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坡论书

苏轼

真本已人昭陵1徒见此而已,然此本最善。日月愈远,此本当复缺坏,则后生所见愈微愈疏2。《题兰亭记》

尝见欧阳文忠公,云《遗教经》非逸少笔,以其言“观之信若不妄”3然自逸少在时小儿乱真,自不解辨4数百年后传刻之而欲必其真伪5,难矣。顾笔画精稳,自可为师法6。《题遗教经》

笔墨之迹托于有形,有形则有弊,不至于无而自乐于一时,聊寓其心,忘忧晚岁,则犹贤于博弈也7。虽然,不假外物而有守于内者,圣贤之高致也,惟颜子得之8。《题笔阵图》9

笔成冢,墨成池,不及之即献之;笔秃千管,墨磨万,不作张芝作索靖10。《题二王书》

工会父子书存于者盖一二数,唐人之流硬黄临放11,亦足为贵。《跋褚薛临帖》

辨书之难,正如听响切脉,知其美恶则可,自谓必能正名之者皆过也12今官本十卷法帖中,真伪相杂至多,逸少部中有《出宿饯行》一帖乃张说文13,又有“不具释智永白”者亦在逸少部中,此14。余尝于秘阁观墨迹,皆唐人硬黄临本,惟《鹅群》帖似是献之真笔。后又于李玮都尉家见谢尚、王衍等数人书15,超然绝俗,考其印记,王涯家本16。其他但得唐人临本皆可畜17。《辨法帖》

此卷有云:“伯赵鸣而戒晨,爽习而扬武18。”此张说《送贾至》文也19乃知官帖中真伪相半。《辨官本法帖》

《兰亭》、《乐毅》、《东方先生》三帖皆绝妙,虽摹写屡传,犹有昔人用笔意思,比之《遗教经》则有间20。《题逸少书》

子敬虽无过人事业21,然谢安欲使书宫殿榜,竟不敢发口22,其气节高逸有足嘉者23。此书一卷尤可爱。《题于敬书》

此卷有《山公启事》24,使人爱玩,尤不与他书比。然吾尝怪山公荐阮咸之清正寡欲25,咸之所为可谓不然者矣。意以谓心迹不相关,此晋人之病也26。《题山公启示帖》

唐太宗评萧子云书云27:“行行如纤春矧,字字若绾秋蛇28。”今观其遗迹,信虚得名耳。《题萧子云书》

吴道子始见张僧画,曰“浪得名耳29”,已而坐卧其下,三日不能去。庾征西初不服逸少,有家鸡野鹜之论30,后乃以谓伯英再生31。今不逮于敬甚远,正可比羊欣耳32。《跋庾征西帖》

永禅师欲存王氏典刑以为百家法祖,故举用旧33,非不能出新意求变态也,然其意已逸于绳墨之外34。云下欧虞,非至论35;若复疑其临放者,又在此论下矣。《跋叶致远所藏永禅师千文》

颜鲁公平生写帖,惟《东方朔画赞》为清雄,字间栉比而不失清远36其后见逸少本,乃知鲁公字字临此书,虽小大相悬而气韵良是,非自得于书未易为言此也37。《题颜公书画赞》

观其书,有以得其为人,则君子小人必见于书,是不然38以貌取人且犹不可,而况书乎?39观颜公书,未尝不想见其风釆,非徒得其为人而已。乎若见其消卢杞叱希烈何也40?其理与韩非窃斧之说无异41。然人之字画工拙之外,盖皆有趣,亦有以见其为人邪正之粗云42。《题鲁公帖》

昨日长安安师文出所藏颜鲁公《与定襄郡王书草》数纸43比公他书尤为奇特。信乎自然,动有姿态,乃知瓦注贤于黄金44虽公犹未免也。《题鲁公书草》

张旭为常熟,有父老诉事,为判其状,欣然持去45。不数日复有所诉,亦为判之。他日复来,张甚怒,以为好46。叩头曰:“非敢也,灭见少公笔势殊妙,欲家藏之尔47。”张惊问其详,则其父天下王书者也。张由此尽得笔法之妙。古人得笔法有所自,张以《剑器》,容有是理48;雷太简乃云闻江声而笔法进,文与可亦言见蛇斗而草书长49,此殆谬矣。《书张少公判状》

张长史草书必醉,或以为奇,醒即天真不全50。此乃长史未妙,犹有醉醒之辨,若逸少何尝寄于酒乎51?亦未免此事。《书张长史草书》

怀素书极不佳,用笔意趣乃似周之险劣52。此近世小人所作也,而尧夫不能53,亦可怪矣。《跋怀素帖》

荆公书得无法之法54,然不可学无法。故书尽意作之似君漠,稍得意似杨风子,更放似言法55。《跋王荆公书》

献之少时学书,逸少从后取其笔而不可,知其长大必能名56以为不然。知书不在于笔牢,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,乃为得之57然逸少所以重其不可取者,独以其小儿子用意精至,猝然掩之而意未始不在笔58然则是天下有力者莫不能书也。《书所作字后》

物一理也,通其意则无适而不可59。分科而之衰也;占色而画,画之陋也60。和缓之不别老少,曹吴之画不择人物61。谓彼长于是则可,曰能是不能是则不可。之书篆不兼隶,行不及草,未能通其意者也。如君,真、行、草、隶无不如意,其遗力意变为飞白62,非通其意,能如是乎?《跋君谟飞白》

李公择初学草书,所不能者,辄杂以真行63,刘贡父渭之鹦鹉64,其后稍进,问“吾书比来如何”对“可谓秦吉了矣”65。与可闻之大笑。是日,坐人争索与可草书,落笔如风,初不经意66。刘意谓鹦鹉之于人言67,止能道此数句耳。十月一日。《跋文与可草书》

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。草书虽是积学乃成,然要是出于欲速。古人云:“匆匆不及草书68”此语非是。若匆匆不及,乃是平时亦有意于学,此弊之极,遂至于周越、仲翼无足怪者69吾书虽不甚佳,然自出新意,不古人,是一快也。《评草书》

书必有神、气、骨、肉、血,五者缺,不为成书也70《论书》

吾醉后能作大草,醒后自以为不及,然醉中亦能作小楷,此乃为奇耳71。《题醉草》

人貌有好丑,而君子小人之态不可掩也;言有辩,而君子小人之气不可欺也;书有工拙,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也72。钱公虽不学书73,然观其书,知其为然忠信礼义人也。在杭州,与其子雄为,因得观其所书佛《遗教经》刻石,峭峙有不回之势74。孔子日:“仁者其言也剥75。”今君倚之书盖韧云。《跋君倚书遗教经》

自颜、柳氏没,笔法衰绝,加以唐末丧乱,人物雕落磨灭,五代文采风流扫地尽矣76独杨公凝式笔迹雄杰,有二王、颜、柳之,此真可谓书之豪杰,不为时世所汩没者77。国初李建中号为能书,然格韵卑78,犹有唐末以来衰陋之气,其未见有卓然追配前人者。独君书,天资既高,积学深至,心手相应,变态无穷,遂为本朝第一。然行书最胜,小楷次之,草书又次之,大字又次之,分隶小劣79。又尝出意作飞白,自言有翔龙舞凤之势,识者不以为过。欧阳文忠公书,自是学者所共仪刑,庶几如见其人者80。正使工,犹当传宝,其精勤敏妙81,自成一家乎?君畜二公书,过黄州出以相示82,偶为评之。《评杨氏所藏欧蔡书》

游近日草书便有东晋风味83作诗增奇丽,乃知此人不可使闲,遂兼百技84。技进而道不进则不可,少游乃技道两进也。《跋秦少游书》

草书只要有笔,霍去病所谓“不至学古兵法”者为过之85鲁直书86,去病穿城蹋鞠87,此正不学古兵法之过也。学即不是,不学亦不可88。子瞻书。《跋黄鲁直草书》

凡世之所贵,必贵其难。真书难于飘扬,草书难于严重,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,小字难于宽绰而有89;今君所藏,抑又可珍,卷之盈握,沙界已周90读未终篇?目力可废91。乃知蜗牛之角可以战蛮触,棘刺之端可以刻沐猴92。嗟叹之,聊题其末。《跋王晋卿所藏莲华经》(经七卷如箸粗)93

世人见古德有见桃花悟者94,便争颂桃花,便将桃花作饭吃,吃此饭五十年,转没交涉95。正如张长史见担夫与公主争路而得草书之法96?欲学张长史,日就担犬求之,岂可得哉?《书张长史书法》

秀来海上见东坡97出黔安居士草书一轴98,问此书如何?坡云:“张融有言:‘不恨臣无二王法,恨二王无臣法99。’吾于黔安亦云,他日黔安当捧腹轩渠也100。”丁丑正月四日。《跋山谷草书》

将至曲江,船上滩敲侧101,撑者百指,声石声荦然102。四顾皆涛,士无人色,而吾作字不少衰何也103?更变亦多矣,置笔而起,终不能一事,孰与且作字乎104!《书舟中作字》

自君死后笔法衰绝。沈辽少时本学其家传师者,晚乃105,自云学子敬,病其似传师也106故出私意新之,遂不如寻常人。近日米芾行书、王巩小草亦颇有高韵107,虽不逮古人,然亦必有传于也。《论沈辽米芾书》

永禅师书骨气深稳,体兼众妙,精能之至,反造疏淡108 。如观陶彭泽诗,初若散缓不收,反复不已,乃识其奇趣109。今法帖中有云“不具释智永白”者110,误收在逸少部中,然亦非禅师书也,云“谨此代申”,此乃唐末五代流俗之语耳111,而书亦工。欧阳率更书紧拔群112,尤工于小楷,高丽遣使购其书。高祖叹曰:“彼观其书,以为魁梧奇伟人也113。”此非知书者,凡书其为人。率更貌寒寝,敏绝人114。今观其书,劲险刻厉,正称其貌耳115。褚河南书清远萧散,微杂隶体116。占之论书者,兼论其平生,苟非其人117,虽工不贵也。河南固忠臣,但有潜杀刘洎一事,使人快快118:然余尝考其实,恐刘末年偏忿,实有伊霍之语119,非潜也,若不然,马周明其无此语,宗独诛洎而不问周何哉120?天后朝许李所诬而史官不能辨也121。张长史草书颓然天放,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,号称神逸122。今世称善草书者或不能真行,此大123,真生行,行生草,真如立,行如行,草如走124,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。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《郎官石柱记》,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125。颜鲁公书雄秀独出,一变古法,如杜子美诗,格力天纵有汉魏晋宋以来风流,后之作者,难复措手126。柳少师书本出于颜而能自出新意127,一字百金,非虚语也。其言“心正则笔正”者,非独讽涑,理固然也128之小人,书字虽工而其神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129,不知人情随想而见,如韩子所谓窃斧者乎,抑真尔也?然至使人见其书而犹憎之130,则其人可知矣。余谪居黄州,唐林夫自湖口以书遗余131,云“吾家有此六人书,子为我略评之而次其后”132林夫之书过我远矣,而反求于予何哉133?此又未可晓也。元丰四年五月十一日134,眉山苏轼书。《书唐氏六家书后》

 

 

注释:

1真奉:指《兰亭记》即《兰亭序》真迹,昭陵:唐太宗陵,后世流传的最善本乃《武定兰亭,传为唐刻,欧阳询手摹,始显于北宋武定军,故称。

2愈微愈疏:愈少愈简陋。

3欧阳文忠:欧阳修,卒谥文忠也。遗教经:佛经名。佛垂灭时之遗诫,称为涅架部之结经。言:一句话。信:佛教语。谓心清净。《俱舍论》四:“信者令心澄净。”意指这句话的字体证明非逸少笔。

4小儿:一作小人。对人的蔑称。解辨:分解辨别。南朝宋虞稣《论书表》:“义之常自书表与穆帝,帝使张翼写效,一毫不异,题后答之。羲之初不觉,更详看,乃叹曰:‘小人几欲乱真。”’

5馀:之后,以后。必:肯定,断定。《韩非子·显学》:“无参验而必之者,愚也。”

6精稳:精严工稳。为:当作。师法:老师传授的学问或技艺。

7贤:胜过。博弈:局戏和围棋。

8颜子:颜回,孔子弟子。他不假外物而守于内。《沦语,雍也》:“贤哉,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

9笔阵图:指法帖,传为卫夫人撰,干羲之书。亦指七种基本笔画的写法,全称为《笔阵出入斩斫图,传卫夫人撰。

10不及羲之即献之:谓不如羲之就献之,献之书毕竟逊于乃父电。铤:量词常用以计块状物。张芝:汉末书家,以草书特别是章草名世,称“草圣”。索靖:西晋书家,以章草名世。

11工会稽父子:即指羲献父子。王羲之尝官会稽内史、盖:大约。褚薛:褚遂良、薛樱,硬黄:纸名。以黄檗和蜡涂染,质坚韧而莹彻透明,便于法帖墨迹的响拓双钩。临放:犹临摹仿效。

12听响:犹听声,医者听察病人的声息。美恶:美丑;好坏。正名:辨正名称。指辨正真伪。之者:唐宋时习语,相当于“之人”。

13官本:官府刻印或收藏的书本、张说:唐诗人。官至中书令。

14不具:书信末尾常用语,犹言不详备。白:告语。疏谬:粗疏谬误。

15李玮:宋书画家。尚仁宗女兖国公主,官驸马都尉。谢尚:东晋永和间官至尚书仆射,善音乐,博综众艺。于衍:晋玄学家,官至司徒。

16王涯:唐敬宗、文宗时人,累宫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本:书奉。拓本;藏本。

17但得:只要得到。畜:积蓄。贮藏,收藏也。

18伯赵:伯劳的别名。《左传·昭公十七年》“伯赵氏”晋杜预注:“伯赵,伯劳也。以夏至鸣,冬至止。”杨伯俊注:“伯赵即伯劳,一名博劳,一名鸭。”一种鸣声甚壮的鸟。戒晨:报晓警睡。爽鸠:鸟名。鹰类。习:不断练飞。扬武:显示武力。

19贾至:唐玄宗至代宗时人。官至右散骑常侍。

20东方先生:东方朔,汉武帝寸人,善诙谐滑稽,有《论设客难》、缎非有先生之论》两文最为人称道。官至中郎。有间:有差别;有差距。

21子敬:献之字也。过人:超过别人,子敬少有盛名,以选尚新安公主,累拜中书令。

22谢安:东晋名臣,官至尚书仆射。发口:开口。谢安初为长史,太康中起太极殿,欲使子敬题榜而难言之,乃说魏韦仲将题凌云台事。子敬知其意,乃正色曰:“仲将魏之大臣,宁有此事使其若此,知魏德之不长,”安遂不之逼。见张怀罐《书断》中。

23高逸:高雅俊逸。嘉:嘉许;表彰。

24山公:山涛。字巨源,性好老庄,与嵇康、阮籍等为竹林游,晋武帝时为吏部尚书。启事:陈述事情的奏章。《晋书·山涛传》:“涛所甄拔人物;各为题目,时称‘山公启事,。”题目即品评也。

25清正:清白正直。寡欲:节制欲望;欲望少。阮咸任达不拘礼俗,耽酒,居母丧而纵情越礼:借客马追姑婢,载之而归。与涛所荐“不然”也。

26意:意思。指山涛的意思。晋人放浪形骸,思想尚不越礼,故山涛有此“意”,以谓:以为,认为。心迹:思想与行为,最:副词。正,恰。病:缺点。

27萧子云:南朝梁书家,篆、行;草、飞白渚体兼备。唐太宗评萧子云书,见《王羲之论》。28纡:屈曲。绾:盘绕。春蚓秋蛇:喻书法拙劣,婉曲无状。《王羲之论》:“子云近出,擅名江表,然仅得成书,无丈夫之气,行行若萦春蚓,字字如绾秋蛇。”

29吴道子:唐名画家。张僧繇:南朝梁名画家。浪:副词。空也,徒也。

30庾征西:名翼,官征西将军。书初与右军齐名,右军后进,庾犹不忿。在荆州与都下书云:“小儿辈乃贱家鸡,爱野鹜,皆学逸少书。须吾还,当比之。”家鸡,自况;野鹜,即野鸭,比逸少也,见南齐王僧虔《沦书》。

31伯英:张芝字也。庾翼兄亮尝就右军求书,右军以章草答之,亮以之示翼,乃大服,因与右军书云:“吾昔有伯英章草十纸,因丧乱遗失,尝谓人曰‘妙迹永绝’。今见足下答家兄书,焕若神明,顿还旧观:”见张怀瑾《书断》下。

32今:指示代词。此,这。此人、这个人也。羊欣:南朝宋书家。亲受子敬传授书法。张怀罐列其隶书人妙品。见《书断》中。

33永禅师:即智永禅师。王羲之七世孙:典刑:典型。典范也。举用:选用。

34变态:指书体变化的不同形态、情状。逸:纵也。放纵。绳墨:规矩;法度。

35下:低于。欧虞:欧阳淘。虞世南。唐初四大家中之两家。·殆:助词。乃也。至论:高明之论;正确精辟之论。

36东方朔画赞:王羲之亦有此刻帖。传羲之书,小楷。颜真卿临此帖。清雄:清峻雄浑。栉比:像梳篦齿那样密密地排列。清远:清明高远。

37良是:甚完备;很完美。是,通实。足也。自得:自己有心得体会:

38有以:犹有何。有什么。得:知晓,明白。是:代词。此,这。殆:大概。

39且犹:尚且。而况:何况。

40凛乎:令人敬畏地。消:讥刺。卢杞:德宗时宰相。貌奇丑,心最险。叱:呵斥;责骂。希烈:姓李。叛臣。德宗时拜准西节度使,进南平郡王+与叛将连和,潜皇帝位。

41窃斧之说:谓人有失斧,疑其邻人,邻人言行举止皆似窃斧也。后寻得斧,见邻人举止皆不似窃斧也。后以为目随心乱的典故。此典见《列子·说符》,出非自《韩非子》。《韩非子·说难》有“邻父之疑”,意,疑邻子窃斧相类。

42粗:粗略;略微。

43安师文:不详其人。书草:文稿《南史·任防传》谓任防“每制书草,沈约辄求同署”。44信于:听任了。瓦注:以瓦器为赌注。后喻贱物轻掷。《庄子·达牛》:“以丸王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婚”注,射也;以瓦器贱物赌射也。此喻鲁公随意作的文稿比其着意作的书要贵重。

45尉:此为县尉;唐代县尉主分判诸司事;诉事:陈诉事情。判其状:渭判了诉状、状子。其,助词.犹了。持:拿也。

46好讼:喜欢诉讼或控告。

47少公:县尉的别称;殊妙:优绝妙。家藏:家中收藏。

48剑器:古武舞曲名。唐沈亚之《叙草书送山人工传父》序:“昔张旭善草书,出见公孙大娘舞《剑器》、《浑脱》,鼓吹既作,言能使孤蓬自振,惊砂坐飞。而张归为之书,则非常矣。”容:适宜;可以。

49雷太简:名简夫,太简字也,宋太宗、仁宗时人。朱长文《续书断》渭其“尝守雅州,闻江声以悟笔,迹甚峻快”。文与可:名同,字与可:宋书画家。传学草书十年,落笔如风,然终不得古人笔意,后因见道上斗蛇,遂得其妙。

50或:常也。奇:佳;妙:不全:不齐全。

51未妙:不巧妙;不高明。何尝:未曾;并不。表反问。

52周越:北宋书家,工真、草。险劣:险恶;凶险。米芾评其书“气势雄健而锋刃交加。”

53尧夫:似指张汝土,字尧夫。宋太宗至仁宗年间人。工书。另范纯广亦字尧夫,仲淹子,工书,亦仁宗至徽宗年间人,与苏轼同时。

54荆公:王安石、元丰中复拜左仆射,封荆国公。

55尽意:充分表达心意。得意:称心。亦渭领会旨趣。杨风子:即杨凝式。因其行为纵涎,有“风子”之号。言法华:不详其人。

56不可:不可能。名世:名显于世。南朝宋虞稣《论书表》:“子敬七八岁学书,羲之从后掣其笔不脱,叹曰:“此儿书,后当有大名。”

57浩然:不可阻遏貌、之:往,至。得:成功。

58猝然:突然;出乎意外。掩:乘人不备而进袭或捕捉。未始:犹没有:木必。

59通:懂得;通晓、无适:犹尤往,列处。

60医:前一”医”,行医,治病:后一“医”,医学,医术。之:连词。则也。占色:渭观察人的画相、气色。而:然后。渭有条件有选择然后画也。

61和缓:春秋时秦国良医和与缓的并称、曹吴:曹似指曹霸.霸工画马,亦工人物,亦渭曹不兴或曹仲达、不兴,三国吴画龙,亦工人物;仲达,北齐画家,工画梵像,亦工人物。吴,指吴道子,唐著名画家-工山水,人物,鬼神,鸟兽,草木,台阁,尤冠绝于世。

62如意:符合心意,遗力:犹馀力。馀意:不尽之意。

63李公择:名常,公择乃字也-宋仁宗、哲宗间人,官至御史中丞兼侍渎。真行:真书与行书。

64刘贡父:名放,字贡父。宋真宋,哲宗间人;官至中书舍人。工书。鹦鹉坼:喻书艺尚未成熟,犹如鹦鹉学人语,仅能数句,讨巧而已。

65比来:近来;近时;秦占了:鸟名。山称厂哥,占了、因产于秦中,故名。李白《自代内赠》诗:“安得秦吉了,为人道寸心。”《唐书》作“结辽乌”,能放人言。

66坐人:在座的人、争索:竞相讨取。初:全也:始终。

67意渭:以为;认为。于:为也。

68匆匆不及草书:渭匆促来不及作草书不及,亦作不暇、传为伯英语:晋卫恒《四体书势》:“弘农张伯英……下笔必为楷则,常曰:“匆匆不暇单书。”因下笔必为楷则,已非应急,故“匆匆不及草书”也。

69仲翼:宋仁宗时人。工单,隶。

70神气骨肉血:此以人喻书。人有五者才会亲切动人,缺一不可。以之喻书,神指风神,神采;气指气韵,格凋;骨指骨力,笔力;肉指书体丰满有致,色泽;血指血脉,点画的相连呼应。不为:不算。成书:完整的书。

71大草:小草的对称。一般指结构特简、纠连不断的草书,用以抒发兴奋激烈的情绪:书写时形体也较大。小楷:指半寸以下的楷书。因地步侠窄,要写得宽舒自如,必竖掌平腕,最见功夫,故醉后作乃为奇耳。

72掩:掩饰:辩讷:巧言雄辩与口齿笨拙,乱:混杂;混淆。

73钱公:钱君倚。名公辅,君倚乃字也。英宗、柙宗时人,官至天章阁侍制。

74峭峙:耸立-不回:正直;不行邪僻。

75仁者:谓仁德之人÷扨:忍也,难也。此语出白《论语·颜渊》、朱熹集注:“仁者心存而不放,故其言若有所忍而不易发,盖其德之一端也。”

76雕落:草木凋残零落。此喻人的死亡。磨灭:消失;湮灭。文采风流:指横溢的才华与潇洒的风度。扫地:比喻丢光,尽夫。

77旧没:埋没;湮灭。

78国初:建国初:指宋初。李建中:由南唐人宋,太宗寸聿西京留司御史台。草隶篆籀皆妙黄山谷等人评价皆好,独苏轼贬抑之。卑浊:低下平庸。

79最胜:最优。小劣:稍劣;略差。

80仪刑:效法。庶儿:差不多;近似。

81正使:纵使:即使。传宝:传播珍惜。精勤:专心勤勉。敏妙:明快隽美。

82杨君:不洋其人。畜:贮藏。收藏。黄批:州名。故治即今湖北黄冈县。相示:观看。相,看也,示,亦看也。

83秦少游:名现,少游乃字也。宋仁宗、哲宗间人。官太学博士。工诗词,亦善书,风味:风采。

84增:更也:更加。使闲:谓让他闲暇。儒家认为书艺乃圣贤之馀事,故不可使闲也。兼:同时具有:百技:杂技。各种技艺也。

85霍去病:汉武帝时人,卫青姊子,六出击匈奴,官至骡骑大将军、刁;至:不必也。《汉书·霍去病传》:“上尝欲教之吴.孙兵法,对日:‘顾方略何如耳,不至学古兵法。”’。

86鲁直:黄庭坚字也。自号山谷道人。

87穿城:穿越城镇。应为“穿域”,穿地为营域包,《汉书·霍去病传》:“其在塞外,卒乏粮,或不能自振,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也。”蹋鞠:即蹴鞠。蹴,踢。一种习武、健身和娱乐的踢球运动。

88飘扬:迅疾行笔;气势奔放。严重:严肃稳重。无间与有馀:结字上大字容易写得疏散,故要无间;小宇容易写紧密,故要有馀。俗云“大字宜紧,小字宜松”,正此谓也。

90盈握:满握。握,指一手所能握持的数量。沙界:佛教语。谓多如恒河沙数的世界。周:完备;完整。谓盈握纸的字佛经内容却已完备。

91可废:何费。太费也。可,通何。废,用同费。

92蛮触:《庄子·则阳》:“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日触氏,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,时相与争地而战,伏尸数万,逐北,旬有五日而后反。”沐猴:猕猴。晋左思《魏部赋》:“造沐猴于棘刺。”此皆由微字而知之也。

93王晋卿:名诜.晋卿乃字也。尚英宗女魏国大长公主,为驸马都尉,利州防御使。与苏轼为友。莲华经:佛经。箸粗:谓经卷卷起如一把筷子粗。

94古德:佛教徒对年高有道的高僧的尊称。悟:指佛教的悟入。悟人实相之理也。唐宋后中国佛教有顿悟一派,随处随事皆可悟人佛道,故此渭“有见桃花悟者”。

95转:辗转。翻来覆去、交涉:涉及。

96担夫与公主争路:朱长文《续书断·神品》谓张长史“尝见公出,担夫争路”,是为合情理。公主难于与担夫相遇而争路也。

97昙秀:僧人.海上:海边,海岛。苏轼于哲宗绍圣间远谪儋耳(今海南西部),海上当指此。

98黔安居士:即黄庭坚。

99张融:南朝宋齐间人。工书,尤善草书。齐高帝尝谓张融日:“卿书殊有骨力,但恨无二王法。”张融答曰:“非恨臣无二王法,亦恨二工无臣法:”恨为遗憾、齐高帝遗憾张融无二王法,张融则遗憾二王“无臣法”,意谓各自有法也。

100奸渠:欢笑貌。

101曲江:即浙江,钱塘江。敧侧:倾斜。

102百指:犹言十口;十个人。荤然:象声同。

103涛濑:波涛与急流。少衰:少减。少停也。

104更变:变更;更动。指其人生变迁、经历。孰与:犹言何如。意谓还不如,此以作字为寄托也。

105沈辽:宋仁宗、神宗间人。为文雄奇峭丽,尤长诗歌。工书。传师:唐代宗、文宗间人,官至吏邪侍郎,卒赠吏部尚书。工书,有楷法。讳:隐讳;隐瞒。

106病:羞辱。

107正巩:宋魏州人。历官宗正丞。长于诗,尝从苏轼游。高韵:高雅的神采。

108骨气:犹气势;气韵。深稳:深沉稳健。体:指书体:字的形体、众妙:众多的妙趣。精能:精通熟练。疏淡:恬淡;淡泊。

109陶彭泽:即东晋著名诗人陶潜,尝为彭泽令。散缓:指诗文之平淡无奇、小收:不可取:奇趣:奇妙的情趣。

110不具释智永白:见前《辨法帖》注。

111代申:似渭代为表明。流俗:指社会上流行的风俗习惯。

112妍紧:妍美紧实、拔群:高出众人。

113彼:人称代词,他。《新唐书·欧阳询传》作:“彼现其书,固渭形貌魁梧邪!

114寒寝:寒陋;渭使人畏惧的丑陋。敏悟:犹聪明。

115劲险:强健严厉。刻厉:峭拔。称:相当;符合。

116褚河南:即睹遂良,官至尚书右仆射,封河南郡公;清远:清美;幽远。萧散:犹萧洒。形容风格自然,不拘柬。微杂:略杂。

117苟:贪求;单下。非:邪恶.其:助词:扰之。

118讃杀:渭进泼言杀害:刘泊:贞观中为尚书右丞,累加银青官禄大人。太末征辽,沼兼左庶子,辅皂太子监国、与遂良不相能,帝还,为遂良诬奏,赐死。见《新膏书·刘泊传》。怏怏:不服气或闷闷不乐。

119偏忿:偏激怨忿。伊霍:商伊尹与汉霍光:伊尹放太甲于桐,霍光废吕邑乇,立皇帝。后常并称,泛指能左右朝政的重臣。《新唐书·刘泊传》:“遂良即诬奏:洎曰:国家不足虑,正当辅少主行伊、霍事,大臣有异苦,诛之。”

120马周:太宗时拜监察御史,累拜中书侍郎;后迁中书今,进银青光禄大夫卒。太宗征辽还,不豫,刘泊与马周人候,出而见遂良,遂良遂诬奏刘洎“有伊霍之语”:史载太宗赐刘泊死而不见有问马周事。

121天后朝许李所诬:谓天后朝允许李诬陷褚遂良。遂良乃受太宗遗诏辅佐高宗的大臣,高宗废皇后而立武昭仪,遂良谏阻而得罪武后、李为李义府,高宗时累官吏部尚书。为人阴贼褊著于心,时号义府笑中刀;又以柔而害物,称为人猫。

122颓然:颓放不羁貌。天放:放任自然。神逸:神奇超逸。

123大妄:大虚罔;太荒诞。

124生:兹生;生发;行:行走。走:疾趋;奔跑,《韩非子·五蠹》:“田中有株,兔走,触株折颈而死。

125郎官石柱记:唐石刻;陈九言撰,张旭书。正书。原石已佚,有明乇肚贞藏原石墨拓孤本存世。书迹精简严重。简远:简占深远。

126雄秀:雄伟挺秀、独出:突出;特出。格力:格凋;气势。天纵:天所放任。意渭上天赋予。奄有:全部占有。风流:扰遗风;流风馀韵。措手:着手处理。

127柳少师:柳公权。文宋时进太子少师。

128讽谏:谓以婉言隐语相劝谏。固然:渭本来就如此。《新唐书·柳公仪传》:“帝问公权闭笔法,对曰:‘心正则笔汇,笔正乃可法矣。’时帝北纵,敞公及之。帝改容,悟其以笔谏也。”

129睢盱:谓睁眼仰视貌.傲慢也。侧媚:指用不正当手段取媚于人。卑屈也。

130韩于所渭窃斧者:见前《题鲁公帖》注。至使:犹致使。至,通致。

131谪居:古代官吏詖贬官降职到边远外地诺住.苏轼尝以黄州团练副使安置、轼筑室于东坡,自号东坡居士。唐林夫:不详其人、湖口:似指鄱阳湖口之湖口。南唐始升为湖口县。遗余:送交余。

132次:编次。按次序编排。

133过:传递。反:反省。

134元丰:宋神宗赵顼年号之一(公元10781085)

 

作者简介

 

苏轼,北宋大文学家、书画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山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,皆有文名,号“三苏”。嘉佑进士,官至礼部尚书,追谥文忠。学识渊博,文章明白畅达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书法与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齐名,称“宋四大家”。擅长行、楷书,取法李邕、徐浩、颜真卿、杨凝式,并上溯晋宋各大家,而能自创新意,卓然自成一家。《山谷题跋·跋东坡墨迹》评其书:“东坡道人少日学《兰亭》,故其姿媚似杨季海,至酒酣放浪,意忘工拙,字特瘦劲似柳诚悬。中岁喜学颜鲁公、杨风子书,其合处不减李北海,至于笔圆而韵胜?挟以文章妙天下,忠义贯日月之气,本朝善书,自当推为第一。”

苏轼的思想,或谓儒释道兼而有之,我以为以道为主。他之论书,亦表现这一点。他主张作书随意所适,自然天放。其《书唐氏六家后》赞张旭草书:“颓然天放,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,号称神逸。”自然天放,当然不合成法。他赞赏的是“无法之法”,《跋王荆公书》说:“荆公书得无法之法,然不可学无法。”“无法”自然不可学,然却是“无法之法”,惟因如此才获得审美价值、其《书所作宇后》说:“献之少时学书,逸少从后取其笔而不可,知其长大必能名世。仆以为不然,知书不在于笔牢,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,乃为得之。”“无法之法”乃书家自己特有之法也。

苏轼赞赏作书有所托,要自乐而忘忧。这与欧阳修“学书为乐”有相通之处。其《题笔阵图》说:“笔墨之迹托于有形,有形则有弊,苟不至于无而自乐于一时;聊寓其心,忘忧晚岁,则犹贤于博弈也。”《书张长史草书》亦说:“张长史草书必俟醉,或以为奇,醒即天真不全。此乃长史未妙,犹有醉醒之辨。若逸少何尝寄于酒乎?仆亦未免此事。”张长史俟醉作草书,逸少未寄于酒,苏轼亦未免于酒,然皆以书“聊寓其心”也。《书若逵所书经后》称许若逵书经字画轻重大小能一,“以忘我故”,“忘我”则全寓其“心”矣。

苏轼进而讲技进乎道,技与道合。这是道家追求技艺的最高审美境界,如其《跋秦少游书》说:“少游近日草书便有东晋风味,作诗增奇丽。乃知此人不可使闲,遂兼百技矣。技进而道不进则不可,少游乃技道两进矣。”“道”指事物的规律,“技”则是把握规律所须的实践和学习。而由一技进乎道,则可旁通他技。故《跋君漠飞白》道:“物一理也,通其意则无适而不可……如君漠真行草隶无不如意,其遗力馀意变为飞白,可爱而不可学。非通其意,能如是手?”通其意即通其道也。这里的“意”近乎魏晋“言不尽意”之意。由此苏轼强调“积学”。“勤学”,“作字要熟”,要“笔成冢,墨成池”,如此才能由技进乎道,技与道合。

苏轼的书论,多是题跋小品,散见于《苏东坡集》,亦见于明人毛晋编次的《东坡题跋}卷四,亦多见于《书画谱》第二卷,第六卷、第十卷。《东坡题跋》有丛书集成本和津逮秘书本。此以津逮秘书本为底本,参校《书画谱》和《东坡集》。所录文章,总其题为《东坡沦书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