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谷论书

黄庭坚

《兰亭叙草》1,王右军平生得意书也。反复观之,略无一字一笔不可人意,摹写或失之肥瘦,亦自成妍,要各存之以心会其妙处尔。2《跋兰亭》

《兰亭》虽是真行书之宗,然不必一笔一画以为准,譬如周公、孔子,不能无小过,过而不害其聪明睿3,所以为圣人。不善学者即圣人之过处而学之,故蔽于一曲4,今世学《兰亭》者多此也。鲁之闭门者曰:“吾将以吾不可学柳下惠之可5。”可以学书矣。同前

余在黔南未甚觉书字弱,及移州,见旧书多可憎,大概十字中有三四差可耳6。今方悟古人“沉著痛快”之语,但难为知音尔7李翘叟出褚遂良临右军书《文赋》,豪劲清润8,真天下之奇书也。《书右军文赋后》

右军尝戏为龙爪书9,今不复见,余观《瘗鹤铭》,势若飞动,岂其遗法10?欧阳公以鲁公书《宋文贞碑》得《瘗鹤铭》法,详观其用笔意,审如公11。《题瘗鹤铭后》

余尝论近世三家书云:“王著如小僧缚律,李建中如讲僧参禅,杨凝式如散僧入圣12。当以右军父子书为标准。”观予此言,乃知远近13。《跋法帖》

大令草法殊迫伯英,淳古少可恨,弥觉成就尔14。所以中间论书者,以右军草人能品,而大令草入神品也。余尝以右军父子草书比之文章,右军如左氏,大令似庄周15。由晋以来难得脱然都无风尘气似二王者,惟颜鲁公、杨少师仿佛大令尔16。鲁公书今人随俗多尊尚之,少师书口称善而腹非也。欲深晓杨氏书,当如九方相马,遗其玄黄牝牡乃得之17。同前

余尝评书,字中有笔,如禅家句中有眼18。至如右罕书,如《涅架经》说“伊字具三眼”也19。此事要须自体会得,不可立论便兴20。《题绛本法帖》21

王氏书法以为如锥画沙,如印印泥,盖言锋藏笔中,意在笔前耳22。承学之人更用《兰亭》、“永”字以开字中眼目,能使学家多23,成一种俗气,要之右军二言,群言之长也24。同前

钟大理表章致佳25,世间盖有数本,肥瘠大小不同,盖后来善临拓本耳。要自皆有佳处,两晋士大夫类能书,笔法皆成就,右军父子拔其26观魏晋间人沦事,皆语少而意密,大都犹有古人风泽27,略可想见,论人物要是韵胜为尤难得,蓄书者能以韵观之,当得仿佛28。同前

江南李主手改草表,笔力不减柳诚悬,乃知今世石刻,曾不能得其仿佛29。余尝见李主与徐铉书数纸,自论其文章笔法政如此30,但步骤太露,精神不及31。此数字笔意深稳32。盖刻意与率尔为之,工拙便相悬也33。《跋李后主书》

鲁公书虽自成一家,然曲折求之,皆合右军父子笔法。书家多不到此处,故尊尚徐浩、沈传师尔34。九方得千里马于沙丘,众相工犹笑之。今之论书者多者也35。《跋洪驹父诸家书》36

东坡简札,字形温润,无一点俗气。今世号能书者数家,虽摹古人自有长处,至于天然自工,笔圆而韵胜,所谓兼四子之有以易之不与也37。建中靖国元年五月乙巳观于沙市舟中38。同观者刘观国、王霖,家弟寂向,小子相39。《题东坡字后》

余尝论右军父子翰墨中逸气破坏于欧、虞、,及徐浩、沈传师几于扫地,惟颜尚书、杨少师尚有仿佛40。比来苏子瞻独近颜、杨气骨,如《牡丹帖》,甚似白家寺壁41。百年后,此论乃行尔42。《跋东坡帖后》

东坡书随大小真行皆有妩媚可喜处43。今俗子喜讥评东坡,彼盖用翰林书之绳墨尺度44,是岂知法之意哉!余谓东坡书学问文章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之间45,此所以他人终莫能及尔。《跋东坡书远景楼赋后》

少年以此书,渠但闻人言老夫解书故来也尔,然未必能别功46,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,又广之以圣哲之学47,书乃可贵。若其灵府无程政48,使笔墨不减元常、逸少,只是俗人耳。余尝为少年言,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,唯不可俗,俗便不可医也。或问不俗之状,老夫曰:“难言也。视其平居无以异于俗人,临大节而不可夺49,此俗人也。平居终日,如含瓦石,临事一筹不画50,此俗人也:”虽使郭林宗、山巨源复生51,不易吾言也。《书缯卷后》

旧为陈诚老作此书,不知乃归杨广道已数年52。余黔南道出尉氏,广道持以相访,茫然似不出余手,志所谓“吾犹昔人非昔人者耶”53!绍圣甲戌在黄龙山中忽得草书三昧,觉前所作太露芒角54。若得明窗净几,笔墨调利,可作数千字不倦,但难得此时会尔55。《书自作草后》

往时王定国道余书56,书工工是不足计较事,然余未尝心服。由今日观之,定国之言诚不谬。盖用笔不知禽纵,故字中五笔耳57。字中有笔,如禅家句中有眼。非深解宗趣58,岂易言哉!《自评元祐间字》

东坡先生云:“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,小字难于宽绰而有。”宽绰而有,如《东方朔画家赞》、《乐毅论》、《兰亭楔事诗叙》、先秦古器科斗文字59。结密而无间,如焦山崩崖《瘗鹤铭》,永州磨崖《中兴颂》,李斯《峄山》刻秦始皇及二皇帝60近世兼二美,如杨少师之正书、行、草,徐常之小篆61。此虽难为俗学者言,要归毕竟如此。如人时五色无主,及其神澄意定,青黄皂白亦自粲然62。学书时时临摹可得形似,大要多取古书细看,令人神,乃到妙处;唯用心不杂,乃是入神要63。《书赠福州陈继月》

凡学书欲先学用笔。用笔之法欲双钩回腕,掌虚指实,以无名指倚笔64,则有力。古人学书不尽临摹,张古人书于壁间,观之入神,则下笔时随人意。学字既成,且养于心中,无俗气然后可以作,示人为楷式65。凡作字,须熟观魏晋人书,会之于心66,自得古人笔法也。欲学草书,须精真书,知下笔向背67,则识草书法,草书不难工矣。《跋与张载熙书卷后》

元符二年三月十三日,步自张园醾回,烛下试宣城诸葛方散卓,觉笔意与黔州时书李白《白头吟》笔力同中有异68,异中有同。后百年如有别书者,乃解余耳。张长史折钗股,颜太师屋漏法69,王右军锥画沙,印印泥,怀素飞鸟出林,惊蛇人草70,索靖银钩虿尾:同是一笔,心不知手,手不知心法耳71,若有心与能者争衡后世不朽,则与书艺王史辈同功矣72。《论黔州时字》

近世士大夫书,富有古人法度唯宋宣献公耳73。如前翰林书王著书《乐毅论》及周兴嗣《千字》笔法圆劲,几似徐会74,然病在无韵。如宣献公能用徐季海笔暮年摆落右军父子规,自成一家,当无遗恨75.《跋常山公书》

安弟喜作草,携笔东西家动辄龙蛇满壁,草圣之声欲满江西76。宋求法于老夫,老夫之书,本无法也。但观世间万缘如蚊蚋聚散77,未尝一事横于胸中,故不择笔墨,遇纸则书,纸尽则已,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晶藻讥弹。譬如木人舞中节拍,人叹其工,舞罢则又萧然78安然吾言乎79?《书家弟幼安作草后》

余书姿媚而乏老气,自不足学80。学者萎弱不能立笔81,虽然笔墨各系其人工拙82要须韵胜耳,病在此处,笔墨虽工不近也83。又学书端正则窘于法度,侧笔取妍往往工左尚病84。正书如右军《霜寒表》,大令《乞解台职状》,张长史《郎官厅壁记》,皆不为法度病其风神85。至于行书,则王氏父子随肥瘠皆有佳处,不复可置议论。近世惟颜鲁公、杨少师特为绝伦,甚妙于用笔,不好处亦妩媚,大抵更无一点一画俗气。比来士大夫惟公有古人气质而不端正,然笔间甚86。温公正书不甚善,而隶法及端劲似其为人士87.《论书》

昔予大父大夫公及外祖特进公88皆学畅整《遗教经》及苏灵芝《北岳碑》89字法清劲笔意皆到90,但不入俗人眼尔。数十年来,士大夫作字尚华藻而笔不实,以风樯阵马为痛快,以插花舞女为姿媚,殊不知古人用笔也91。客有惠棕心扇者,念其朴,与之藻饰,书老杜“巴中”十诗92颇觉驱笔成字,都不为笔所使,亦是心不知手,手不知笔,恨不及二父时耳93,下笔痛快沉著,最是古人妙处,试以语今世能书人,便十年分疏不下94顿觉驱笔成字,都不由笔。《书十棕心扇因自评之》

凡书要多于巧95。近世少年作字,如新妇子妆梳,百种点缀,终无烈妇态也96。《李致尧乞书书卷后》

子学草书三十年,初以周越为师,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,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97,乃得古人笔意;其后又得张长史、僧怀素、高闲墨迹,乃窥笔法之妙98。今来年老懒作此书,如老病人扶杖随意倾倒,不复能工?异于今人书者,不提容止强作态度耳99。《书草老杜诗后与黄斌老》

古人有言:“大字无过《瘗鹤铭》,小字莫学痴冻蝇,随人学人成旧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100。”今人字自案古体惟排叠,字势悉无所法101故学者如登天之难。凡学字时,先当双钩,用两指相叠蹙笔压无名指102,高提笔,令腕随己意左右。然后观人字格则不患其难矣,异日当成一家之法焉。《论写字法》

近时士大夫罕得古法,但弄笔左右缠绕遂号为草书耳,不知与科斗、篆、隶同法同意。数百年来惟张长史、水州狂僧怀素及余三人悟此法耳103苏才翁有悟处而不能尽其宗趣,其碌碌耳104。《跋此君轩诗》

心能转腕,手能转笔,书写便如人意。古人工书无他异,但能用笔耳。《论书》105

草书妙处须学者自得,然学久乃当知之。墨池笔冢,非传者妄106。同前

肥字须要有骨,瘦字须要有肉107。古人学书学其二处,今人学书肥瘦皆病,又常偏得其人丑恶处,乃具可慨然者108。同前

楷法欲如快马人阵,草法欲左规右矩109,此古人妙处也。书字虽工拙在人,要须年高手硬,心意闲,乃人微耳110。同前

 

注释

 

1 兰亭叙草:即《兰亭》,《兰亭序》、因题即《跋兰亭》也。

2 略无:全无,毫无。可人意:弥人心意。成妍:成美。存:留意;关注。之:介词。相当于“于”。

3 宗:本源,周公:西周初政治家。姓姬名旦,也称叔旦,文王子,武王弟,成王叔。辅武王灭商。武王崩,成王幼,周公摄政,东平武庚、管叔,蔡叔之叛、继而厘定典章、制度,复营洛邑为东都,为统治中原的中心,致天下大冶。后多作圣贤典范。参见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。睿圣:明圣;明智。

4 蔽;壅蔽;蒙蔽。一曲:一隅。曲,局部,片面。

5 柳下惠:春秋鲁公族大夫,姓展名禽宇展,号柳下,谥惠。为鲁典狱之官,任以直道而三黜。人曰:“子未可去乎?”曰:”直道而事人,焉往而不三黜;枉道而事人,何必去父母之邦。”意谓任直道,到哪里都会黜辱;枉道事人,又何必离鲁?见《论语·微子》;柳下惠为遭黜辱而不降八志的贤者。闭门者,当指闭户刻苦读者,柳下惠之门人也。

6 黔南:路名.治所在融州(今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南)。戎州:州名;治所在僰道(今用川宜宾市)。宋政和四年改名叙州。憎:厌也。厌恶;差可:尚可;勉强可以。

7 沉著痛快:沉著指用笔沉厚而不轻浮,痛快指用笔爽快利落。谓用笔遒劲而笔势流畅。南朝宋羊欣《釆古来能书人名》:”皇象能草,世称沉着痛快-”知青:指深刻理解,正确把握的人。因沉著与痛快属两种书风,难于兼而有之。

8 李翘叟:不详其人,文赋:当是陆机《文赋》;后世传有陆柬之摹《兰亭》笔法而写的《文赋》纸本,未闻有褚遂良摹本-豪劲:雄豪强幼-清润:清丽温润。

9龙爪书:谓有龙爪之形的书迹。宋僧梦英《十八体书》:“晋右将军王羲之曾游天台,还至会稽,值风月清照,夕止兰亭,吟咏之末,题柱作—“飞”字,有龙爪之形焉。其势若龙蹙虎振,拔剑张弩;”或谓此说不足信。

10 瘗鹤铭:铭五年月,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樵书。铭文中有“甲午岁化于朱方”字,宋黄长睿依据此考为梁天监十三年刻,陶弘景书。此疑为右军遗法,或陶弘景学右军书法耶?遗法:谓前代传下的笔法也。

11 欧阳公:指欧阳修。以:认为;审:副词,确实;果真。

12王著:宋蜀成都人,字知微。官至殿中侍御史,善正书及行书。小僧:指未受大戒的年轻僧人。缚律:拘束于佛徒应持守的戒律。李建中:宋初书法家。讲僧:讲经的僧人。参禅:佛教禅宗的修持方法.讲僧虽已读经,然尚在修持也。散僧:游方僧也。人圣:谓达到高超玄妙的境界.杨凝或己进入右军书境界。

13远近:指才智水平的高低。

14大令:指王献之。献之尝宫中书令,继献之后王珉亦宫中书令,因此世称献之为大今,称王珉为小令,以使称谓不致混淆。殊迫:极近。淳古:淳厚古朴。少可:至少。表最小程度,恨:违逆;弥觉:益觉;更加觉得。成就:成功。

15左氏:春秋鲁太史。名丘明。亦谓姓左丘名明。著有《左氏春秋》,又著《国语》。庄周:即庄子,战国楚蒙人。著有《庄子》(后世传《庄子》,包括了庄子和庄子学派的论著)。从文学角度看,《左氏春秋》,即《左传》,述事精妙优美,“立言高标,著作良模”也。《庄子》为文得心应手,意到笔随,“为言洸洋自恣以适己”也。

16脱然:超越寻常貌。风尘:尘世;尘俗。杨少师:杨凝式。官至太子少师。

17 九方皋:春秋时人,善相马。相传伯乐推荐他为秦穆公外出求马,他不辨毛色雌雄而看马的内神,因得天下良马。伯乐称他“得其精而忘其租,在其内而忘其外”。见《淮南子·道应训》、《列子·说符》。玄黄:外表;毛色。牝牡:雌雄。

18禅家;佛教称谓。指禅僧或禅宗。句中有眼:亦叫句中眼.句眼,指话语中有最精炼警辟的字眼。此指字中精要处。

19 伊宇具三眼:又谓伊字二点。梵文“伊”字呈三角形三点,故《涅架经》二曰:“伊字三点,若并则不成‘伊’,纵亦不成,如摩醯首罗面上三日,乃得成‘伊’三点。”《涅盘经》譬之于法身般若解脱之三德,故山谷以之与“句中有限”比并。

20兴诤:起争论。净,通争

21绛奉法帖:简称《绛帖》。为历代丛帖,二十卷。宋皇佑、嘉佑间尚书潘师旦以《淳化阁帖》重摹而略有增减,因摹于绛州,故名。

22锥画沙,印印泥:锥画沙,言锥锋画进沙里,沙形两边凸起,中间凹成一线。印印泥,言印章印在泥(古代一种类似今日火漆的紫泥,上面加盖印章,即遗留至今的封泥)上,深入有力,务存其真。以此二哲比喻用笔功夫精深,下笔有力,既稳且准,形容书法中锋、藏锋之妙。而要如此,立意须在下笔前耳。

23承学:学习和继承师说。更用:更迭使用,永字:指以“永”字点画写法为例说明正楷点画用笔和组织的方法。即“水”字八法。字中眼目:即字中眼,字眼。字中精要处。拘忌:拘束顾忌。

24二言:指前言“锋藏笔中,意在笔前”两句话。群言:各种著述。指论书。

25钟大理:即钟繇。钟繇尝宫廷尉。秦时最高司法行政长官为廷尉,汉景帝时史名大理。此后或称大理,或称廷尉,皆同一百职也,表章:奏章。致佳:至佳,最佳也。致,通至。

26类:多也;皆也,拔萃:出众。其:句中助词,无义。

27密:意思周密。风泽:德泽。

28韵胜:风雅相称;风致相许。蓄书:收藏书法。仿佛:大略;梗概。

29江南李主;南唐李后主。南唐建都金陵,因称南唐及其统治下的地区为江南。草表:草拟奏章。柳诚悬:柳公权,字诚悬。曾:副词。竟。

30 徐铉:由南唐人宋的书家。政:通正。

31 步骤:追随。喻指效法,模仿。指追随(效法)别人。精神:风采神韵。

32 笔意:指书迹所表现的意态情致。笔意与笔法、笔势构成书法三要素。深稳:深沉稳健。

33 率尔:直率;随意。相悬;相差悬殊。

34 尊尚:尊崇推重,徐浩、沈传师:唐名书家,皆不及颜鲁公远矣!

35 沙丘:古地名。在今河北广宗西北大平台。相传殷纣于此筑台,畜养禽兽。相工:指以相术供职或为业的人。牡而骊:犹牝牡而骊黄,指马的雌雄和毛色,即马的表面现象。

36 洪驹父:名刍,驹父乃字也。绍圣进士。工诗,善书。

37 规摹:摹仿;取法。所谓:所以。谓,通为。亦可释某些人所说的。兼:整个;尽.四子:历史上“四子”相称音多,此似指“初唐四家”:欧、虞、褚、薛四家,黄鲢坚评价是不高的。有:具有所有也。

38 建中靖国:宋徽宗赵佶年号之—(公元1101)。沙市:在今湖北江陵东南长江左岸。即古沙头市。

39 刘观国、王霖:不详其人.家弟:对别人称自己的弟弟;小子:儿子。

40 翰墨:笔墨.借指文章书画。此借指书,逸气:超脱世俗的气概、气度.欧虞褚薛:欧阳向、虞世南、褚遂良,薛稷。颜尚书;颜真卿。真卿尝官刑部尚书

41 比来;近来:气骨:气势和骨力。牡丹帖。白家寺壁:内容不详。

42 行:流行:流传。

43 随:听任,任凭。妩媚:姿态美好。

44 翰林侍书:掌以书法供奉皇帝的官员。绳墨:准则,法度。

45 郁郁芊芊:犹言郁郁葱葱。气盛貌。明张岱《陶庵梦忆·水浒牌》:“以英雄忠义之气郁郁芊芊积于笔墨之间。”

46 缯:缯卷。帛之厚者曰缯。渠:他。解书:知书。功楛:功与梏。功,器之精美者,楛,器物粗劣不坚。引申为粗劣。

47 道义:指学问和主张的主旨所在。广:扩大。圣哲:超人的道德才智。

48 灵府:心。心灵,心中。程政:章程治理,程,章程,法度。政,通正,治理也。

49 平居:平日;平素。大节:关系存亡安危的大事。不可夺:不能用强力使之动摇和改变。

50 含:容纳;怀藏,瓦石:瓦片石头。喻无价值的东西。一筹莫画:同一筹莫展。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51 郭林宗:名泰,林宗其字也。后汉界休人。博通坟典,尝举有道不就。善晶题海内人士。山巨源:名涛,字巨源。晋怀人,与嵇康,阮籍为竹林之游。武帝受禅,为吏部尚书,所甄拔人物,各有品评,时称“山公启事”。

52 陈诚老,杨广道:不祥其人。乃:副词。竟然。

53 尉氏:县名。属开封府。茫然;模糊不清貌;无所知貌。梵志:古印度一切“外道”出家者的通称。即指佛教以外的其他教徒。犹:如同,好比。昔人:古人,从前的人。

54 绍圣:宋哲宗赵煦午号之一(公元10941097):甲戌:即绍圣元年;黄龙山:在安徽贵池县北,濒临大江,有望江亭。另浙江缙云丛四亦有黄龙山。此似前者.得:明白。三昧:奥妙;诀窍。芒角:指笔译.不是中锋、藏洚,而露出锋芒.

55 笔墨调利:谓墨色和润,笔锋流利。时会:时机;时候。

56 王定国:名巩,定国乃宁也。尝从苏轼游。工书。

57 禽纵:即擒纵。指运笔的缓急。无笔:没有笔法、笔意。即无精要处。

58 宗趣:宗旨;旨趣。

59 兰亭楔事诗叙:即《兰亭序》。叙,同序:楔事:楔祭之事。指三月上巳临水冼濯、祓除不祥的祭祀活动。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:”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楔事也。”参与修楔事有谢安、孙绰等四十一人,各人作诗,羲之为之序并书。科斗文字:即古文的别称。周时古文用竹梃点漆书于竹片上,古器上亦有铭文。

60 焦山:在江苏镇江。《瘗鹤铭》在焦山西麓崖石上,北宋时堕入江中,碎为五石。清时将五石从水中捞出,置焦山西南观音庵。中兴颂:全称《大唐中兴颂有序》,元结撰,颜真卿书,大历六年六月刻于祁阳(属永州)浯溪崖壁,峄山:即《峄山石刻》、《峄山碑》。秦始皇东巡上峄山(今山东峄县境),丞相李斯等颂秦德而立。上有《始皇诏》,后又刻《二世诏》

61 徐常侍:徐铉、由南唐人末,累官至散骑常侍。

62 眩:眼昏发花。五色无主:神色不定。形容仓皇失措。粲然;明白貌

63 入神:谓注意力集中。不杂:不混杂。要路:主要途径。

64 双钩:用笔法之一,亦称双苞。笔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,大指向外按着,食指与中指一起包在笔管外而向内钩着。回腕:执笔法之一、此执笔要掌心向内,五指俱平,腕竖锋正,笔画兜裹,从而做到笔笔中锋.掌虚指实:执笔的基本要求。五指除小指贴于无名指之下外,其馀四指均执住笔,这样指实掌自然虚。倚笔:抵住笔管。

65 养:蓄:积聚。示人;让人观阅。

66 会:领悟;理解。

67向背:向,指字结构之两部分相向者,如“好”、“妙”字;背,指字结构之两部分相背者,如“北”。“兆”字。然无论字结构之两部分相向或相背,均要相互顾盼呼应,神气贯通。·

68 元符:宋哲宗赵煦年号之一(公元10981100)。步:步行。酴醾:花名,本酒名。因花颜色似之,故取以为名。散卓:散卓笔。其笔毫长约寸半,藏一寸于管中,一笔可抵他笔数支,为世所重。宋蔡绦《铁围山丛谈》卷五:“宣州(即宣城那,今属安徽)诸葛氏,素工管城子,自右军以来世其业。其笔制散卓。”笔力:指从字的点画形态体现出来的“力”的感受。此属艺术范畴,不同于物理学上“力”的概念,一说笔力是作者写字时全身气力贯注于点画中的反映。

69 折钗股:指笔画转折时笔毫平铺,锋正圆而不扣曲,如钗股之曲折而体圆不变。这是对转折处用笔要求及艺术效果的比喻。颜太师:颜真卿,真卿官至太子太师。屋漏法;指竖画行笔不可一泻直下,须顿挫行笔,如屋漏之蜿蜒而下。虹此则笔画圆活生动,自然有致。

70 飞鸟出林,惊蛇人草;比喻草书的痛快流畅。唐陆羽《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》:“素云:‘吾观夏云多奇峰,辄常师之,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,惊蛇入单。”’

71 索靖:晋代书家。字幼安,张芝之姊孙。善章草,峻险坚劲,甚矜其书,自名曰“银钩虿尾”。虿,蝎类毒虫,其尾挺然上卷。写“乙”,“丁”,“亭”等字之末棹,须驻锋而后趋出,如银钩一样遒劲有力;心不知手,手不知心:渭心手两忘,天然自工也。

72 争衡:较量轻重;比试高低。同功;功用相同;功效相同。

73 宋宣献公;宋绶,字公垂。官工兵部尚书、参加政事,谥宣献

74 周兴嗣:南朝梁项人,字思纂。官安成王国侍郎。善属文,有《铜表铭》,《栅塘碣》及次韵王羲之的《千字》。圆劲:圆润有劲。徐会稽:徐浩。官封会稽郡公,人称“徐会稽”。

75 徐季海:徐浩,字季海。摆落:撇开;摆脱。遗恨:到死还感到悔恨.

76 欲满:将要满。

77 万缘:一刀因缘。蛟蚋:蚊子,

78 品藻:品评。讥弹:讥讽并抨击。木人:木偶。中:合。萧然:寂静貌。

79 然:明白;认为正确。

80 老气:老练的气概。不足:不值得;不必

81 辄:副词。每每,往往。萎弱:软弱;虚弱。

82 笔墨:指书法,书迹。系:归属。

83 不近:不似;不合。

84侧笔:指用笔取侧势。即侧锋取势之意。一般以为中锋以运笔,侧笔以取势,取得某种态势以生妍。尚:副词。且,又也。病:害也;或不利。

85 风神:风采神韵。

86 荆公:王荆公安石也。甚遒:甚强劲。

87 温公:司马光。宋哲宗时官至尚书左仆射,卒赠温国公。端劲:端正有力

88 大父:祖父,大夫:唐宋以来高级文职阶官号大夫。此不明何指。特进:文散官名。《续通典 职官·文故官》:“唐制文散官汇二品曰特进,宋因唐制。”特进公,原注;李东,字大春。

89 畅整:唐高宗时人。有《清河公主碑》、《益州都督程知节碑》,皆畅整书,正楷。苏灵芝:唐玄宗时人。擅书名于时,工行书,又好书石。

90 清劲;清秀有力。到:周到;周密

91 华藻:华丽的藻饰。不实:不到,实,通至。风樯阵马;乘风的帆船,临阵的战马。形容行进迅速,气势雄伟。插花:戴花。用笔:指作书写点画时的用笔基本原则,基本技法。如起笔须“逆入平出”,行笔须“疾笔涩进”,收笔须“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”等。

92 惠:赐子;赠送。巴中十诗:当指杜甫在巴中地方写的十首诗。查《杜工部集》无以“巴中”为题的诗。

93 二父:即二大父。大父,指祖父,亦指外祖父。

94 分疏:辩白;诉说。

95 拙:质朴自然。唐窦蒙《字格》:“拙:不依致巧曰拙。”巧:工巧。

96 烈妇:古指重义守节的妇女。

97 抖擞:抖却,抖脱。苏才翁子美;当是苏舜钦。舜卿字子美。

98 高闲:唐僧人,书家。工草书,师张旭.深得其体。窥:看透;觉察。

99 今来:如今,当今。懒:疲惫。纽提:扭提。纽,用同扭,有做作之意。容止:仪容举止。

100 痴冻蝇:呆滞的受冻的苍蝇。始:副词。才。逼真:真切。

101 不案:不按,不按照。案,通按。惟务:只致力。字势:笔势。悉无:全无。

102 两指:当指小指与无名指。蹙:紧迫。此两指相叠紧迫笔管,管压住无名指顶端节上,与食指,中指双钩,加上大指顶端节外推,这样将笔牢牢执住。

103 狂僧怀素:怀素性疏放,不拘细行,又好饮酒,及酒酣兴发,遇寺壁单墙,衣裳器皿,无不书之,时谓“醉僧”,颜真卿谓“以狂继颠”.颠,张颠也。

104 碌碌:随众附和貌;平庸无能貌。

105 论书:从此条起到馀下几条,均录自《佩文斋书画谱》卷六。此前各条见《山谷题拔》.

106 墨池:相传张芝家巾衣帛,书而后练,又曾临池学书,池水为之黑;笔冢:相传怀素学书,弃笔堆积于山下,号曰笔冢。此”墨池笔冢”,喻学书要长期苦练也。妄:虚罔;不实

107 骨,指骨力.字要刚劲有力,气势雄强,肥而无骨,谓之形浊。肉:指韵致。字要丰满有致。瘦而无肉,谓之形枯。

108 偏得:独得。乃其:就,于是。慨然:感慨貌。

109 快马入阵:谓善于奔驰的健马冲人战阵,喻下笔要有气势,这样使楷书不致呆滞。左规右矩:谓下笔要处处注意法度。

110 手硬:手笔强劲有力。闲澹:闲静淡泊。人微:深入到细微处。常用于形容精妙或细致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黄庭坚,北宋诗人、书法家。字鲁直,号山谷道人,黔安居士、涪翁。分宁人。英宗治平进士,以校书郎为《神宗实录》检讨官,迁著作佐郎,后遭贬谪,出苏轼之门,为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,并以诗与苏齐名,世称“苏黄”,开创江西诗派。书初学周越,后取法颜真卿及怀素,亦受杨凝式的影响,尤得力于《瘗鹤铭》。用笔以侧险取势,纵横奇倔,风韵妍媚,自成格调,为著名“宋四家”之一。法书碑刻有《狄梁公碑》、《清源山古钓台诗》等,墨迹有《松风阁诗》、《华严疏》等。

黄庭坚的书论,散见于《山谷文集》,明人毛晋编为《山谷题跋》,凡九卷;其中一部分亦见于《佩文斋书画谱》卷二、卷六与卷十,大部是精美的散文小品。

黄庭坚论书,带有明显的佛教禅宗的思想意味。如其《书自作草后》说:“绍圣甲戌在黄龙山中,忽得草书三昧。”这不很有点禅宗顿悟的思想意味吗?其《书右军文赋后》又说:“余在黔南末甚觉书字绵弱,及移戎州,见旧书多可憎,大概十字中有三四差可耳。今方悟古人沉著痛快之语,但难为知音尔。”佛教禅宗悟道充满机锋与智慧,黄庭坚很重视以智慧悟人书道,当然,他强调观古人书,且“观之入神”才得悟人,不是凭空冥想。其《跋与张载熙书卷尾》说:“学古人书不尽临摹,张古人书于壁间,观之人神,则下笔时随人意。”

悟人书道,黄庭坚意在要懂用笔。其《自评元祐间字》说:“盖用笔不知禽纵,故字中五笔耳。字中有笔,如禅家句中有眼,非深解宗趣,岂易言哉!”用笔是作字的关键,笔为字之精要处,为此他在《论黔州时字》中要求用笔达到“心不知手,手不知心”程度;在《书十棕心扇因自评书》中又提出“心不知手,手不知笔”的用笔标准。他以为如此挥毫作字,才会自出胸臆,纯任自然,没有做作之态。

黄庭坚论书归结为重韵。他讲悟人书道,以笔为字之精要,意即在此。其《书草老杜诗后与黄斌老》说:“予学草书三十馀年,初以周越为师,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,晚得苏才翁子美书,观之乃得古人笔意,其后又得张长史、僧怀素、高闲墨迹,乃窥笔法之妙。”如此他才去掉“俗气”,笔生气韵,其《题东坡字后》说:“东坡简札,字形温润,无一点俗气。今世号能书者数家,虽规模古人,自有长处,至于天然自工,笔圆而韵胜,所谓兼四子之有以易之,不与也。”无一点俗气才能“韵胜”,黄庭坚这一论书归结点,清人刘熙载看得很清楚,其《艺概·书概》说:“山谷论书最重一‘韵’字,盖俗气未尽者,皆不足以言韵也。”

我们这里介绍的黄庭坚的书论,皆选自《山谷题跋》,因选自《山谷题跋》,故名为《山谷论书》。《山谷题跋》有明黄嘉惠校刊本、津逮秘书本、丛书集成初编本等。今以丛书集成初编本为底本,校以他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