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林论画

倪瓒

仆之所谓画者,不过逸笔草草[1],不求形似,聊以自娱耳。近迂游来城邑,索画者必欲依彼所指授,又欲应时而得,鄙辱怒骂,无所不有。冤矣乎,讵可责寺人以不髯也[2]!《清闽阁遗稿》

房山高尚书以清介绝俗之标[3],而和同光尘之内,盖干载人也[4]。僦居余杭,暇日杖策携酒壶诗册[5],坐钱塘江滨,望越中诸山冈峦之起伏,云烟之出没,若有得于中也[6]。其政事文章之馀,用以作画,亦以写其胸次之磊落者欤[7]!《清河书画舫》

本朝画山水林石:高尚书之气韵闲远[8],赵荣禄之笔墨峻拔[9],黄子久之逸迈不群[10],王叔明之秀雅清新[11]。其品第固自有甲乙之分,然皆余敛衽无间言者[12]。此外则非余所知矣。此卷虽非黄杰思,要自有一种风气也[13]。《云林全集·跋黄子久画卷》

以中每爱余画竹,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[14]。岂复较其似与非,叶之繁与疏,枝之斜与直哉!或涂抹久之,他人视以为麻为芦,仆亦不能强辨为竹,真没奈览者何!但不知以中视为何物耳。《佩文斋书画谱》


作者简介

 

倪瓒字元镇,号元林,无锡人。家极富,筑云林堂、清闷阁,藏图书古董于其中,以为吟诗作画之所。擅水墨山水,宗法董源,参以荆浩、关仝技法,画树枝兼师李成。他作画,自谓“不过逸笔草革,不求形似,聊以白娱耳”。然他又提出对于山水云烟“若有得于中”,作画才能“写其胸次之磊落”。他还提出画山水林石要有自己的风格气韵,“自有一种风气”。他的这些理论观点同他的画风一样,对后世都影响很大。

我们在这里选录他几则画论,可见他的绘画思想之一斑。

 



[1]逸笔:放纵自如的笔致。草草:草率而简略。

[2]迂:根据文义,当倪瓒自称。讵可:岂可。寺人:古代宫中的近侍小臣,多以阉人充任。此即指阉人。不髯:没有胡须。

[3]房山:县名。在今北京西南部,邻按河北。高尚书:名克恭,字彦敬,官至刑部尚书。清介:清正耿直。绝俗:超越寻常。标:格调,风度。

[4]和同光尘:即和光同尘。语出《老子》之“和其光,同其尘”。谓随俗而处,不露锋芒。千载人:谓千载才会出现的不寻常之人。

[5]僦居:租屋而居。杖策:拄杖。

[6]有得:有所得;有所领悟。中:内心

[7]胸次:胸间;胸怀。磊落:壮伟貌;俊伟貌。

[8]闲远:闲静深远。

[9]赵荣禄:名孟俯;宇子昂。宋宗室后裔。仕元.拜翰林学士承旨,荣禄大夫。峻拔:犹遒劲。指笔力刚劲。

[10]黄子久:名公望,字子久,号大痴,一峰道人,学识渊博,工书,通音律,能诗文。山水与吴镇、倪瓒、王蒙为元四大家。逸迈:超逸豪放。不群:不平凡,高出于同辈。

[11]王叔明:名蒙字叔明,号香光居士,黄鹤山樵。工书画,能诗。明初出任泰安知州。赵盂顺外孙。秀雅:秀丽雅致。

[12]敛衽:整饬衣襟,表示恭敬。间言:非议;异议。

[13]杰思:出色的构思。风气:风格气韵。

[14]以中:不详其人。逸气:超脱世俗的气概、气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