122],不杂不乱,然后落笔。须要圆劲快利,仍不可太速,速则失势[123];亦不可太缓,缓则痴浊[124];复不可太肥,肥则俗恶[125];又不可太瘦,瘦则枯弱[126]。起落有准的,来去有逆顺,不可不察也[127]。如描叶则劲利中求柔和,描竿则婉媚中求刚正,描节则分断处要连属,描枝则柔和中要骨力[128]。详审四时,荣枯老嫩,随意下笔,自然枝叶活动,生意具足[129],若待设色而后成竹,则无复有画矣。

三承染:最是要紧处,须分别浅深翻正浓淡,用水笔破开时,忌见痕迹,要如一段生成[130],发挥画笔之功,全在于此。若不加意,稍有差池[131],即前功俱废矣。法用番中青黛或福建螺青放盏内,入稠胶杀开,慢火上焙干[132]。再用指面旋点清水,随点随杀,不厌多时[133],愈杀则愈明净。看得水脉着中[134]。蘸笔承染:嫩叶则淡染,老叶则浓染;枝节间深处则浓染,浅处则淡染,更在临时相度轻重[135]


原文

四设色:须用上好石绿,如法人清胶水研淘分作五等[136]。除头绿粗恶不堪用外[137],二绿三绿染叶面。色淡者名枝条绿,染叶背及枝干,更下一等极淡者名绿花,亦可用染叶背枝干。如初破箨新竹,须用三绿染。节下粉白用石青花染[138]。老竹用藤黄染,枯竹枝干及叶梢笋箨皆土黄染[139]。笋箨上斑花及叶梢上水痕,用檀色点染[140]。此其大略也。若对合浅深[141],斟酌轻重,更在临时。

调绿之法,先人稠胶研匀,别煎槐花水相轻重和调得所,依法濡笔[142]。须轻薄涂抹,不要厚重及有痕迹。亦须嵌墨道遏截,勿使出入不齐,尤不可露白[143]。若遇夜则将绿盏以净水出胶了放干[144],明日更依前调用。若只如此经宿,则不可用矣。

五笼套:此是画之结裹,尤须缜密[145]。候设色干了仔细看得无缺空漏落处,用干布净巾着力拂拭,恐有色脱落处,随便补治匀好[146]。除叶背外,皆用草汁笼套,叶背只用澹藤黄笼套[147]

草汁之法,先将好藤黄浸开,却用杀开螺青汁,看深浅对合,调匀使用。若隔夜则不堪用,若暑月则半日即不堪用矣。


墨竹谱

墨竹位置一如画竹法,但干节枝叶四者,若不由规矩,徒费工夫[148],终不能成画矣。凡濡墨有深浅,下笔有重轻,逆顺往来须知去就[149],浓淡粗细便见荣枯。仍要叶叶着枝,枝枝着节。山谷云:“生枝不应节,乱叶无所归[150]。”须一笔笔有生意,一面面得自然,四向团栾[151],枝叶活动,方为成竹[152]。然古今作者虽多,得其门者或寡[153]。不失之于简略,则失之于繁杂,或根干颇佳而枝叶谬误,或位置稍当而向背乖方,或叶似刀截,或身如板东,粗俗狼藉,不可胜言[154]。其间纵有稍异常流,仅能尽美,至于尽善,良恐未暇[155]。独文湖州挺天纵之才,比生知之圣,笔如神助,妙合天成[156],驰骋于法度之中,逍遥于尘垢之外[157]。纵心所欲,不逾准绳,故一依其法,布列成图[158]。庶后之学者不陷于俗恶,知所当务焉[159]

一画竿:若只画一二竿,则墨色且得从便[160];若三竿之上,前者色浓,后者渐淡,若一色则不能分别前后矣[161]。然后梢至根,虽一节节画下,要笔意贯串,梢头节短,渐渐放长,比至节根,渐渐放短[162]。每竿须要墨色匀停,行笔平直,两边如界,自然圆正[163];若臃肿偏邪,墨色不匀,间粗间细,间枯间浓,及节空匀长匀短[164],皆文法所忌,断不可犯。颇见世俗用蒲拴槐皮,或叠纸濡墨画竿,无问根梢,一样粗细,又且板平,全无圆意[165]。但堪发笑,学者切忌,不宜仿效。


原文

二画节:立竿既定,画节为最难,上一节要覆盖下一节,下一节要承接上一节[166]。中间虽是断离,却要有连属意思。上一笔两头放起,中间落下,如月少弯,则便见一竿圆混;下一笔看上一笔意趣,承接不差[167],自然有连属意。不可齐大,不可齐小[168];齐大则如旋环[169],齐小则如墨板[170]。不可太弯,不可太远[171]。太弯则如骨节[172],太远则不相连属,无复生意矣。

三画枝:各有名目,生叶处谓之丁香头,相合处谓之雀爪,直枝谓之钗股,从外画人谓之垛叠,从里画出谓之进跳[173],下笔须要遒健圆劲,生意连绵[174],行笔疾速,不可迟缓。老枝则挺然而起,节大而枯瘦;嫩枝则和柔而婉顺,节小而肥滑。叶多则枝覆,叶少则枝昂[175]。风枝雨枝,触类而长,亦在临时转变[176],不可拘于一律也。尹白郓王随枝画断节[177],既非文法,今不敢取。

四画叶:下笔要劲利,实按而虚起,一抹便过,少迟留则钝厚不铭利矣[178]。然写竹者此为最难,亏此一功,则不复为墨竹矣。法有所忌,学者当知。粗忌似桃,细忌似柳[179]。一忌孤生,二忌并立,三忌如叉,四忌如井,五忌如手指及似蜻蜓[180]。翻正向背,转侧低昂,雨打风翻,各有态度,不可一例抹去,如染皂绢无异也[181]


附录一:竹态谱

凡欲画竹者,先须知其名目,识其态度,然后方论下笔之法。如散生之竹,竿下谓之蚕头。蚕头下正根谓之绚,又名宪,旁引者谓之边,或谓之鞭。节间乳赘而生者谓之须,旁根生时谓之行边。边根出笋谓之伪笋,又名二笋。丛生之竹,根外出者谓之蝉肚根,竹下插土者谓之钻地根。凡竹从根倒数上,单节生枝者谓之雄竹,双节生枝者谓之雌竹。或云从下第一节生单枝者谓之雄竹,生双枝者谓之雌竹。生长挺挺然者名笋。笋初出土者谓之萌,又名蕊,又名饯,又名竹胎,稍长谓之牙,渐长名宪,又名笞,又名子,又名苞,又名菌,过母名筐,别称日箨龙,曰锦绷儿,日玉版师。节叶谓之苞箨,又名箔:解箨谓之箬。半笋谓之初篁。梢叶闲尽名箩,方为成竹。竹于谓之竿,竿中之水结而为膏曰簧,竿上之肤曰筠。竹之皮日苠。刮下青皮谓之筘,火烧谓之糜,又烧出汗谓之沥。竹之节日药。竹列谓之笼,竹叶谓之笛。竹叶下垂曰答箬。竹枝谓之天箒,竹花谓之管,又名华草,又名萝。竹实渭之练实。竹有病谓之徤。竹枯换根渭之荮,竹枚谓之个。积竹曰攒,批条曰篾,编而为瓦曰箍,杀青而尺截曰简,联简曰策,熨而为版曰牒,竹貌谓之籍,竹声渭之箣,竹色谓之苍莨,竹态谓之婵娟,竹深谓之签。竹得风其体夭屈谓之笑,生而曲曰箸弱曰篙。此其名目之大略也。若夫态度则又非一致,要辨老嫩荣枯,风雨明晦,一一样态。如风有疾慢,雨有乍久,老有年数,嫩有次序,根干笋叶各有时候。今姑从根生笋长,至于生成壮老枯瘁,风雨疾乍,各各态度,依式图列如左。虽未能悉备,抑亦可见其梗概,用资初学,不为达者设也。

竹根二种(凡散生之竹,类先一年行根而敷生,次年出笋而成竹。丛生之类不待行根而频年出笋成竿,然须至次年方生枝叶也)

一散生之竹,根皆如此。如篁竹、淡竹、甜竹、猫头竹、白竹、篌竹、水竹、节竹、窈竹、莳竹、浮竹、江南竹、双叶竹、风尾竹、龙须竹、寸金竹、雪竹、葆竹、箪竹、芜竹、广竹之类是也。

一丛生之竹,根皆如此。如苦竹、慈竹、簧竹、桃枝竹、荡竹、刺竹、由衙竹、箠竹、钓丝竹之类是也。

附录二:竹品谱一

竹品虽多,今以南北俱有宜人画者为全德晶。以形状诡怪者为异形品,以颜色不同者为异色品,以神异非常者为神异品,又有似是而非竹者,有竹名而非竹者,通为六晶。或因所睹见,或质诸传记,或得之传闻。惟与常竹同者皆不复画,凡其状殊异者必表而出之,以助多识。

竹之为物,非草非木,不乱不杂,虽出处不同,盖皆一致。散生者有长幼之序,丛生者有父子之亲。密而不繁,疏而不陋,冲虚简静,妙粹灵通,其可比于全德君子矣。画为图轴,如瞻古贤哲仪像,自令人起敬起慕,是以古之作者于此亦尽心焉,故作全德品。

全德品

箠竹出浙江,河南北、湘汉两江之间俱有之。凡六种,有黄箠、绵箠,早箠、晚箠、石箠、操箠,节叶枝干皆同。但笋出时无斑花者名黄箠,劈开柔韧者名绵笙,笋出早者名早箠,笋出晚者名晚笔。早笋出三月,晚笋出五月。都城北瑾城山中者,笋出四五月,河南亦有笋出三月者。石箠竹笋出时斑花一同晚笺,但其节促密,竹性甚柔韧。杂用又胜于晚篁,以其有石地中偏宜栽植,故名。操箠笋出四月,其竹性操烈,不堪劈篾,全用甚坚。《山海经》云:“丙山多箠竹,南阳人名为季竹,取笳入药;其皮曝干,可照夜。”《新安志》云:“竹有甜箠、苦笔,凡竹之雄者体质不坚,不堪为蔑,于篁为尤多。”《会稽续志》云:“箠竹越中剡为多,有早竹、晚竹、绵竹。”

三月竹生衡阳山中,比笙竹差细瘦,三月出笋,甘脆异常。或云“此名瘦笔竹”。

淡竹处处有之,凡三种。南方者高二丈许,大概与篁竹相类,但节密皮薄,节下粉白甚多,叶差小,笋箨上有细纹理,无斑花,北方者止高丈许,叶人药为良,笋食亦佳。医方用竹沥惟出此竹者最妙。笋出土正墨色者名为乌花淡。沈内翰存中《笔谈》云:“淡竹对苦竹为文,除苦竹外悉谓之淡竹,不应别有一品渭之淡竹。后人不晓,于《本草》内别疏淡竹为一物。今南人食笋,有苦笋淡笋两色,淡笋即淡竹也。”以今考之,亦恐未尽也。竹晶虽多,各有名色,淡竹自有此三种,岂有一概云尔。竹嫩时可造纸也。

清宴竹枝叶大似篁竹,竽节如淡竹,笋极早出,味尤珍美。江浙之间多有之。大者亦中杂用,盖箠竹之下品者。

箠竹处处有之,大似淡竹,坚而促节,体圆而质劲,节下粉白如霜。大者最宜为船篙,细者亦中杂用。或云“用作簟,不潮汗卤”。郑樵《通志》略云:“竹之良者,惟有箪竹。”《新安志》云:“箪竹古之簕,为用甚佳;其笋类紫笋,不可食。”硬壳竹生浙东,山间或村落处处有之。大概如箠竹,但节稍密,坚硬不堪劈蔑,惟大者宜为屋椽。笋硬无味,不堪食。苦竹处处有之,其种凡二十有二。北方有二种:一种节稀而坚厚,枝短叶长;一种与淡竹无异,但笋味差苦。江西及溪洞中出者本极大,笋味甚苦,不可食。浙西出者笋微苦可食。广西山中一种散生,每节间生枝叶,长如箠竹,色深绿,莹净婆娑,极可入意;笋味苦,病积热者煮食之甚良。或云“可生食”。黄休复云:“蜀川滕昌佑家有苦竹,叶浓多阴,笋高之时粉香箨翠。”《孝经·河图注》曰:“安恩县多苦竹,竹之丑有四,有青苦者、白苦者、素苦者、黄苦者。”谢灵云《山居赋》曰“竹则四苦齐味”,注与上同,黄苦,土人亦曰金竹,又曰蜡竹,笋大而短,状似马蹄。又以黄苞为第一,故谓之黄莺舌。又有拜苦竹,《新安志》云:“本大末锐,与钓丝竹相似,而钓丝竹味甘。”今越州亦有此四种。又有顿地苦,坚中可以为矛。又掉颡苦,节颇疏。又湘潭苦,节疏宜为簟。又油苦、石斑苦、乌末苦、山苦,又有高苦竹,名曰青蛇枝,各有用处。然尝见越人多煮乌末苦为纸,但堪作寓钱,不堪印书写字。婺州山中有长筒苦,一节有数尺者,人多取为辇竿。辇竿,即轿杠也。又塞苦竹,长实劲韧,可为枪干。焚道苦竹,出焚侯国,在马湖江,古叙州也。竹无用,笋甚美,山谷赋云:“焚道苦笋,冠冕两州者是也。”庐山苦竹,《江州图经》云:“陆静修所植,笋苦而甘。”陈舜俞记云:“春笋初出,其味甘美。”相传诗云:“筒寂观中甜苦笋。”《海物记》云:“越人以苦毒竹为枪,中虎即毙。”

右以上种类品格尤高,宜图画。南北俱有之,但北方篁竹、苦竹二种差少。故文湖州多画箠竹,王黄华多画淡竹,习惯也。

甜竹生河内,卫辉孟津皆有之。叶类淡竹,亦繁密。大者径三四寸,小者中笔管,尤细者可作扫箒。笋味极甘美,以司竹监禁制,故人罕得而食。又名管竹,戴凯之云:“下节味甘,宜人汤剂。”

笔管竹出广右山中,节长圆正,一如苦竹。大者止中笔管,作火炮舌取为爝火之筒。

寿竹出湘全、衡、永间,大概一似篁竹,但竿色差白,不甚光净。节稍密而差短,笋味甘又且坚实。《寰宇记》曰:“昭州多产寿竹。”

白眼竹出广州山中,大概类淡竹。大者径二三寸,节密且高,干圆而瘦,中作椽柱,性脆不可作篾,枝叶婆娑可爱。

绵竹生汉州之绵竹县,今延乎后山及永州、全州山中皆有之。丛生,节稀圆正,有长三尺六寸者。道家渔鼓,惟此有声。叶小一如淡竹,作篾甚良,又为栉篾之最,客旅往往贩至江上,作船掣缆,收束绞缚,极筋韧。

劫竹出浙东,类淡竹,节差远。越人煮以为纸,多此竹也。

篌竹,江南两浙有之,节稀,枝叶短少。生道边水次,一丛止三五竿或一二竿,笋与常竹不同。

右篌竹,古人少画之者,惟崔白《子母猫图》侧画两竿,绝佳。

筋竹,江浙闽广之间处处有之。凡二种,大概与篌竹相类。差匀细,皮薄,深绿色。但可作篾用,甚坚韧,他无所宜。笋末与篌竹不同。安南呼小竹,生浙东山中者肉厚,窍中可为弩。《说文》云:“物之多吁者也。”婺州兰溪山中有一种,长二三丈,身如箠竹,笋如猫头,竹色不甚绿,斑花隐然,不甚明,劈篾织箧笥皆可。亦可名筋竹。竺法真《登罗山疏》云:“岭南道无筋竹,惟罗山有之。其大尺围,细者色如黄金,坚贞疏节。,,或云筋竹长二丈许,围数寸,至坚利,南土以为矛,其笋未成竹时可锤作弩弦,故名筋竹。又云夷人名为史叶竹。戴凯之以为即日南篥竹也。张得之云:“贺州俚人削为箭,以叶羽之,名曰笙黎,笋能止渴。”仆谓此二说皆篥竹,非今之所谓筋竹者也。

潇湘竹凡二种,出七闽山中。一种圆而长,大可为伞柄,小为笛材。一种高止数尺,人家植盆槛中,芃芃可爱。

水竹凡二种。一种出黔南管内,或生岩下潭水中。其笋随水深浅以成节,若水深一丈,则笋出水面为一节,蛮蜒采以为食。一种江广处处有之,多生水边及道傍下湿处,形状与筋竹相同,人取劈篾杂用皆可。谢灵运《山居赋》注云:“水竹依水而生,甚细密,吴中亦有。”《新安志》云:“水竹柔韧,可为篾。”

还味竹生福州以南,大类水竹。春生笋,人煮食甚苦涩,停久则味还甘可食,故名。一名苦伏竹,一名苦蒲竹。

四季竹出浙东庆元山中,浙西亦或有之。高不过八九尺,节如苦竹,笋如笄箭,枝生节间。丛密,小箨亦随生节间,不脱落?叶长细而柔媚,甚宜图画。又名四时竹,以四时生笋故。冬春笋大,夏秋笋小。

秋竹生七闽山中,大者不过拇指许,枝干柔弱,叶长细,大概如四季竹。兴化军尤多,析为篾,耐湿而迟腐。

节竹生天台雁荡乐清渚山中,形状类水竹,但叶梢尖似桃李。作篾柔韧,杂用亦佳,俗名笆篱竹。

陀苞竹生安南山中,春出笋,味苦,亦可煮食。节高而密,类淡竹,叶稍长。中屋椽,杂用亦佳。

陀婴竹生安南乍陵山中,比苦竹差薄,可开作箫笛。

陀买竹生安南山中,乎陆亦有之。竿如篁竹,叶如荡竹。可杂用,笋味甘美。

慈竹,又名义竹,又名孝竹,两浙、江广处处有之。高者至二丈许,丛生,一丛多至数十百竿,根窠盘结,不引他处。四时出笋,经岁始成竹,子孙齐荣,前抱后引,故得此名。汉章帝三年子母竹生白殿前,谓之孝竹,群臣作《孝竹颂》。唐明皇后苑有竹丛密,笋不外出,顾谓诸王曰:“父子兄弟相亲当如此竹,”因号义竹。(《天宝遗事》:“太液池岸有竹数十丛,芽笋未尝相离,帝与诸王闲步于竹间,曰:‘人世父子兄弟尚有离心离德,此竹宗奉,未尝相疏。人有怀二心,生离间之意者,观此可以为鉴勖也。’帝因呼为义竹,”)又名紫云盖。任防《述异记》云:“南中生子母竹,慈竹是也。”《酉阳杂俎》云:“慈竹夏月经雨,滴汁下地生蓐,似鹿角,色白,食之已痢,”王勃《慈竹赋》曰:“如母子之钩带。”乔琳《慈竹赋》曰:“类宗族之亲比。”晋安《海物记》云:“义竹亦曰兄弟竹,秋丛生,曰秋生。”注云:“其笋丛生,俗谓之兄弟竹,笋味不中食也。”《新安志》云:“慈竹丛生,不离母,四时有笋,袅袅如钓竿。一名四季竹。今秋竹、四季竹别见。”

右慈竹,古人亦少画之者。吾亡友李仲方喜作此竹,尝为高彦敬侍御画一幅,绝佳。

顺竹生宜春,与慈竹大同而小异,薄脆无所用。

簧竹出江淮间,丛生,与慈竹大同,但比慈竹差稀疏,节颇长,枝叶少,可作笙簧,故名。大者亦可开作长笛。《广志》云:“任作笛。”

芦葱竹一名芦栖竹,出扬州东垂诸郡及江浙间,大同簧竹,可以为篪。处州青田县卢栖溪有洞,广数丈,唐时道士姓卢者栖其中,洞旁多笋,乡人以为佳味,亦号卢栖笋。事见《图志》,未审异同。”《广韵》注:“芦栖竹出会稽。”《会稽续劫云:“芦栖竹,嵊县蠕山有芦栖湾。”宋景文公《芦仙竹锹曰:“弱竿近节,箨与芦类,绿叶纤长,茸茸而概。”注云:“生山涧中,大抵若筑。”“芦仙”字音与“芦栖”稍近,附见于此,以俟考证。

傅竹出广右安南,大概类慈竹,性甚易活,虽六月盛暑,移植不瘁。

篁竹又名麻竹,出两广两江,枝叶一如笄竹。节长可作细篾织笠,笋甘可食。僧赞宁谓篁竹生浙东,节稀,八月生笋,待来年正月成竹,稍弱时便断取以火燎之,每重起之为条而柔韧,谓之麻竹。泉州以往路旁多有之,每节可八九尺,坚捺之青皮才爆,内白肉便为麻,即不见火,谓之麻竹。南中转高长节疏,其笋皮黑紫色,其心实。《文选》注:“竹丛生,曰篁。”

鸡颈竹又名鸡胫竹,篁之类,大者不过指许,疏叶黄皮,强脆无所堪施。笋美,有青斑,色绿,沿江山岗之所饶也。赞宁谓鸡胫竹。《博文录》云:“状似蛇雉。”皮日休诗:“鸡头竹上开危径,鸭脚花中挝废泉。”鸡头竹未详。

笑竹亦名师竹,出江广、两浙,齐鲁之间亦有之。大者止如箭干许,小者中描笔,高不过五七尺,叶长尺许,阔一二寸,促节,体柔,笋无味,人亦不食。

右奈竹,古人多于栏槛湖石旁画之,金朝待诏赵绍隆、冀珪等尤喜作此,特装点景物耳。墨画则不雅,故前辈略之。

箭竹又名茂竹,即《书》所谓个辖也。浙闽及两广皆有之,凡二种。一种叶小如四季竹,每节长二三尺馀,秋笋香脆可食者,名笄箭竹。一种叶大如寮竹,节亦许长,亦有黑紫色者,名箬箭竹。二种皆细小而劲实,通干无节,可作箭用,故名。谢灵运《山居赋》云:“二箭殊叶。”注曰:“箬箭大叶笄箭细叶者是也。”《周礼·夏官·职方氏》:“东南日扬州,其利金、锡、竹、箭。”郑氏云:“箭,笑也,”《山海经》:“竹山其阳多竹箭:,,《尔雅》:“东南之美者,有会稽之竹箭。”郭氏注云:“箭,篆也。”又《尔雅》释“草叶箭”疏云:“篆,一名箭。,,《尚书·禹贡》:“篆荡既敷。”孔氏云:“笑,竹箭。”今考叶与箭,若同而异。第竹,别见后。

燕竹,与箭竹同类,但此竹以燕来时作笋,因以为名。嘉兴在处生一种与吁竹相同,亦以燕来时作笋而名其苞紫,王梅溪诗云“龙孙初进日,燕子却来时”者是也。

箠竹,大概与繁竹相同,但节叶差密耳。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颐箜二族亦甚相似,肥像苦竹,促节薄齿,东物柔韧,殆同麻臬。”《番禺志》:“南海煎盐以篮竹编为鼎,韧而耐久,他竹莫敌。”

个竹,或作鄘,或作篛,又名簌,竹枝叶与繁竹同,但每节止长五七寸,根深耐寒,夏秋出笋可食。节长者名詹竹。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箔亦个徒,慨节而短,江汉之间谓之蔽竹。”《太平御览》云:“蔽音蒯,恐即簌字之讹。”《韵书》:“蔽,竹箭也。”《山海经》:“英山其阳多箭媚,牡山其下多竹篛,暴山其下多竹箭媚个。”郭氏云:“今汉中郡出篛竹,厚裹而长节,根生,笋冬生地中,人掘取食之。”《广志》曰:“馅竹可以为屋椽。”恐非一种?然余未之见,俟别考。

石龛竹出同庆府,宜为箭,杜诗云“伐竹者谁子,悲歌上云梯。为官采美箭,五岁供梁齐。皆云直干尽,无以充提携”是也。

箬竹又名篛竹,出江浙及闽广,处处有之。叶类寮竹,但多生旁枝,干如箭竹,高者不过五七尺。江西人专用其叶为茶罨,云不生邪气,以此为宝。福州西乡安乐林有箬竹一种,叶大,长三尺,广六寸馀。《新安志》云:“箬竹罗生,叶大可以苴裹。《书,顾命》:“敷重笋席。”郑氏云:“笋,篛竹。”《正义》谓:“取笋竹之皮为席,则又非此篛竹也。”

芦竹生庐州,形状亦如箬竹,叶稠而利,可用割物,笋苦。

桃枝竹一名蒲葵竹,一名赤玉脂,出江浙两淮,处处有之。丛生,形如慈竹,节长二尺许,差薄。《魏志》云:“倭国剳k枝竹。”《山海经》谓:“皤冢之山,嚣水之上多桃枝。今韩人批取标皮作簟,滑净可人。”《礼》所谓“冬虎皮,夏桃枝”者是也。《书·顾命》:“篾席黼纯。”孔安国云:“篾,桃枝竹。”《周礼,春官·司几筵》:“画纯次席。”郑氏云:“次席,桃枝竹,有次列成文。”《尔雅》云:“桃枝四寸,有节。”张得之云:“桃枝竹叶如棕榈,节四寸,皮黄滑,可为簟。”柳子厚谓之桃笙。《唐志》:“合州土贡桃枝箸,石虎造桃枝竹扇。”笋丛生,皮毛聚虫蚁不可食。或云桃枝竹出海南番中如棕榈,其皮作簟如竹,又红紫色如桃枝皮,故云,今作簟者非也。两浙谓之桃丝竹,衡湘谓之桃笙竹,《方言》:“簟谓之笙。”戴凯之云:“桃枝竹皮滑而黄,可以为席,即今之蕲竹也。”广中一种,好生石上,叶如棕榈,肤色黄紫。大者可为杖,留其根,削作螭虬带角之状。小者可为马箠,.损折处其刺有毒,破人手则难疗,东坡云:“叶如棕,身如竹,密节而实中,犀理瘦骨,盖天成拄杖也,”岭外人多种此而不知其为桃竹,流传四方,视其端有眼者,盖自东坡出也。今蜀中亦以此为桃枝竹,北人谓之紫藤,并记于此,以待知者。

笙竹出会稽卧龙山,云乐部中取此竹作笙为最贵,今无之。

观音竹,江浙两淮俱有之。一种与淡竹无异,但叶差细瘦,仿佛杨柳,高止五六尺,婆娑可喜。亦有紫色者,永州祁阳有一种,止高五七寸,人家多植于水石之上,数年不凋瘁。彼人亦名观音竹。张得之云:“近道有一斛之中至有盈万竿者,洒洒可爱。”宜植拳石之上,笋必倒垂而下吸水气。及其长也,根钩而于直,即此竹也。

哺鸡竹又名鸡绪竹,出苏湖山中,人家庭院亦或植之。不甚高大,凡八种,大概相似,节叶差异。笋出亦有早晚,食之极甘脆。嘉禾人以莽竹之笋为哺鸡笋。汤与权云:“春鸡哺出时此笋出,故名。”非也。《吴郡志》:“哺鸡竹叶大多浓阴,虽围径难得圾大者,而至易种。其笋蔓延满地,若鸡之生子众多,故名。”吴人谓鸡骛伏卵为哺。《番禺志》谓“鸡捕竹”。

鸡窝竹,江南处处有之,为篾柔韧。秋生笋,每一竿有十数笋,绕之如鸡抱子。

窈竹生全、永山中,道旁水旁皆有之。高不过一丈二三尺,叶细而长。四月出笋,极柔嫩而甘脆。宝庆生者笋出初春。

雷竹生浙东山中,人家园圃亦有之。大概与常竹不异,始闻春雷即发笋,故名。

莳竹生衡阳山中,高有二三丈者,节平而又匀长,皮肤滑净,劈篾为椽,编箱织笼无不宜。枝叶稀疏,笋味甘美。

油莳竹出湘潭山中,高二三丈,叶与莳竹少异,节差高。坚厚端直,宜作弩箭,笋亦甘脆。

朱帘竹生湖州山中,与常竹不异,但枝叶细长垂下,摇摇如垂帘之状;又节间颇长,条析之柔韧不折,尤宜织帘,故名。

篆竹凡四种:一出江浙间,喜生山冈之上,连延数十亩,高不过七八尺,大不逾指,枝繁劲细,为扫箒最良。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答笑苍苍,接町连篁,性不卑植,必也岩冈。”《广志》曰:“蟹笑中扫箒,细竹也。一出鲁郡邹县峄阳,形色与他叶不殊,质特坚润,宜为笙管,诸方莫及。”戴凯之《竹渤曰:“又有族类!爰挺峄阳。悬根百仞,竦干风生。箫笙之选,有声四方。”一出海岛上,内实外坚,援之不曲,枝叶稀少,状若苦筋,名为海筑。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亦有海筑,生于岛岑。节大盈尺,干不满寻。状不曲生,色如黄金。”注云:“交州海石林中,偏饶此竹。”一出姑苏灵岩山中,极短,高者不过二尺,一枝三叶,冗细可玩,土人呼为“趁第”:《山海经》云:“中次四经厘山之首,又西三百里曰牡山,其上多文石,其下多竹箭竹瞻。”又云:“永山多媚。”注云:“筑属。”又云:“暴山多竹箭贿个。”注:“个亦篆类,中箭。”

篌竹出温处建宁诸郡,丛生如苦竹,长节而薄,可作屋椽。春生笋,可食,《后汉·哀牢夷传》云:“其竹节相去一丈,名曰篌竹。”见《华阳国志》。

支竹,《水经注》:“定阳县夹岸缘溪悉生支竹。”定阳,今衢州常山。

新妇竹出武林山阴,圆直且韧,可为篾,以柔韧易使,故名。三月出笋,可食。

秀竹出上党,丛生,人家庭院植之。叶如淡竹,差细小,茎如箭竹。

笠竹生浙东,缙云以南多有之。自七月生笋,至十月味苦而节疏。笋大于箭笋,土人采剥以灰汁熟煮之,节为金色,然后苦味减而甘味出,食之甚美。竹亦中杂用。

晋竹,《吴越春秋》:“吴王闻越王尽心自守,赐之以书,增之以封。越王乃使大夫种索葛布十万,狐皮五双,晋竹十瘦?以答封礼。”

种龙竹,《广志》曰:“任作笛。”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籂笼之美,爰自昆它,”吴良辅《竹书》日:“符笼,竹名。黄帝使伶伦伐之昆爸之阴,吹以应律。”按“钾”、“符”字与音皆相似,疑即一物;但后又有种龙竹,未详。

桂竹,《山海经》云:“中次十二经洞庭山之首,又东南五十里H云山,有桂竹甚毒,伤人必死。”郭璞注:“今始兴郡桂阳县出箠竹,大者围二尺,长四丈。”戴凯之《竹谱》曰:“桂实一族,同称异源。”注云:“桂竹高四五丈,大者二围,阔节大叶,状若甘竹而皮赤,南康以南所饶也。”《渚宫故事》曰:“竹林堂,宋临川王义庆所作,庭前有竹名桂竹。”

中母竹出处未详。孟诜云:“中母笋虽美而能发痼疾。”

笔竹,戴凯之《竹谱》云:“笔植于宛。”

茎竹,戴凯之《竹谱》云:“茎竹似桂而概节,其笋可食。”

范竹,《齐民要术》云:“笋无味。”

槟榔竹生南海,见杜台卿《淮赋》云:“宾郎之笋,盛冬所育。”

笼葱竹生罗浮山,因名罗浮竹。《茅君内传》云:“洞曰朱明耀真天,山有洞房七十二所,有巨竹皆十围,杜诗谓之笼竹。”《惠阳志》:“笼葱竹产于罗浮,有鸾凤栖宿其上,山东有溪曰罗阳,偶溪涨,有竹叶流出如芭蕉大,长及一丈,盖笼葱竹也。《番禺志》:“笼葱竹叶大如手,径二三尺,两节相去丈馀。产罗浮山,采药者深入诸岭,时或见之。”予尝遇一罗浮道士为予言:“中阁寺南廊下有小井,彼僧以此竹一节为栏,仅六七尺,厚二三寸,人呼为笼葱竹。”初甚不信,后有僧至试问之,一如道士之说。

绛竹,见《南都赋》,又见《洞箫赋》。《文选》注云:“锌,小竹也。”

睢园竹出江州大孤山及柴桑里。见晁补之《九江志》。

砂竹生处州山溪傍砂土,高不过二三尺。彼人移人槛中,置几案上为雅玩。

天目竹出于潜天目山,五月笋,色黄。旱岁则无。

阴江竹出峡郡。《峡程记》云:“泸、合、遂、蜀四州皆峡之郡,凡江会于此前者非一,如大江、中江、北江之水又自峡下,荆州北江,即阴江也,其竹凌云而叶婆娑,影气寒冷。故杜子美移种万竿于浣花草堂,诗云:“我有阴江竹,能令未夏寒。阴通积水内,高映浮云端。”

嘉竹出建宁天柱峰南一隅,檀栾可爱,故名嘉竹。

莨竹出黎州前莨山、后莨山,竹无用,春笋甚美。

柔竹,《祥符图经》所载,未详。

竹,僧神珙云:“小竹也。”

 

作者简介

 

李衎字仲实,号息斋道人,蓟丘人,宋淳佑五年生,元延佑七年卒。起家将仕佐郎、太常太祝,赠翰林学士承旨,追封蓟国公,谥文简。善画古木竹石,近似王维、文同之高致。赵孟颗《松雪斋集》评其画竹说:“吾友仲实为此君写真,冥搜极讨,盖欲尽得竹之情状,二百年来以画竹称者,皆未必能用意精深如仲实也。”

李衍著有《竹谱》即《竹谱详录》,可谓是他对前人和他自己生乎画竹的经验总结。其书凡七卷,分画竹谱、墨竹谱、竹态谱,墨竹态谱、竹品谱。竹晶谱又分全德品、异形品、异色晶、神异品、似是而非竹晶、有名而非竹晶。其书广引繁征,颇称淹博。《四库全书》著录此书,谓为“录而存之,非惟游艺之一端,抑亦博物之一助矣”。竹谱自晋顾恺之始,仅有名色而无关画法;宋文同、苏轼擅长画竹,而缺著述。李衍此谱详尽地叙述了竹的画法,甚至对黏帧、矾绢、调色和用墨方法也都述及,是学习画竹的重要资料,也是研究元代绘画的珍贵资料之一。

《竹谱》有说郛本、王氏书画苑本、四库全书本、知不足斋本、丛书集成本、画论丛刊本等。此以四库全书本为底本,校以他本。此只注译序、竹谱详录、画竹谱和墨竹谱四部分。此书尚有竹态谱和竹品谱两部分,而竹品谱中又分全德品,形形晶、异色品、神异品、似是而非竹品、有名而非竹晶等。由于这两部分只述竹态、竹晶而不及画法,加之篇幅又过长,故这里只选竹态谱及竹品谱之全德晶部分作标点而不注译,附录于后,以使读者见其大略,其余就不录了。

 



[1]黄太史:指黄庭坚。庭坚尝官校书郎、神宗实录检讨官、著作佐郎。太史即指此也。

[2]名世:名显于世。

[3]抑:连词。而且。表承接:不齐:不相同;不一样。希:少;罕有。

[4]虞周:指虞舜至周代。虞为帝舜有天下之号。《易》《书》均有虞至周的内容。

[5]取象:取某事物之象征。易:古卜筮之书名。有《连山》、《归襁、《周易》三种,合称三《易》,今仅存《周易》,简称《易》,又称《易经》。其《易》卦,即《易》卦象有象征某事之意。

[6]阼贡:作示告。贡,《易·系辞上》:“六爻之义易以贡。”韩伯康注:“贡,告也。”书:《尚书》,又称《书经》。计有虞夏书四篇,商书五篇,周书十九篇,分为典、漠、训、诰,誓、命六种文体,皆可谓示告之词。

[7]比德:谓德行、德教可与之比拟、比配。《诗》即《诗经》,有赋,比、兴的表现手法,其中比,就是因两物相类的特征,以此物比彼物,以引起所咏之辞。

[8]盛:多也,众多。信:真实可信。奚疑:何疑。奚,何也。

[9]史:使用,运用:史,通使。亦:副词。又也。

[10]臭味:气味。指兴趣。忘情:渭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。

[11]会稽:山名。在浙江绍兴县东南。相传夏禹大会诸侯于此计功,故名。云梦:古薮泽名。汉魏前范围不大,晋以将洞庭湖亦包括在内。亦借指古楚地。此似指后者。

[12]泛:谓乘舟浮行,三湘:指沅湘,资湘、潇湘。晋陶潜《赠长沙公族祖》诗:“遥遥三湘,滔滔九江。”陶澍集注:“湘水发源会潇水,谓之潇湘;及至洞庭陵子口,会资江谓之资湘;又北与沅水会于湖中,谓之沅湘。”九疑:亦作九嶷,山名。在湖南宁远县南。舜葬于此。

[13]交广:指交趾、广州。交趾原为古地区名。泛指五岭以南。宋称越南为交趾。李衍尝“仗国威灵,远使交趾”。渭淇:渭水、淇水。两水均黄河支流,渭在陕西,淇在河南。

[14]族属:谓同族之亲属。支庶:宗法制度谓嫡子以外的旁支,不一而足:谓不是一事一物可以满足。遍窥:普遍察看。

[15]臆说:只凭个人想象的说法。私则:私自测度。则,通测。

[16]稽:考核,查考,六籍:即六经,《诗》、《书》、仆L》、《乐》、《易》和《春秋》。旁订:广泛正定。子史:指图书经史子集四部分中的子书和史书。

[17]暨:至。山经:指记录山脉的舆地之书。亦谓《山海经》的简称。此当指前者。地志:专记地理情况的书,百家:泛指各行各业从事某种专业活动的人。此当指与竹有关者。众技:众人的技艺才能;各种技艺。稗官小说:即野史小说,街谈巷说之言。竺乾:佛,佛法。龙汉:道教谓元始天尊年号之一。竺乾龙汉,当指佛教道教。

[18]是诹是咨:谓随时询问随时商议。是,随时。

[19]序事:叙述事情。条析:细致部析。类推:比照某一事物的道理推出跟它同类的其他事物的道理。

[20]繇古逮今:从古至今。繇,通由。兼贤:谓兼具两种资质。

[21]庶几:但愿,希望。方来:将来。遗:遗漏。

[22]弊:恶也。低劣,支离:繁琐杂乱。

[23]此君:《晋书·王徽之传》:徽之“尝寄居空宅中,便令种竹”,“或问其故,徽之但啸咏指竹臼:‘何可一日无此君邪!’后因以“此君”为竹之代称,南董:舂秋时齐史官南史和晋史官董狐的合称。皆以直笔不讳著称。

[24]大德:元成宗铁穆耳年号之一(公元12971307)。乙亥:四库全书本和知不足斋本等均作“乙亥”,误。因大德元年即丁酉,大德三年当是己亥:蓟丘:亦作蓟邱。古地名。在北京城西得胜门外西北隅,即古蓟门。

 

[25]竹谱详录:这本是全书书名,四库全书本却置于本文前。本文无题。

[26]旋:不久,立刻,不类:不像。辄:副词。就,立即。

[27]溯求:追溯寻求。源:来源,根源。文湖州:名同,字与可,工画墨竹。与苏轼、米芾同为宋文入画著名画家。元丰间出守湖州,故亦称“文湖州”。

[28]乔仲山:其人不详。秘书:掌管图书之官。横幅:横的字画。苍苍:深青色。疑:猜度,估计。差不逮:略微不及。

[29]特:只。括读:法渎:效法玩味。括:法也。书:书法。指笔法。

[30]东坡:苏轼:自号东坡居士。山谷:黄庭坚,自号山谷道人。苏文为表亲,黄文为契友。洎:和,与。为恨:为憾。为遗憾。

[31]至元:指元世祖忽必烈年号(公元12791294)。乙酉:至元七年。无足:不够。起子:《论语·八佾》:“子曰:‘起子者商也,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”’何晏集解引包咸曰:“孔子言子夏能发明我意,可与共言诗。”后因用为启发自己之意。

[32]妄渭:胡乱以为。几于:近于。私:私心,私情。交亲:谓相互友好。要当:自当;应当。

 

[33]邂逅:不期而遇。极谈:犹详谈,纵谈。

[34]殆:助词。乃也,不轻:不轻易。推许:推重赞许。

[35]题识:指题款。作者于作品后写上自己的名字:宁:岂,难道。

[36]而何:犹如何,怎样。

[37]茫然自失:谓若有昕失而不知所以的样子。漫诘:姑且询问。若:汝。你也。中州:古地区名。狭义的中州指今河南省一带。

[38]决:分辨;判断。

[39]府史:指府库管文书的小吏。《周礼·天官·序官》:“府六人,史十有二人。”郑玄注:“府,冶藏;史,掌书者。”以:句中助词,不表义。晶第:等级。

[40]过予:到我处。

[41]则:乃也。挺:量词。多用于条状物或长形物。五挺,犹五杆。折旋:指竹形的曲折盘旋。文同尝知洋州(治地在今陕西洋县),故见其闽竹谓“如坐渭川淇水间”。

[42]无愧:谓没有什么惭愧之处,未详:了解得不清楚。

[43]善价:高价。致:求取;获得。犹靳:还拒绝。维扬:扬州的别称。

 

[44]或:副词。又,见售:表示卖出。酬:偿付。券:币钞。

[45]悉弃:尽弃。完全舍弃。旧习:长久积累的习惯。壹意:专心致志。师:学习,效法。

[46]悟解:领会,懂得。

[47]好事者:指爱好竹画者。征索:索取。谬:谦词。谓辱蒙。肯可:赞成,同意。

[48]鲜于伯机:名枢,伯机其字也。至元间以材选,曾官浙江行省都事。善词赋,工行书及画,善鉴法书名画,文望与赵孟俯相伯仲。父:对有才德男子的美称,傅:涂搽。

[49]强予:犹复予,重复给予。合作:指合于法度。

[50]讨论:谓探讨研究并加以评沦。俗工:指一般画工。不足:不值得,不必。

[51]王右丞:即王维。因官至尚书右丞,世弥“王右丞”。开元:唐玄宗年号之一。石刻:指刻有图画的碑碣或石壁,亦指碑碣或石壁的拓本。此当指后者。摹勒:指依样描摹石刻。因石刻摹勒多了必致磨损,故会失真。

[52] 萧协律:不详其人。绢素:未染色的白绢。此指以之作画的画绢。糜溃:腐烂。笔踪:犹笔迹。运笔的痕迹。惨淡:暗淡。

[53]方谋:正谋求。偶:遇见;碰上。故人:旧交,老友。刘伯常:不详其人。

[54]李颇:颇,亦作坡。五代南唐画家。酷好:非常爱好。辍:让,让出。

[55]宣和:禾徽来年号之一。霉宗乃书励家,宣和间收藏书画甚丰。故物:旧物。专美:独享美名。右:上也。古代祟右,以有为上。

 

[56]僧梦休:宋江南人。画学唐希雅。崔白兄弟:即崔白、崔悫,宋濠梁人,工画花竹翎毛。吴元瑜:宋开封人,画师崔白。

[57]其:句中助词。无义。昏腐:昏暗腐烂。莫辨:不能辨识。疏放:放纵,不能收束。流:指放纵,无节制。方外:世俗礼法之外;亦指世外,僧道生活环境。

[58]兼足:同时完美。该备:完备,齐备。悬衡:谓公布法度。众表:众人之前。龟鉴:比喻可供人对照学习的榜样。

[59]未审:未详究,未细察。

[60]沙门:佛教僧侣。亦指佛门。元霭:宋僧,蜀人。唐希雅:南唐嘉兴人,工书画,与徐熙同称“江南绝笔”。董羽:毗陵人,由南唐人宋画家。倡:倡导;先导;带头发动。

[61]李氏:五代后唐西蜀人。善属文,尤工书画。郭崇韬以伐蜀得之。李氏以郭武人,不乐,独坐南轩,月夕竹影婆娑,辄起濡毫写窗楮上,生意俱足。世人效之,遂有墨竹。

[62]孙位:晚唐画家,以画水著称,张立:晚唐蜀人,工墨竹。画壁:在壁上作画。

[63]师承:措学术。技艺上一脉相承,丹青:指红色和青色。极:穷尽,竭尽。

[64]宜:应该。云:助词。用于句尾,无义。

[65]迨:及,寝盛:逐渐兴盛;逐渐强盛。

[66]杲日:光明的太阳。爝火:炬火;小火:黄钟:古代打击乐器,多为庙堂所用。振:振扬。瓦釜:古代用作简单的乐器。后指粗俗的音乐或平庸的事物。

[67]北面:谓拜人为师;行弟子敬师之礼。游心;潜心。艺圃:指绘画(主要指画竹)艺术领域。

[68]刻鹄类鹜:比喻仿效失真,适得其反。鹊,天鹅,刻鹄,喻仿效前贤。鹜,家鸭也。

 

[69]幸际:幸遇。幸运恰遇,熙朝:兴盛的朝代。文物:指文士,文人。

[70]辇毂之下:犹言在皇帝车舆之下。代指京城。齿:并列。荐绅:即措绅。此指有官职或做过官的人。

[71]薄宦:卑微的官职。用为谦词。驱驰:奔走。辱:谦词。犹承蒙。

[72]始见:才知道;才见识。其:助词。之。

[73]穷居:隐居不仕。僻学:谓未能博学,见闻寡陋。当:连词。则。表承接。

[74]退:返归,回到原处。回到住处也,迂疏:迂远疏阔。弥笃:更加专一。

[75]天成:不假人工,自然而成。

[76]役行:供职行走。役,充任,供职。闽峤:福建境内山地。林薮:山林与泽薮。殆尽:几乎罄尽。寓目:过目;观看。

[77]穷诹熟察:深究洋察。一致:没有分歧。

[78]威灵:显赫的声威,究观:仔细观察。诡异:怪异;奇特。

[79]于焉:于是。辨析:辨别分析。疑似:类似;近似。晶汇:事物的品种类别。

[80]焦心:忧虑;着急。参订:参酌评定。嗒:嗒然。形容身心俱遣、物我两忘的神态。

[81]雕篆:雕琢文字。壮夫:豪壮之士,豪杰。

[82]尔雅:我国最早解释词义的书。注:注解,训释。虫鱼:泛指微小动物。此引申指繁琐。唐韩愈《读皇甫煶公安园池诗书其后》诗之一:“《尔雅》注虫鱼,定非磊落人。”磊落:壮伟貌,俊伟貌。

[83]末:卑微。见笑大方之家:被见识广博的行家所笑话。常用作谦词。

[84]宿性:素性。本性也。积习:长期形成的习惯。成癖:成为癖好。同病:同样癖好。寝远:渐远。传:传授。

[85]成法:既定之法。畴日:昔日,从前。

[86]命意:立意。位置:布局。详疏:详释。卷端:卷首。庶几:希望,但愿。靡:无。

 

[87]萌:植物的芽。萌芽。

[88]蜩腹:即蝉腹。蝉饮而不食,腹内清空。蛇蚶:蛇蜕皮。蝉腹,空;蛇蜕之皮更空也:似以之喻竹心始空,或竹之生长。剑拔十寻:谓竹之挺拔入云。寻:古长度单位八尺曰寻;亦云六尺、七尺为一寻者。

[89]为:造作;制作,累:堆积;聚积。

[90]成竹在胸:谓画竹前心中已有竹子的形象。从:追求。振笔:奋笔,挥笔。直遂:谓直接达到目的;顺利获得成功。

[91]兔起鹘落:谓兔子刚出窝,鹘立即降落捕捉。极言动作敏捷。亦喻作书画或写文章下笔迅捷,以捕捉感觉。少纵则逝:即稍纵即逝。少,稍也。谓稍一放松就过去了。形容时间和机会极易失去,文湖州授东坡诀见东坡《文与可画篑笃谷偃竹记》。笕笃谷在洋州。

[92]与可:文同字也。然:代词。如此;这样。

[93]徒:副词,但,仅,只。抑:副词。又。

[94]慕远贪高:向往远方贪图高处。逾级躐等:越级不按次序。放池:放纵。翰墨:笔墨。蹊径:门径,路子。

[95]措意:用心;留意。真积:认真积累。力久:勤奋持久。无学:当为佛教语。小乘四果之最后一果。谓学道圆满,不需甫行修学。此谓学法圆满,已达于法度之外也。

[96]就:依随。瑕额:比喻事物的缺点、毛病。瑕,玉上的斑点;颇,丝上的疙瘩。不至:不成功;不达到极致。

[97]遽:急,忙,放失:放纵不受约束。明王阳明《传习录》卷下:“事事去学存此天理,则此心更无放失时。”知不足斋本作“放佚”,意同。

[98]位置等画法:俱见后文各项的阐述。

[99]殚备:尽备。完全具备。

[100]粘帧:指粘连画幅。矾绢:指用胶矾水浸湿或洗刷生绢,使之能吸水适度,便于作画。又叫作“矾”。

 

[101]粘帧:粘贴画幅。放漫。进行涂抹。放,施展;漫,同墁,涂抹。帧千上要刷面糊以粘帧,故先行涂抹。

[102]稠:浓厚。棕刷:棕毛刷。

[103]看照:看明白。丝缕:线缕。正当:正常,不歪斜。如之:如此。照样做。干彻:扰干透。木楔:木楔子,楔子乃一端平厚一端扁锐的竹木片。

[104]箭杆:即箭茎。犹箭竿。杖子,棍棒。许一杖子:意谓箭杆或许一棍棒。因绢上矾后会潮湿变形,故“仍再紧之”。

[105]紧:紧缩。当:承当;承受。

[106]得入:能够进入,胶光:胶的光滑。绢面光滑则不易着墨。

[107]夏月冬月:即夏天、冬天。

[108]微涩:谓昧略不甘滑。如不成熟的柿子味使舌头感到麻木干燥。绢涩:指绢面不光滑。太光滑,不易着墨;不光滑,不通畅,又不易行笔。落墨:落笔,下笔,下笔作画也。

[109]相对:相搀和;相冲调。度:限度。

[110]差慢:差而不坚实。慢,不坚实,松弛。颇多:颇重。颇严重。不妨:谓没关系。刷:刷抹;涂抹。阴干:将东西放在通风而日光照不到处,使之慢慢地干。

[111]皂荚:亦称皂角。荚果富胰皂质,可去污垢。候干:等候干透。

 

[112]自意:自己立意;自己构思。朽:国画用上笔勾勒草图为之朽。朽下:谓草图勾勒完。得不:能不。可意:合意。

[113]着笔:落笔;下笔:审看:仔细观看。改朽:修改草图。得:能也。方始:才;方才。庶:希望;但愿。

[114]授受:授予和接受:笔舌:笔为书写工具,舌为言语器官,故常以“笔舌”泛指文章和言沦。尽:穷尽。

[115]忌:禁忌;忌讳。

[116]馀:其馀的,其他的:当:应该;应当。

[117]绢末:画幅下端、下边。随塞:阻塞。

[118]不停趁:不均称,不匀称。趁,通称。

[119]相对:相对应。谓各竹竿的竹节都长在同一相对应的水平线上。

[120]如鼓架:谓竹一竿挺,左右两竿向直竿交叉而过,上面便成为可放鼓之鼓架。方胜眼:方胜,谓形如方形者。方胜本指形状像由两个菱形部分重叠相连而成的一种首饰,此指四竹两两平行倾斜相向,在平面图上构成一个交叉而成的菱形眼。

[121]前枝后叶:谓竹前尽是无叶的秃枝,后尽是叶。枝叶在前、枝叶在后:谓枝叶只生一边者。

 

[122]描墨:指描摹着墨。澄心:静心;使心情清静。静虑:涤除一切杂念,神思:思维;想象。

[123]圆劲:圆润遒劲。流利:流畅;快捷便利。失势:失去正常形态。

[124]痴浊:呆滞;呆板。

[125]俗恶:庸俗恶劣;庸俗拙劣。

[126]枯弱:枯槁软弱。

[127]起落:指运笔一起一落;起伏。准的:准则;法则。不察:不察知;不了解。

[128]利:遒劲快利,骨力:指刚劲雄健的笔力。

[129]生意:意志。具足:充足;具备。

[130]承染:顺随渲染,翻正:反面和正面。水笔:一种书画兼用的毛笔。笔头一般用两种毛做成,里面是羊毛或兔毛,以便保存水分;外面裹以狼毛,使笔锋劲挺。破开:分开。一段:一种。生成:自然形成。

[131]加意:注重;特别注意。差池:差错。

[132]法:作法。番中:古时少数民族地区和外国称番,番中不详具指。青黛:青黑色颜料。古代女子用作画眉。螺青:颜色名。一种近黑的青色。杀开:化开。杀:消化,消耗。焙干:微火烘干。

[133]多时:很长的时间。

[134]水脉:指水痕。

[135]临时:谓当其时其事。相度:观察估量。

 

[136]设色:敷彩;着色。石绿:指孔雀石。研淘:研细冲洗汰除杂质。

[137]粗恶:粗糙低劣。与精良相对。

[138]石青:蓝色的矿物质(蓝铜矿)颜料,花:指此颜料细微部分。

[139]藤黄:又名海藤。常绿小乔木,产于印度.越南等地。树皮渗出的黄色树脂经炼制,可作绘画用的黄色颜料,亦称“藤黄”。笋箨:笋皮。土黄:一种黄色颜料。

[140]檀色:浅红色;浅赭色。明陈继儒《枕谭·檀晕》:“按画家七十二色有檀色,浅赭所合,妇女晕眉色似之。”点染:沾染。

[141]对合:调合。对,配也。

[142]得所:适当;适宜。濡笔:蘸笔作画。

[143]嵌:镶嵌。遏截:拦截。遏截,似如书法的回锋和逆人,不使露锋。露白:似指墨色缺露处。

[144]了:完尽。放干:放置于燥。

[145]笼套:即笼罩,遮掩。即装饰。结裹:装柬;打扮。缜密:细致;周密。

[146]随便:随其所宜。匀好:匀称完好。

[147]草汁:疑指草斗汁。草即草斗的简称,草斗,栎实也,其壳煮汁,可以染黑。澹黄藤:即淡黄藤。

 

[148]墨竹潜:赵孟俯妻管道升亦有《墨竹谱》一文,文字稍有不同,内容基本一致。不由:不遵从;不奉行。徒费:空费。

[149]濡墨:蘸润墨汁。去就:犹取舍。

[150]不应:不知;不顾。归:归附;本。

[151]团栾:犹椟栾。竹秀美貌。

[152]成竹:成功的画竹。

[153]门:门径;窍门,或:副词。又。

[154]稍当:略微得当,乖方:反常。身:指竹之主干部。板束:板状物束缚而成,谓无圆意。狼藉:形容画笔困卮,窘迫。胜言:尽言。胜,通伸,伸展。

[155]尽美:极美,完美。尽善:十分完善。儒家审美理想,尽美不够,还要尽善;尽善尽美,才是最高的审美标准。《沦语·八佾》:“于谓《韶》:‘尽美矣,未尽善也’;谓《武》:‘尽美矣,未尽善也’。”良恐:意渭很担心。未暇:没有时间顾及。

[156]挺:突出;杰出。天纵:天所放任。意谓上天赋予。比:等同;齐同。生知:不待学而知之。圣:聪明睿智。神助:谓神明暗中相助。天然:自然;自然而然。

[157]驰骋:指在某个领域纵横自如,充分发挥才能。逍遥:优游自得;安闲自在。尘垢:扰世俗。

[158]所欲:所好。一依:完全按照。布列:抒写陈列。

[159]当务:当前应办的事。

[160]从便:就便、指墨色可不必分浓淡。

[161]前后:用于空间,指事物的前边和后边。三竿以上竹,空间必有的后。

[162]比至:及至;到。放长放短:谓安置长安置短。

[163]匀停:均匀。平直:平而直。如界:如同界线。不可不至,亦不可逾越,圆正:谓圆润端正。

[164]间粗间细:指一节竹粗一节竹细;一节竹中一头粗一头细。间枯问浓:指墨色一节枯一节浓,一节中一头枯一头浓。匀长匀短:指竹节间一竿竹皆匀均一样长,一竿竹又皆匀均一样短,而不是从梢至根由短至长又渐至短。

[165]蒲拴:蒲草缚住。拴,通拴。圆意:指圆浑的意态。

 

[166]覆盖、承接:竹节两端下弯,中间弧形凹进,形成如盖覆下;反之,竹节两端上弯,中间弧形下陷,形成承接上。

[167]两头放起:指两头向上翘起。圆混:即浑圆,不差:无误,无差误。

[168]齐大齐小:指两节竹之相接处之节不宜过大,亦不宜太小。

[169]旋环:回环;圆环。

[170]墨板:即墨版。印书的木版,因印书时须在版上刷墨,故名。此竹节太小,与竹身齐,似一块板,又是墨竹,故以墨版比之。

[171]太弯:指两节不能形成弯曲。太远:两节竹间有一线虚白,此指这虚白不能太大。

[172]骨节:骨头的关节。

[173]丁香头:指绘竹生叶的地方。雀爪:谓形如雀之爪痕。钗股:直枝挺直而上,一节一节形如钗股。垛叠:堆积复叠。进跳:指跳跃式的笔法。进和跳,意谓喷发跳动。画竹竿细枝,梢头细劲轻灵,行笔宜疾速健捷,故用此笔法。

[174]连绵:接连不断。

[175]覆:倒出;倾出。昂:抬起;仰起。

[176] 风枝:随风吹拂的竹枝。雨枝:雨水垂坠向下的竹枝。触类而长:语本《易·系辞上》:“引而伸之,触类而长之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”孔颖达疏:“谓触逢事类而长之。”意谓掌握一类事物的知识或规律,就能据此而增长同类事物的知识。转变:转换改变。

[177]尹白:宋汴人,善花卉。《画继》有传。郓王:徽宗第三子,亦说第二子,名楷,善墨竹。

[178]钻利:锋利;锐利。

[179]桃:桃叶。柳:柳叶。

[180]孤生:孤独生出一片叶。并立:指并立两片叶。如叉:指如叉似的从一点生出三片叶。如井:指四片叶两两交叉,在平面形成一“井”字。手指:指五片叶长出形同五个手指。蜻蜓:指四叶两两平行对生在枝的两边,形同蜻蜓两翼,另一叶从枝的顶端直直氏出,形同蜻蜓之尾:整个就像一只蜻蜓。

[181]态度:姿态。皂绢:墨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