翰墨志

赵构

余自魏晋以来至六朝笔法,无不临摹。或萧散,或枯瘦,或遒劲而不回,或秀异而特立,众体备于笔下,意简犹存于取舍1。至若《楔帖》,则测之益深,拟之益严2。姿态横生,莫造其原,详观点画,以至成诵3,不少去怀也。法书中,唐人硬黄自可喜,若其馀,纸札俱不精,乃托名取售4。然右军在时,已苦小儿辈乱真,况流传历代之久,赝本杂出,固不一幅,鉴定者不具眼目5,所以去真益远。惟识者久于其道,当能辩也6

余每得右军或数行、或数字,手之不置7。初若食口,喉间少甘则已,末则如食橄榄8,真味久愈在也,故尤不忘于心手。顷自束发,即喜揽笔作字,虽屡易典刑,而心所嗜者,固有在矣9。凡五十年间,非大利害相妨,未始一日舍笔墨10。故晚年得趣,横斜平直,随意所适11。至作尺馀大字,肆笔皆成,每不介意12。至或肤腴瘦硬,山林丘壑之气13,则酒后颇有佳处。古人岂难到也。

卫夫人名铄,字茂漪,晋汝阴太守李矩妻。善钟法14,能正书,人妙。王逸少师之,杜甫谓“学书初学卫夫人,但恨无过王右军”也15

端璞出下岩,色紫如猪肝,密理坚致,潴水发墨,呵之即泽,研试则如磨玉而无声16,此上品也。中下品则皆砂壤相杂,不惟肌理既粗,复燥而色赤17。如后历新坑,皆不可用,制作既俗,又滑不留墨18。且石之有眼,余亦不取,大抵瑕翳于石有嫌,况病眼假眼,韵度尤不足观,故所藏皆一段紫玉,略无点缀19

本朝士人自国初至今,殊乏以字画名世,纵有,不过一二数,诚非有唐之比20。然一祖八宗皆喜翰墨,特书大书,飞白分隶,加赐臣下多矣21。余四十年间,每作字,因欲鼓动士类,为一代操觚之盛22。以六朝居江左皆南中士夫,而书名显著非一23。岂谓今非若比,视书漠然24,略不为意?果时移事异,习尚亦与之汙隆,不可力回也25

《评书》谓羊欣书如婢作夫人,举止羞涩不堪位置26。而世言米芾喜效其体,盖米法敧侧,颇协不堪位置之意27。闻薛绍彭尝戏米曰:“公效羊欣,而评者以婢比欣,公岂俗所谓重台者耶28?”

本朝承五季之后,无复字画可称29。至太宗皇帝始搜罗法书,备尽求访30。当时以李建中字形瘦健,姑得时誉,犹恨绝无秀异。至熙丰以后,蔡襄、李时雍体制方人格律,欲度骅骝,终以骎骎不为绝赏31。继苏、黄、米、薛,笔势澜翻,各有趣向32。然家鸡野鹄,识者自有优劣,犹胜泯然与草木俱腐者33

前人多能正书而后草书,盖二法不可不兼有。正则端雅庄重,结密得体,若大臣冠剑,俨立廊庙34。草则腾蛟起凤,振迅笔力,颖脱豪举,终不失真35。所以齐高帝与王僧虔论书36,谓:“我书何如卿37?”僧虔曰:“臣正书第一,草书第三:陛下草书第二,而正书第三。是臣无第二,陛下无第一。”帝大笑。故知学书者必知正草二体,不当阙一。所以钟、王辈皆以此荣名,不可不务也38

晋起太极殿,谢安欲使献之题榜39,以为万世宝。当时名士已爱重若此。而唐人评献之,谓“虽有父风,殊非新巧。字势疏瘦,如枯木而无屈伸,若饿隶而无放纵”40,鄙之乃无佳处。岂唐人能书者众,而好恶遂不同如是耶?

米芾得能书之名,似无负于海内41。芾于真楷、篆、隶不甚工,惟于行、草诚入能品42。以芾收六朝翰墨副在笔端,故沉着痛快如乘骏马,进退裕如,不烦鞭勒,无不当人意43。然喜效其法者,不过得外貌,高视阔步,气韵轩昂44,殊不究其中本六朝妙处酝酿,风骨自然超逸也45。昔人谓支遁道人爱马不韵,支曰:“贫道特爱其神骏耳46!”余于米字亦然。又芾之诗文,诗无蹈袭,出风烟之上;觉其词翰,同有凌云之气,览者当自得47

世传米芾有洁疾,初未详其然48,后得芾一帖云:“朝靴偶为他人所持49,心甚恶之,因屡洗,遂损不可穿。”以此得洁之理50。靴且屡洗,馀可知矣。又芾方择婿,会建康段拂字去尘,芾释之曰51:“既拂矣,又去尘,真吾婿也。”以女妻之52。又一帖云:“承借剩员,其人不名,自称曰张大伯。是何老物,辄欲为人父之兄?若为大叔,犹之可也。”此岂以文滑稽者耶53

士人作字,有真、行、草、隶、篆五体,往往篆、隶各成一家,真、行、草自成一家,以笔意本不同,每拘于点画,无放意自得之迹,故别为户牖54。若通其变,则五者皆在笔端,了无阂塞55,惟在得其道而已。非风神颖悟56,力学不倦,至有笔冢、研山者,似未易语此。

世有《绛帖》、《潭帖》、《临江帖》,此三书,《绛》本已少,惟《潭帖》为胜者,以钱希白所临本也57。希白于字画得佳处,故于二王帖尤邃58。若《临江》则失真远矣。又《淳化帖》、《大观帖》,当时以晋、唐善本及江南所收帖59,择善者刻之。悉出上圣规摹,故风骨意象皆存60,在识者鉴裁,而学者悟其趣尔。

士于书法必先学正书者,以八法皆备,不相附丽61。至于字亦可正读,不渝本体62,盖隶之馀风。若楷法既到,则肆笔行草间,自然于二法臻极,焕手妙体,了无阙轶63。反是则流于尘俗,不入识者指目矣64。吾于次叙得之,因笔其梗概65

    草书之法,昔人用以趣急速而务简易,删难省烦,损复为单,诚非苍、史之迹66。但习书之馀,以精神之运,识思超妙,使点画不失真为尚67。故梁武谓赴急书,不失苍公鸟迹之意,顾岂皂吏所能为也68?又其叙草大略,虽赵壹非之,似未易重轻其体势69。兼昔人自制草书,笔悉用长毫,以利纵舍之便,其为得法,必至于此70

    学书之弊,无如本朝,作字真记姓名尔。其点画位置,殆无一毫名世71 
 先皇帝尤喜书,致立学养士,惟得杜唐稽一人,馀皆体仿了无神气72。因念东晋渡江后,犹有王、谢而下73,朝士无不能书,以擅一时之誉,彬彬盛哉74!至若绍兴以来,杂书、游丝书,惟钱塘吴说75;篆法惟信州徐兢76:亦皆碌碌,可叹其弊也。

    昔人论草书,谓张伯英以一笔书之,行断则再连续77。蟠屈拿攫,飞动自然,筋骨心手相应,所以率情运用,略无留碍78。故誉者云:应指宣事,如矢发机,霆不暇激,电不及飞79皆造极而言创始之意也80。后世或云忙不及草者,岂草之本旨哉81?正须翰动若驰,落纸云烟82,方佳耳。

    士人于字法,若少加临池之勤,则点画便有位置,无面墙信手之愧83。前人作字焕然可观者,以师古而无俗韵,其不学臆断84,悉扫去之。因念字之为用大矣哉!于精笔佳纸,遣数十言,致意千里,孰不改现存叹赏之心85!以至竹帛金石传于后世,岂只不泯,又为一代文物86,亦犹今之视昔,可不务乎?偶试笔书以自识。

    宋虞龢论文房之用,有吴兴青石圆研,质滑而停墨,殊胜南方瓦石87。今苕、口间不闻有此石砚,岂昔以为珍,今或不然?或无好事者发之88?抑端璞、徽砚既用89,则此石为世所略。

    唐何延年谓右军永和中90,与太原孙承公四十有一人,修袚稧91,择毫制序,用蚕茧纸,鼠须笔,遒媚劲健,绝代更无92。凡三百二十四字,有重者皆具别体,就中字有二十许,变转悉异93,遂无同者,如有神助。及醒后,他日更书数百千本,终不及此。余谓神助醒后更书百千本无如者,恐此言过矣。右军他书岂减《稧帖》,但此帖字数比他书最多,若千丈文锦,卷舒展玩,无不满人意,轸在心目不可忘94。非若其他尺牍,数行数十字,如寸锦片玉,玩之易尽也。

    本朝自建隆以后,平定僭伪,其间法书名迹皆归秘府95。先帝时又加采访,赏以官职金帛,至遣使询访,颇尽探讨96。命蔡京、梁师成、黄冕辈编类真赝,纸书缣素,备成卷帙97。皆用皂鸾鹊木、锦褾褫、白玉珊瑚为轴98,秘在内府。用大观、政和、宣和印章,其间一印以秦玺书法为宝99。后有内府印,标题品次,皆宸翰也100,舍此褾轴,悉非珍藏。其次储于外秘。余自渡江,无复钟、王真迹。间有一二。以重赏得之,褾轴字法亦显然可验。

    智永禅师,逸少七代孙,克嗣家法101。居永欣寺阁三十年,临逸少真草《千文》,择八百本,散在浙东102。后并《稧帖》传弟子辩才103。唐太宗三召,恩赐甚厚,求《稧帖》终不与。善保家传,亦可重也。余得其《千文》藏。 
    杨凝式在五代最号能书,每不自检束,号杨风子,人莫测也104。其笔札豪放,杰出风尘之际,历后唐、汉、周,卒能全身名,其知与字法亦俱高矣105。在洛中往往有题记,平居好事者,并壁画,置坐右,以为清玩106

    余尝谓,甚哉字法之微妙,功均造化,迹出窃具,未易以点画工,便为至极。苍、史始意演幽,发为圣迹107,势合卦象,德该神明108,开阖形制,化成天下109。至秦汉而下诸人,悉胸次万象,布置模范110。想见神游八表,道冠一时111。或帝子神孙,廊庙才器,稽古入妙,用智不分,经明行修,操尚高洁,故能发为文字,照映编简112;至若虎视狼顾,龙骇兽奔113。或草圣草贤,或绝伦绝世,宜合天矩,触涂造极114。非夫通儒上士讵可语此115,岂小智自私、不学无识者可言也。

 

 注释

 

1萧散:犹萧洒。形容风格自然,不拘束。遒劲:刚劲有力。不回:端庄;不邪僻。秀异:优异特出。特立:独立:挺立。众体:各种书体、书风。意简:笔意简易。

2褉帖:《兰亭序》的别称。以帖中有“兰亭修褉事”语,故名。测:知也。拟:揣度;推测。

3横生:洋溢,充分表露。莫造:不能达到;不能成就。原:原本;原样。成诵:谓读书熟,能背诵。

4硬黄:纸名。以黄檗和蜡涂染,质坚韧而莹彻透明,便于法帖的响拓双钩。纸札:纸张。托名:假借名义。取求:求集;出卖。

5小儿辈乱真。指晋张翼写效王羲之奏表,穆帝批示后留下真本退回写效本,羲之叹曰:“小人几欲乱真。”小人、小儿:犹小子。有轻视意。见南朝宋虞龢《论书表》。历代:以往各代。固:所以;因而。不具:不完备;不齐备。眼目:眼力;见识。

6于:跟从;亲近。《墨子·非儒》:“孔某为鲁司寇,舍公家而于季孙。”引申为“接触”。当:应该;应当。

7手:执持。表示手的动作。不置:不舍;不放置。

8则:前“则”字,而也;后“则”字,就也。橄榄:指橄榄树之果实。呈椭圆形,又名青果,味略苦涩而芳香,成熟时益甘美。产于两广、闽、台等省。

9顷:往昔。束发:古代男孩成童时束发为髻,因以代表男孩的童年。典刑:典型。典范。亦指堪为典范的书家。固:本来。有在:存在。

10未始:未曾,从未。舍:放下;离开。

11得趣:领会情趣;获得趣味。横斜平直:指笔画或运笔。所适:所往。运行。此谓达到运笔自如的境界.

12肆笔:犹纵笔。介意:在意。留意。犹笔忘于手,手忘于笔也。这是作书熟练自如也。

13肤腴:指字迹润泽丰满。瘦硬:指字画瘦而健劲。山林丘壑:指幽僻深远之境。

14钟法:钟繇法。钟尤工真书。

15无过:不如也。

16瑞璞:当指端溪砚石。璞为含玉之石。广东高要县东南瑞溪所产石制砚,即有名的端砚。密理:指砚石表面纹理细腻紧密。坚致:坚固细密。潴水:蓄水。发墨:谓磨墨易浓而显光泽。呵:哈气;嘘气。泽:湿润;滋润。研试:研磨试验。清吴兰修《端溪砚史》所载,与此完全相符。

17砂壤:砂土。肌理:表面纹理。燥:干燥。砚要湿润为佳。

18后历:后行。新坑:新开挖的坑。指坑中砚石。疑“后历”乃“后沥”之误。高要东南有后沥墟。留:滞留。砚刚而柔,嫩而不滑为佳。

19瑕翳:玉的斑痕、黑点。此指石的缺点毛病。有嫌:有妨碍。病眼假眼:谓石有眼的毛病缺点。假,通瑕,缺点。韵度:风韵气度。点缀:装饰;衬托。

20殊乏:甚缺少。一二数:少数。有:助词。无义。之:亦助词。比:比并。

21一祖八宗:指宋太祖和太、真、仁、英,神、哲、徽、钦八宗。加赐:褒奖赏赐。加,通嘉。

22士类:文人,士大夫的总称。为:成也。形成。操觚:执简。指作书,写字。盛:兴盛;茂盛。

23六朝:指三国吴、东晋及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。居:处。江左:即江东。指长江下游以东地区。六朝相继均建都建康(吴名建业,今江苏南京市)。南中:泛指南方,南部地区。非一:渭不是少数。

24若:代词。其也。若比,他们相比。视书:对书。对待书法。漠然:冷淡,不关心。

25习尚:崇尚。推重提倡。汙隆:升降。力回:以力挽回。

26评书:指南朝梁武帝萧衍《古今书人优劣评》,谓:“羊欣书如婢作夫人,不堪位置,而举止羞涩,终不似真。”不堪:不能胜任。位置:所处地位。

27敧侧:偏侧;倾斜。颇协:甚符合。

28薛绍彭:北宋书家。字道祖。官秘阁修撰知梓潼路漕。工行草书,与米芾、黄伯思齐名。戏:嘲弄。重台:奴睥的奴婢。

29五季:后梁、后唐、后晋,后汉、后周五代。无复:不再。字画:指字的笔画、笔形。引申指书迹、书法,非指书与画也。

30备尽:周备详尽。

31熙丰:宋神宗赵顼的熙宁、元丰两个年号。李时雍:宋徽宗时成都华阳人。以书画知名于时。官至殿中丞。体制:指字体形制。方入:才入;才合。格律:法度;规格。度:渭师法,效法也。骅骝:指骏马。骎骎:渐进貌。不为:不能赐与;不能给与。绝赏:独特的奖赏。独一无二的赏赐。

32澜翻:形容奔放跌宕。趣向:趣味;好尚。

33鹄:天鹅。泯然:完全相符貌。宋叶梦得《石林诗话》卷上:“其三为函盖乾坤句,谓泯然皆契,无间可伺其深浅。”

34得体:体为容体,此谓得正书字体。冠剑:谓戴冠佩剑。俨立:昂立。亦谓恭敬庄重挺立。廊庙:殿下屋和太庙。指朝廷。

35腾蛟起凤:指书家像蛟凤一样腾跃起舞。喻才华优异。唐王勃《滕王阁序》:“腾蛟起凤,孟学土之词宗.”振迅:奋起;激励。颖脱:谓超脱世俗的拘束。豪举:指阔绰的行动。指挥笔。失真:失去真书笔意。

36齐高帝:萧道成,废南朝宋顺帝而自立,国号齐。善属文,工草隶。王僧虔:官至尚书令。工草隶,祖述小王。

37何如:何似,比……怎么样。

38荣名:显荣名声。不务:不致力。

39题榜:题写匾额。

40疏瘦:犹消瘦;清瘦。屈伸:屈曲与伸舒。饿隶:饥饿之徒。放纵:放任而不受拘束。喻笔势恣肆奔放。此段话引自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,然与原文稍有出入。因《晋书》乃唐房玄龄等撰,故谓“唐人评献之”。

41无负:无愧。负,抱愧。

42真楷:即正楷。能品:精品。苏轼称其书“超妙入神”。

43副:交付,付与。裕如:自如貌。鞭勒:比喻督促控制。当:适合:符合。

44气韵:指人的神采和风度。轩昂:形容精神饱满,气度不凡。

45本:本来,原来。酝酿:比喻涵育,薰陶。风骨:指书的风格。超逸:高超;不同凡俗。

46支遁:晋僧,字道林,世称支道人。不韵:不风雅;不风趣。神骏:指马姿态雄健。语引自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:“支道林常养数匹马,或言道人畜马不韵,支曰:‘贫道重其神骏。’”

47蹈袭:因循:沿袭。风烟:犹风尘,尘世。词翰:诗文与书法。凌云:谓直上云霄。自得:自己有心得体会。

48洁疾:过分讲究清洁的一种心理病态。宋庄季裕《鸡肋编》卷上谓米芾:“有好洁之癖……久之.亦自迁坐于众宾之间,乃知洁疾非天性也。”详:审察。其然:犹言如此。

49朝靴:上朝时所穿的靴子。持:拿也。

50得:知晓;明白。洁:使清洁、干净。理:本性。

51会:副词。恰巧:适逢。释:通怿。喜悦。三国魏嵇康《琴赋》:“其康乐者闻之,色有不释。”脸色有不悦也。

52妻:嫁给。

53剩员:多馀人员。不名:不具其名。大伯:指父亲的长兄。大叔:指与父亲同辈的年纪较小的男子。犹之:犹且。滑稽:本谓能言善辩,言辞流利。此谓以文章令人发笑。

54放意:纵情;恣意。自得:自己感到得意。户牖:比喻学术上的门户、流派。

55阂塞:阻塞。

56颖悟:聪明,理解力强。

57绛帖:历代丛帖。二十卷。宋皇祐、嘉祐间尚书潘师旦以《淳化阁帖》重摹而略有增减,因摹十绛州,故名。潭帖:历代丛帖。十卷。宋庆历间刘沆重摹《淳化阁帖》于潭州(即长沙),因名(又名《长沙帖》)。临江帖:即《临江戏鱼堂帖》。历代丛帖。十卷。宋元祐间刘次庄以《淳化阁帖》摹刻于临江。戏鱼堂乃次庄住处,因名。钱希白:名易,希白字也。宋杭州临安人,官翰林学士。

58佳处:优美之处。邃:精通;深晓。

59淳化帖:即《淳化阁帖》。历代丛帖。十卷。北宋淳化三年宋太宗赵光义出秘所藏历代书法,命翰林侍书王著甄选摹勒上石。实镌刻于枣木版上。大观帖:即《大观法帖》。十卷。宋大观三年宋徽宗赵佶因《淳化阁帖》版已皱裂,而王著标题多误,且临摹或失真。诏出内府墨迹,命龙大渊等更定汇次,订其笔意,重摹上石。江南:指南唐李煜。

60上圣:前圣。指前代皇帝徽宗也。规摹:规划;筹谋。风骨意象:风格意境。

61八法:指笔画的侧()、勒()、努()、罐()、策(斜画向上)、掠(),啄(右边短撇)、躁()之八种笔法或写法,通常称之“永”字八法。此八法包括了正体一切字的点画,故谓之“皆备”、附丽:依附;附着。

62正读:渭正音释义。不渝:不改变。本体:指字原的体制,形体。即一字有的有几音及宇义,但字的形体不能改变。止书沿袭隶书而来,故谓“隶之馀风”。传留下来的风习。

63楷法:楷书之法。指正楷之法。肆笔:纵笔。二法:指行、草二书法,臻极:达到最高境界。焕手:光彩的手笔。妙体:美妙的书体。阙轶:残缺散失。

64反是:与此相反。指目:语本《礼记·大学》:“曾子曰: ‘十目所视,十手所指,其严乎!’”本谓手指而目视之,此渭众所注目、注意、瞩目。

65次叙:次第,顺序。指书之编排次叙。梗概:大概;梗略。

66苍史:苍颉与史籀。苍颉;黄帝时史官。苍,一作仓。或称皇颉、颉皇,黄帝史,传其仰观奎星圆曲之势,俯察龟文鸟迹之象;博采众美合而为古文。史籀,周宣王时史官,善书,师法古文,损益而为大篆,或称史书,籀文。

67习书:学书。精神:心神。运:运转。指运笔。心中思考笔的运转。识思:赏识思考。超妙:高超美妙。为尚:为上。

68梁武:梁武帝萧衍。顾:发语词。皂吏:衙门里的差役。

69叙草:陈述争书。赵壹:东汉光和年间辞赋家。写有一篇《非草书》的文章,责难草书。非:责难;反对。未易:难于。重轻:品评,评论。体势:指草书的形体结构、气势风格。

70纵舍:放纵与舍弃。其:副词。乃;当。必至:必定要做到。于此:如此。

71位置:布置;安排;处置。名世;名显于世。

72先皇帝:前代皇帝。指宋徽宗。杜唐稽:名从古,唐稽乃字也。宣和间书学博士。

73东晋渡江:指西晋灭亡后,司马睿渡过长江,在建康(今南京市)重建政权,史称东晋。王谢:指六朝望族王氏和谢氏。王氏如王导,谢氏如谢尚。而下:以下。

74朝士:朝廷之士。指朝廷官员。彬彬:美盛貌;萃汇貌。

75绍兴:宋高宗赵构年号之一(11311162)。杂书:指取各体之长而杂揉戍的新体。唐蔡希综《法书论》:“然拖于草迹,亦须时寸象其篆势、八分,章草,古隶等体要相合杂,发人意思。”游丝书:即游丝草。指字画纤细如游丝、连绵环绕的草书。元郑杓《衍极·书要篇》刘有定注:“一笔书,张芝临池所制。其倚伏,有循环之趣。又世又有游丝草者,盖此书之巧变也。”吴说:宋钱塘人,绍兴中官尚书郎。

76信州:州名。故冶在今江西上浇县东北。徐兢:字明叔。官至尚书刑部员外郎。

77行断:指一行字写至最底最末而断。再连续:指另一行起始一字与之相连续。不是笔画相连,而是字势血脉相连续也。唐张怀罐《书断》上论张芝草书:“字之体势,一笔而成,偶有不连,而血脉不断;又其速者,气候通其隔行。”

78蟠屉:盘旋屈曲;回环曲折。拿攫:擒拿抓取。筋骨:韧带及骨格。引申指身体。率情:顺其性情。留碍:犹阻碍,障碍。

79应指:顺应旨意。宣事:宣扬事理。矢:一种古兵器,即箭。发机:拨动弩弓的发矢机:霆:迅雷;闪电。不暇:不及,来不及。赶不上。激:急疾。迅雷赶不上它急疾,形容草书笔势快也。电:闪电。不及:比不上。飞:飞驰。

80皆:比拟。《敦煌变文集·秋胡变文》:“今将身求学,勤心皆于故人。”造极:喻达到完美的境界。

81本旨:原意;本意。

82云烟:喻挥洒自如的墨迹。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: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纸如云烟。”

83临池:指学习书法。语本《晋书·卫恒传》谓张芝学书:“凡家之衣帛,必书而后练之。临池学书,池水尽黑。”后以“临池”指学书,或为书法的代称。面墙:《书·周官》:“不学墙面,莅事惟烦。”孔传:“人而不学,如面向墙无所睹见,以此临事,则惟烦乱不能治理。”后因以“面墙”比喻不学而识见浅薄。

84俗韵:鄙俗的情味。不学:不学习;没有学问。臆断:凭臆测而下的决断。

85遣:用。运用,使用。言:字也。改观:犹改容。渭见书信而出现的感情变化。存:存在。不泯:不灭。文物:指相传后世的文献古物。

86宋虞龢:南朝宋虞龢。书家。宫中书侍郎。文房:文房四宝(纸、墨、笔、砚)的省称。瓦石:指瓦砚与石砚。

87苕霅:苕溪与霅溪,苕溪有二源,分出浙江天目山之阳与阴,后至吴兴合流,又分由小梅、大浅入太湖。出天目山之阳者,北至吴兴为霅溪。因此苕、书间实亦指吴兴矣。好事者:指喜观石砚事的人。发:开发;挖掘。

88端璞:即端砚,端溪砚。见本文前注。徽砚:似指歙砚,产江西婺源县龙尾山。宋宣和间改歙州置徽州,辖地包括婺源县。

89何延年:应为何延之。《墨池编》卷四载唐何延之《兰亭始末记》,《书苑菁华》卷十二载唐何延之《兰亭记》。永和:晋穆帝司马聃年号之一(公元345356)

90孙承公:名绰,字承公。一说字兴公。居会稽,善属文。修祓楔:修,行也;祓楔,祓除,修祓楔,即修楔。古代民俗于农历三月上旬巳日到水边嬉戏,以祓除不祥,称为“修楔”。

91制序:作序。即《兰亭序》。蚕茧纸:又名絮纸。属植物纤维纸的一种。因纸上纤维白且细,散发光亮,交织如蚕丝状,因名“蚕茧纸”,为时所重。鼠须笔:用鼠须制的笔。《世说新语》载“钟繇、张芝皆用鼠须笔”。道媚:苍劲而妩媚。劲健:指书风刚劲雄健。绝代更无:谓举世绝无。

92变转:转变;变更。悉异:尽异。

93轸:指顾念。明张居正《谢召见疏》:“忧民艰而轸边事。”

94建隆:宋太祖开国第一个年号。僭伪:指割据一方的非正统的王朝政权,秘府:禁中收藏图书秘汜之所。

95向访:查访。查询访问。探讨:渭探求寻索。

96蔡京:官至左仆射,拜太师。奸臣,天下罪之为六贼之首。书家,末四家苏,黄、米、蔡之一,因后世恶其为,乃斥去之而易君漠,梁师成:粗知书,宦者。官至太尉,开府仪同三司。群奸陷附,都人目为“隐相”:黄冕:不详其人。编类:依类编列。缣素:细绢+细绢书也。备成:尽成;皆成。卷帙:书籍。

97轴:字画下端便于悬挂或卷起的圆杆。皂鸾鹊木等,以名贵材料及精致装裱的卷轴。

98大观,政和、宣和:均为宋徽宗年号。秦玺:即秦皂印。秦制规定,惟天子之印称“玺”。其质为玉,故又称“玉玺”,清孙枝秀《历朝圣贤篆书百体千文》:“秦玺文,李斯篆玉玺,其文相是淳古之气未漓,郁郁令人可爱,”宝:印信符玺。唐以后帝王印为宝。

99内府印:王室府库官印。标题:标识于器物或字画上的题记文字。亦指题目。品次:位列;品级。宸翰:帝王墨迹。

100克嗣:能够继承。唐何延之《兰亭始末记》:“右军亦自爱重此书,留付子孙,传至七代孙智永,……禅师克嗣良裘,精勤此业。”

101浙东:路名。南宋为两浙东路,治所在绍兴府(今浙江绍兴),辖境相当今浙江省包括开化县在内的衢江、富春江、钱塘江以东地区。

102辩才:唐太宗三次召辩才至京师问《禊帖》,皆说“坠失不知所在”,后遣监察御史萧翼乔装商人至越中永欣寺,智赚《兰亭》而归。详见何延之《兰亭始末记》。

103检束:检点约束。风子:疯子。指浪荡不险的入。宋蔡启《蔡宽夫诗话,杨凝式题诗》:“杨凝式仕后唐、晋、汉间,落魄不自检束,自号‘杨风子’,终能以智自完。”莫测:无法揣测。渭无法揣测是否“疯”也。

10全:保全。身名:身体和名誉:知:智的古宇。聪明;智慧。

1054题记:就名胜古迹或有纪念性的文物等著文抒怀。壁匣:似指壁中匣。坐右:座位的右边。清玩:清雅的赏玩品。

106甚:重要。均:同。等同。窈冥:遥空;极远处。因苍颉仰观俯察而造字,字迹虽有可象,但毕竟抽象化了,故谓“迹出窈冥”。

107演幽:阐发隐微-发:扬也。传扬,圣迹:往古圣人的墨迹。

108势:指字的形势:卦象:指《周易》卦爻的形象。占文与卦象皆有象征外物的特点,德:本指道之为闲德,即道德。此借指字之功用即字德也。该:广博。《新唐书·蒋父传》:“逮冠,该综群籍。”神明:神圣;高超。

109开阖:指字形的铺展收合。形制:形状。化成:教化成功。

110胸次:指胸怀。万象:指宇宙间一切事物或景象。布置:指字的点画安排。

111八表:八方之外。指极远的地方。道:书道。书艺。

112神孙:后嗣的美称,即帝王后嗣也。才器:才能和器局。稽古:考察古人古事。人妙:进入微妙之境。用智:运用智能、智慧。不分:不分散:经明行修:经学博洽,德行美善,操尚:德操志尚。照映:照耀辉映,编简:史册;书籍。

113虎视狼顾二句:形容书迹形象生动,雄健有力。

114绝伦:无与伦比。绝世:冠绝当世。宜合:无怪合乎。天矩:自然法则。触涂:即触途,到处,处处。

115通儒上士:指知识渊博品德高尚的学者。讵可:岂可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    赵构,字基德,即宋高宗,一一二七年至一一六二年在位。徽宗子,钦宗弟。初封康王,徽、钦二帝被虏后于南京(今河南商丘)即位,后南迁扬州,再渡江建都临安(今杭州),开始偏安江南的南宋历史。政冶上始终贯彻投降路线,向金人割地纳贡称臣,却耽心笔札,自云:“余自魏晋以来至六朝笔法,无不临摹。或萧散,或枯瘦,或遒劲而不回,或秀异而特立,众体备于笔下,意简优存取舍。至若《楔帖》,则测之益深,拟之益严。姿态横生,莫造其原,详观点画,心至成诵,不少去怀也。”他完全不思自强,如此舍本营末,无怪乎《宋史》本纪谓其“偷安忍耻,匿怨忘亲,卒不免于后世之诮”。然以书法而论,他撰著《翰墨志》一卷,所得颇深,后世甚称之。

赵构论书,标举一个“趣”字。他说:“凡五十年间,非大利害相妨,末始一日舍笔墨。故晚年得趣,横斜平直,随意所适。”这里的“得趣”,即领会情趣,或获得趣味。这种“趣”,是书法作品含蓄蕴藉的审美效果。这要求刚健有力,这是书法作品的艺术生命;又要风流蕴藉,形成一种艺术形象,不能一览无馀。故他评《淳化阁帖》、《大观帖》又说:“悉出上圣规摹。故风骨意象皆存,在识者鉴裁,而学者悟其趣尔。”这里的“趣”,自然从“风骨意象”中领悟得来。这“风骨意象”,指的就是刚健挺拔的骨力和风流蕴藉的艺术形象。书法求左右皆有象者,即指此也。

这种“趣,还因书家而异,带有个性特征。他说:“至熙丰以后,蔡襄、李时雍体制方如格律,欲度骅骝,终以骎骎不为绝赏。继苏、黄、米、薛,笔势澜翻,各有趣向。”他赞赏苏、黄、米、薛各有趣味,认为这是书艺得以流传的价值所在,不然众家泯然相合,就会“与草木俱腐”。所以他接着说:“然家鸡野鹄,识者自有优劣,犹胜泯然与草木俱腐者。”家鸡野鹄自有优劣,然贵在各不相同。

赵构论书大旨所宗,惟在二王及六朝翰墨。他崇向趣味与个性,以为学习二王及六朝翰墨才会获得。他赞赏米芾书说:“以芾收六朝翰墨,副在笔端,故沉著痛快,如乘骏马,进退裕如,不烦鞭勒,无不当人意。”因为二王及六朝翰墨,“风骨自然超逸也”。

《翰墨志》有百川学海本和四库全书本,后者题为《思陵翰墨志》。我们以前者为底本标点,参校以后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