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长论书

徐渭

新建公少年书董子命题其后

    重其人,宜无所不重也,况书乎?重其书,宜无所不重也,况早年力完之书乎1?重其力完,宜无所不重也,况题乎?君某得新建公早年书,顾以题命我2

    氏石刻

    金华末先生之重也以道,卒用于学士也以文,珍其书,谓多由此3。然即使不道文,书亦自珍也4丰考功晚痹而跌,株连臂腕,于书不无少5,而归安康伯购而简刻者,乃并是两公盛年五合时物6其寄我以题,虽非其人,然殊快一7。语云:匪逐,华肉8

    书苏长公维摩赞墨迹

    夙慕太苏公书9,然阅览止从金石本耳,鲜得其迹。马子某博古而获此,予始幸一见之,必欲定其真者,则取公之《赞维摩》中语而答之曰:“若云此画无实相,耶城中亦非实10。”

    书米南宫墨迹

    南宫书多矣,潇散爽逸。无过此帖,辟之朔万马,骅骝独先11

    书子昂所写道德经

世好赵书,女取其媚也,责以古服劲装可乎12?盖帝胄王孙,裘马轻,足称其人13他书率然14,而《道德经》为尤媚。然可以为槁涩顽粗,如所称枯柴蒸饼者之药15

 

注释:

1力完:谓笔力完满。

 2某:指—定的不言其名的人。新建公:即王守仁,号阳明者。累官右都御史,巡抚南赣,平大帽山农民起义,定宸潦之乱。明世宗时封新建伯。顾:乃也。题:评价。题跋。

3谓;通为。因为。

4自珍:谓本来精美。

5丰考功即丰坊,官至吏部考功主事。:中医指风、寒、湿侵袭肌体导致肢节疼痛、麻木、屈仲不利的病症。株连:连累。少:稍许妨碍。

6归安:旧县名。在今浙江吴兴。君康伯:其人不祥。盛年:青壮年。五合:指作书时五个方面合乎心意,即精神愉悦心境闲适。感谢恩惠依从知己,天气和顺气候宜人,纸墨笔别称心应手,偶然兴发想要作书。见孙过庭《书谱》和姜《续书谱》。

7非:不合,不符合。不符合其人,乃作者自谦之词。殊快:犹快,尚快。一饱:一饱眼福。饱,满足。

8语:俗话,谚语。逐:赤脚追逐。

9公:即大苏公?

10维摩:维摩之简称。菩萨名。耶城:维摩即此城之长者。

11散:洒脱,不裕。爽速:豪放超逸。辟:通。譬喻。朔:北方沙漠地带。骅骝:周穆王八骏之一。泛指骏马。

12女:代词。汝也,尔也。包。媚:艳丽美好。责:求取;要求。劲装:强劲打扮。古服劲装:指古意而骨力强劲。

13王孙:指皇族和贵族子弟、赵子昂乃赵宋皇族。裘马:轻裘肥马。轻:指衣服轻软纤细。足称:十分符合。

14率然:犹皆然。全都如此。

15涩:枯槁干涩。顽粗:愚顽粗重。蒸饼:似用米芾额书语。药:治疗。

 

 

书李北海

 李北海此帖,遇难布处,字字侵让,互用位置之法1,独高于人。谓集贤师之,亦得其皮耳,盖详于肉而略于骨,辟如折枝海棠,不连铁干2,添妆则可,生意却亏。

书朱太仆十七

 予少时似闻学使者萧公言,南中宝物3装数舟载以去,卒沉于河,而《十七帖》石数片在其中:至是石起于浚河者4,即此本也。满刺人能辨宝,术虏耳,舍马上物宜无知,而顾亦识此5,既又不随以往也,此亦真神物矣哉!然斯言也,萧亦得于传闻,未必然也,予又见吴中晚刻别本,引言谓胜此6,亦未必然也。

 大苏所书金刚经石刻

 论书者云,多似其人。苏文忠人逸7,而书则庄。文忠书法额,至比杜少陵之诗,昌黎之文,吴道于之画。盖颜之书,即庄亦未尝逸也。《金刚》、《楞伽》二经,并达磨首举以付学人者,而文忠并两书之,《金刚》此帖是也,《楞伽》以付金山参8余过金山,问文忠玉带所传镇山门者,亦为顽僧质钱充口腹矣9经乎?倘得如此帖,勒传人间,亦辛也,惜过时失问。

 书马君所藏王新建公墨迹

 古人论右军以书掩其人,新建先生乃不然,以人掩其书今睹兹墨迹,非不翩翩然风而龙10。使其人少亚于书,则书且传矣;而今重其人,翅于镒,称其书仅得于铢,书之遇不遇11,固如此哉!然而犹得号于人曰:此新建王先生书也,亦幸矣。马君博古君子也,先生之书如此其多12,将重先生之书耶?抑重先生之人耶?

季子微所藏摹本兰亭

非特字也,世间诸有为事,凡临摹直寄兴耳,铢而较,寸而合13,岂真我面目哉?临摹《兰亭》本者多矣,然时时露己笔意者,始称高手。予阅兹本,虽不能必知其为何人,然窥其露己笔意,必高手也。优孟之似孙叔敖14岂并其须眉躯干而似之耶?亦取诸其意气而已15

 

注释:

1布:布置。分布安置、安排。侵让:侵占退让。位置:指字及字的笔画各所处的地位或地方。

2集贤:或指赵孟頫?赵官集贤直学士,书学李北海。铁干:指坚强刚劲的树干。

3术:即完颜宗弼,金太祖第四子。善骑射,屡侵宋;搜括。南中:泛指南方。

4十七帖:右军书帖。浚河:即水,又称黎水。在今河南浚县东北(属开封市)

5满刺人:似指满族人。虏:古时对北方族的蔑称。顾:乃也。

6吴中:今江苏吴县一带。亦泛指吴地,引亩:指此刻本前类似序言或导言的文字。

7人逸:人中超逸或闲放之人。

8达磨:有二义,一为人名,指法,规则。此当指后者。谓《金刚》、《楞伽》二佛经及法也。自举:首次拿出。参:宋僧道,号参子,东坡方外友也。

9玉带;饰玉的腰带。宋从一品以上服玉带。苏拭官至翰林学士,承旨.正三品。镇山门:指寺院之主,亦指镇守寺院外门寺僧。山门有二义:寺院外门和代指寺院。质钱:犹典钱

10翩翩:谓书势飘动。凤:如凤凰飞舞,蚊龙蟠曲书法体势飞扬健劲,回旋多姿。

11翅:犹不啻。于镒:同。锐为重量单位,合二十两。一说二十四两一镒为金二四两。铢:亦衡制单位。二十四分之一两为一。遇不遇:犹被赏识与不被赏识。

12:聚集。其多:之多。

13铢而较,寸而合:谓铢相比较,一寸一寸要相合,指仔细地推究摹本与原本丝毫相差。

14优孟:春秋楚国著名优人(以乐舞、戏谑为业的艺人)。孙叔敖楚相。优孟尝着孙衣冠见楚王,楚王莫辨。学见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

15意气:精神;神色。而已:仅此而已。犹罢了。

 

 

 

 书新建公二序手稿

 曹操书余末及见,而文公谓放之,公书天风海涛1乃近元常元常魏人盖操亦放之耶? 曩歙人持文公笺《学》、《庸》稿本来相质2持似今所见新建公送两府官序稿,大约俱草草,而二大儒之为儒则3,故书法亦暗合耶?序稿点窜不数字,而世相传温公《通鉴》稿本多真书,点窜亦仅仅,两公端慎4亦暗合耶!送刘府者自“举爵”以后,送费府者自“橘逾”以后5,大是警策,而今全集中并逸6,知所逸不少矣。

 司马公草书

 司马伯通先生,弘正间材杰7,其草书仿《圣母帖》,《圣母帖》即怀素上人书,而《圣母》别是一家8司马书与张南安东海翁书,皆宗《圣母帖》也9。《圣母帖》有蜗牛及老科斗脚肥者,及缝衣剪子者,皆是法,末可以微疵而短其醇10。伯通业亦豪俊,其诗多清11,罢官书门榜云,“独呼明日常陪醉,不负青天早放闲”12,人至今诵之。

 赵文敏墨迹洛神赋

 古人论真行与篆隶,辨圆方者,微有不同13。真行始于动,中以静,终以媚。媚者盖锋稍溢出,其名曰姿态。锋太藏则媚隐太正则媚藏而不悦,故大苏宽之以侧笔取妍之说14。赵文敏师李北海,净均也15媚则赵胜李,动则李胜赵。夫子建见甄氏而深悦之16媚胜也,后人末见甄氏,读子建无不深悦之者、赋之媚亦胜也。

 

注释:

1文公:指司马光。司马光卒赠温国公,溢文正。谓:通为。是也。放:仿效,摹拟。天风;即风。因风行天空,故名。海涛:海浪。天风海涛,形容书势强健有力。

2:先时,以前。人:歙县人。歙县在今安徽东南。笺:注释古籍,以显明作者之意为笺。学、庸;即《大学》、 《中庸》。相质:彼此质询。

3府:指行使宰辅权的两个重臣以及其所在的机构。序:当指功业。序通。草草:草率,苟简。大儒:儒学大师、儒:信奉儒家学说的人。亦泛指读书人。司马光与王守仁.均可为人儒,然后者在思想史上的地位更重要。

4点窜:修改,删改。通鉴:即《资治通鉴》。仅仅:形容数量少。端慎:庄重谨慎。

5刘:似指刘瑾。武帝时得志,专擅威福,大小事皆专决,不复白帝。费:当指费宏宗时官至首辅

6誓策:指文句精炼扼要而含义深切动人。全集:指《阳明全集》。逸:散失,亡失。

7司马伯通:明人。弘正:即弘治、汇德,明孝宗和武宗的两个年号。材杰:才能杰出的人。

8别是一家:谓富有特色的一种书风。《圣母帖》与怀素的《自叙帜》、《律公帖》异趣。特别温润遒劲。黄伯思称此贴为合作,明赵崡乃至称其“贯王氏之垒而拔其赤帜矣”。

9张安南东:即张弼,明松江华亭人,字汝,自号东海,官至南知府。宗:谓推尊而仿效之。

10蜗牛:有篆,笔画拟蜗牛者。《圣母贴》J5申书.其中年月一行乃篆书:蜗牛当指篆。科斗脚肥:当指字脚肥如科斗者。缝衣剪子:古有剪刀篆。这里蜗牛、抖斗脚、剪子大约都是帖中的篆书及正书带有一些美体者。帖中尚有正书题名五行。短:指责过失。:精纯。

11什业:指做官和功业。豪俊;谓气魄大,行为特出。清豁:清新开阔。

12明日;当为“明月”之误。放闲:放归赋闲。

13圆方:囚笔和方笔。一胶以有棱角有为方笔,无棱角者为圆笔。真贵方、篆贵圆。微有:稍有,略有。

14宽:宽松;放宽。侧笔:指用笔取侧势。取:取美。

15赵文敏:赵孟頫,卒说文敏。净均:完全均等。

16子建:曹植,字子建,曹操子,曹丕弟。甄氏:初为袁绍中子妻,操破见其姿色绝伦,纳为夫人。有宠,立为后。子建感而写《洛神赋》,现实中的甄氏便成了洛神,亦谓神。

 

 

 

  跋停云馆帖

 待记文先生征明,摹刻《停云馆帖》装之1,多至十二本,虽时代人品各就其资之所近2,自成一家,不问矣。然其人门,必自分间布白,未有不同者也。舍此则书,品者为盲3。虽然,祝京兆书乃今时第一,王雅宜次之4。京兆十七首书固亦纵,然非甚合作5,而雅宜不收一字。文老小楷从《黄庭》、《乐毅》来,无间然矣6乃独收其行书《早朝诗》十首,岂后人爱翻其刻者诗而不及计较其字耶?荆公不必收,文山公书尤不必收,重其人耶7?,文山公岂待书而重耶?

 跋陈白阳卷

 陈道复花卉一世8,草书飞动似之。独此帖既纯完,又多而不败9。盖余尝见闽、楚壮士袭马剑戟,则凛然若羆,及解而当绣刺之绷,亦颓然若女妇可近也10。此非道复之书与染耶11?

 跋张东海草书千文卷后

 夫不学而天成者尚矣12,其次则始于学,终于天成,天成者非成于天也,出乎己而出于人也。敝莫敝出乎己而由乎人,尤莫敝于罔乎人而乎己所出13。凡事莫不尔,而奚独于书乎哉14?近世书者绝笔性,其道以为独出乎己,用盔名,其于点画漫不省为何物,求其仿迹古光以几所谓出乎人者已绝15望其天成者哉!是辈者起,率后生16,背弃先进,往往谓张东诲乃是俗笔。家鸡,逐野鸡,岂直野鸡哉17!盖则之死者耳18,可笑也,可痛也。以余所谓东海翁善学而天成者,谓其似怀素,特举一节耳,岂真知翁者哉!余往年过南安,南安其川守地也19,有《东山流觞处草铁汉楼碑》,皆翁遗墨,而书金莲寺中者十壁,具数种法,皆神妙,近世名书所术尝有也,乃今复得睹是草于门人陆子所。余有感于者之敝妄议,因忆往时所见之奇之有似于此书也,而为叙之如此。忆世事之敝,岂直一书!岂直一书哉20

 

注释:

1待诏:文征明官翰林待诏。;指已故尊长者之名。停云馆:文征明书斋名。《停云馆帖》为历代从帖。从晋罕文征明自己的书帖。证明撰集,其子文嘉、文彭摹勒。此指其翻刻。

2资:禀赋,才质。

3:同,风湿导致肚体麻木等的疾病。见《书茆氏石刻》注。盲:目失明。瞎了。

4祝京兆:即祝允明。京兆,京都也,祝乃南京长洲人,南京乃明之京都,故名。王雅宜:明孝宗至世宗间南京长洲人,名宠字履仁,号雅宜山人。

5固:本来。纵:放纵。合作:合乎法度。

6黄庭、乐毅:皆右军小楷法帖。无间:无可非议;无懈可击。

7荆公:王安石,封荆国公。文山公:文天样,号文山,二人皆宋名相,特别是文天样,民族大节日月,故“重其人耶”?

8陈道复:明宪宗至世宗间南京长洲人,名字道复,以字行,自号白阳山人。受业于文征明。书画皆著名于世,与徐渭同为文人写意花鸟画的代表。

9纯完:精纯完整。不败:没有破败。

10剑戟:泛指武器、兵器。凛然:严肃;人生畏貌。羆:熊的一种。俗称人熊或马熊。绣刺:刺绣。绷:当为绷子。刺绣时用来绷紧布的工具。颓然:和顺貌。

11染:谓描绘渲染:书与染,与前文联系,犹裘马剑戟解而作绣刺也。

12尚:上也。

13敝:通弊。弊病,害处。:搜括;牟取。:欺诈;假冒。

14:疑问同。何也。

15绝:阻断;杜绝。笔性:书画诗文中所表现的作者各自的风格特点。名:世间的名望。漫:全也。不省:不领悟,不明白。仿迹:仿效追踪。古先:古代,往昔。不得:不能得到;得不到。

16率:率先从事;引导。

17家鸡野鸡:野鸡即野雉。《太平御览》引《晋书》谓翼书,“少时与右军齐名、右军后进,犹不忿,在荆州与都下人书云:‘小儿辈贱家鸡爱野雉,皆学逸少书,须吾下当比之。’”后从兄亮处见到右军书,遂折服,赞叹“伯英再生”。此家鸡野鸡乃反其意而用之,讥诡诈出己而以野鸡逐人者。直:相当。

18蜗蚓:蜗牛与蚯蚓。两种屈曲柔弱小生物。此似喻拙劣婉曲无状的书迹。唐太宗尝用“春蚓秋蛇”讥萧子云书,可资参证。死:消失之谓

19南安:府名;治所在大(今江西大余)。出守:由京官出为太守。张弼出为南安太守。

20直:副词。特;但;只不过。

 

 

       题智永禅师千文

志称木禅师书《千文》本以千计,今虽去其已远,而漫无一存者1。往年人传董文简公家有之,急往,启匣固佳,然不甚称也。今从阳和太史家得见此本,圆熟精2,起伏位置,非永师不能到。问其自,云得之文成公门客之手3。颗颗缀珠,行行悬玉,吾何幸得题其端4!

题楷书楚词

慕子兰探博古器5,而法书图画尤其专长。余书多草草,而尤劣者楷,不知何以人其目也?古语曰:“心诚,白发玄6。”其斯之7?

 题自书一枝堂帖

 高书不入俗眼8,入俗眼者必非高书。然此言亦可与知者道,难与俗人言也。

跋梁武帝丰考功评书

右梁武帝评书,并是妙语,虽不无抑扬,而辞气从容,恣态朗切9。又其人书法固是人室之徒,但抄本乖落10,无从订正,且一曰袁昂11,二曰袁昂,并不知何为也。至于丰考功,则抑扬过当12。其吕衡、张文溪趁寻文之差,夫任情,则大骂詈13。书可骂詈,犹烦入评耶?最乖者概处陈、李,真同器薰莸14。白雀之书不让京兆,京兆真楷如狮搏虎,金翅鸟15口几于元常。而考功以为不如行,之见耶?其他盲16,颇亦不少。然谓之尽不知书则不可,谓之尽知书亦不可。谓尽不能书固不可,谓尽能书亦不可也。吾于其论握笔专重第四指而窥之矣17

 

注释:

1志:指记事著作。千文:即《千字文》。智永写真草《千字文》八百本,浙东诸寺各施一本。漫无:空无;全无。

2圆熟:纯熟。精:清朗丰腴。

3自:由来;缘由。文成公:王守仁,卒溢文成

4颗颗:字字。颗,泛指粒状物。缀珠:系结的珍珠。端:指篇首。

5楚词:即《楚辞》。词,通辞。古器:古代钟鼎等器物,包括字画。幕子兰大约是位古器鉴赏家,下旬“专长”似指此,非书画家也,因书画辞书皆查无其人。

6:喜爱。玄:黑色。

7其:副词。乃也。谓:意也。

8俗眼:粗俗浅薄的眼光。俗人之眼。

9梁武帝:即南朝梁武帝萧衍,南朝梁建立者。写有《观钟繇书法十二意》、《草书状》和《古今书人优劣评》等。此处“评书”即指后一文。辞气:语气,口气。恣态:豪放的态度。朗切:明朗切近。

10乖落:背离脱落。

11袁昂:南朝梁书画家。梁武帝用为吏部尚书,迁尚书令.位司空。有《古今书评》一篇,乃奉而撰。传梁武帝《古今书人优劣评》即附益此篇而成。徐渭见者乃刻本,故有乖落处,时见“袁昂”字《书苑》本已无。

12过当:失当。

13吕衡、张文溪:均不详其人。趁:乘也。乘机。寻文:用文。造;副词。将近;差不多。夫:句中助词,无义。任:任意,恣意。大:大肆;放肆。骂詈:骂,斥骂。

14概处:梗概处,陈、李:不祥具指。丰坊《书决》开端一段叙及书家由晋至明百人。同器薰莸:同一容器中的香草和臭草。好坏善恶共处。此指不分善恶好坏。

15白雀:不祥。金翅乌:佛教传说中的大鸟。《南齐书·南郡王子夏传》:“世祖梦金翅鸟下殿庭,搏食小龙无数,乃飞上天。”此“狮搏虎,金翅鸟龙”。其书势强健有力也。,食,吃。

16:眼瞎耳聋。愚昧无知。

17专重第四指:说明重视执笔和远笔中第四指的作用。有五字执笔法和七字执笔法。五宇执笔法第四子起“格”的作用。格即用力将笔向外挡住,使笔灵活运转。七字法中第四指与中指、小指配合,起“揭笔”、“抵笔”、“拒笔”、“导笔”、“送笔”的作用,作用更大。徐渭看丰坊论执笔更第四指,当屈后者徐渭重执笔,有《笔元要旨》一文,惜乎全集末之见。

 

 

评 字

 黄山谷书如剑戟,构密是其所长,散是其所短1。苏长公书专以老朴胜2,不似其人之潇洒,何耶?南宫书一种出尘,人所难及,但有生熟,差不及黄之匀耳3。蔡书近二王,其短者略俗耳,劲净而匀4,乃其所长。孟頫虽媚,犹可言也;其似算子率俗书不可言也5。尝有评吾书以吾薄之,岂其然乎6?倪瓒书从隶人.辄在钟元常《荐季直表》中夺舍投胎7。古而媚,密而散,未可以近而忽之也8吾学索靖书,虽梗概亦不得,然人并以章草视之,不知章稍逸而近分,索则超而仿篆9

 分间布白,指实掌虚,以为入门10布匀而不必匀,笔态人净媚11,天下无书矣。握人节乃大忌12

 雷大简云:“闻江声而笔法进13。”!此岂可与俗人道哉?江声之中笔法何从来哉?

 隆庆庚午元日,醉后呼管至14,无他书,漫评古人,何足依据。(先生评各家书,即效各家体,字画奇肖,传有石文15

 

注释:

1构密:结构紧密。散:洒脱,不俗。短;缺少;不擅长。

2老朴:老到朴实。

3种:一个种类。指一个书种。出尘:超出尘俗。此当指其行草。生熟;生疏与熟练。差:差别;不同。

4蔡书:不知指蔡襄书还是蔡京书,絛《铁围山丛谈》谓蔡京“深法二王,晚每叹右军难及”。此似指蔡京。劲净:笔法遒劲洁净。

5算子:即算筹。计数的筹码。用竹木制成。一分,长六寸,一律相同。此喻字的长短粗的笔画呆板无变化。率俏:庸俗。

6薄:轻视;鄙薄。其然:如此。

7荐季直表:小楷刻帖。夺舍:犹取体。舍,人的躯体。投胎:旧时迷信,谓人死后灵魂投入他胎,转生世间。此喻倪书从元常《荐季直表》变化而来。

8古:不同凡俗。窦蒙《述书赋·例语字格》:“古,除去常情曰古。”密而散:结构紧密而飘逸或洒脱。近:浅近,浅显:形近而意远也。

9并:副词。普遍,全都。逸:放纵。分:分书。超:高超。

10分间布白:指作书落笔时使着墨处与空白处疏密相间,使字与宇及行与行之间的间隔布置得宜。指实掌虚:执笔的基本要求。五字执笔法的标姿势,除小指贴于名指之外,其余四指均执住笔管,力在指上。这样“指实”,掌自然虚空。以为:作为,用作。

11:如,比得上。布匀:布置均匀;笔态:犹笔姿。用笔姿态。净媚:净尽妩媚:无姿媚。姿媚一点不剩。

12握入节:指握笔过指节。正确的标准握笔姿势,皆手指第一节着笔管,无过节的。

13雷大简:即雷太简。名简夫.字太简,宋同州郃阳人。先隐居,后杜衍荐为尚书职方员外郎。朱长文《续书断》:“简夫善真行书。尝守雅州,闻江声以悟笔法,迹甚峻快。”江声峻急,因之而悟笔法峻快也

14隆庆:明穆宗朱载垕年号(公元15671572)。庚午:即隆庆四年。元日:正月初一。呼管:呼唤拿笔。

15字画:文字的笔画、笔形。奇肖:非常相似。石文:碑文,石刻文字。此文录自《徐渭集》中的《徐文长逸稿》,《逸稿》乃明末张岱校辑刊行,因而此“先生”等四语当张贷语也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徐渭字文长,号天池.又号青藤道士,别署水田月、明正德至万历间山阴人。著有《徐文长集》、《徐文长逸稿》、《徐文氏佚草》、杂剧《四声猿》与《歌代啸》、昆曲《南词叙录》等,除《南词叙录》外,其他著述今人皆己辑成《徐渭集》出版。徐渭是一代奇才,诗、文、书、画无不工,又无不奇。诗其奇警,为文识见超卓,气魄宏肆。戏曲《四声猿》.钟人杰《四声猿引》称力“腐史之列传,放臣之《离骚》”。其书笔意奔放如其诗,苍劲中姿媚跃出,袁宏道《徐文长传》赞是“诚八法之散圣,字林之侠客也”。其画成就亦巨,擅长花鸟,兼能山水人物,水墨写意,气势狂纵奔逸,不拘绳墨,笔简意浓,形象生动、开启了明清以来水墨写意的新途径。

徐渭是王阳明弟子季本之弟子,是阳明后学之左派,是明清之际带有个性思想解放色彩的文艺思潮的先驱。他的诗文和绘四创作及论述无不表现出这一点.作书和论杉也如此。如其《书季子微所藏摹本兰亭》说:“临摹《兰亭》本者多矣,然时时露己笔意者,始称高手。予阅兹本,虽不能必知其为何人,然窥其露己笔意,必高于也”。一般要求摹本要忠实于原本,他却赞赏“时时露己笔意者”,称此为“高手”,这实际上要求作出,包括摹本,都要有书家的个性。又如其《赵文敏墨迹洛神赋》说:“赵文敏师李北海,净均也,媚则赵胜李,动则李胜赵,夫子建见甄氏而深阅之,媚胜也。后人未见甄氏,读子建赋无不悦之者,赋之妮亦胜也。”一般要求书法以骨力胜,他则要求以“媚胜”。这与他的书法创作“苍劲中姿媚跃出”是一致的,与杨慎的“婉媚”说相类;与他的性解放思想相联系.是那一历史时期出现的以性解放为思想基础的文艺思潮的一种表现。明代中叶以后,艳情诗逐渐增多,言情写性的小说接连出现,独抒襟怀、墨气淋漓、别具一格的花鸟画峭然兴起,这样才出现作书以“媚胜”。

文长论书,与他论画相比较,文字显得较少,然其观点则很明确。他由重个性、以“媚胜”,进而讲用笔,以侧笔取妍。明初以来的书论对苏、米的侧笔、卧笔多所讥贬,他则完全肯定。他与传统的重中锋尚骨力的主张迥异其趣。

我们这里所录文字均见《徐渭集》,故这里只载论著篇名,不标卷次了。所录文字,统名之为《文长论书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