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岳名言

米芾

历观前贤论书,征引远,比奇巧,如龙跳天门,虎卧凤阁,是何等语1?或遣辞求工,去法逾远2,无益学者。故吾所论,要在入人,不为溢辞3

吾书小字行书,有如大字,唯家藏真迹跋尾间或有之,不以与求书者4。心既贮之,随意落笔,皆得自然,备其古雅5。壮岁未能立家,人谓吾书为集古字,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6。既老始自成家,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7。            
  江南吴
、登州王子,大隶题榜有古意,吾儿尹仁大题榜与之等8。又幼儿尹知代名书碑,及手大字更无辨9。门下许侍郎尤爱其小楷,云:“每小简可使令10。”谓尹知也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老杜作《薛稷慧普寺》诗云:“郁郁三大字,蛟龙相缠
11。”今有石本得视之,乃是勾勒倒收笔锋,笔笔如蒸饼,普字如人握两拳,伸臂而立,丑怪难状12。由是论之,古无真大字明矣13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葛洪天台之观飞白
14,为大字之冠、古今第一。欧阳询道林之寺,寒俭无精神15。柳公权国清寺,大小不相称,费尽筋骨16休率意写牌,乃有真趣17,不陷丑怪。真字甚易,唯有体势难,谓不如画算勾其势活也18。                 
  字之八面,唯尚真楷,见之大小,各自有分
19。智永有八面,已少钟法21。丁道护、欧、虞笔始勾,古法亡矣。柳公权师欧,不及远甚,而为丑怪恶之祖。自柳有俗书22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唐官告在世,为、陆、徐、之体
23,殊有不俗者。开元已来,缘明皇字体肥俗,始有徐浩以合君所好,经生字亦自此肥24,开元已前古气25,无复有矣。

唐人以徐浩比僧26,甚失当。浩大小伦,犹吏楷也27。僧,萧子云传钟法,与子敬无异28,大小各有分,不一伦。徐浩为颜真卿辟客书韵,自张颠血脉来,教颜大字促令小,小字展令大29,非古也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石刻不可学,但自书使人刻之已非己书也,故必须真迹观之乃得趣。如颜真卿,每使家刻字,故会主人意,修改披撇
30,致大失真。唯吉州庐山题名,题而去31,后人刻之,故皆得其真,无做作凡差,乃知颜出于褚也32。又真迹皆无蚕头燕尾之笔,《与郭知运争坐位帖》有篆气,颜杰思33。柳与欧为丑怪恶祖,其弟公绰乃不俗于兄34,筋骨之说出于柳。世人但以怒张为筋骨35,不知不怒张,自有筋骨焉。

凡大字要如小字,小字要如大字。褚遂良小字如大字,其后经生祖述,间有造妙者36。大字如小字未之见也。

世人多写大字时用力捉笔,字愈无筋骨神气,作圆笔头如蒸饼大,可鄙笑。要须如小字锋势备全,都无刻意做作,乃佳37。自古及今,余不敏38,实得之榜字,固已满39,自有识者知之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石曼卿作佛号,都无回互转折之势,小字展令大,大字促令小,是颠教颜真卿谬论40盖字自有大小相称,且如写太之殿,作四分,岂可将一字肥满一窠以对殿字乎?盖自有相称大小,不展促也。余尝书天庆之观,天、之字皆四笔,庆、观字多画在下,各随其相称写之,挂起气势自带过,皆如大小一般,虽真有飞动之势也41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书至隶兴,大篆古法大坏矣。篆各随字形大小,故知百物之状,活动圆备,各各自足
42,隶乃始有展促之势,而三代法亡43。                  
  欧、虞、、柳、颜皆一笔书也
44。安排费工,岂能垂世45。李邕脱子敬,体乏46。徐浩晚年力过,更无气47,皆不如作郎官时州碑也48。董孝子不空皆晚年恶,全无妍49,此自有识者知之;沈传师变格,自有超世真趣50,徐不及也;御史萧诚书太原题名,唐人无出其右51,为《司马系南岳真君观碑》,极有钟王趣,余皆不及52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永临集千文,秀润圆劲,八面具备53,有真迹。自颠沛字起在唐林夫处,他人所收不及也。

字要骨格,肉须裹筋,筋须藏肉帖乃秀润生布置稳54,不俗,险不怪,老不枯,润不肥55变态贵形不贵苦,苦生怒56怒生怪贵形不贵作,作入画57,画入俗:皆字病也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“少成若天性,习惯若自然。”兹古语也
58吾梦古衣冠人授以摺纸书,书法自此差进59。写与他人,都不晓。蔡元长见而惊曰60:“法何太异耶?”此公亦具眼人61。章子厚以真自名,独称吾行草欲吾书如排算子,然真字须有体势,乃佳尔62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颜鲁公行字可教
63真便入俗品

尹仁等古人书64,不知此学吾书多。小儿作草书,大假有意思。

智永砚成臼,乃能到右军65;若穿透,始到钟、索也66。可永勉之!        
  一日书,便觉思涩
67。想古人未尝片时废书也。因思苏之才《恒公至洛帖》字明意,殊有工68,为天下法书第一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半山庄台上多文公书
69,今不知存否。文公与杨凝式书人鲜知之。余语其故,公大赏其见鉴70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金陵幕山楼隶榜石,关蔚宗二十一年前书。想六朝宫殿榜皆如是
71。        
  薛稷慧普寺,老杜以为“蛟龙相缠”。今见其本,乃如重儿,握蒸饼势
72,信老杜不能书也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学书须得趣,他好但为乃入妙。别为一好之,便工也。           
  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
73。上问本朝以书名者凡数人。海岳各以其人对曰:“蔡京不得笔,蔡卞得笔而乏逸韵74,蔡襄勒字,沈辽排字75,黄庭坚描字,苏轼画字76。”上复问卿书如何,对曰:“臣书刷字。”77  

 

注释:

1历观:逐一观看。征引:引用;引证。迂远:辽阔。不切合实际、比况:犹比拟。奇巧:奇异机巧;奇诡狡诈。天门:天宫之门。亦指皇宫之门。凤阙:汉代宫阙名。“龙跳天门;虎卧凤阙”两语引自南朝梁袁昂《古今书评》,袁用此语形容南朝宋书家萧思话之书势纵逸雄健。何等:表示不满。犹什么样的。

2遣辞:运用词语。去法:离法。离开法度。逾远:遥远。很远。

3人人:渭符合人-与评沦的对象相符台,溢辞:过分的言词。

4跋尾:跋文、写在书籍,文章后面的文字。不以:不用:无须,不必也。

5贮:储存,引申为留意,注意。备:皆也,尽也。其:副词。当,可。占稚:古朴雅致。

6总:总括、亦谓总揽。

7祖:师也。祖师。

8题榜:所题写的匾额;古意:古人的思想情趣或风范。盎然:充溢貌。尹仁:米友仁。初名尹仁,书画家,人称“小米”。

9代我名:代替我的名字。以我的名字。手大字:亲手写的大字。无辨:没有区别。

10门下:门下省的省称。每:连同。当。小简:宣和以后,土大夫问通问,用骈俪文的笺启;又另附散文体手书,称为小简。宋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卷三:“宣和间,虽风俗已尚谄谀,然犹趋简便:久之,乃有以骈俪笺启与手书俱行者,主于笺启,故渭手书为小简。”令嗣:指才德美好的儿子。

11薛稷:书为“初唐四家”之一.真书以”清奇瘦劲”为其特色。此指其所拓“慧普寺”三字,写的是匾额、慧普寺故址在梓州(今属四川)涪江边,杜诗原题为《观薛樱少保书画壁》:郁郁:美好貌、发:危急-蛟龙危急相缠.形其雄健有力的笔势。

12石本:石刻的拓本:杜甫诗为“画藏青莲界,书人金榜悬”,匾额大约是涂成金色石壁。横勒:指横鳞,即横画。亦可指横鳞竖勒两种笔势。倒收笔锋:指藏锋。因横鳞竖勒又倒收笔锋,笔画不平直,故谓之如蒸饼也:“人握两拳,伸臂而立”,意在指“普”字上两点,状:形容;描绘。此对薛樱书评价,当属“过刻处”。

13真大字:真书大字。薛樱擅长真,行书,而薛又是“初唐四家”之一,故由此而推断“古无真大字”。

14葛洪:东晋道士、道教学者,善炼丹,通医术,工书。

15欧阳询:亦“初唐四家”之一,工隶,行、飞白及草书;隶即薛樱之真也,寒俭:谓寒酸俭啬,不体面。精神:指风釆神韵。

16筋骨:指字的骨架和格局:唐书法度森严,故他对唐几位名书家皆予讥贬。

17裴休:晚唐书家,工正书。率真:直率真诚。朱长文《续书断》载其途经泰山化诚寺,寺僧粉额陈笔砚以俟,休“神情自若,以衣袖揾墨书之,极遒健”。真趣:真正的意趣、旨趣。

18体势:指字的形体结构气势。画算:画计数用们筹码。筹码,竹木制,大小长短一等。匀:匀称,匀调。指字的各部分搭配得都很合适!湖北先正遗书本作“勾”,然上文讲字的形体结构气势,此突然讲勾,文义不相连也。

19八面:古书家认为凡字皆有八面,若以八个圆点布列字的四围成一正四方形,则每一点即是一面。宇之有八面,意在形成人面拱心之势。凡字无论疏密斜正,必有精神挽结之处,这就是字之中心,称之九宫中之中宫。尚:当也。有分:有分别,有区别。

20智永:陈隋间僧书家,王羲之后裔,钟法:钟繇书法。钟繇隶,行书被后人列为神品,又谓钟天然第一,工夫次之。故此谓智永有八面讲法度,已少钟法。

21丁道护:隋文帝时人,书家,善正书。

22俗书:指平庸的品格不高的书。

23官诰:皇帝赐爵或受官的诏令。在世:谓流传于世间。

24缘:因为。杜甫《客至》:“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”经生:指以抄缮经书为业的人。刻本印书盛行以前,书籍多赖抄缮流传。

25古气:指占朴雅致的书风。

26僧虔:王僧虔。南朝宋、齐间书家,仕宋官至尚书令,仕齐转侍中,书名擅一时。齐高帝尝与之睹书,书毕问曰:“谁为第一?”僧虔答曰:“臣书臣中第一,陛下书帝中第一。”僧虔作书未随皇帝书风转,故谓“以徐浩比僧虔,甚失当”。

27一伦:一类。一律也、吏楷:官府文书所用的楷书。那是传达信息的文字工具,不是书艺。

28萧子云:南朝齐梁间书家,善车、隶,为世阶法。善效钟、王而微变字体。子敬与其父羲之,亦尝学钟繇。宋齐梁陈书家,少有不学钟及二王的。

29辟客:招纳门客。促令:促使。展:舒展:扩展。徐浩《沦书》:“小促令大,大蹙令小,疏肥令密,密瘦令疏,斯其大经矣。”此意乃从颜真卿《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》中“大字促之令小,小字展之使大,兼令茂密”而来,故谓其为真卿辟客,与真卿同出张颠。

30家僮:即家童。旧时对私家奴仆的统称,波撇:波与撇两种笔法。波即右磔,撇即左撇,如“木”字下边左右两画即是。

31题讫:写完:题署完毕。

32颜出于褚:颜乃琅邪颜氏后裔,其书学除家学渊源外,又从褚遂良、张旭得笔法。

33蚕头燕尾:横画用裹锋起笔,状如蚕头者,谓之“蚕头”;捺画收笔出锋处分成叉式者,谓之“燕尾”。一般认为不善于临习颜书碑帖所产生的病笔。郭知运:唐开元间武将,战功卓著。争座位帖:又名《与郢仆射书》、《争座位稿》。行草书,真迹传有七纸,约六十四行。与王羲之《兰亭序》有双壁之誉。篆籀气:谓篆籀笔法的气韵。杰思:出色的构思。

34公绰:公绰乃公权兄,非弟也。

35怒张:指笔力雄健。 

36祖述:效法;仿效。

37锋势:指笔锋与笔势。笔锋乃笔尖部分;笔势指书的形势,气势。备全:齐全。都无:全无。

38不敏:自谦词。犹不才。

39榜字:题写匾额上的字。固:副词:久已。

40石曼卿:名延年,曼卿其字也。佛号:佛的名号、如世尊、如来,瞿昙等,回互:曲折宛转,颠:张颠。

41带过:映照通过。虽:句首语助词。字本各有大小,各自相称,气势自然映照通过。

42圆备:完备。自足:自满也i大篆象形尚明显,故字形大小,可知百物之状,又各自自然满足,不必展促也。

43三代:夏、商、周-正是用古文、大篆的寸期。古法:占文、大篆笔法。

44一笔书:指一种固定不变的笔法的书。

45费工:耗费工夫。垂世:留传于世。

46脱:同蜕。变也。纤浓:指富丽优美的风格。

47气骨:气势和骨力。

48郎官:徐浩早年尝官金部员外郎,历宪部郎中,此两职皆属郎官。

49妍帽:美好可爱。

50变格:改变通常的样式:超世:谓杰出不凡,异乎寻常。

51萧诚:善真、草书,与李邕并称于寸,题名:似指门额。右:古人尊右,以右为上。

52馀:其馀的,其他的。不及:不如:比不上。

53临集:临摹汇集。干文,即《干字文帖》。隋唐人重王羲之书法,临集王氏字为《干字文帖》者不少,智永是如此作帖者第一人。具备:齐备;完备。

54骨格:指字的骨架。字的骨架,要以力为基础,无力,字就立不起来。所以“骨”表示字强劲有力。肉:指字画丰满有致。筋:指笔锋,元陈绎曾《翰林要诀,筋法》:“字之筋,笔锋是也。”又说:“断处藏之,连处度之。藏者首尾蹲抢是也;度者空中打势,飞度笔意也。”肉须裹筋,筋须藏肉”,即“断处藏之”,“首尾蹲抢是也”。布置:一般指字的结构安排。亦指一幅字的分行布白。

55险:笔势险峻。老:笔墨老练。润:墨色秀润。唐窦蒙《字格》:“险:不期而然曰险”;“老:无心臼达曰老”;“润:旨趣颁畅曰润”。

56变态:指书法变化的不同情状。苦:急躁:《庄子·天道》:“斫轮,徐则甘而不固,疾则苦而不入、”成玄英疏:“苦,急也:”怒:气势强盛;猛烈。《吕氏春秋·情欲》:“百病怒起,乱难时至。”

57作:做作;安排。画:宇的笔画。

58少成:年少时养成的习性。兹:此也。此古语见汉贾谊《新书·保传》:“孔子曰:‘少成若天性,习惯若自然。’”

59差进:逐步进展,依次进展。

60蔡元长:名京,元长乃字也。

61具眼:有眼力;有识别事物的眼力。

62章子厚:名惇,字子厚,官至相位,同蔡京、蔡卞同时同党。自名:自称;自命。算子:竹制的计数的筹码。体势:指字的形体结构、气势风格。

63颜鲁公:颜真卿,封鲁国公。可教:值得学习。教,习也。《吕览·简选》:“欲其教也。”

64等:等同;相同。

65臼:旧为石制舂米器,今为捣物器的通称。智永乃徽之后;羲之七世孙。

66穿透:指砚池磨墨穿透。喻进一步用功。索:索靖。西晋名书家。

67思涩:思想迟钝。

68苏之才:不详其人、字明:字迹明丽。意殊:气势不凡。

69半山:即半山亭,王安石故宅。在江苏江宁县(亦名上元县,即今南京市)。由县东门至蒋山,此为半道,故以“半山”为名。文公:即乇安石。安石卒溢文。

70饧凝式:唐末至后周时华阴人,官至太子少师。居洛阳,寺观蓝墙粉壁题记殆遍:师欧、颜,加以纵横,自成一家,为承唐开宋之一代大师;见鉴:见识审辨。

71幕山:似指幕府山、在南京巾北。晋元帝渡江后,丞相王导建幕府于此。因此为名、北临长江,形势险要,东晋南朝时为建康门户。隶榜:隶书区额:关蔚宋:宋钱塘人,庐州使君;六朝:指三国吴,东晋和向钥的末、齐、梁,陈,相继建都建康(吴名建业,今南京市)

72柰重儿:似为耐童儿、汉墓石阙上雏刻的童子系,《隶续·汉王稚子二阙画像分宋洪适释:“西州所存汉人墓阙……阙之两角有斗,斗上镌耐童儿。”

73海岳:米芾尝号“海岳外史”、召对:君王召见臣下令其回答有关问题。此为宋徽宗召对。

74笔:当指笔法,笔法、笔势与笔意构成用笔三要素。逸韵:指高逸的风韵。

75勒字:指用涩笔写字。沈辽:宋书家,钱塘人,沈括从弟。排字:指注重结字排匀称。

76描字:指轻提笔写字。画字:指用笔重按着写字。

77刷字:指快笔写宇。近人沈尹默《书法论》评述米海岳上述一段话时说:“这都是就各人的短处而言的。但是写字时,结体必须排匀整,但只顾匀整,就少变化,这是讲结体,用涩笔写便是勒,用快笔写便是刷,用笔重按着写便是画,用笔轻提着写便是描,这是讲用笔。涩、快,重、轻等等笔的用法,写字的人一般都是要相适应地配合着运用的。如果偏重了一面,便成毛病。”             

 

作者简介

 

米芾,北宋书画家。初名黻,自述云:“黻即芾也,即作芾:”字元章,号襄阳漫土、海岳外史等。世居太原,迁襄阳,后定居润州,即今江苏镇江。尝官书画学博士、礼部员外郎,人称“米南宫”。又因狂放,有洁癖,世称“米颠”、“米痴”。工诗文;尤长书画,精于鉴别,好藏名迹。行草书能取前人所长,尤得力于王子敬,笔势俊迈,有“风樯阵马,沉着痛快”之誉,与苏轼、黄庭坚、蔡京(一说蔡襄)同称“宋四家”。存世书迹有《苕溪诗》、《蜀素帖》、《虹县诗》、《向太后挽词》等。撰著有《书史》、《画史》、《宝章待访录》等。今介绍他《海岳名言》一卷,皆他乎日沦书语,时见独到处,对古人多所讥贬,其中不无过刻处,后世已有批评。然他心得既深,所沦运笔布局之法,实能脱略蹊径,为书家之准则!特别是他以“真趣”为核心的论书主张,在他的其他论著中都有论述,然在此论中论述得更突出更明确。如他评裴休”宰意写碑,乃有真趣,不陷丑怪”;评沈传师变格,“自有超世真趣,徐不及也”,他尚古雅,讲求古雅脱俗的笔意。这是他提倡晋人的自然天成书风的表现。他将自己的书斋名为“宝晋斋”,也表明这一点。然他尚古与平淡天趣正是相通的,如他在此篇说:“吾书小字行书,有如大字,唯家藏真迹跋尾,间或有之,不以与求书者。心既贮之,随意落笔,皆得自然,备其古雅。”他又提倡变化,反对呆板一律,使笔端富有生气,然这也是从“真趣”出发的。运笔出于心意,任乎自然,笔端才能出变化。这就是“真趣”。这正是他的书沦价值所在,也是当时书家以之为圭臬的道理所在。

《海岳名言》有百川学海本、说郛本、四库全书本、湖北先正遗书本、美术丛书本等。今以四库全书本的底本,校以说郛本和湖北先正遗书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