暄野录1

古者金铜等器物,其款识文字皆以坯冶之后镌刻,非若今人就范模中径铸成者2。余于武陵郡开元寺铁塔上见镌刻经咒之属,皆是冶铸后为之3。至于石刻,率多用粗顽石。又字画入石处甚深,至于及寸。其镌凿直下,往往至底乃反大于面,所渭如蠹虫钻镂之形.非若后世刻削丰上锐下,似茶药碾槽状 4。故古碑之乏也5,其画愈肥;近世之碑之乏也,其画愈细。愈肥而难漫6,愈细而易灭。余在汉上及襄间亲见魏晋碑刻如此7兼石既粗顽8,自然难坏,后世石虽精好,然却易剥缺。以是知古人作事不苟,皆非今人所能及也。《总论古今石刻》。

《集古目录》并《金石录》所载9,自秦碑之后凡称汉碑者悉是后汉,其前汉二百年中并无名碑?但有金石刻铭识数处耳10。欧阳公《集古目录》不载其说,第于答刘原父书尝及之11。赵明诚云:“西汉文字不多有,不知何为希罕如此,略不可晓12。”然《金石录》却载有阳朔砖数字13,故云“希罕”,言不多,非无也。余尝闻之尤梁溪先生云:“西汉碑,自昔好古者固尝旁采博访,片简只字搜括无遗,竟之见14。如阳朔砖,要亦非真。非一代不立碑刻,闻是新恶称汉德,凡所在有石刻,皆令而磨之,仍严其禁,不容略留15。至于秦碑,乃更加营护16,遂得不毁,故至今尚有存者,”梁溪此言,盖有所援据,惜不曾再叩之17。余因范石湖题虏中项王庙诗云:“人间随事有知音18。”新取秦19,其事亦尔,可发识者一笑。近世洪景伯丞相著《隶释》,却有前汉哀帝元寿中郫县一碑20或谓乃后人伪为者。(按《石湖集》有七十二冢诗云:“一棺何用如林,谁复如公负此心;为说群胡为封土21,世间随事有知音。”注云:“在讲武城外,森然弥望,北人比常增封之22。”云云、此以为项王庙诗,恐是误记。)《前汉无碑》

赵德甫谓所著《金石录》寿于二千卷所载之碑,由今观之,信然23。石刻固非易朽之物,其如随时废兴,摧毁非一24。前辈所载,元佑中丞相韩玉汝帅长安,修石桥,督责甚峻,村民急以应期25,悉皆磨石刻以代之,前人之碑尽矣,余又闻萧千岩云:“拱之访求石碑26,或田害,村民深以为苦,悉馋凿其文字,或为柱础帛,略不容存留27。”又自乱离而来,所在城堡攻战之处,军兵率取碑凿为炮石28,摧毁无,凡此皆是时所遭,其坏之门,非一端,盖亦碑刻之一会也29。《古碑毁坏》

小篆自李斯之后,惟阳冰独擅其妙尝见真迹,其宇画起止处,皆露锋锷29。映日观之,中心一缕之墨浓,盖其用笔有力,且直下不敲,故锋常在画中,此盖造妙处30。江南徐铉书亦悉尔,其源自彼而得其精微者31。余闻之善书者云:“古今作篆,率用尖笔,变通自我,此是活法32。”近世鹤山魏端明先生亦用尖笔,不愧昔人33。常见今世字者率皆束缚笔端,限其大小,殊不知篆法虽贵字画齐均,然束笔岂复更有神气34!山谷云:“摹篆当随其斜、肥瘦与牙处皆镌乃妙,若取令平正,肥瘦相似,令一概,则蚯蚓笔法也35,”山谷此语,直自深识篆法妙处36,至于牙、肥瘦,惟用尖笔,故不能使之必均。但世俗若见此事,必大晒嫌,故善书者往往不得已而之耳37。《篆法总论》

义兴庄元卿家所藏绢奉小篆题“显扬儒教”四大字,各从四尺而约,衡五之三,画经二十而一38。位置得宜,顿挫有法,发笔处若运而见锋颖39。岁久绢质腐败?墨色不漫,体势精彩,犹若飞动。元卿言其大父少师简公官京师时得之于河内向氏家,相传为李阳冰少监所书40,虽无题识可考,然观其神气,信所谓“如古钗倚物,力有万夫”,度非后人所及41案阳冰当至德寸尝欲立石经而42,四字之作,安知其为此而发?即此,亦可验其为阳冰书云。《李阳冰书》

余尝评近世众体书法43。小篆则有徐明叔及华亭曾大中,常熟曾44然徐颇好为复占篆体,细腰长脚;二曾则而匀,稍含古意45。大中尤喜为摹印,甚得秦汉章玺气象46。隶书则有吕胜己、黄铢、杜仲微、虞仲房,,杜、黄工古法,然虽颇劲,而其失太而短47虞间出新意,波皆长,而首尾加大,乍见甚爽,但稍欠骨法,皆不得中48。行草则有蒋宣卿、吴傅朋、王逸老、单炳文、姜尧章、张于湖、范石湖49、吴极秀媚,所乏者遒劲;老车法甚熟,而间有俗笔;单字法本杨少师凝式而微加婉丽;姜盖学单而入室者;于湖、石糊悉习《宝晋》,而各自变体50。今世俗于篆则推明叔,隶则贵仲房51,行草则取于湖,盖初无真识,但见其飘逸可喜。殊不知此皆字体之变,虽未尽合古,要各自有一种神气,亦足嘉尚52。人效之者往往但得形似,非惟不及,且并失其故步,良可叹也53!《近世诸体书》

石湖云:“学书须是收昔人真迹佳妙者,可以详视其先后笔势轻重往复之法,若只看碑本,则惟得字画,全不见其笔法神气,终难精进53。又学时不在旋看字本,逐画临仿,但贵行住坐卧常玩,经目著心54。久之,自然有悟人处55。信意运笔,不觉得其精微56,斯为善学。”《学书须观真迹》

古人作大字常藏锋用力,故其字画从颠至末,少有枯燥处57?今往往多以燥理为奇,殊不知此本非善书者所贵。惟斜拂挈笔令轻处58,然后有此,所谓效笔取妍59正蹈书法之所忌也。《写大字法》

汉师宜官善书,大则径丈一字,细则方寸千言60。又晋卫巨山沦书云:“其大径寻,细不容发,迫而察之,心乱目眩61。”尝观东坡题《莲经》前注云62:“经七卷如63,故其语云,卷其盈握,沙界已周64。读未终篇,目力已废65。乃知蜗牛之角可以战蛮触,棘刺之端可以刻弥猴66。”黄长睿跋细字《华严经》亦云67:“书是经者尺纸作七万字。”余谓七卷之轴如筋,犹或可书,至于尺纸作七万言,诚为难事。若以宜官方寸千言概之,已为有。此说不近人情,恐决无是理,余不敢以为然。《沦细字说》

昔人云:“作大字要如小字,作小字要如大字。”盖谓大字则欲如小书之详细曲折,小字则欲具大字之体格气势也68。刊勒之工,仍有善展字,不拘字之大小,皆可递展69。其法以刀纸存墨,就灯旁映之,去灯愈近,而其形愈大,自尺至丈惟意所定70。然后展纸于壁,模勒其影,既小大适中,且失体势,亦良法也。《总论作大小字》

砚贵细而润,然细则多不发墨71惟细而微有错,方其受墨时所谓如热熨斗上塌蜡,不闻其声,而密相粘滞者斯为上矣72。墨贵黑光,笔贵易熟而耐久,然二者每交相为病73。惟墨能用胶得宜,笔能择毫不苟,斯可兼尽其善74又砚忌枯燥,则易吸水:墨忌濡湿,则易昏滞笔忌干捺,则毫随胶折75故爱砚之法,当以髹匣相之,不惟养润,亦可护尘76研墨当旋滴水勿使停积昔人多用砚板,不凿墨池,政恐胶久而凝滞也77。用笔时当先以清水濡毫令稍软,然后循毫理点染仍别置洗具,用毕随即濯,勿使留墨,则难秃也78。藏墨当以茶篛包之,又以裹而人于犊,则蒸溺不能人79藏笔宜皂角子水调铅粉蘸上,则不生80。如上堵法,留意文翰者皆能知之,今谩书示儿辈耳81如藏笔则高挂,用木匣悬于梁栋间。《论笔墨砚》

俗论云善书不择笔,盖有所本。褚河南尝问虞永兴曰82:“吾书孰与欧阳询83?”虞曰:“不择纸笔,皆得如志,君岂得此84!”裴行俭亦曰85:“褚遂良非精墨佳笔,未尝辄书,不择笔墨而捷者86,余与虞世南耳。”余渭工利器而能善事者87,理所不然,不择而佳,要非通论88。又世俗评墨云:“拈著轻,嗅著馨,磨著清。”此亦非真知墨者。盖墨质贵重实,轻则不坚;色贵光黑,清则不浓。又墨之香者多使脑好恶初不在此,且生蒸89。今其所论皆非佳墨所宜,俗辈之见不明,其说不可据如此。《俗论笔墨》

《兰亭序》用鼠须笔书乌丝茧纸,所谓茧纸,盖实绢帛也90。乌丝即是以黑间白,织其界行耳。布缕为纸,今蜀笺犹多用之91其纸退水滴则深作窠臼,然厚者乃尔,故薄而清莹者乃可贵92。古称藤,本以越溪为胜,今越之竹纸甲于他处,而藤乃独推抚之清江93。清江佳处在于滑而不留墨94。新安玉板色理极腻白,然质性颇易软弱95,今士大夫多而后用,既光且,用得其法,藏久亦不蒸96又吴人取越竹以梅天水淋,眼令稍于,反覆锤之,使浮去尽,筋骨莹澈,是渭97。其色如蜡,若以佳墨作宇,其光可鉴,故吴笺近出而遂与蜀产抗衡98。江南旧称澄心堂纸,刘贡父所谓百金售一幅99,其贵如此。今亦有造者,然为吴蜀笺所掩,遂不盛行于时。外国如高丽、阁婆亦皆出纸,高丽纸类蜀中冷金,实而莹100阁婆者厚而且,而长者至三四丈。高丽人云,抄时使幅端连引,故得尔长101。胡人用作帷幄,修斋供则张之满室,若有嘉会,乃更设花布及厨所为者102。《论纸品》

 

注释:

1:《列子·杨朱》:“昔者宋国有田夫,常衣组麖,仅以过冬。暨春东作;自曝于日,不知天下之有广厦噢室,绵纩狐貉、顾渭其妻曰:‘负日之喧,人莫知者。以献吾君,将有重赏。”’后以“负暄”为向君王敬献忠心的典实。野录:谓私人撰写的史籍。

2款识:指花纹为款,篆刻为识。坯冶:指冶炼。范模:楷模,犹今之模型:径铸:直接浇铸:

3武陵郡:治地今湖南常德市:经咒:指某些宗教的经文和咒文。属:类也。冶铸:冶炼铸造。

4蠹虫:蛀虫。钻镂:钻孔疏通:丰上锐下:上宽广下瘦削。碾槽:此器物今中药房仍在用,其形咸丰上锐下者。

5乏:本指缺乏,不够。此指石刻笔画的底部、下部。

6难漫:难漫漶;难模糊。

7汉上:似指汉水之上或汉水上游。襄:即襄阳!山有纪念襄阳太守羊的《岘山碑》。

8兼:连词,并且.而且:既:副词、全,都。

9集古目录:按下文意思当指欧阳修之《集古录》-此书集录金石之文上千篇-金石录:会石文著录书名-宋赵明诚撰(实与其妻李清照台撰),三十卷。

10刻铭:指刻于金石等器物上的文字、识:记也。记载。

11第:副词、只,只是、刘原父:名敞,字原父。学问渊博,欧阳修每有所疑,辄以书间之。及:涉及。

12略:副词。皆,全。

13阳朔:地名。即今广西之阳朔。农历十月初一亦为阳朔,此似指前者。

14尤梁溪先生:即尤,字延之。无锡人,梁溪乃无锡别称也。绍兴进士,官至太常少卿。之:助词,无义。

15:指王莽或王莽建立的新朝:西汉末王莽汉,改国号新。恶弥:怕称。惧怕称扬。:放倒;推倒。略留:稍留。稍微留存。

16乃:连词。而,又。营护:保护。

17援据:引证;援引证据:叩:探间,询问。

18范石湖:名成大,字致能,号石湖居士。绍兴进士,官至参知政事:诗人。虏中:指北地,北方胡虏,古时对北方外族或南人对北方人的蔑称。项王:指项籍。字羽。秦亡,自立为西楚霸王,继与刘邦争天下:后兵败自刎于乌江(今安徽和县东北),葬谷城(今山东东阿县)。因楚怀王初封项籍为鲁公,故以鲁公礼葬籍于谷城也。随事:随时随地。亦渭随着时间的推移。

19新:指新。取:通趣。趋也。趋向。新取秦,其事亦尔,谓此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有正确认识它的人。即尤梁溪。

20洪景伯:名适,字景伯。孝宗时累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即丞相也、隶释:关于隶书碑刻辑录和辨释方面的书,凡二十七卷。哀帝:刘欣-公元前六至二年在位。元寿:刘欣年号之一(公前2至前1),郫县:庄四川成都平原中部。

21七十二冢:即七十二冢、传说曹操怕死后被人发掘坟墓,在;可一带造厂七十二个冢。负心:违心。二心;异心。为说:为了取悦:群胡:指北人-与前文虏中虏意近:封土:指所堆之土冢。

22讲武城:古城名:在河南临漳漳河上-曹操听筑+森然:众多貌;弥望:充满视野;满:比常:每常,常常:比,每也。增封:增加坟堆:封,积上为坟。

23赵德甫:即赵明诚,德乃其字也:寿:镌刻,镌镂。宋文天《道林寺衍六堂记》:“僧志茂以屋压字漫,寿公字于石。”有使之长远留存之意。信然:确实如此,

24其如:怎奈;无奈。随时:顺应时势。废兴:盛衰,兴亡;非:不一:不一样。

25元佑:宋哲宗赵煦年号之一。韩玉汝:名,字玉。哲宗时官尚书右仆射。政严酷,知秦州,以铁裹杖箠杀人。帅:镇守,掌管。峻:严酷;严厉:应期:如期。

26萧千岩:名德藻。号干岩老人,又号干岩道人不详。拱之:不详其人。

27田害:践踏田地损害庄稼。馋凿:刻凿。柱础:承柱础石。帛:捣石。捣衣石、略:全,都。

28乱离:指靖康之变。靖康元年金破东京北宋灭亡之变。率取:敛取;征用。寸:当时;那时。门:类也。一端:一点;一个方面。会:众灾会会。犹言运。

29独擅:独自据有;独揽:锋:指笔毫尖端部分,即毫端。

30盖:皆也-造妙:谓臻于奇妙之境。

31江南:指南唐。徐铉曾仕南唐,后随南唐后主事煜人宋。悉:详尽;了解,知道。精微:犹精粹。

32率用:一概用;皆用。尖笔:指有细长峰颖的笔。

33鹤山魏端明:即魏了翁。庆元进七,尝,筑室白鹤山下,学者称鹤山生。不愧:不羞惭;不使之羞惭。

34字者:支字的人.神气:风格气韵。

35斜:釆斜不正。牙:指错落不齐的笔画。皆镌:皆精心写作。:使也:蚯蚓笔法:即平正一律没有变化的篆字笔法。

36直自:直接缘由,根由。深识:深知;深切了解。

37世俗:指俗人,普通人。晒嫌:泛笑嫌恶:顷也;顺从;依从:从:纵的占字:直。衡:横。南北曰纵,东西曰横;约:少也,画经:指字画的直径:经,通径。

38:同圆。旋转:运:运转圆规。

39大父:祖父。少师当是官名。三孤之一。简:溢号:少监。李阳冰尝官将作少监。

40题识:题跋或题款。古钗倚物:形容笔画圆活姿媚,遒劲有力。唐韦续《书品优劣》:“李阳冰书似古钗倚物,力有万夫。”古钗撑物也。度:揣测。

41至德:唐肃宗李亨年号之一(公元756757)。石经:指将儒家经典刻石。

42众体:各书体,字体。

43徐明叔:名,字明叔。末哲宗高宗间人。官至尚书刑部员外郎。曾大中、曾年:不详其人。

44古意:指占篆笔意。

45摹印:秦书八体之一。就小篆稍加变化、本用于印,后亦用于一般61J-汉许慎《说文解字叙》:“自尔秦书八体……五日摹印,”章玺:指普通印与皇帝印。秦以前以金玉银铜制成印,尊卑通用;自秦始,皇帝印为玺,以玉制,一般印为章。气象:气韵。

46:粗劣。

47:指字右下捺笔。一说左撇曰波,右捺曰、骨法:指笔力和法则-得中:适当;适宜。

48姜尧章:名,字尧章:问入,书家。张于湖:名孝,号于湖居士-官至集英殿修撰,书家。

49俗笔:平庸的笔法、奉:依据;根据。入室:语出《论语·先边》:“由也升堂矣,未人于室也:”邢禺疏:“言子路之学识深浅,譬如白外人内,得其门者、人室为深,颜渊是也;升堂次之,子路是也。”后以“入室”比喻牛问或技艺得到师传,造诣高深。宝晋:宅旨斋帖。由米芾将王羲之《王略帖》、谢安八月十五日帖夕,土献之《十二月帖护三种墨迹上石,因米崇晋书,书斋名“宇晋斋”,故时称米此刻为《宅晋斋帖》。变体:改变原来的体式。50贵:崇尚;重视。仲房:名似良,字仲房-宋吴郡余杭人,官至监左藏东库。

51亦足:值得。嘉尚:称赞;崇尚。

52故步:故行。原来的步法、喻指原来的笔法。良:大也。

53碑本:碑刻的拓本。笔法:指写字点画用笔的方法。陈袜以为神气通过笔法,即通过“详视其先后笔势轻重往复之法”而得出,故将“笔法”与“神气”并称。精进:精明上进;锐竟求进

54旋看:频繁地看;屡看。玩:仔细玩味。经目:过目。著心:用心。

55悟入:佛教语-谓觉知并证人实相之理。亦泛指领会。

56信意:随意,任意。精微:犹精粹。

57藏锋:笔锋隐而不露:即笔锋藏在点画中间而不外露;汉蔡邕尺笔沦:“藏锋。点画出入之迹,欲左左右,至回左亦尔。”姜《续书谱·用笔》各:“笔正则锋,笔则锋出。”从颠至末:从头至尾;从顶端至末尾、枯燥:千燥,干枯。

58斜拂:似指拂掠笔画。即“水”干向左啄掠的笔画。笔:用笔法之一。,提也:清康有为《广艺双舟·缀法第二十一》:“提则筋劲,顿叭血融,圆则用抽,方则用。圆笔使转用提,而以顿挫出之;方笔使转用顿,而以提土之。”

59侧笔:即侧锋取势之意!直画尤以侧取势。取:求

60师宜官:汉灵、献帝时人。工书,尤善八分:径丈:直径一丈。方:一十见方。千言:干字。

61卫巨山:名恒,字巨山,著有《四体书势》。径寻:直径八尺、寻,古长单位,一般为八尺。一说六尺、七尺者。心乱目眩:心神烦乱,眼目昏花。

62莲经:《妙法莲华经》的简称。

63:同箸。筷子。

64语云:谈论说;告诉说、卷具:卷聚具有、盈握:满把、沙界:佛教语:渭多如恒河沙钦的世界-此渭满把纸的文字佛经的内容已完备。

65废:用同费。《红偻梦》第八回:“恐字迹过于微细,使观者大废眼光。”

66蛮触:寓言故事中的蛮氏与触氏两国,分居蜗牛之两角,相与争地而战,伏尸数万。见本书《东坡论书·经七卷如箸粗》注。

67黄长睿:名伯思,字长。宋神宗、徽宗间人室至秘书郎。工书:华严经: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简称,有八十卷,四十卷两种译本。

68体格:指体制格局。

69刊勒:雕刻(碑文)、展字:扩大字形。递展:顺次扩大。

70:刀与凿。惟意:随意。

71发墨:砚石磨墨易浓而显出光泽。

72:如刀剑等的尖端。方:介词。当,在:粘滞:粘聚,粘着凝聚。

73易熟:容易熟悉。容易上手、顺手。交相:互相;病:弊;害,墨不佳,影响到运笔;笔不佳。亦影响到墨色的发挥:故交相为病。

74川胶得宜;用胶适当,得当:制墨要用胶粘合。善:长处;优点。

75则:连词、因此;湿:潮湿:昏滞:昏乱而不顺畅。干捺:千擦;胶折:指笔毫与笔管接合处胶折裂而毫脱。

76匣:涂上漆的木匣。,漆,黑漆。相:通镶。镶嵌,用涂漆木匣镶嵌砚石今仍采用,木匣根据砚石大小形状制作,分上下两部分,底合与嵌进的砚石固为一休,上部用观寸打开,不用时盖上以“护尘”,遮尘也

77政:通正。胶:停留。凝滞:聚结。

78毫:沾湿笔:循毫理:遵循用笔的情理、道理,规律。点染:点笔染。指写字,作书;难秃:不易脱落(笔毫)

79:似指一种细薄柔软的编织物。:柜、函一类的藏物器。蒸:指蒸腾的水气。80:蛀虫。

81书:轻慢书写。漫,通慢。

82褚河南:褚遂良,字登善,官至吏部尚书,封河南郡公。虞永兴:虞世南,字伯施:官至秘书监,赐永兴县子。

83孰与:比对万怎么样。用于比较。

84如志:如愿。随顺意愿。岂得:怎能;怎可。

85裴行俭:唐高宗时人。宫至吏部尚书,兼检校右卫大将军:工草隶、行书及章草,知名于时。

86捷:工妙敏捷。

87利器:精良的工具。《沦语·卫灵公》: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汉乙安国注:“言工以利器为用。”

88通论:通达的议论

89脑麖:龙脑与麝香的并称。亦泛指此类香料;蒸腐:尘腐:蒸,尘也。

90鼠须笔:用鼠须制的笔。张芝、钟亦用这种笔。乌丝:亦作乌丝栏指上下以乌丝织成栏,其间用朱墨界行的绢素。后亦指有墨线格纸的笺纸。晋张华《博物志》渭“右军写《兰亭序》用蚕茧纸,”此又称絮纸。据考证,所谓蚕茧纸,实属植物纤维纸的一种,此谓“实绢帛也”。

91蜀笺:自唐以后蜀地所制精致华美的纸的统称。

92尔:代词。如此,这样。清莹:洁净透明。

93藤:即藤纸。又名纸。藤制造而成,为晋代名纸,溪在浙江嵊县南曹娥江上游,水清而盛产野藤,可以造纸,越溪:即若耶溪.又名皖纱溪,相传西施浣纱处。属溪地。甲:居首位;冠,抚:抚州。治所在临川(今江西抚州市)。清江:县名(今属江西)、抚州之清江。

94滑:坚硬滑溜。

95新安:唐以后为州、微州所辖地的别称。内有新安江,今属安徽。玉板:纸名。又称玉版纸;软弱:轻软碎弱也

96:同浆。用粉浆或米汤浸刷晒干:蒸:进蚕。进蚊虫:蒸,问杰,进也。

97梅天:黄梅天气:即梅雨天气,阴雨天气。:晒也.存膏:纸名。产吴地宋名纸

98吴笺:吴地所产的笺纸。蜀产:指蜀地产的纸。

99江南:指南唐。澄心堂纸:又名南唐纸。澄心堂乃南唐李升节度金陵时之宴眉读书、阅览奏章的场所。后主李煜时没局令则道监造名纸;供宫中御用。其纸肤卵如膜,洁如五,细薄光润,长者叮达五十尺一幅,自首至尾匀薄如一,深得李煜喜爱,藏于澄心堂内,故名“澄心堂纸”。刘贡父:名放,字贡父。元佑间官至中书舍人。百金:形容钱多、亦指昂贵的价值。

100高丽纸:又名韩纸、高丽贡笺。古代高丽国所产之纸,阁婆:古国名:全称阁婆婆达。地在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或苏门答腊岛,或兼称此二岛、《宋书·夷蛮传·阁婆婆达国》:“阁婆婆达国,元嘉十二年,国王师黎婆达陁阿罗跋摩遣使奉表。”冷金:纸名,唐时已有,带白色的泥金或洒金纸。实:细致坚实,莹:光洁透明。

101连引:牵引;引及。尔长:如此长也。

102胡人:我国古代对北方边地及西域各族人民的称呼,南宋北方人亦称胡人或。帷幄:指室内悬挂的帐幕,帷幔。修:设;置备;斋供:祭祀死者神佛并上供食品、嘉会:欢乐的聚会;昌盛的际会:罱:指毛丝织品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,南宋绍熙间书法家,长乐人。与姜同时,皆不详。有《负暄野录》二卷,上卷论石刻五则,其“前汉无碑”及“古碑毁坏”两说,乃未经人道语。言篆法一则,谓作篆仍宜用尖笔,不愧昔人,亦属独特之见。言诸家书格七则,时见新论。下卷言学书之法四则,言笔、墨、砚、纸十二则,俱颇精到。其中有一论点引人注目,即论书重“神气”。如《篆法总论》一则说:“常见今世字者率皆束缚笔端,限其大小,殊不知篆法虽贵字画齐均,然束笔岂复更有神气!”《李阳冰书》一则亦说:“义兴庄元卿家所藏绢本小篆题‘显扬儒教’四大字,……位置得宜,顿挫有法,发笔处圆若运规而见锋颖……体势精彩,犹若飞动……虽无题识可考,然观其神气,信所谓如古钗倚物,力有万夫,度非后人所及。”这种“神气”,就是书法的风格气韵,是极具个性特征的,故从书家用笔及笔法中体现出来。如《学书须观真迹》一则又引范石湖的话说明这一点:“学书须是收昔人真迹佳妙者,可以详视其先后笔势轻重往复之法,若只看碑本,则惟得字画,全不见其笔法神气,终难精进。”《负昵野录》二卷二十九则。此选自《知不足斋丛书》奉录十三则,不分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