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绘宝鉴论画

夏文彦

六法三品

谢赫云[1]:“画[2]有六法:一曰气韵生动[3],二曰骨法用笔[4],三日应物写形[5],四日随类傅彩[6],五日经营位置[7],六日传模移写[8]。”六法精论,万古不移[9]。自“骨法用笔”以下五法可学而能,如其“气韵”,必在生知[10],固不可以巧密得,复不可以岁月到,默契神会[11],不知然而然也。故“气韵生动”出于天成,人莫窥其巧者,谓之神品[12];笔墨超绝,傅染得宜,意趣有馀者,谓之妙品[13];得其形似而不失规矩者,谓之能品。


 

三病

画有三病,皆系用笔:一日板,二日刻,三曰结[14]。板者腕弱笔痴,全亏取与,物状褊平,不能圆混也[15]。刻者运笔中疑,心手相戾,勾画之际妄生王角也[16]。结者欲行不行,当散不散,似物凝碍[17],不能流畅也。


六要

气韵兼力[18],一也;格制俱老[19],二也;变异合理[20],三也;彩绘有泽[21],四也;去来自然[22],五也;师学舍短[23],六也。


六长

粗卤求笔[24],一也;僻涩求才[25],二也;细功求力[26];三也;狂怪求理[27],四也;无墨求染[28],五也;乎画求长[29],六也。


制作楷模

释像有善巧方便之颜[30],道流具修真度世之范[31],帝王崇天日龙风之表[32],外夷有慕华钦顺之情[33],儒贤见忠信礼义之风[34],武士多勇悍英烈之貌[35],隐逸识高世之节[36],贵戚尚侈靡之容[37],天帝明威福严重之仪[38],鬼神作丑魏驰趋之状[39],仕女宜秀色矮婧之态[40],田家有醇忙朴野之真[41]。画衣纹林石,用笔全类于书。衣纹有重大而调畅者,有缜细而劲健者[42]。勾绰纵掣,理无妄下,以状高侧、深斜、卷折、飘举之势[43]。林木有戮枝挺干,屈节皴皮,纽裂多端,分敷万状[44]。山石多作矾头,亦为凌面,要见幽远,而气雄峥嵘而秀润[45]。畜兽须备筋力精神,毛骨隐起[46]。鱼龙求游泳之妙,升降之宜[47]。观画水汤汤若动,使人有浩然江湖之思[48]。屋木折算无亏,笔墨均壮,深远透空[49]。花竹有四时景候,阴阳向背,笋条老嫩,苞萼后无,自然艳丽闲雅[50]。园蔬野草,咸有出土体性[51]。禽鸟尚毛羽翔举飞集之形。知此虽不能尽鉴阅之精妙,然工拙亦略可见矣。或有逸品,皆高人胜士寄兴寓意者,当求之笔墨之外,方为得趣。


古今优劣

佛道、人物、士女、牛马,今不及古;山水、林石、花竹、禽鱼,古不及今。何以明之?且顾恺之、陆探微、张僧繇、吴道元及阎立德、阎立本皆纯重雅正,性出天然[52]。吴生之作为万世法,号曰“画圣”;张萱、周防,韩干、戴嵩气韵骨法皆出意表[53],后之学者终莫能到:故曰“今不及古”。至如李成、关仝、范宽、董源之迹,徐熙、黄筌、居窠之踪,前不藉师资,后无复继踵[54],借使二李、三王之辈复起,边鸾、陈庶之伦再生,何以措手于其间哉[55]?故曰“古不及今”。


作者简介

 


夏文彦字士良,号兰渚,元末吴兴人,卜居云间,是绘画鉴藏及史论家。所撰《图绘宝鉴》,即属画史传著,原为五卷,又补遗一卷。卷一通论画学,沦及“六法三晶”、“三病”、“六要”、“六长”及“制作楷模”、“古今优劣”、“粉奉”、“赏鉴”、“装号书画定式”等?卷二至卷五,记述三国吴至金、元及外国画家一千五百馀人,列其姓氏、名号、籍贯,述其所长和师承,并加评语,搜罗可谓博赡,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称其为“在画史之中最为详赡者”。但近人有以为此书乃为杂抄前人《宣和画谱》等书之作,且间有疏漏阙失。然作为系统的画史著述,在元代则惟有夏氏此著,实为研究画史的重要资料。

由于此书篇幅太长,且画家史传多见诸前人所著画史,这里只选录卷一画论中的一部分。这一画沦部分的一些理沦观点,虽亦见诸前人论著,并非夏氏提出的创见;然夏氏将“六法三晶”、“三病”、“六要”、“六长”等论汇集一起,集中而鲜明,既为《图绘宝鉴》全书的总纲,亦为整个画学的总纲而具有重要价值。

《图绘宝鉴》有《榕园丛书》奉、《津逮秘书》奉、《四库全书》本等,我们以《四库全书》本标点,校以《津逮秘书》本等本子。

 

 

 



[1]谢赫:南朝齐人,善画人物,尤工写貌。著有《古画晶录》,品评古画,提出六法。

[2]气韵:气指气势、气机,即画面显示的动态;韵指情致、韵味,是对画面生动更高一步要求。六法始品人物,后广泛用于绘画各科。

[3]骨法:原为古代相术用语,在绘画上则指人物画的线条运用,以笔立骨,以墨赋彩,要体现出用笔刚正有力。故骨法即骨气也。

[4]应物写形:即顺应事物描绘其形象。原文为“应物象形”,即顺应事物仿效其形象。

[5]随类傅彩:渭根据不同类对象着以不同色彩。原文傅彩为“赋彩”,与“傅彩”意同。

[6]经营位置:指思考画面构图,章法布局。

[7]传模移写:原文作“传移模写”,两者意同:指绘画的观摩与传授。后来以此而提出“临摹”。“临”指对照原作作画,“摹”用透明纸勾摹。

[8]精沦:精密的论述。不移:不能改变。

[9]生知:谓不待学而知之。指画家的一种天赋灵性,不是后天学习能得到的。

[10]巧密:技巧精密。默契神会:谓从意识深处默默领会和揣摩事物所蕴含的精神气韵。

[11]天戍:谓不假人为,自然而成。神品:指最完美的绘画之作。其画艺功力卓绝,出神人化,自然天成,神形兼备。

[12] 超绝:超群绝伦;出众。傅染:着色渲染。妙晶:指作品意趣超凡、构思人妙者。强调独特熟练的技巧,而意趔有馀

[13]能品:指通过勤学苦练获得知识和技巧,画出形象逼真的作品的。

 

[14]三病:三失。板:呆板。刻:伤害。结:凝滞。

[15]笔痴:笔法呆滞。取与:收受与给予。褊平:即扁平。褊,通扁。圆混:即浑圆。

[16]疑:迟疑,犹豫。相戾:前后矛盾;相违背。圭角:圭的棱角。泛指棱角,比喻笔的锋芒。

[17]散:指散笔法。中国画中钩皴并施,随钩随皴,不拘定轮廓的用笔方法。散笔法自元始创。凝碍:滞碍;滞塞。

 

[18]气韵兼力:谓气韵同时具有感染力。六法中“气韵生动”之“生动”就讲感染力。

[19]袼制俱老:指格局体制俱老练有力。老:娴熟;老练。老练有力也。

[20]变异合理:指画的各种形象要合乎人情物理。变异,画的各种形象。变,画也。

[21]彩绘有泽:谓彩色描绘要有光泽。

[22]去来:犹上下,左右。指画面构图。

[23]师学舍短:谓从师学习要舍弃短处。

 

[24]粗卤求笔:谓在粗放纵横的风格中有笔法可以寻求。即绘画在笔墨纵横挥洒而不失骨力-粗卤,即粗鲁。粗放纵横也。

[25]僻涩求才:谓在拓境通变的创作中有才气可以探求。即画家在开拓新的画境中要求有变通险阻的途径和方法的才气。僻涩,指冷落荒僻和阻滞不通。喻画的新的境界和通达此境的险阻。

[26]细巧求力:渭在纤细工巧的画迹中有遒劲的笔力可以求取,从画风上讲。要求纤细而不萎靡,工巧而不柔弱,纤细工巧中显得笔法有力,气势强健。

[27]狂怪求理:渭在恣肆奇特的构图中有人情物理可以求得。即状物造形恣肆奇特而不悖情理,狂怪,指狂放古怪,恣肆奇特。

[28]无墨求染:谓在画面的空白处可以求得有墨彩的工效。即无笔墨处见画意。笔墨简约,无浓淡渲染而有渲染效果。

[29]平凶求长:谓在平淡的闽圃中可以求取深长的意味。即淡而味永,情韵悠徐。

 

[30]释家:佛像。善巧:乖巧。

[31]道流:道士之辈:修真:道教谓学道修行为修真。度世:犹出世,谓超脱尘世为仙。范:模范;样貌;风范。

[32]崇:聚。聚集。天日;喻帝王。龙凤:喻帝王或贵人形质超凡。

[33]慕华:爱慕中华。钦顺:敬顺。

[34]儒贤:贤能儒上。

[35]勇悍:勇猛强悍。英烈:刚烈

[36]隐逸:指隐者,隐居之土。高世:谓出尘离吐;清高脱俗。

[37]贵戚:指帝王亲族。侈靡:奢华。

[38]天帝:上帝。威福:语出《书,洪范》:“惟辟作福,惟辟作威。”指君王的赏罚之权。后多指依仗权势作威作福。严重:严肃稳重。

[39] 丑魏:丑恶。魏,同观,恶也,驰趁:奔驰腾跃。

[40]矮嫡:柔弱美好貌。

[41]田家:农家。农夫。醇甿:浑朴纯真。朴野:朴质无华。

[42]重大:指用笔粗重阔大。缜细:指用笔缜密细致。

[43]勾绰:勾勒拂拭。纵掣:放纵牵引。均指用笔。飘举:飘扬。

[44]穋枝:向下弯曲的树枝,挺干:挺拔的树干,分敷:分别暖现。

[45]矾头:山顶的小石堆。形如矾石,故名:气雄:气魄雄健。峥嵘:高峻貌。

[46]隐起:匀称凸起。即高起,凸出。

[47]宜:善也。美也。

[48]汤汤:水流盛大貌。浩然:多貌;广大壮阔貌。

[49]无亏:不差。均壮:调和壮盛。透空:透明空阔。

[50]景候:节令;物候。笋条:尚未展枝叶的新竹。苞萼:花苞和花萼。闲雅:优雅。

[51]回蔬:园中蔬果。体性:秉性。

 

[52]且:句首助词。表示提挈,犹夫。性:性情。

[53]意表:意料之外。

[54]迹:事迹;业迹。指画迹。踪:事迹。亦指画迹。藉:同借。因;凭借;依托。师资:指教师。继踵:接踵,前后相接。

[55]借使:假设连词。即使,纵然。二李:指李思训父子。三王:指王维、王熊、王宰,皆唐人,悉工山水。陈庶:唐扬州人,善花鸟,师边鸾。伦:辈也,措手:着手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