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待诏题跋

文徵明

拔李少卿帖

家君寺在太仆时1、公为少卿,某以同子弟,得朝夕给事左右,所承绪论为多2。一日,书《魏府君碑》,顾谓某曰:“吾学书四十年,今始有得,然老无益矣,子其及日力壮时为之3。”因极论书之要诀,累数百言4凡运指、凝思、吮毫、墨,与字之起落转换,小大内背,长短疏密,高下疾徐,莫不有法。盖公虽潜心方法,而所自得为多5,当为国朝第一。其尤妙能三指笔,虚腕疾书6,今人莫能为也。予虽知之,而心手逮,盖数年末始有得,今公已矣7。尝欲其言为《李公论露录》而未r今日偶阅此帖,不觉感伦畴苛沟记如此8   

又自书学不讲,流习成弊,聪达者病于新巧,驾古者泥于规模9:公既多闻古帖,又深三昧10,遂自成家而古法不亡。尝一日阅朵书有涉玉局笔意,因大11:“破却工夫,何至随人脚踵12,就令学成王羲之,只是他书耳。”按张融自谓“不恨己无二王法,但恨二王无己法”,则古人固以规规为耻13。此帖为郎中时书,其转折处锋芒削利,益蚤年尝学《虞恭公碑》如此14。后五日又题。

 

注释:

1家君:《易·家人》:“家人有严君焉,父母之谓也。”后因称己父为 家君:明家君文林,尝官太仆寺

2少卿:李应帧,名甡,一名维熙、维熊,以字行,明宣德、弘治间南京长洲人。弘治中为太仆少卿。好古、篆、。其:自称之词。我也。同:指同官署做事的人。给事:处事;办理事务。承:接受;承受。绪论:言论。

3有得:有所得;有所领悟。无益:没有裨益。其:副词。当,可。及:乘,。为:用,使用。

4沦:透彻论述;畅谈。累:连续。

5潜心:专心。自得:自己有心得体会。

6管:执笔法之一。以大指、食指和中指执笔,无名指和小拇指拳入掌中:执持。虚腕:谓作肘腕不着案,悬腕也。

7不逮:比不上;不及;不如。未始;未曾;从未。已矣;完了;逝去。

8:感慨悲伤。时曾;从前;往日。用:副词。才,方才。

9流习:相沿而成的习俗。多含贬义。聪达:谓聪明而通达事理。病:败也,失败。新巧:新奇巧妙。笃古:纯厚古朴;好古。泥:拘执:规模:摹仿;效法。

10多闻:多知识;深:谓造诣很深。三昧:奥妙;决窍

11涉:涉及;关连。玉局:指苏轼,苏轼尝任玉局观提举,因以称之。大:甚为惊讶。

12破却:谓割出去。工夫;指作事所费的精力和时间。随人脚踵:跟从人的脚后跟。

13张融:南朝宋齐间人,工书。齐高帝渭融曰:“卿书殊有骨力,但恨无二王法。”融曰:“非恨臣无二王法,亦恨二王无臣法,”规规:浅陋拘泥

14郎中:明初为六部诸司长官,五品。削利:刮利。虞恭公碑:唐刻石,岑文本撰,欧阳询书。

 

 

跋东坡楚颂帖真迹

 世传苏文忠公喜墨书,至有墨猪之消1。而此实用淡墨,盖一时草草弄笔,而后世遂宝以为奇玩2。宋元题识凡九人,而周益公加详3。予往时尝蓄石本,比在4,始得观于太仆少卿李公所。其先藏金陵张氏,李以十四千得之,尝欲归闻老宜兴公,末果而卒。卒后,宜兴托家君寺亟致之5凡留子家半岁,盖宜兴公以其乡故事,致意特勤6。石本即公所刻,无毫发失真,但去曾从龙、庄夏、仇远三跋,而益以《买田》、《奏状》二帖7。题其后云:“文忠尝爱吾乡山水之胜而欲居之。今所存‘斩蛟桥’八宁而已。”按桥题经崇宁禁锢8,沉石水中。今十二字乃天台谢采伯家具迹,绍定问其了奕修宰义兴携以入石者9,非当时之物也。

家藏赵魏公二体千文

右赵魏公《二体千文》10,后有跋语而无名氏,验印牵,为方公孝儒,永乐初11,禁藏其书,故当时人刮去名字以避祸耳。最后则高公逊志,二公皆题为叶夷仲所藏。夷仲,临诲人,名见泰,博学,善草书,国朝为刑部主事。此书或疑其笔弱,予始以为然,而出入规矩,有非人所能12。舒卷数日,见其波发转折皆效智永因取永石本比观,了无差别,遂定为临水书。按柳文肃称公早年喜临智永《千文》,与之俱化,入朝后,乃自成家,不区分泥古,而无一毫宭束之意13,此帖正少时书也。宋中书谓中年笔,恐未必然。

跋赵松雪四帖

右魏公四帖,中帖《与鲜于太常》14,有“南来会晤”之语,盖至元丁亥为兵部郎中奉使还家时所发15是岁公年三十有三。尝闻故老云:“公早年学思陵书,及入16,句鲜于公住还,始专法二王。”此帖初学晋人时17?若《与进之》三帖,皆率意而作18,莫不精妙,虽无岁月,要为晚年书无疑。且其中有邓善之“签浙”之语19,邓公“签浙”,在延祐间20,公时六十徐矣。观者或此书如出两手,故为详疏其事

 

注释:

1墨猪:比喻笔画丰肥而无骨力的书法

2宝:珍藏。奇玩:供玩赏的珍品。

3周益公:不详其人。

4蓄:收藏。石本:石刻拓本。比:近日,近来。:今安徽滁州。

5致:求取;获得。

6乡故:家乡故实。谓对家乡有参考或借鉴意义的旧事。后有“文忠尝爱吾乡山水之胜而居之”语也。致意:关注;集中思想。特勤:心情特别急切;特别殷切。

7曾从龙:宋庆年间进士第—,官至知枢密院事。庄夏:宋淳熙进上。官累兵部侍郎、章闻待制。仇远:宋理宗时人,官阳教授。好古博雅,工书。益:增加。

8桥题:似指桥的题名或命名。祟宁宋徽宋年号。禁钢:封闭;束缚限制。徽宗朝内党争尚紫铜司马光、苏轼及黄庭坚的著作。

9约定:南宋理宗年号。宰:主宰,治理。即义兴县令。

10赵魏公:赵孟赋,封魏国公。

11方孝:元末明韧人,学者,工书。永乐:明成祖年号。

12人:其的人,他人。

13俱化:犹同化;相同或相近。区区:拘泥;局限。泥古:谓拘守古法。窘束:约束;拘谨。

14鲜于太常:鲜于。因官太常典簿。故称。

15至元:元太祖午号(1279刊至1295)。丁亥:至元十三年。奉使:奉命出使。

16故老:年高而见识多的人。亦指前朝遗老。思陵:宋高宗赵构。因其死后葬于会稽之永思陵,宋人使以之为高宗的代称。入:谓入朝作官

17:大概。

18进之:王好古,字进之,元赵人。通经史,好医学.任本州医官。率意:可释悉心尽意;亦可释随意。此似指前者。

19邓善之:名文原,字善之,官拜翰林讲学士。书与赵孟頫齐名。签:下令征调。签浙,似指邓文原至浙征调兵员。

20延祐:元仁宗年号。延祐元年,赵孟顺已六十六矣。大德、延祐间鲜于、赵孟頫、邓文原始墨擅—代。

21洋疏:周详阐释。

 

 

茶录考

蔡端明书1。评者谓其行草第一,正书第二,然《宣和书谱》载御府所藏,独有正书三种,岂不足于行草耶2?欧公云3:“前人于小楷难工,故传于以者少而难得。君小字新巾传各二。”谓《集古录序》及《龙茶录》也4。端明亦云:“古之善书者,必先楷法,渐至行草。某近年粗知其意,而力已不及。”观此,则行草虽工,而小楷尤为难得。当时御府所收,仅有三种,而《茶录》在焉5。盖此书尤当时所贵,尝刻石传世。数百年来,石本已不易得,真迹乎?侍御王君敬止不知何缘得此,间以示余,盖希代之珍也6。按公以庆历四年为福建转运,进小龙茶,时年三十有四,后三年为皇祐三年,人修《起居注》7,选进此录。后知福州,失去藏稿,怀安令樊纪购得刊行,当是至和二年再知福州时8。至治平元年,始定正重认相距阜枯又十徐年,公年五十有三,遂卒9晦庵评蔡书,谓“岁有早,力有深浅,公书至是,盖无遗法矣”10。元人卢贵纯跋云:“欧公最爱公书,而此晚出,惜不及见。”余技欧公云:“《集古录序》横逸飘发,而《茶录》劲实端严,结构虽殊,各极其妙,则此书必尝人其品题11。且后题洽平甲辰12,即元年重书之岁也。”又按刘后村云:“《茶录》凡见数木,则当时所书,宜不止此13。”此帖南渡后14,尝为蔡修斋所藏。修斋,永嘉人,名,字遵甫,幼学尚书之子,终吏部侍郎。尝官闽中,与端明家通谱15,因得此帖。不知即御府藏本,或后村所见诸本,今不可考矣。元人题语二十徐,皆记修斋之孙宗文授受收藏之故,而不及书之本末,余因疏其大略如右,其详则博雅君子。

题欧公二小帖后

欧公尝云:“学书勿浪书,事有可记者,他日便为故事16。”且谓“古之人皆能书,惟其人之贤者传,使颜公书不佳,见之者必宝也”17公此二帖,仅仅数语,而传之数百年,与纸墨惧,其宝见于人,固有出于故事之上者也。

题李西台千文

西台书,不多见。此卷《千文》,结体媚,行笔醇古,存风骨子肥厚之内18。按黄文节公庭评西台书“肥不剩肉,如美女丰肌,而神气清秀”19;又谓其“字中有笔,如禅家句中有限”20。今观此书,信诬也21。惟是题名为隐语,或以为,然宋元题识数人,皆极称赏,而所谓“柱史裔孙”者,固离李姓其间也22。此其事虽不可考,要之为西台书无疑。其中“殷、敬、、恒”字皆有笔,盖“翼、宣、艺、真”四庙23。建中真宗时人,故所止此。然“玄朗”字,真庙以之事神24,尤所深禁,而不避者,盖样符五年始上圣祖尊号,诏天下不得斥犯二字,而此景德二年书25,实前五年也。邹君光宝此卷,余惜留斋中数月,因题而归之。

 

注释:

1蔡端明:即荣襄,字君。官至端明殿学士,故称。工正、草、行、隶书,又能飞白,尝以散笔作草书,谓之“散草”或“飞草”。

2御府:主藏禁中图书秘记的官署。于:在也。

3欧公;欧阳修。宋书家、文学家。

4集古录:欧阳修编撰,汇集古代金石之刻而品藻焉,凡十卷。《集古录序》,当蔡襄作。龙茶:龙团茶。宋代贡茶名。欧阳修《归田录》卷二:“茶之品,莫贵于龙风,谓之团茶。凡八饼重一斤。庆历中,蔡君谟为福建路转运使。始造小片龙茶以进。”

5在:载也。古在、载通用。《宣和宣谱》载御府所藏《南效庆成诗》、《茶录》、《还颖诗》三种。

6何缘:怎么,为什么。间:近来。示余:拿给我看,让我看。希代:希世,所罕有。

7庆历:宋仁宗年号(公元10411048)。蔡襄生年为宋真宗大中符五年(1012)至宋英宗治平四年(1067)。皇祐:宋仁宗年号(公元10491053)。入:特指入朝。起居注:皇帝的言行录。

8知:官制用语。掌管;权知。宋朝派遗中央官员主持州、军、县等地方事务。多用此称。至和:宋仁宗年号(公元10541055)

9治平:宋英宗年号(公元10641067)。遂卒:竞成终老;竟然逝去。

10庵:朱喜之号。理学家,工书。遗法:谓未尽之法。指其法已很完美

理学家,L书。遗法:谓未尽之法。指其法已

11横逸:纵横奔放,不安拘束。飘发:气势风发。劲实:强劲坚实。端严:端庄严谨品题:品评的话题、内容。

12治平甲辰:即治平元年。

13刘后村:即刘克庄,号后村,南宋理宗时人。官至龙图阁学士。宜:应当;应该。

14南渡:犹南迁。指宋高宗即位后由汴京迁都至杭州。

15通谱:同姓的人互认为同族。

16浪书:随便作书:故事:旧事;旧业。

17使:假使。宝:珍爱;珍视。

18李西台:即李建中,南唐至宋真宋间人,人宋掌西京留司御史台。人称“李西台”。道媚:苍劲而妩媚。淳古:古朴,醇美质朴。风骨:指刚劲的风采骨力。

19黄文节公庭:黄皮逝世后,私溢“文节先生”。死后内亲属或门人给予的谥号谓之“私谥”。

20有笔:有笔法;有笔力。有眼:办叫句中眼、句眼。指禅语中有最精炼警辟的字眼。原文为“有律”,据《山谷题跋·题绛本法帖》改。禅家即佛教禅宗或禅僧员不讲戒律。

21信:果真;确实:诬;不妄;不假。

22题名:指题写的姓名。隐话:指不真说本意(本名)而借别的词语来暗示的话。柱史:即柱下史。代指老子,老子相传为周柱下史。老子.即李耳。裔孙:远代于孙。固:本.本来。寓:寄托。

23殷:宋太祖父名宏殷。敬:宋太祖祖名敬。:未太祖名匡胤。恒:宋真宗名恒。阙笔:即缺笔。文字笔画有缺省。旧时多为表示避讳的—种方式。自唐以来,书写或携刻本朝皇帝或尊长的名下时,有意缺笔而避讳。通常缺最末—笔。翼:敬庙号。宣:宏殷庙号。艺:艺祖。匡胤庙号。真:真宗,恒庙号。

24玄朗:本义高明,旷达。此大概用以歌颂其祖德。事神:供奉种灵。

25符;即大中符,宋真宗赵恒年号(公九10081016)。圣祖:帝王的祖先。尊号:指先王及宗庙的称号。斥犯:犹触犯。景德:宋真宗年号(公元10041007)

 

 

题赵仲光梅花杂咏

仲光书,虽不脱文敏家法,而行墨结字,微有不同。王子敬云:  “外人那得知1。”要之不可论也2。今世传文敏及仲穆书不少,而仲光书独不多见,至其诗,尤不易得。金陵许彦明藏其咏《梅花杂咏》,多至五十首,可谓富矣3仲光号两斋,晚居吴中,与昆山顾仲瑛交,仲英称其风流文雅,有王孙风度,而无纨绮故习4。观于此诗,有可想者。文敏三子,长亮,次即仲穆,仲光其季也。或以为次子,岂以亮早卒,无所见邪5己卯秋题6

唐辛怀琳绝交书

有唐胄曹参军李怀琳《绝交书》7,今监察御史安成张公鳖山所藏,双钩廓填,笔墨精绝,无毫发渗漏8,盖唐之妙者。按《海岳书史》及《东观馀论》并言怀琳好作伪书9莫能辨,今法帖中《七贤》、《卫夫人》等帖10,皆出其手。而唐窦氏《述书赋》亦云11:“爱有怀琳,顾迹疏壮12,假他人之名字,作自己之形状。”观此则怀琳在当时已其摹拓之工矣13。此书相传临嵇康本,而此卷后有右军字,不知何也?《续法帖》虽载此书,亦不载其临何人。张彦远云“尝见叔夜自书《绝交书》”云云14,故黄长睿以为此书唐尚存,怀琳见而仿之,且谓中有古字,非能自作。愚按此帖字迹,多类右军,在前若刘伶、阮籍字画虽佳,然皆疏宕纵逸15,非若此帖精神沓拖,行间茂密,卓然名家也16。且其文与《文选》所载17,微有不同,尤不可晓。而长容云:“此书去《七贤》、《卫夫人》其远。”盖亦有所疑也。岂右军尝书此帖而怀琳之邪?抑怀琳好右军之迹仿而为之邪?正德庚辰十月18

 

注释:

1外人:他人;别人。原为“世人那得知”、为子敬答谢安语。子敬认为已书当胜乃父,谢曰“物论殊尔”,子敬使谓“世人那得”,意谓不懂书者当然不知。

2沦:只凭个人想象议论;主观地毫无根据地议论。

3富:多;丰厚;允足。

4王孙:王之子孙。指贵族子弟。纨绮:纨绔子弟。故习:旧习惯。赵孟頫原为宋宗室,人元又为朝臣显贵,故对其子有此语。

5无所见:没有所见到。意谓若次子应有表现。仲穆,次子。官集贤侍制,以书画名家。

6已卯:明武宗正德十四年。

7李怀琳:所宗时洛阳人,尝待诏文林馆。窦蒙注《述书赋》谓其“好伪迹”。绝交书:嵇康撰并书。此指李氏摹写。

8双钩:摹写的一种方法。用线条构出所摹的宁笔画的四周,构成空心笔画的字体,然后填以浓墨,即廓填也。精绝;精妙绝伦。渗漏:书写的破绽。

9梅岳书史:米芾撰。东观论:黄长睿撰。伪书:托名伪造的书迹。

10贤:即《七贤书》,及《卫夫人》皆李氏伪迹。窦蒙注《述书赋》:“其《大急就》称王书,及《亡贤书》假云济道衡作序,及《竹林叙事》并《卫夫人》,咄咄逼人,嵇康《绝交书》,并其伪迹也。”

11窦氏:窦显:其兄,窦蒙也

12爱:及,到。:代词。。疏壮:疏散强壮。

13摹拓:依样摹写,依样仿效。

14张彦远:唐代书家:著有《法书要录》和《历代名画记》。叔夜:嵇康字也。

15刘伶:魏晋时沛人。“竹林七贤”之一,工书。阮籍:汉魏间陈团尉氏人。“竹林七贤”之一,工书。字画;指字的笔画和字形。此刘、字画指《七贤书》之内容。疏宕:放达不羁。纵逸:恣纵放荡。

16精神:风采神韵。指神情意态。沓拖;重相貌,形貌厚重也。卓然:卓越貌。

17文选:南朝梁萧统编选先秦至梁的各体文章集。共七百首,是我国现存的最旱的诗文总集。

18正德庚辰:即正德十五年。:农历每月的最后一日。

 

   

跋东坡墨迹

右苏文忠公《与乡憎治平二大士帖》,赵文敏以为早年真迹。按公嘉祐元年举进士,六年辛丑中举制科,遂为风翔1。越四年,治平辛巳,召判登闻鼓院,寻丁忧还蜀,至熙宁二年己酉始还朝,监官2;四年辛亥,出判杭州3。此书八月十六日发,中有“非久请郡”之语4,当是熙宁中居京师时作。盖公治平中虽尝居京,然乙已冬还朝,而老泉以明年丙午四月下世,中间即无八月,又其时资浅,不应为郡5。故定为熙宁时书,于时公年三十有四矣。公书少学徐季海,姿媚可喜6;晚岁出入颜平原、李北海,故健劲浑融7:与此如出二人矣。帖故有二纸,元季为吴憎声九皋所藏,儿阜尝住石湖治平寺,以此亦有“治平”字,遂留寺中,且刻石以传,而实非吴中治平也。九皋既没,此帖转徒他所8,而失其一。吾友张秉道,世家石湖之上,谓是山中故实,以厚直购而藏之,畀余疏其大略如此9

题希哲手稿

右应天倅祝君希哲手稿一轴,诗赋杂文共六十三首,皆癸卯、甲辰岁作10,于时君年甫二十有四11。同时有都君玄敬者,与召并以古文名吴中,其年相若,声名亦略相上下而祝君尤古邃奇奥12,为时所重。又后数年,某与唐君伯虎,亦追逐义其间,文酒13间时日。于时年少气锐,涧然皆以古人自期14。既久困场屋,而忧患乘之,志皆不遂15惟都君稍起进士,为徒宫16。君与唐虽举于乡,亦皆不第17君后虽仕,亦不甚显,寻皆相继下世。余视三18,最为庸劣,而让亦最后。呜呼!三君已矣!其风流文雅,照映东南,至今犹为人歆羡19。余虽老病幸存,而潦倒无闻,不足为有无也20此卷虽君少作,而铸词发藻,居然玄胜,至于笔之妙21,亦在晋宋之间,诚不易得也。嘉靖十五年丙申22,上距成化癸卯,五十有四年,而祝君下世亦十有一年矣。是岁三月廿二日某题,时年六十有七。

 

注释:

1嘉祐:宋仁宗年号(公元l0561063)。辛丑:即嘉站六年。中举:科举时代乡试考中为中举。制科:贡举科目名。北宋切分六科。风翔:府名。今属陕西。判:即签判。签书判官厅公事的简称。为宋代各州幕职,协助州长官处理政务公文书案牍。

2越:经过。治平:宋英宗年号(公元1064l067)。辛巳:应为乙巳。乙巳为治平二年,与前句“越四年”语一致。判:官制用语。通常指高官兼低职者,此当为迁升矣。登闻鼓院:宋掌受官民上书的机构。丁忧:坦逢父母丧半。熙宁:宋神宗年号(公元10671077)。已;即熙宁二午。监:主事监察的官贝。官院:宋掌给受文武官告身及封赠的机构。告身,即授官文书。

3辛亥:即熙宁四年。出判:出任州官。

4请郡:京官请求外放任州郡长官。

5乙巳:治平二年。老泉:苏洵,号老泉,苏轼父。丙午:治平三年。下世:去世。不应:不符合。为郡:扦任州郡长官。

6徐季海:名字季海,唐武则天至德宗间越州人。工楷法,自成一家。姿媚:抚媚。

7颜平原:颜真卿,尝官平原太守。故称。李北海:李,官至北海太守。康劲:强健遒劲。浑融:浑合,融合。谓融合颜、李不显露。

8转徙:转徙迁移。

9世家:世居。世代居住。厚直:高价。直:值也;:付托,委派。

 10应天:府名。治所征上元、江宁(今南京市)。明初定都于此,永乐后定为南京。倅:通判的俗称。祝允明(字希哲),南京长洲人,尝官府大府通判。癸卯、甲辰:成化十九、二十年。此时希哲二十四、五岁。

11于时:其时,当时。:刚刚。

12都玄敬名穆字玄敬,明吴县人。弘治进士,官至太仆少卿致仕、清修博学,为时所重。相若:相同。古:古朴精深。奇奥:奇特奥妙。

13追逐:交往过从。文酒:饮酒赋诗。酬:相酬答。

14涧然:狂妄貌;自大貌。自期:自己的期望;自许。

15久闲:长期闲。场屋;科场,科举考试的地方。乘:凭借。不遂:不成功。不能实现。

16稍:副词。随后;不久。起:取也。:为官;任职。徒官:役吏。掌管徒役的官吏。

17举:科举考试中选。乡:乡试。元明清皆有此制。谓在省城举行科考,三年一次,中央派考官主持,中试者为举人。不第:落第、谓科考不中。此当指进士科不第。中举进士,则可受爵禄也。

18视:比也,比较。世传祝与徐帧卿、唐寅(字伯虎)、文微明为“吴中四才子”,此则无徐而增都

19歆羡:爱慕,羡慕。

20潦倒:衰老。无闻:没有名声,不为人知。不足:不值得,不必。有无:所有,尚存或还在也。

21铸词:锤炼文辞。发藻:显示文彩。玄胜;超越世俗的境界。笔:指书迹,书法。

22丙申:即嘉靖十五年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文徵明,初名璧,字徵明,以字行,更字徵仲.别号衡山,南京长洲人。正德末以岁贡生都,授翰林院待,故世称“文待诏”。宗立,预修《武宗实录》,,致仕归,年九十卒。诗文书画皆工,画尤胜,称其画兼有赵孟頫、倪瓒、黄公望之长。书亦擅名于时,与当时的祝允明、王宠为称“吴中三子”,成为明代书法的鼎盛期。著有《甫田集》,中有《文待诏题跋》,评论书画。

 文徵明论书重规矩法度,学书者学古人学名家,然后出自家精神,才能可贵。这一思想贯穿于他的评书题跋。如《跋家藏赵魏公二体千文》,肯定魏公“出人规矩,有非馀人所能”,临智永书,“与之俱化”,后“乃自成家,不区区泥古,而无一毫窘束之意”。《跋唐李怀琳绝交书》指出李氏“好作伪书”,然又肯定摹写古人中自己的成就,“若此帖精神沓拖,行间茂密,卓然名家”。他重规矩,所以他很赞赏蔡端明所说:“古之善书者,必先楷法,渐至行草。”不过他重规矩意在出新.不可拘泥古法。因此他推祟李应祯“虽潜心古法.而所自得为多”,更赞赏他所说的“破却工夫,何至随人脚踵”的独立创新精神。正由于如此,他称许苏拭“少学徐季海,姿媚可喜;晚岁出入颜平原、李北海,故健劲浑融。”

《文待诏题跋》除收录在《甫田集》外,亦有《学海类编》本、《丛书集成》本等本子。今以《学海》为据标点,校以他本。我们这里只录其评书一部分题跋,然题仍其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