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池

杨慎

卷一

 丁道护《襄阳启法寺碑》最精1,欧、虞之所由出。北方多朴而有隶体,无晋逸,谓之毡裘气2。盖骨格者,书之祖也;态度者,书法之3毡裘之喻,谓少念度耳

 书法风韵难及,庸人书多粗糙,晋人书虽非名法之家,亦自奕奕有一种风流蕴藉之气4缘当时人物,以清简相尚,虚为怀5,修容发语,以韵相胜落笔散藻6,自然可观,可以精神领解,不可以语言求觅也7

得形体不若得笔法,学字如女子学梳掠,惟性虚者尤能作态度也8之学阮研者不得其骨力婉媚,惟见拳委曲9;学薄绍之者不得其婉妍渊微,徒似其经营险急10:所谓丑女效颦,见者必走也。行行要有话法,字字要求生动。小心布置,大胆落笔。

尚婉而通,隶欲精而密,草贵流而畅,真简而便:此四者,可谓鲸吞海水,尽露出珊瑚枝矣11。草书尤忌横直分明,多则宁有积薪束苇之状,而无萧散简远之气12。草不兼真,于专谨;真通草,殊非理,之良马,磬控纵13矣。占称钟隶奇,张芝草圣,孙过庭遂疑其偏不知乃似孟子不言《易》而善用《易》也14。钟绍京云15:“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,石穿透始到钟、索也16。”陶贞白云17:“右军临钟胜其自运。”山谷云:“帖中有张芝《书状》二十许行,索靖《急就章》数行,清绝瘦劲,虽王氏父子当敛手者也18。”予观此论,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,天下元无第一人,信矣19。今之学书者知有二王,而不求二王之上,亦末为善学二王者也。

梁武帝云:“众家可识,亦当复由串耳20;六文可工,亦当复由乃耳21。程邈所以能变书体,为之旧也22;张芝所以能尽书势,学之积也:既旧且积,方可以肆其淡23。”

有功无性24神彩不生;有性儿功神彩不实。

(以上节录。下同)

 

注释:

1丁道护:隋文帝时人,官至襄州祭酒从事。善正书,其《启法寺碑》方严遒劲,乃北派书法,欧阳修《六一题跋》引聚实话:“此书兼后魏违法,隋唐之文,善书者众,皆出一法,道护所得最多。”清阮元列丁道扩为北朝书家著名者。

2北方:指北魏,亦即后魏,拥有山西、内蒙一带,都大洞。古朴而有求体是北魏碑刻的特点。晋逸:指晋人书(由隶向其之变体)之超逸。毡裘气:毡裘乃北方游牧民族以皮毛制成的衣服。毡裘气,当指穿上这种皮衣就难见义风韵态度矣。

3骨格:比喻书的骨架或主体。祖:始也。一种书的骨架或主体,开始就具备。态度:气势;姿态。:富裕;裕

4名法:指很有效的方法,奕奕:美好貌。风流蕴藉:谓意趣飘逸而含蓄。

5缘:因为。清简:清新简练。相尚:相夸耀;相争高。虚:广大开阔。

 6修容:修饰仪表。发语:说话,开口。韵:风雅;风致。散藻:散落文采;抒写美丽的文辞。

7领解:领悟理解。求觅:寻找,以:介词,从也。

 8梳掠:梳理;梳妆。性虚:性情空闲。

 9阮研:南朝梁陈留人,官至交州刺史。善书,行、草出王羲之,隶书师钟繇拳委曲:两手弯曲。谓其笔势如陶于曲折延伸。

 10薄绍之:南朝宋丹阳人,官至给事中。书学大令,尤工行、草。婉妍:委婉美好。渊微:深邃微妙:似:也;继承;续,险急:险峻急速。

 11尽露出珊瑚枝:喻尽显示山隐藏的诀窍。

 12积薪束苇:谓积聚的木柴和捆扎的芦苇。简远:简朴闲远。

 13兼:同时具有或涉及。:接近。专谨:专一谨慎。通:连通,连接。殊非:甚不合。磬控:谓纵马与止马。这是骑马的两个基本动作。惜以指对马的骑逐。纵送:形容奔地之貌。  曰纵,纵禽曰送。”马瑞辰通释:“磬控,双声词;纵送,叠韵词….磬控,纵送,皆言御者她逐之貌。”服:颠,跌倒。

 14隶奇、草圣:古对善隶书、草书者褒称。:怪异。引申为责怪。不言《易》而善用《易》:谓钟、张不言善各体而善各体书也,因草要涉及真,真要联通草。

 15钟绍京:虔州赣人,钟后裔.玄宗时官中书侍郎。工书。

 16智永:居山阴永欣寺,相传共在寺阁上临书三十年,砚成臼,写真草《千字文》八百本,浙东诸寺备施—木。来觅书及请题额者如市,所居门槛为之蹈穿,乃用铁叶裹之,谓之铁门限。门槛踏穿,石门槛穿透也。亦谓现为石砚、石亦心砚也。到右军再前进,石穿透。此释亦通。

 17陶贞内:陶弘景。南朝宋至梁间丹阳袜陵人。齐高引为王侍读,除奉朝请、后辞宫隐居句容句曲山,号华阳隐居,武帝早年与之游,称帝后仍书问不绝,称山中宰相,卒赠太中大夫,贞白先生。

 18清绝:清雅至极。瘦劲:瘦硬有力。敛手:拱手。表示钦敬,恭敬。

 19元:原来,本来,向来。信:诚实欺。

 20由:经由。串:连贯,贯穿。指融会员通。一本作“贯串”。

21文:六种文字。即古文、奇字、篆书、隶书、篆、鸟书。习:学习;练习。

 22程邈:秦书家。增损大篆而创隶书。旧:长久。程邈因得罪秦始皇,幽系云阳狱,长期用心思索而创隶书。

 23尽书势:指其尽兵运势而作一笔书。其草书《急就章》皆一笔而成。积:习也。积久渐成也。津:放肆;展开。

 24功:功夫。谓技术和技术修养、造诣。性:性情。包括个性,性格。

 

 

 

墨池

卷二

     轰昂曰:“钟之书,点画之间多有异趣,可谓幽深无际,古雅有1,秦汉以来,一人而已。”

    《复旧丙舍》,其钟元常之懿乎2?《霜寒阮生》,其王右军之奥乎3?李阳冰《庶子泉铭》、《怡亭刻石》,二之《诏》无是过也4

    索征西笔短意长5,今人作字大概笔多而意不足,观《秘阁续帖》中《月仪帖》可见6

    晋贤草体虚淡萧散7,此为至妙,惟献之《绾秋蛇》为文皇所笑8。至唐张旭、怀素方作连绵之笔、此黄伯思、姜尧章之所不取也9

    古《草书赋》云10:“杜度之后,以张为祖,以卫为父,索、范伯叔也,二王可为兄弟,薄为庶息,羊为11。”其言似夸12,然确论也。

    智果书合处不减古人,然时有僧气可恨13,古人所以贵于人品高也。

    米元章目柳公权书为恶,如《玄秘塔铭》,诚中其讥14。若《阴符经序》,昔人评为柳书第一,实存晋韵15。下此则《冯宿砷》亚十《庙堂碑》,非《玄秘塔铭》可同日观也16。《紫丝鞍帖》亦佳,比之颜,当出其上,而未有予此说者,何所见之不同乎?

    书法之坏自颜真卿始,自额而下,终晚唐无晋韵矣。至五代,李后主始知病之17,谓“颜书有楷法而入佳处18,正如叉手并足如田舍郎翁耳”。李之论一出,至宋米元章评之曰:“颜书笔头如蒸饼,大丑恶可厌。”又曰:“颜行书可观,真便人俗品。”米之言虽近风19,不为无理,然能言而行不逮20。至赵子昂出,一洗颜、柳之病,直以右军为师,右军之后,—人而已。

    道云:“褚遂良、薛稷、柳公权不过名书,未得为法书也21。”

    张旭妙于肥,藏真妙于瘦,然以予论之,瘦易而肥难。扬子云曰“女有色”22,书亦有色。试以色论。《诗》云“硕人其顾”23;《左传》云“美而艳”24,艳,长大也;《汉书》载“昭君丰容靓饰”25;唐史载杨妃肌体丰艳26;东坡诗“书生老眼省见稀,画图但见周

眆肥27。知此可以论字矣

    李白在开元间不以能书名,今其行草不减古人,《龙汀梦徐录》载其二帖是也。

苏子美似古人笔劲,蔡君模似古人笔圆28劲易而圆难也。美而病韵者王著,劲而病韵者周越29,著高于越多矣。

 

注释:

1袁昂:南朝书家,著有《古今书评》。异趣:指妙趣。幽深;深奥;玄虚。古稚:古朴雅致。

2:美;美德。

3奥:深,深刻,深远。

4二世之诏:即《二世诏》,《泰山刻石》四面刻字,三面为《始皇诏》。一面为《二世诏》与从臣姓名。小篆。书法圆润宛遒,严谨工整,传为李斯笔。是过:过此。越过此。

5索征西:即索靖。因其尝官征西司马。人称索征西。笔短意长:谓笔墨短少而意趣悠长。

6秘阁续帖:即《淳熙秘阁续帖》。历代丛帖,十卷。南宋淳熙十二年奉旨勒。内有晋、唐遗墨。刀仪帖:有索靖《仪月帖》,章草、和唐人(无名氏)《刀仪帖》,草书。此指前者。

7虚谈:清淡.浓重。

8文皇:指唐太宗李世民,因文武大皇帝,故称。

9连绵:指连绵不断的草书。—笔环丐数十上百字,字字牵引属连,谓之游丝。黄伯思:字长,北宋书家。著有《东观馀论》、《法帖勘误》。姜尧章;名字尧章,南宋鄱阳人,工书,著有《续书谱》。

10草书赋:当为《草书状》。盖引文出此也,梁武帝萧衍作。

11张:张芝:卫:卫,三国魏文帝时人。羊欣采古人能书人创谓其善草及古文。抑或折其子卫瓘,瓘与索靖同以章草名,时称“二妙”:索范:索靖、范晔。为东晋人,博学多才善草、。或谓范怀约。薄:薄绍之。息:犹庶子,旧时嫡子以外之众子为庶子,羊:羊欣。

12夸:诚也。妄诞

13智果:隋僧,会人。工书,僧气:指僧人抄写佛经之呆板气。隋炀帝尝今其撰诸经目,分别条贯,凡十一种。可恨:使人遗憾。

14目:品评。评价也。恶化:拙劣的书法。中:合也;符合。

15存:保存;保全。

16同日观:谓同样看待。

17病:批评,指责。

18楷法:有两义.典范、法则与楷书之法。此似后者。

19风:通。《集韵·送韵》:“刺。或作风。”

20不逮:不及。谓米芾自己作书未达到他所说的标准。

21道:宋蜀人,山俗友。名书:名书家墨迹。法书:名家的书法范本。

22有色:指女子有艳丽的容貌。

23硕人:美人。硕:修长貌。修长俊丽。

24美而艳:谓俊美而艳丽动人。

25丰容:丰满美好的姿容,靓饰:谓妆饰艳丽。

26杨妃:即唐玄宗妃子杨玉环。丰艳:丰满艳丽。

27省见:犹言赏识取用。周肋:唐画家。擅画人物,尤工仕女。所画多贵妇,端庄丰腴:肥,丰腴也。

28苏子美:名舜钦字子美。笔劲:笔势强健有力。笔圆:笔圆圆转丽,神采动人。

29病韵:不利神韵;损害风韵。周越:宋仁宗间知国子监书学。其书真、草二体婉媚道劲。

 

 

 

墨池  卷三卷四

古人例多能书,如管宁,人但知其清节,而不知其银钩之敏(《茅山碑》云)1;刘曜,人但知其凶,而不知其章草之工(其书见《草书韵会》)2。又有能书而名著有,后汉锦车冯夫人名,善史书,仅见《两域传》3。张伯高以书酣,身名亚皇,仅见于《抱朴子》4。曹、李志与右军同时,书亦争衡,其人不称耳5北朝有沈含馨,隋有丁道护与智永齐名,曰丁真永草6。唐有贝灵该、缪师愈、郑预(《心经》草书,预草也)7、胡英(齐名)、邬彤(怀素之师)、武尽礼(《宁照寺钟铭》)、贺兰敏之(《法门夺碑》)房磷妻岗氏、祟徽公主,仅见《金石集古录8。张与王维齐名,雅善小王,见《书苑》,咸工梵书9。南唐王文秉工小篆,不在二徐下10。又有王逸老,善篆与八分,其命名有欲抗右军者,不知何氏人11即文也:宋有秦子明、荣(皆蜀人,山谷之友)、高述、潘岐(东坡门客)12,仅传姓名。其不传者,又何限也13 (以上节录《墨池琐录》卷二)

刘静能曰:“钟、王不能变乎蔡邕蔡邕不能变乎古。今古虽殊,其理则。”钟、王虽变新奇,而不失古意。、谢、萧、阮守法而法在,欧、虞、窃法而法分14。降而为黄、米诸公之放荡,犹持法外之意,周、吴辈则漫法15。下而至张即之,怪诞百出,书怪矣,不有子昂,谁能回16?

唐僧贯休工篆隶.荆州守问其笔法,休曰:“此事须登坛而援,讵可草草言之17?此言最中理。登坛而援,言如人之登高,已至坛上之人,举手援之而。未加苦功而欲求捷法,譬如坐井中而求援上焉18,有此理耶?李颀赠张诗:  “小王破体咸文策19。”人皆不解“破体”为何语。按徐云:“钟善真书,张称草圣,右军行草法,小王破体,皆一时之妙20。”破体渭行书小纵绳墨,破右军之体也21,夫以小王去右军不大相远,已号“破休”,今世解学士之画圈如镇宅之符22,张东海之颤笔如风瘫之手23,盖王氏家奴所不为。一世然称之,字学至此扫地24

今之笑学书者曰:“吾学、献,、献当年学谁?”予之曰:“为此言者,非唯不知书,亦不知古今矣。” 献学钟、索,钟、索学章草,章草本分隶,分隶本篆籀,篆本科斗,递相祖述25,岂谓无师耶?今不屑步钟、索、、献之后尘,乃甘心为项羽、史弘肇之高弟,果何见耶26?(以上节录《墨池琐录》卷四)

 

注释:

1管宁:三国魏人。黄初征为太中大夫,明帝时以为光禄勋,并时不受。节操高洁。清节:清操。高洁的节操。银钩:比喻媚刚劲的书法。索靖自名其章草为“银钩尾”。

2刘曜:十六国前赵国君。匈汉族,刘渊侄。刘渊建汉国,他任要职。后都督中外诸军事,杀靳准。都长安称帝。凶;凶猛;凶恶。草书韵会:历代草书从帖。金张天锡遍撰

3能书:擅长作书。小著显扬。冯嫽:西汉昭帝时人,非后汉人。楚公主侍者。汉以楚国公主解忧妻西域乌孙国岭冯嫽尝持汉节为公主使,行赏赐于城郭诸国,皆敬信之.号曰“冯夫人”。史书:指大篆;一说指隶书。汉通行小篆和隶书。

4张伯高:当是张旭字伯高。然张唐人,见载于《抱朴子》,则不可思议矣。酣:清爽。身名:荣誉;声名。皇:三国吴书家,称“书圣”。抱朴子:杂家著作,作者晋葛洪。

5争衡:比试高低,比较轻重。不称:显扬;不称道。

6沈含馨:北朝北魏孝义时人,宫中书含人。北魏都洛阳,宫殿门题额多沈以隶书题之。丁真永草;丁的真书水的草书。这早已传名,非“名不著”也。

7贝、、郑:史均不见传。《宣和书谱》谓学府玄宗书,只知点画而已。

8胡英:唐玄宗时人。欧阳修《六—题跋》谓《嵩岳寺碑》李撰,胡英书。邬彤:唐钱塘人,怀素从兄。书早己传名。武尽礼:唐中宗时人、《六一题跋》载其书《宁照寺钟铭》。贸兰敏之:武则天韩国夫人之子。赵明诚《金石录》载其《法门寺碑》。房璘妻高氏、徽公主:其人皆不洋。金石集古录:宋欧阳修编纂。

9唐玄时人,官至刑部员外郎,工诗善画,与王维、李颀为诗酒丹青友。雅善:颇善。书苑:即《书苑菁华》。宋陈思编撰。梵书:梵文,梵字。

10王文秉:欧阳修《集古录》:“文篆书之精,远过徐铉。”明李日华《紫桃轩杂缀》:“南府王文秉,自号王逸老,欲与逸少相抗。”二徐:指徐铉、徐错两昆弟。皆能文工书通小学,有名于江南。

11命名:给予名称;定名。何氏:犹何朝,何代。氏:朝代。宋曾巩《本朝政要策·名教》:“唐氏五代之乱,教化之事久缺。”

12门客:寄食于贵族门下并为之服务的人。家塾教师亦称门客。此似指前者。

13何限:多少;几何。

14刘睁能:当为“刘能静”。名有定字能静,元莆田人。郑著《衍极》,刘为之注。、谢、萧、:萧、阮当指南朗梁萧子云、阮研。谢不知指何人。窃法;切近法。

15周、吴:不明指何人,或指北宋周越、南宋吴说?漫法:败法也。《方言》卷十二:“漫,淹,败也。”

16张即之:宋未书家,回:波涛回旋。比喻挽回局势。

17援:帮助。可:岂可。

18求援:求得攀缘。

19李颀:唐开元间诗人,官新都尉。诗高雅秀逸,论者谓其律诗当与高适并。破体:即王献之创造的一种介于行、草之间的杂体。张怀瓘《书议》:“子敬之法,非草非行,流便于革.丹张于行,草又处其中间。”支策:谓持杖击节。指技艺达到级高水平。见《庄子·齐物论》。

20一时:一代,当代。

21绳墨:规矩,法则。破:突破;改变。

22解学士:似指解缙。官至翰林学士。兼有春坊大学士:善狂草。明王贞《艺苑卮言》谓共“坐狂草纵荡无法”。镇宅之符:旧时迷信,请道士画符策驱陈邪鬼,以安定家宅。

23张东海:名字汝,自号东海。明仁宗间松江华亭人,官至兵部主事。工书,醉墨狂草,瘦如枯藤。风瘫:瘫痪病的通称。

24然:扰攘不宁貌。扫地:丢光。

25分隶:即八分。八分乃东汉后期隶书的标准体。科斗:即古文。祖述:效法;发扬;阐发。

26史弘肇:后周郑州人,从刘知远以武功显。与文臣不相能,尝曰:“安朝廷,定祸乱,直须长枪大剑,毛锥子安足用哉!”意渭项羽、史弘肇儿粮人,有何见识?

 

 

 

书品

笔法字学

《宋史长编》1:“太宗每暇日,问王若以笔法,葛端以字学2。”笔法临摹古帖也,字学考究篆意也3。笔法与字学,本一途而分歧4,晋唐以来,妙于笔法而不通字学者多矣。

    刘表善书

    北苑云5:“刘景升为书家祖师6,钟、胡昭皆受其学,然昭肥钟瘦,各得其一体。”景升即刘表也。表初在党人中,俊厨顾及之列7,其人品之高可知。《艺文志》有《刘表集》8,今虽不可见,观《三国志》注,载其《与袁尚兄弟书》,其笔力岂减、蔡耶9?翰札之工,又其事耳。

       钟张二王书法不同   

王僧云:“变右制今,惟右军领军尔,尔,至今犹法钟、张10。”《书断》云11:“王献之变右军行书,号曰破体书。”由此观之,称钟、王,不知王之书法己非钟矣;又称二王,不知献之书法已非右军12之王降而为霸,圣传而为贤13。必能暗中摸索14,辨

此书宇,如有进耳。

    论书

    袁裒云:“右军用笔内扼而收敛,故森严而有法;大令用笔外拓而开扩,故散朗而多姿15。”

    王右军书

唐李嗣真论右军书不同,往往不变格难其书16。《乐毅论》、《太空箴》,其体正直,有忠臣烈士之;《告誓文》、《曹娥碑》,其容憔悴,有孝子顺孙之象;《逍遥篇》、《孤雁赋》,有抱素拔俗之17:皆见义以成字,非得以独18所举诸宇之目,盖皆右军得意之笔,然传于石刻亦鲜矣。《太史箴》,《书谱》尚有其目;《逍遥篇》、《孤雁赋》,并其目亦不知,则右军之书,盖泰山一毫存于尔。

 

注释:

1宋史长编:当指《宋史》的初稿或详细提纲。撰写编年史前,先行搜集资料,按次排列,称为“长编”。后汇集资料有待删订撰写成书的其他著作草稿亦称“长编”。

2葛端:《宋史·吕文仲传》作“葛湍”,宋宋时江东人,官书。字学:文字学;亦指关于书法的学问。此当指前者。篆意:篆书的笔意。《北史·江式传》:“……表上《字林》六卷,寻其况趣,附托许慎《说文》,而按偶章句。隐别古稿奇惑之字。文得正隶,小差篆意。’

4分歧:分枝也。从学科中派生出另一部分。

5董北苑:董源,字叔达。南唐钟陵人。著名山水画家。中主时任北苑副使,称“董北苑”。

6刘景升:即名表字景升,汉末为荆州刺史。未见书史载具能书,书史载之能书并传授胡昭、钟者刘德昇也。

7党人:朋党。《后汉书·灵帝纪》:“制诏州郡大举饱党,于是天下豪杰及儒学行义者,—切结为党人。”俊厨顾及:东汉士大夫效法古代“八元”、“八凯”,以“八俊”、“八厨”、“八顾”、“八及”等取号以名当世。后遂以“俊厨顾及”指才德超著的人。

8艺文志:此当为方志中的《艺文志》、《后汉书》之《艺文志》乃清人补撰,杨慎不可得见。《艺义志》只记图书目录。

9袁尚:袁绍于。率尚嗣位,后与兄互相攻伐。崔蔡:崔援、蔡邕

10右军领军:当为右军将军之误;右军将军简称右军。且晋无右军领军之职,王僧《论书》亦只谓“亡曾祖领军洽与右军俱变古形,尔,至今犹法钟、张”。

11书断:唐张怀瓘撰。

12非:改变.

13王霸:指王道与霸道!王道以仁,霸道以。圣贤:圣为道德智慧达到最高的理想境界者;贤则次之。

14暗中摸索:在黑暗中寻找探索、比喻无人指引,独自探求。

15袁裒:元庆元人。以安之书院山长授衔盐儒学教授,未赴卒。著有《书学纂要》、,内抿:指笔急紧敛。外拓:指笔意开展。散朗:飘逸爽朗。

16变格:谓改变通常的样式或常规。指改变常规的方法。:比也。考校:考核,研究。

17抱素:保持朴素的本质。拔俗:超出凡俗;超越流俗。

18字:确定字。得以:必须,定要。独:独自美好、美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袁昂《书评》

衰昂《书评》一卷,余在京邸有之,四六1,今散失无存。其警句如“上谷之未睹鸿2碾之鹅生传赝本”3:上句,王次仲变为大鸟人大融山事;下句,王右军笼鹅事,昙碾,山阴道士所居村名。四六必如此切对,方为工妙。又云:“中郎连之妙,爽爽入神4;师宜悬帐之奇,翩翩自逝5。”

之古字

之诸帖,多用古字,如山岭之“岭”,但作“领”,《汉书》“梅领”“领”也6。《兰亭帖》“山峻领”,实述用7。唐褚遂良加“山”作“岭”.8。又书“岷岭”作“汶领”。《初月帖》“淡闷干呕”,“淡”,古淡之“淡”;“干”,古干湿之“干”。今以“淡”作“痰”,“干”作“乾”,非也。

虞泉作《述书赋》

虞泉作《述书赋》于前,而窦臮作《述书赋》于后9,凡能书之士,无遗矣。臮称其兄蒙书云10:“包杂休,冠众贤,手运目撇,瞬息弥年”11。而蒙亦称臮云:“翰墨厮张王,文章凌班马,诗藻雄赡12,草隶精深。”后臮亡,蒙有待云:“季江留被住,子敬与琴亡13。”其伤之深矣。若二人各,游艺绝伦,友谊尤笃,真难兄难弟14!米芾《书画史》载翼真迹15,在张齐贤孙直清家,古黄麻纸全幅,上有窦蒙审定印,则知蒙精鉴博识旧矣16

《草书百韵歌》

《草书百韵歌》,乃宋人编成,以示初学者,托名于羲之。近有一庸中书取以刻石,而巨公序之,信以为然。有自京师来滇,持以问余曰:“此之《草韵》也。”余戏之曰:“字莫高于羲之,得之自作《草书百韵歌》,奇矣。又如诗莫高于杜子美,子美有《诗学大成》;经书出于孔子,孔于有《四书活套》17:若求得二书,与此为三绝矣。”其人愕然曰:“孔子岂有《四修活套》乎?”余曰:“孔子既无《四书活套》,之岂有《草书百韵》乎?”其人始悟。信乎,伪物易售,信货难市也18

《笔阵图》

《笔阵图》乃羊欣19,李后主续之。今陕西刻石,李后主书也。以为之,误矣。

 

注释:

1袁昂:南朝齐梁间书画家。齐为吴兴太守,入梁官至尚书令,位司空。有《古今书评》一卷,无此处引川文字。京;京都的邸舍。四六;文体名。义的—体。因以四六宇为对偶,故名。

2上谷:指王次仲。因传次帅为秦时上谷人。:鸟的翅膀。鸿鸿鸟的行踪;踪迹。

3嚷:作“昙禳’,村名。谓山阴县村一道养十好鹅。右军乐而求市易不与,书《道德经》各两章,便合群以奉。右军笼而归。见南朝宋虞龢《论书表》。此“昙禳之鹅”代指右军《道德经》也。

4中郎:指蔡邕因尝拜右中郎将,故世称“蔡中郎”。连:指兼有飞白书。蔡邕指鸿都门,时鸿都门正在修饰,见一役以垩帚成字.归而为飞白之书。见张怀瓘《书断》上。爽爽:俊朗出众貌。

5师宜:即帅宜官。东汉末书家。悬帐:本指曹操爱好梁鹄的书,因而以之悬于帐中或钉于壁鲁赏玩,此误将梁鹄书变为帅宜官之书。翩翩:飞行轻快貌。梁武帝《古今书人优劣》评:“师宜官书如鹏翔木息,翩翩而自逝。”

6梅领:山名,在江西宁都县东北,非五岭之—大庾岭也。汉武帝时楼船将军杨使使上书,愿便引兵击东越。上曰士卒劳倦,不许,罢兵,令诸校屯豫章梅领待命。喻领:喻令也。领,通令。

7述用:循用;因循用之也。

8;多;无用。

9虞泉:不详其人。宋陈恩《书苑菁华》载《述书赋》,署名“窦泉撰”,“泉”显系“臮”字之误。书史末见窦臮外谁著《述书赋》。窦臮:唐天宝间扶风人,官至检校户部员外郎。工书,善辞赋。

10窦蒙:官试国子司业兼太原县令。工书。作《述书赋》注和《字格》。

11杂体:有两意思:指正体之外的各种书体;一指取各体之长杂糅而成新体。此不详何指,可统谓之新的变体。手运目撇:犹手运笔目观看。目撇,目击也。原文为“手关目瞥”。弥年:高年。

12厮:役也。役使。凌:超越。斑马:指汉代班固和司马相如,两位大文学家。诗藻:作诗的才藻。雄贍:雄健富丽。

13江留被住:《四库全书》本作“姜肱留被在”。姜肱家世名族,博通经,与二弟仲海、季江皆至孝,友爱甚笃,常共被同寝。见《后汉书·姜肱传》。此为窦蒙挽弟诗,当“姜肱留被在”佳。然“住”亦可释“留”,在也。子敬与琴亡:献之卒,其兄徽之奔丧不哭,直坐灵床,取献之琴弹,久而不调,叹道:“呜呼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因顿绝。先有肯疾,遂溃裂,不久亦卒。见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。

14难兄难弟:指兄弟二人才德俱佳,难分高下。

15书画史:米芾分别有《书史》、《画火》传世,翼:晋书家。

16旧:久也。

17活套:习用的格式;俗语常淡。

18信贷:真贷。难市:难卖也。

19羊欣:东晋至南朗宋间人,献之外甥,工书。书史传卫夫人著《笔阵图》,王羲之有《题卫人人<笔阵阁>后》。

 

 

拔镫法

虞邵庵《题画古木诗》云“后主拨镫法”1,盖江南李后主云:“书有七字法,谓之拨镫法,曰拻、压、钩、揭、抵、导、送也2。” 镫,古“灯”字。拨镫,画沙,悬针,垂露,皆喻言3拨镫如挑灯,不急徐也4。杨铁崖与顾天山联句云“书如拨镫侵茧帖”,可证其音读5

蛮谅鹰

梁元《古迹启》6:“驾惊之奇,既开之于索靖;鹰跨之巧,又显之于蔡7。”

书影

六朝人尚字学,临摹特盛。其曰廓填者,即今之双钩8曰影书者,如今之向拓9。《南史》云:“萧思话书羊欣之影,风流逼好,当不减10。”《北史》赵文深少学楷隶,雅有钟王之则,周明帝令至江陵影覆寺碑是也11又傍书释文亦曰影12。唐太宗集右军帖,令褚遂良帖傍黄影13

唐史称颜柳书法

唐史称颜真卿笔力遒婉,又称柳公权结体劲媚,有见之百哉14!今人极力仿者,但得具而失其徒学其劲而忘其媚,米元章所以有笔头如蒸饼之15

抱朴子论书

吴之善书者,则有皇、刘、岑伯龙、朱季平,皆一代之绝手16;中州则有钟元常、胡孔明、张芝、索靖,各一邦之妙艺17并周古体,皆足用事,飘乎若起鸿之乘劲风,腾鳞之惊云18

渴笔

唐徐浩书张九龄“告身”19,多渴笔。渴笔,枯无墨也,在书家为难20

注释:

1虞邵庵:名集字伯生,宋正间人,学问博洽,称“邵淹先生”。工书。拔镫法:执笔法。此“七字拨镫法”,亦有庸人提出的“推、拖、捻、拽”“四字拨镫法”。

2七字拨镑镫法;李煜《书述》:“抿者,抿大指骨上节,下端用力欲真,如提千钧。压者,捺食指著中节旁。钩者,钧中指著指尖钩笔,令向下。揭者,揭名指著指爪肉之际揭笔,令向上。抵者,名指揭笔,中指抵住。拒者,中指钩笔,名指拒定。导者,小指引名指过右。送者,小指送名指过左。”

3喻言:比喻之言。

4不急徐:不急速不缓慢。一说镫即马镫,笔管直则虎口如马镫。足踏马镫浅则易出人,手执笔管法则易转动也。

5杨铁崖:名维字廉夫,自号铁崖。元明之际诸暨人,博学能文,工书。顾玉山:名德辉字仲英。与杨维桢同时,常以诗相酬和。年逾四十,筑草堂自居,名“玉山草堂”。侵:侵袭。茧帖:茧纸字帖。音读:汉字字音的诵读。此诗句“镫”是平声,该如“灯”。

6梁元帝:梁武帝第七于萧

7惊:形容笔势飞动。开:开启。一本作“闻”。鹰跱:比喻笔力遒劲。

8廓坟:书法用语。字经双钩之后,再填以浓墨,谓之廓填。宋姜《续书谱·临》:“双钩之法,须得墨晕不出字外,或廓填其内,或朱其背,正肥瘦之本体。”

9影书:古代复制法书的方法。用纸或绢蒙在墨迹上,向光照明,细线钩描,填以浓墨而成。

10萧思话:南朝宋书家,书令法羊欣。风流:风格;风韵。逼好:谓近似真迹。当,定当。不减:不低,不差。

11赵文探:北朝南阳宛人。以书知名于周明帝:即北周宇文泰长子,名

12释文:指以楷书考释篆、隶、草、行等书体。此释义有写在天头、外白边,更多写在正文近侧的。

13黄影:似指用铅黄或雌黄书写的释文。占以此颜料点校书籍。

14遒婉:刚健而柔美。劲媚:遒劲而妩媚。有见:有真知灼见。

15笔头如蒸饼:似指颜真卿的正书横画写法。如“蚕头雁尾”、头马尾,皆从米颜书而来。

16绝手:技艺超绝的高手。

17中州:指中原地区。三国时,魏地处中原地区。一邦:指一方。

18周:遍及。足;充分;足够。用事;指运用古体法度。飘:飞扬;飘扬。起鸿:展翅向飞的鸿鹄。腾鳞:腾跃的龙蛇。:超越。惊云:翻腾的云涛。

19:唐书家。张九龄:唐名臣。告身:古代授官的文凭。

20枯无墨:枯少墨。无,微也。为难:难以操作,难以运作。

 

 

五书僧

唐有诗僧九人,今有《九僧集》。复有五僧善书,刘尝作《书话》1,以怀素比玉,晋光比珠,高闲比金,贯休比玻璃,亚栖比水晶。车子才云:“惜末见文楚2,故未有定。”(应鳞云3:“九僧,宋初人4,唐僧能书者众,辨才,其一也5。”)

字画肥瘦

方逊志6:“杜子美论书则责瘦硬,论画马则多肉,此白其天资所好而言耳,非通论也7。大抵字之肥使各有宜,未必瘦者皆好而肥者皆非也,之美人然8。东坡云:‘妍媸肥瘦各有态,玉环、飞燕谁敢轻9。’又曰:书生老眼省见稀,图画但怪周昉肥10。”此言非特为女色评,持以论书可也。予尝与陆子渊论字11,子渊云:“字譬如美女清妙,清妙,不清则不妙12。”予戏答曰:“丰艳丰艳,不丰则不艳13。”子渊首肯者再14

书法

《韵语阳秋》曰15:“本朝书法,米元章、蔡君谟为冠,馀子莫及。君谟始学周越书,其变体出子颜平原16。元章姑学罗逊、濮王让书17,其变体出于王子敬18。君泉州桥《题柱记》,绝逼平原;元章镇江焦山方丈六板壁所书,与子敬行笔绝相类:艺至于此亦难矣。东坡《赠六亲老人诗》云:‘六书非学聊自娱,误笔已唤周越奴19。’则越之书未甚高也。《襄阳学记》乃罗逊书,元章亦襄阳人,始效其作,至子笔挽万钧、沉着痛快处,逊法岂能尽邪?

丁真永草

蔡君谟在杭日,坐有客曰20:“隋世称‘丁真永草’,永乃知名,丁何人也?”蔡云:“道护岂其人耶21?”《法书要录》:“丁觇与智永同时22,善隶书,世称‘丁真永草’。”非道护也,君误矣。

 

注释:

1:宋仁宗、哲宗间人,官太学博士、职方郎中。与米芾、苏轼为书画友。

2牟子才:南宋并人,累官权礼部尚书。文楚:唐宪宗时僧人,工草书。

3胡应鳞:明万历间学者,著述颇多。

4僧:指宋初惠等九个和尚。他们以诗闻名于世,时号“九僧”.有合集《九僧诗》。

5辨才作“辩才”。唐太宗时僧人,居越州众欣寺,师事智永,书得永笔法

6方逊志:名孝,元明之际学者,称“方正先生”。有《逊志斋集》。

7瘦硬:指字瘦细而劲健。多肉:意谓笔画过肥。通论:通达之论。

8美人然:美人那样;美人就是如此。

9妍媸:美好和丑恶。即美丑。玉环:即杨玉环,唐明皇贵纪。飞燕;汉成帝赵阜后:学歇舞,号曰飞燕。前者肥后者瘦也。

10怪:惊异。《墨池琐录》卷二引录东坡此诗句作“见”,此“怪”字好。见该注。

11陆子渊:名深字子渊,明宪宗、世宗间上海人,官四川左布政使。

12清妙:高洁美好。

13丰艳;丰满艳丽。

14首肯:点头同意。

15韵语阳秋:一叫《葛立方诗话》、《葛常之诗话》。南宋葛立方字常之撰,评汉魏至末诗人作品。

16周越;宋仁宗时人,能书。平原:即颜其卿,因其尝为平原太守。

17罗逊:宋仁宗时襄阳人。王让;赵允让。宋仁宗时官至判大宗正司,安懿,追封王。

18变体出于王子敬:《末史》谓其“得王献之笔意”。

19六书:古人分析汉字造字的理论。即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。误笔:笔误也。书写时失误。

20坐;座席中。

21岂:表推测。也许;莫非。

22法书要录:张彦远辑,十卷,集东汉至唐元和间古人论书语。丁:南朝齐梁间人。尝为湘东郡王(梁元帝)书记。张怀瓘《书断》中:“丁亦善隶书,时人云‘丁草永草’。”智水稍晚,南朝陈至隋间人。丁道护更晚出,隋文帝时人。

 

 

朱文公学曹操书

朱文公书,人皆谓出于曹操1。操书传世绝少,惟《贺捷表》,元时尚有本,文公所学必此。刘贡父学颜鲁公《鹿脯帖》,文公以时代久近2。刘云:“我所学者,唐之忠臣,公所学者,汉之篡贼耳3。”此又见文公之书出于操无疑也。

书帖

曰:“欲见草漫漫落落,宜得精毫软笔4,委曲宛转不散者,纸当得滑密不沾污者,墨又须多胶绀黝5。”如逸豫之,手调适而心佳娱,正可以小展6,善书者始能用软笔也。

元和脚

柳宗元诗:“柳家新样元和脚7。”言宇变新样而脚则元和也,脚盖悬针、垂露之体耳8。犹后山《赠晁补之诗》9:“闻道新文能人样,相州红缬鄂州花10。”言似相州之红鄂州花样也,句法相类。

擘窠

《墨池编》论字体有擘窠11,今书家不解其义。按《颜真卿集》有云:“点画稍细,恐不堪久,臣今谨据石擘窠大书12。”王《玉堂嘉话》云13:“东坡《洗玉池铭》,擘窠大字极佳。”又云:“韩魏公书杜少陵‘画体诗’,擘窠大字,此法多用之,恶礼之祖也14。”

署书

署书始于萧何15,其后梁鹄、师宜官。魏时北宫咸是鹄书,南宫既建,韦以古篆书之16。元魏迁洛,始令中书舍入沈含馨以隶书17,景明、正始之年,又救符节令江式以大篆易之18

王无竞大书

金燕都宫殿寺庙及汴京诸榜,古今第一,皆王无竞所书19

 

注释:

1朱文公:朱熹,南宋理学家,工书。官章阁待制,曰文。曹操:通笔法,尝与钟、邯郸、韦等论用笔。擅长章草书。

2刘贡父:名攽字贡父,宋真宗、哲宗间人,官中书舍人。预司马光修《资治通鉴》,专职汉史。刘与朱生不同时,刘死后四十二年朱始出生。杨慎遭贬云南,一些文章记忆所致,多有讹误。久:终究。近:历时短;距今不远。

3汉之贼:指曹操是汉室的逆之人。

4漫漫:放任;放纵。落落:连续不断的样子。软笔:指羊毫、鸡毫、鹿毫等柔软动物毛制成的毛笔,古时作书以硬笔为主,后才采用软笔。

5散:散乱。当得:应该。滑密:光滑细密。绀黝:青黑色。

6逸豫:舒缓貌。亦谓安乐。调适:合适,适合。佳娱:美好快活。小展:稍稍施展。

7新样:新式样;新花样。元和脚:戏称柳宗元的书法。脚,本指笔画中的捺(此误指悬针、垂露),俗称捺脚,代指书法。此为刘禹锡《酬柳柳州家鸡之赠》诗,非柳诗也。其诗后两句云:“柳家新样元和脚,且尽营芽敛子徒。”元和,本指白居易、元于元和间开创的一种诗风,此刘禹锡借用之。

8悬针、垂露:两者皆竖画,前者笔画末端仿针状,后者仿露珠也。

9后山:宋陈师道,文章尝受苏轼常识。有《后山诗话》等著。补之:宋仁宗、徽宗间人。诗文卓奇,书画不凡。

10入样:采纳新样;列入标准。相州:州名,治地安阳。红:指缬草。花有白色和蔷薇红色。鄂州:州名,治地江夏(今武昌)

11擘窠书:有两义,渭大字或大书。,巨擘也;,穴也,即大指中窠穴也。把握大笔在大指小之,即虎口中也。大笔大书用擘窠。二指刺碑书丹前先划成方格,依格而书。

12据石:据碑石。颜此擘窠大书,即指前一义大书;亦有指依格而书者。此语见《乞御书放生池碑额表》。

13:元太祖至元成宗间人,官至翰林学士,有著作百卷。工书。

14韩魏公:韩琦,宋真宗、仁宗间人。官至相位,封魏国公。书学鲁公。恶:指恶劣的书法。

15署书;封检题字的专用书。然题榜亦曰署。萧何:汉高祖刘邦之丞相。萧之署书可能指题署末央官成,萧用秃笔题额,时称“萧籀”,观者如流。

16北宫:指后宫,皇后所居之处。南宫:南面的住室或宫殿。亦指皇室及王侯子弟的学宫。韦:三国魏书家,以善题署知名。

17元魏:即北魏。魏孝文帝迁都洛阳,改本拓拔为元,所以历史上又称元魏。沈含馨:原洛阳宫殿门题皆大篆,沈改用

18景明、正始:北魏宣武两个年号(公元500503年,504507)。敕:委任。符节令:官名。北魏时隶御史台,领符玺郎中,魏孝文帝时为四品,后改八品上。江式:通字学,工书,尤善篆。

19燕都:燕京。即今之北京。汴京;五代梁、晋、汉、周及北宋的都城。在今河南开封市。王无竞:名竞字无竞,南宋末至金之间人,官掐林学土承旨博学能文,善书画。

 

 

 

飞白

飞白字之名,书家例知之,但不晓作何状。予按,王隐云1:“飞白,变楷制也2。本是宫殿题署,势既遒劲,文字宜轻微不满,名为飞白。”据此,则如今篆书之渴笔,俗所谓沙笔是3。唐人好奇,或作禽鸟花竹之状,《顺陵碑》略有数字,今绝无作之者。惟方外道流书酒肆壁,作竹节雀头,形俗可憎矣。

张飞书

涪陵有张飞《刁斗铭》,其文字甚工,飞所书也。张士环诗4:“天下英雄只豫州,阿瞒不共戴天仇5。山河割据三分国,宇宙威名丈八6。江上词堂严剑佩,人间《刁斗》见银钩7。空诸葛《秦州表》,左袒何人复为刘8。”

山谷论草书

山谷帖云:“少时喜作草书,初师承古人,但管中窥豹,稍稍推类为之9。方事急时便以意成,久之或不自识也10。”余谓山谷岂杜撰者,盖自掊击以教人耳11

草书枯涩

真书多渴笔,怀素草书多枯涩12,在书法以为妙品。戴幼公《赠怀素诗》云13:“忽为壮丽就枯涩,龙蛇盘腾兽屹立14。”鲁收《怀素草书歌》:“连拂数行势不绝,藤悬槎蹙生奇节15。”窦臮亦云:“殊形状不易说,中含枯燥尤惊绝16。”任华云:“时复枯燥何褵褷,忽觉阴山突几横翠微17。”盖深知怀素之三昧者。姜白石云:“徐季海之渴笔,譬如绮筵之素馔,美人之谈妆18。”倪思以痴重笔迹为墨猪19。元班彦功之字,评者以为死猪肠可以喻矣20

  张禺山戏语

  张禺山晚年好纵笔作草书,师法帖而殊自珍诧21。尝自书一纸寄余,且戏书其后曰:“野花艳目,不必牡丹;村酒酣人,何须蚁绿22?太白诗云:‘越女濯素足,行人解金装23。’渐近自然,何必金莲玉弓乎24?”亦可谓善25

 

 注释:

1王隐:晋书家,博学多闻。官著作郎。

  2变楷:改变楷法。制:制作;创作。

3沙笔:一种用墨少,笔势遒劲,笔画中有丝丝露白的书画法。亦称渴笔或飞白。

4张士环:不祥其人。

5豫州:指刘备。刘备尝败于吕布,归曹操,操厚遇之,以为豫州牧。见《三国志·蜀书》。阿瞒;曹操小名。

6分三国:指蜀、魏、吴三国。宇宙:犹天下。威名:威望,名声。丈八矛:即丈八点钢矛。古兵器,张飞所使。

7让上;江岸上。祠堂:指祭把先贤的庙堂。成都南郊有先主刘备祠,有关判、张飞塑像。剑佩:宝剑和垂佩。银钩:响媚刚劲的书法。

8左袒:汉高祖刘邦死后吕后擅政,大封吕氏以培植势力。吕后死,太尉周勃谋诛吕,行令军中:“为吕氏比右袒,为刘氏左袒。”事见《史记·吕太后本纪》。后因以称偏护一方为左袒。刘;指蜀后主也。

9师承:指学术、技艺上的学习继承。管中窥豹;谓从管中看豹,只见到豹的一块斑纹。比喻只见到事物的小部分。推类:犹类推。谓比类而推究。

10方:介词、当.存。意:意思;想象。或:副词。常,时常。自识:自己记得。谓记得师承。

11掊击:抨击。

12枯涩:指健劲断续的枯笔。

13戴幼公名叔伦字幼公,唐诗人。诗题为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。

14就:向,趋向。龙蛇盘腾:形容草书飞动圆转的笔势。兽屹立:喻指高耸挺立的书势。

15鲁收:唐大历时人。其诗题为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。藤悬:谓如藤蔓悬垂。蹙:谓如树的杈枝屈聚。奇节:奇持的形节。指连续出现新的笔画。

16殊形状:犹言方形怪状。惊绝:谓令人惊叹绝倒。

17任华:唐玄宗时,官秘书省校书郎。工诗能文能书。褵褷:离披散乱貌。阴山:即阴山山脉,在内蒙古境内。翠微:形容山光水色青翠飘渺。

18姜白石:姜,号白石道人。精通乐律和书学,著有《续书谱》。徐季海:名字季海。绮筵:华丽丰盛的宴席。素撰:犹素食。淡妆:淡素的妆饰。皆形容其渴笔笔墨少。

19倪思:南宋人,官至礼部尚书。有《齐山甲乙稿》等著。痴重:谓凝中乏力。墨猪:谓笔画丰肥而骨力的籽法。

20班彦功:名惟志功,元大梁人。官至浙江儒学提举。死猪肠:臃肿而肥大也。

21张禺山;名舍号山,明宪宗至世宗间云南保山人。与杨慎友善。珍:珍惜夸耀。

22艳目:艳丽夺目。不必:无须。村酒:农家自酿的酒。酣人:饮的使人尽兴。蚁绿:有浮沫的酒,佳酿也。

23越女:古越国多出美女,西施其尤著者。后因以泛指越地美女。濯:洗涤。素足:白哲的脚。金装:谓美装,盛装。李白诗题为《洗足亭》,原诗为“樵女洗素足,行人歇金装”。

24金莲:指女子的足。玉弓;亦指女子的小脚。

25:语本《诗·卫风·淇奥》:“善戏谑兮,不为兮。”后因以“善谑”谓善于戏言,亦指笑谈的资料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杨慎字用修,号升庵,四川新都人。少有才情,正德六年廷试第—,授翰林修撰。明世宗嗣位,任经讲官,因违迕宗谪戍云南永昌卫三十除年,直至老死地。杨慎是明代知名学者,其记诵之博,著述之富,推为明第一。诗文外杂著至一百种,有《升庵集》八十—卷。工书,王贞《国朝名臣遗墨跋》谓其“以博学名,书亦自负吴兴堂”。吴兴,书之大家赵孟頫也。其书论有《丹铅总录》、《墨池琐录》、《书品》等。

他沦书,推重风韵和态度。他也以晋人书为标淮,其所以如此,就是因为晋人书有一种难及的风韶和态度。并由此而轻视唐人书,他以为他们“乏晋逸,谓之毡裘气”,即裹上一件厚厚的毡裘,不见有风韵和姿态。他说:“法书风韵难及,唐人书多粗糙,晋人书虽非名法之家,亦自奕奕有一种风流蕴藉之气。”又说:“丁道护《襄阳启法寺碑》最精,欧、虞之所由出。北方多朴而有隶体,无晋逸,谓之毡裘气。”

与这种推重风韵和态度相联系.杨慎于书法审美标婉媚。他说:“唐史称颜真卿笔遒婉,又称柳公权结体劲媚,有见之言哉!今人竭力仿者,但得其道而失其,徒学其劲而忘其妮.米元章所以有笔头如蒸饼之消也。”历来沦书以筋骨胜,以遒劲为尚,杨慎在此强调的是一种婉媚的丰姿。杨慎如此推重和标举风韵、态度、婉媚,表明他主张书法要给人一种鲜明而直观的外在的审美感受。

我们这里介绍的是《墨池琐录》和《书品》中的部分论述。《墨池琐录》共四卷,有《明嘉靖本》、《四库全书本》等。《书品》不分卷,有《道光五年补副本》、《光绪八年重刊本》等。今前者以《明嘉靖本》为底本标点,后者以《道光本》为底本标点,校以他本。两者所录,统名之曰《升庵论书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