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旨

汤临初

卷上

  书契之来,原于画卦,形势生于篆1。字则自少而人多,法则自难而趋简,淳薄渐更2,世代非溯观作者3,可得而言。至于心手相师,笔墨无间,穷生成之用,极神化之模4,无古无今,苍颉所不能易,佐吏所不能5。自昔名书未经向人拈出,苟非窥测有限,实由秘自私6,虽造化之巧,未易尽泄其藏7。意千古以还,必有独行不谬者8。予学书垂三十年,目穷手诣,颇详其指,聊述一二,以示来叶9,且冀同志者焉,因共质辨尔10

  今人初学临池,皆称右军,至问右军佳处,不过曰龙跳虎卧、登峰造极己耳,不知掩前绝后,正当何在11。能于右军妙境识其肯綮,便许于书家具只眼12

  大凡天地间至微至妙,莫如化工,故曰神、曰化,皆由合下自然,不烦凑泊13。物有之,书固宜14。今观执笔者手,运手者心,赋形者笔15虚拳实指,让左侧右,意在笔先,字居心后,此心手相资之说16。特作字之法,非字之本旨17。字有自然之形,笔有自然之势,顺笔之势则字形成,尽笔之势则字法妙,目前皆具此化工也。钟、张以来,惟右军以超悟得之18,放行草楷则种种入神。世人但见其可喜可19

 

注释:

1书契:指文字。来:由来。形势:态势,形体。亦指笔势。篆:篆文和籀文。一般指大小篆,因籀文即大篆。

2薄:淳厚与浅薄。渐更:渐次更换,渐次替代。

3溯观:追溯观察。

4相师:相互学习、仿效。此心既运手,又要总结手运笔的经验。心手相师,包含思维与实践的关系。笔墨:指写字,作书。生成:生就.自然形成。神化:犹言出神入化。棋:法式,规范。

5苍颉:传为黄帝左史,始造书契。佐吏:即佐史。辅佐官吏的统称。此似指史,籀文之作者,为周宣王柱下史。

6窥测:探究。实由:就是由于。秘:封闭隐秘。

7虽:通。泄:通也。藏:隐藏。

8独行:专意实行。不谬:不背乖违。

9垂;将近。目穷手诣:谓眼光深入探求手所达到的程度。指:旨意。来叶:后世。

10冀:希望,盼望。质辨;即质辩。质疑辩论。

11临池:晋书·卫恒传):“弘农张伯英者……凡家之衣帛,必书而后练之。临池学书,池水尽黑。”后因以“临池”指学书或书法的代称。龙跳虎卧:喻书法纵坦雄劲,已耳:如此罢了。掩前绝后:犹超前绝后,空前绝后。正当;正确切当。

12肯綮:比喻要害或最重要的关键。只眼:比喻独特的见解。

13化工:自然形成的工巧。合下:当下。不烦:不须烦劳。凑泊:凑合;拼凑。

14固;通故。因此,所以。宜然;应该这样。

15赋形:谓赋予某种形体。

16让左侧右:谓笔端让左而侧向右,才会真正做到虚掌而实指。相资:相互凭借。

17特:但;只是。本旨:主旨。

18超悟:颖悟;彻悟。

19入神:入于神化。谓达到神妙之境。可喜可谓令人高兴令人惊讶。

 

 

 

  原文

 今之真书,古所谓隶,今所谓隶,古所谓八分1。分则小篆之捷,隶又八分之捷,古篆变而为秦篆,秦篆变而为八分及隶,隶变而为急就,以便简犊,即行书之险捷者2。行流而人于草,颠、素又草之狂纵者也3姜尧章谓作行草亦须略考篆隶,此不足知4。夫行草不能离真以为体,真不能舍篆隶以成势,习尚不同,精理无二5之树木,篆其根也,八分与真其干也,行草其花叶也。之江河,篆其源也,八分与真其滥觞也,行草其委输6。根之不存,叶安附?源之不委输何从7?故学书而不穷篆隶,则必不知用之方;用笔而师古人,则必不臻神理之致8。古人沦书专言用笔,既知执笔,而又能用之,功过半矣。孙礼云:“真书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情性9;草书以使转为形质,点画为情性。”点画使转,皆笔也,成此点画使转,皆用笔也。小而偏傍,大而全体。有顺利以导,而天机流荡,生意蔚然10;有反以成,而气力委婉,精神横溢11。顺之类蛇,逆之不作生柴12。方书而形神俱融,成字而飞动自在,此造化之工,鬼神之秘也13。且以篆隶言之,古人制笔以半竹为之,谓之个聿14。故其为字,象人持半竹之形15以漆代墨,笔虽刚峭,墨则16。作字之时,随其向方,上下左右,钩环转换,向背离合,各有自然之势,虽巧匠仟心,不能加损其间,此书之本体也17。故作意在左,则下笔向右;作意在右,则下笔向左18;结束在下,则上必蹁跹;上体既尽,则下必流易19见左畔奔驰,则知右有馀力;观上多著意,则知下自宽闲20以至隶有蚕头,由下笔反挫;顺笔平行,燕尾自出21。盖恐笔墨不行,故就承上启下之中,因势立法,成书中间毫无己意22。尝见往时以八分名者,作径尺书,皆手腕著纸,于一画将尽,各停手笔向外而作燕尾23,此何异不栽培于春夏,而责成于秋冬也,抑24。故篆隶有起伏,即真草有牵掣;篆隶有首尾,即真草有波25。向背转换,尤不待假借而始知26。今人作篆隶,用笔稍偏,不能成画,何独于真单而疑之?故真书如《黄庭经》、《兰亭集叙》皆势从笔顺,象逐心生,见其落笔,即知全体,思承前,即寓起后如春华丽之迹,若神明而无变幻之奇27。草书如《十七帖》、《王略》及《官书》诸佳者,游龙惊鹄,矫矫不群;流水行云,翩翩白逝28。离之则一处—法不为竞巧,合之则醉心醒目若出一时,可谓极用笔之妙矣。究其所自,皆缘陶铸篆隶,独观玄旨,顶门一针,意象惧.照映千古,集顾大成,不亦宜乎29?世人不得其门,动生退恧,犹为自如,昧藏锋之,乏生动之姿,意模拟,遂成软熟30唐文皇以无骨为,稍存风力31。《圣教》一序,经怀仁之手,便同欧率更滥觞之渐32文皇搜览极富,自谓深知笃好,犹能人其党室33其他乎?

 

注释:

1真书:即楷书。隶:即隶书。包括秦隶和汉隶,即楷书产生前的隶书。八分:汉代后期隶书的标准体。真隶八分三种书体在不同时均为官方文书及典籍的书体,此谓“今之真书,古所谓隶”,把真隶看作一种书体。

2分:分书。即八分。捷:走捷径。引申为便捷、方便。一般以为内隶而至八分,汤氏与此相反。急就:即章草。因汉元帝时史游作《急就章》传为第草之始,放名。简犊:指文书;书简。亦指书籍。险捷:犹疾捷。快速使徒或方便。

3行流:流行。狂纵:狂放不羁;放肆无忌。

 4不足:不充分,不全,不够。

5习尚:风尚。指风格。精理;指精微的义理。

6滥觞:犹泛滥。委输:转运。辗转流行。

7安附:如何依傍。不:不深;不多。何从:从何处。谓从何处来。

8不臻:不到;不周全。神理:精神理致;旨意理路。致:意态;情趣。

9形质:指字的形体。由点画的长短、高矮、多寡等构成。使转:指行笔的转折呼应。情性:指字的精神、气势、韵味等。

10天机:犹性灵。谓天赋灵机。生意:意态。蔚然:华美。

11:即指锋。谓笔既下行又往上。然与回锋又不同,回镑用转,此用逆,故谓反。气力;势力。委婉;曲折婉转。横溢:洋溢,充分流露。

12:蛇与蚯蚓。软弱无力的书迹。生柴:未干的木柴。僵硬无生意的书迹。

13形神:外在的形象和内在的神韵。俱触:俱融合。飞动:飘逸生动。自在:犹自然。鬼神:古代指天地间一种精气的聚散变化。

14:笔的别名。楚谓之,吴谓之不蜀谓之不律,皆笔也。

15象人持半竹之形:指“聿”字的篆书形体,象人之手持边竹。

16迟:迟滞;缓慢。

17向方:行笔遵循d—确方向。任心:用心,尽心。加损:增减,增加减损。本体:主体。引中为根本的。

18作意:犹着意,加意。下笔:落笔。向右:指点画意态向右。反之向左亦然。

19结束:约束,拘束。蹁跹:歪行,行不正。尽:竭尽;终结。流易:变换。此言字体上下部分的关系。

20左畔:指字体左边。宽闲:宽阔避静。

21蚕头:指横圆用裹锋起笔,状如蚕头者。此谓反挫形成蚕头。燕尾:指捺画出锋处分成叉式者。

22因势:谓顺应形势。立法:树立规范。己意:自己的意趣。

23径尺:直径一尺。笔:牵引笔。

24责成:指令专人负责完成任务。抑:又烦劳或麻烦。

25波酣:指右下捺笔。一说左撇曰波,右捺曰。实则隶书就波,草则无。

26向背:指字的偏旁或两部分的相向相背。转换:改换。假借:凭借。

27:盛美,华美。春华:春人的花。藻即藻绘。修饰:作美丽的描绘。:明亮貌。变幻:变化莫测。

28游龙:游动蛟龙。惊鹄:受惊的鸿鹄。形容草书势强健,意态生动。矫矫:卓然群貌。流水行云:流动的飘浮的云。自然流畅,毫无拘泥。翩翩:连绵不断貌。自逝:自去。自行前去。

29陶铸:熔化;融合。玄旨:深奥的义理。顶门一针:针灸时自脑门所下的一针。比喻击中要害而使人警醒的言论或举动。意象:指心中各种印象。集大成:犹集之大成。谓融会各家思想、学说、风格、技巧而自成体系或自成一家。,犹之,助词。宜:适宜。

30退:退缩。昧:假如不了解。软熟;柔软圆熟。

31唐文皇:唐太宗。因文武大皇帝,故称。无骨;指字体柔弱无力。为忌:为顾忌。为顾虑畏忌:风力:风骨笔力。

32怀仁:唐太宗时僧人,书家。欧率更:欧阳询,官率更令。滥觞:谓泛滥;过分。渐:熏染;习染。

33堂室:厅堂和内室。喻指深奥的义理;深远的意境。

 

 

 

  原文

 古人书,自篆隶而下,必须悬腕,虽作小楷,无不皆然。所以著之言论者,以无所复事,不虞后世之不察至此也1。盖悬腕则掌白虚,掌虚则笔自直而众指俱得力为用。指各得力,则前后左右轻重疾徐,不如意。此不易之谈,中庸之道2然指可用而不欲用,能动而卒不动,方寸以下,运之在腕而不觉腕之;径尺之上,运之在肘而不藉肘之力:此玄解斫轮之喻,彻上下一以贯之矣3。学者诚寻绎斯旨博涉泛观冢笔池墨,所谓鬼神通之4,何患不臻其妙?俗书乃谓执笔欲紧,腕着纸则有力,自相授受,目为前代典刑5。习之既久,腕骨掌心皆生重,虽使九华与居,何益成败之数矣6

 晋魏名书手迹,既难复睹,至如流传刻本,辗转相沿,人壁户珠莫可穷诘7。下者无论已,即《阁》本所摹,米南宫尚多指为8真书点画细小,临拓为难,讹舛相袭9,尤易误人。所贵得之心目之间,求之数之外,以古人视古人,不以今人律古人,庶几不谬所从适矣10。且如元常真书,如《宣示》、《戎路》、《雪寒》诸帖,详其用笔,绸缪委至情意款密11。盖由结体尚似八分,故沉着处独冠诸家12。右军得之,加以散,遂如光子仪军13或谓钟体扁而右军体长,不知长短间正非所论也。伯英、休明,右军所师,今其书不可概见,意右军简淡处,从二公来为多,不然,木叶树皮,不易尽也14?大抵习以时变,质由文改,汉魏之书,朴茂犹在,右军承之,可谓郁郁乎盛矣15。然质文之变,自是形格小异,用笔之精,迨今莫之易也16晋唐而上乎?故知以古为师,虽或不,去时人则远矣17

 

注释:

1著:不著述,撰述。以:认为。无所复事:谓不必明言的事;无须告的事。不虞:意科不到:不察:不察知:不了解。至此:竟到这种地步。

2不易之谈:不可改变的谈论。中庸之道:儒家的政治、哲学思想。遵行待人处事不偏小倚、无过无不及之道。

3玄解:谓对事物奥秘的理解。亦指深奥难解的道理或事理,轮:本为《庄子·天地》所载轮扁斫木制造车轮的事,此借指经验丰富。水平高超。彻上下:贯通上下;通达上下。以贯之:原谓孔于的忠恕之道贯穿在一切事物中。后亦泛指一种思想或理论贯通始终。

4寻绎;抽引推求;追思。斯旨:此意恩、意义。冢笔;谓秃笔或退笔成冢。池墨;谓池水洗笔或练白书写的绢帛而染黑。鬼神通之:谓鬼神莫测地懂得。即所谓思之思之,思之不已,鬼神通之。

5自相:互相。授受:授予与接受。目为:看作。典刑:即典型。旧法,常规。亦谓典范。

 6九华:宫殿名、汉有九华殿,后赵石虎亦建九华殿。成败:偏指失败。数:规律,必然性。

7相沿:递相沿袭。人壁户珠:谓人人当作壁玉家家当作珠宝。穷;追问;探究。

8阁本:即《搁帖》本,《淖化阁帖》本。作:伪托之作。

9,:而况,况且。临拓:摹拓。讹舛:错误;谬误。相袭:因循;先后沿袭。

10心目;心和眼。泛指记忆,眼前。数:指龟筮。即占卦。律:衡量;比照。庶几:或许;大概可以。不谬:谬误。从适:迟随顺从。

11绸缪;紧密貌,繁密貌。委至:周全;周到。款密;亲切,亲密。

12沉着:指用笔沉厚而不轻浮。即劲也。独冠:超越众人;独占首位。

13散:洒脱,飘逸。光将子仪军:谓李光弼率领郭子仪军队。李、郭皆唐玄宗、宗时将领。平安史之乱,李郭齐名,人称“李郭”。李用兵谋定后战,能以少击众,中兴战功,推为第一。寻代郭镇朔方,营垒、士卒、摩不变,李号令一下,气色乃更精明。

14伯英;张芝字也。休明:皇字也。简淡:简易稀疏。木叶树皮:琐碎枝节。可:岂可。

15习时:习尚与时世。质文:实质内容与外在形式。朴茂:质朴厚重。郁郁:美好貌。

16形格:形体格调。今:至今。

17:不及。时人.当时的人。

 

 

  原文

  真书点画,笔笔皆须著意,所贵修短合度,意态完足1。盖字形本有长短广狭,小大繁简,不可概齐2。但能各就本体,尽其形势,虽复字字异形,行行殊致,乃能极其自然,令人有意表之想3。然又须仿规矩,平均点画,使有墙壁,然后求工,成正果4。今人不知执笔,逐时好5日不睹古人之迹,心不悟点画之方,加己意、自谓新奇,遂令散漫无端,颠末不属,虽异书佐,亦取焉6?大抵真书不熟,手下犹能逮心,贵在模拟精之而已7。行草则生意由笔底,变化在目前,使非工力至到,鲜有不临窒碍者矣8。余尝以射喻书,最为端的9。盖古法者,正鹄也10;笔者,弓欠也:视之者目,运之者心,发之者手也。即使天下之射,持弓执,向的而立,的在目前,心未尝不期舍如破也11。乃百发而不一中,则非弓矢之过也,发之无法与得其法而习之未熟也。故善学书者,其初不必多费格墨,取古人之书而熟观之,闭日而索之12心中若有成字,然后举笔而追之13。字成而以相校,始得其二三,既得其四五,然后多书以极其量,自将去古人为不远14禅学贵悟15,诗学亦贵悟16,唯书亦然。诗有别才17,书学亦有才。即如丰考功、祝京兆二公,俱以书称18丰见帖为最富,工夫为最深。祝之模拟似所不逮,而书迹辄过丰者,祝才胜也。今人有竭精此艺19,颇知法古而卒无成名,盖才实限之,乃归咎手,误矣。

 

注释:

1完足:完全。

2概齐:一律整齐。

3殊致:异样;不一致。意表:意外。意料之外。

4好象,似乎。墙壁:喻指赖以依靠的力量。成:也许成。正果:佛教语。修道有所证,谓之证果。言其修行成功.学佛证得之果,与外道之旨修瞎练所得有正邪之分,故曰正果。

5逐:随便追逐。时好:世俗的爱好。

6加;妄加,错误地施加。无端;大头绪。颠末:本末。不属:不隶属。异:不平常的,杰出的,书佐:主办文书的佐吏。取:何用。

7逮心:赶上用心。心,思虑;谋划。

8由:听凭,听任。笔底:笔下。在:处于,处在。至到:指达到极点。临:临纸。,纸,多指书纸、信笺。窒碍:拘泥。

9射:射箭。端的:确实。

10正鹄:筛靶的中心。亦指正确的目标。

11的:亦指箭靶的中心、未尝:没有。不期:不要求;不等。舍;射箭,发箭。如破:去穿靶。

12索;寻求,探索。

13追:事后补行。补写也。

14将:副词。将要,将会。

15禅学:佛教禅宗的教理。贵悟:祟尚悟人.重视悟人。悟人谓觉知并证人实相之理。唐宗密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:“就人有教授方便之顿渐,根性悟入之顿渐。”  “顿渐”,即顿悟和渐悟。恰亦渭妙悟,豁然贯通。

16诗学:做诗论诗的学问。诗学贵悟,由禅学贵悟来宋严羽《沧浪诗话·诗辩》:“大抵禅道惟在妙悟。诗道亦在妙。”宋吕本中《童蒙诗训》:“作待必要悟入处,倍入必自工夫中来。”悟人,后泛指领会。

17别才:即别材。特殊的才能。《沧浪诗话·诗辩》:“夫诗有别材,非关书也;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。”

18称:著称:闻名。

19踢:竭尽精力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右军书于发笔处,最深留意,故有上体过多而重,左偏含蓄而迟1。盖白上而下,白左而右,下笔既审2,因而成之,所谓文从理顺,操纵自如,造化在笔端矣。故不雕琢而新,不挥霍而劲,不激而3。手舞足蹈不害为倾,冠佩玉不病其拘检4,奇形异状不失于纵冲玄平淡不流为枯槁5,若化工之于万类,浓纤质冶各极其趣,而因物赋之而已6。故人见其字体,一成若不可易,不知右军能极尽其自有者也7。想其平生不出以示人,有子如子敬尚欲俟其自悟,故子敬书豪爽迭,特以求胜子父,正不知坐其乃为失之也8。岂家鸡是厌,固不如好野者耶9?真大醉之言,可谓痛着一鞭10。而于敬竟不悟,才固有独至者也11后世乎?

  字本无分骨肉,自《笔阵图》传,后世乃屑为言12。不知骨生于笔,肉成于墨,笔墨不可相离,骨肉何所分别13?人多不悟作书之法,乃留意于枯搞生硬以示骨,效丑于浓重臃肿以见肉,二者不可兼得,并其一体而失之14。不知古人之书,轻重得宜,肥瘦合度,则意态流畅,精神飞动15众妙具焉。何骨肉之分也?文皇讥子敬之无骨,不言多肉,意亦可见。故评书者但当以枯润劲弱为别可矣。

 

注释:

1发笔:即起笔。又称落笔、兴笔。最探:最多。深,多也。前蜀韦庄《菩萨蛮》词:“珍重主人心,酒深情亦深。”上体:上部字的形体。含蓄:容纳;深藏。指形体占多占大。迟:缓也.钝也。与重相对应。重,宽也。

2审:详究,细察。

3挥霍;迅疾;奔放。激:激励。

4手舞足蹈:形容情绪特别兴奋激动。不害:不损害,不伤害。倾攲:偏斜;歪斜。冠佩玉:指身着朝服或礼服。形容神情端正严肃。其:介词。犹于。拘检:拘束;检束。检点约束。

5:恣肆放诞。冲玄:淡泊沉静。

6浓纤:浓重纤细。质冶:质朴冶艳。因物:顺应各物。赋:授,给予。

7自有:自己怀有。指学问技艺。

8:希望等待。迭岩:谓豪迈,豪迈,不受拘束。坐此:因此.由此。

9家鸡:喷指家传的书法技艺。苏轼《柳氏二外甥求笔迹》诗:“君家自有元和脚,莫厌家鸡更问人。”元和脚,乃戏指柳宗元书体。间:必,一定。野:喻指外姓人家的书法技艺。此批评子敬厌家鸡好野

10大醉之言;即不清醒之言,糊涂之言,故要“痛着一鞭”矣。

11固有:本来就有。独至:独到。谓达到菜种境界,与众不同。谓子敬不悟,不然,才能本可以达到极高的境界。

12笔阵图:传为晋卫铄 (卫夫人)作。亦有人谓右军作。屑:琐屑;猥琐。为言:犹为意。《笔阵图》有“善笔力者多骨,不善笔力者多肉”等语,如以骨肉喻书。

13相离;相互分离。何所:何处。分别:辨别,划分。

14 示骨:表示笔力。效丑:效法丑陋。见肉:显示丰满有致。并;合并;聚合;一体:整体。指笔力、丰致二者。

15意态:谓神情姿态。流畅;顺畅;流利畅通;精神:风采神韵。飞动;飘逸生动。

 

 

 

  原文

  锋企画中,则左右皆无病,此书家精一之传也1。作篆隶,于此法更不容假借2。唯大篆下笔须尖,及收笔又须锋出,则知一得笔行3,使收归画中,以为笔之地4。盖起伏转换,自然之势如此。今观二王落笔处,多有侧锋向外者,昧者但谓侧以取研,不知落笔稍偏,正所以济正锋之不及5,未几归于正。间有一画全偏者,随以正锋承之,所谓出奇应变,偶一为之耳6。若谓侧笔专以取,则是藏锋书绝无姿态矣,可乎?

  书之大小本无二法,自仲将登凌云7垩帚成飞白,始称大者愈难,目为署书8,似是自成一家。其实大字收还即成小字,小字展放即成大字,但须气足以盖之9,眼底有成字,即一笔书就,乃免钩勒近俗耳10

  唐诸书家,当以虞永兴称首,欧、正相次11。永兴《庙堂》真书,圆秀浑成,深得右军三昧12。率更用笔极为不苟,警策奇峭其所独得,唯于起止转折处颇露圭角13,晋人之法于是小变矣。褚河南雅尚姿媚,其用笔又异率更,盖是手指转动笔锋,雕琢而成,婵娟罗绮,溢纸动心14,而古法之亡过半矣。观米氏父子沿袭波,不待末流始为申韩也15。严沧浪有云:“论诗以李杜为准,挟天子以令诸侯16。”故予论书以右军律诸家,倘有以夸诞罪我17,何敢辞焉。

 

注释:

1精一:指书艺精悴纯一。

2假借:宽假,宽容。宽纵。

3一得:一旦得以,一旦能够。

4笔:控制用笔。地:地步;地。

5侧锋:指用笔取侧势。昧者:愚昧者,糊涂者。取:求的美。济:弥补;补益。

6出奇:特殊,不正常。应变:顺应变化。偶一:偶然,仍

7仲将:韦,仲将其宁也。三国魏书家.尤精题署。凌云:台名。晋卫恒《四体书势》:“魏明帝起凌云台,误先钉榜而未题,以笼盛诞,辘轳长绳引之,使就榜书之。”

8垩帚:粉刷墙壁的工具。张怀瓘《书断》上:“灵帝熹平中,诏蔡邕作《圣皇篇》,篇成,鸿都门……见役人以垩帚成字,心有悦焉,、归而为飞白之书。”目为:看作;称作。

9收还;收回,收缩。展放:舒展,铺开。气足:情绪饱满;精神焕发。盖:胜也:胜过;超越。

10钩勒:指描画。犹雕琢也。

11相次:依为次第;相继。

12庙堂:即《儿子庙堂碑》。圆秀:圆润清秀。三昧:诀窍。

13奇峭:消雄健而不动流俗。圭角:的棱角。泛指棱角。喻指锋芒,笔锋。

14婵娟罗绮:美人的过绸衣裳。喻指姿态美好。溢纸:满纸。流溢纸上。

15波:犹泽。比喻前人的流风遗泽。不待:不用,用小着。末流:似指末期,末世;申韩:申不害、韩非。皆战国韩法家。此似喻指米氏父子如申韩弃儒学而使书法亡失。

16严沦浪:名羽,号沧浪遗客,南末文学批评家。论以禅喻,推崇盛唐诗。为准:为难则,为标准。挟天子以令诸侯:谓挟制大子并用其名义号令诸侯。此喻借用名义,强迫令人服从。此语见《沧浪诗话·评涛》。

17律:衡量。夸:虚妄不实。罪;归罪;责备。

 

 

 

 

卷下

 姜尧章云“草转真折”1,其言已。又古“真以转而后,草以折而后劲”,直长语耳2:夫真不可折,犹草必用转,书之古今高下,正系于此3。书固以转而后,实不因折而始劲,若谓劲生于折,则古法渐尽矣4。盖,如人之一身筋脉联络,精神贯穿,可以骑射驰骋,可以上杆踏壁。劲如人臂强足健,坚实凌厉,止属中—节,故有劲而乏,未有劲者也。唐自欧、虞、、薛而下,追乎颜、柳,亦犹诗之有晚唐矣。二公见前代作者法度森然,师其意,而泥其迹5乃创作一体,以雄健加人,遂使晋魏萧散湿润之风一切委6。在当时即称为干禄书7,已不免佐史之讥。昔人谓诗家之视靖节,犹孔门之视伯夷8,以晋魏而视二公,又不9

 本朝沈氏兄弟,学古而失之,遂成浅俗。姜永嘉学沈而不得其流丽处10,辄复参人颜、柳二家。永嘉不足深辩,作法于凉,可为颜、柳惜耳11。江河万古流,自不可废,其盈其,故不在畎浍间也12

 书贵质,不贵工;贵淡,不贵艳;贵自然,不贵作意13。质,非鄙拙之谓也,清庙明堂大雅斯在是已14。淡,非浮易之谓也,大羹玄酒至味存焉是已15。白然,非信手放意之谓也,不事雕琢,神气浑全,险易同途,繁简一致是已16。大凡古人书,初览似少意味,至于再至于三,精神益生,出没始见17,今人书,伸纸目殊觉可喜,展玩稍久,疵颣毕陈18。此何故焉?今之浮俗者多,古之沉着者胜也19。要之文章与时高下,书亦宜然20。但能一意法古,梦寐求之,久之必有所合,恐无俟借材于异代也21

 

注释:

1草转;谓草书行笔多左右圆转。真折:谓真书行笔多方折。折法指作横画时,笔径欲左先右,往方回左,断然改变方向,故易显露棱角。作直画时,上下亦然。

2:健劲;强劲。劲:强健有力。直:副词。只不过,但。长语:多说话。

3古今高下:指书的风格和品位。系:涉及,关系。

4:尽,消亡。

5森然:严整。泥:拘执,不变通。

6加入:凌轹他人。委地:委弃于地。没落、消亡。

7下禄:求禄位;求仕进。

8靖节;陶潛,世称靖节先生。伯夷:一指舜之臣子,明礼仪之官;二指商末派竹君之长子,与弟叔齐互让君位,后又同耻食粟者,为儒门视为抱节守志的典范。

9:不相等;不等同。

10姜永嘉:指姜立纲。明瑞安(唐名温州、永嘉郡,宋曰温州永嘉郡,升为瑞安府,治地永嘉县)人,官至太常寺卿。王世贞谓其书“小变二沈为方整”。

11于:为也。凉;薄也。轻薄:轻微。《左传·昭公四年》:“君子作法于凉,其敝犹贪。”杜预注:“凉,薄也。”惜;哀伤;可惜。

12盈:盈溢。塞。故:副词。本,本来。畎浍:田间水沟。泛指溪流、沟渠。

13质;质朴;淳朴。工:工巧;精巧。淡:淡泊;闲适。艳:浓艳;华艳。作意:着意;加意。

14鄙拙:浅俗拙劣。清庙:指太庙。帝王的宗庙。明堂: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。凡朝会、祭祀、庆赏、选士、教学等大典均在此进行。大雅:指德高而有大才之人。斯:副词。皆,尽。

15浮易:浮浅轻易。大羹:不和五味的肉汁。玄酒:古代当酒用的水。大羹玄酒行大之礼用。至味:最美好的滋昧

16情手:随手,顺手。放意:纵情;恣意。浑全:完整,完全。险易:指书势的险峻与平易。繁简:指字形的繁多与简约。

17益生:逐渐显现,逐渐出现。出没:出现与隐没。

18颣:缺点,毛病。毕陈:完全呈现。

19浮俗:浅薄,粗俗。沈着:谓踏实而不轻浮。胜:盛也。盛亦多也。

20与时高下:追逐时势的褒贬,即拾高与贬低。

21:不必等待。借材:推许人才。异代:后世,后代。意谓不必等待,当世就会获得推许。

 

 

 

  原文

  宋人评书,犹其论诗1,多不可据。徐无论也,苏、黄、米三公可谓博观深矣,乃其言不能无弊2。长公以鲁公比子美,以为能事已毕,遂终身委质3宁谓后世无人乎4?《瘗鹤铭》书极冲淡之趣5鲁直学之,颇得其疏秀处,如登诸刻,直超长公而上之,若草书则学藏真不至误藏真者6。米南宫论书甚刻,父子一师褚河南,至渭河南非欧、虞所能比肩则过矣7。祝京兆真行尽出二王,独颠草由于鲁直吴人,以其易学,益作以杂之8,是京兆以草书自掩其名也。

 元赵吴兴书,谓早学师宦官9,晚学李北海。师宜官不可得而知矣,今观吴兴真行得意处,本出大令,北海因不得而且之也10。所不可知者,妍丑错陈,瑕瑜互见,恐是少作11循名者早为流播12,遂使人目为吴兴体耳。又云吴兴见鲜于伯机书13,始知上学晋魏,今伯机书因多有也。即使吴兴见之而始改所从,可谓青出于蓝矣。

  论画者先观气,次观神14,而后论其笔之工拙。固有笔工而神气不全者,未有神气既具而笔犹拙者也。作书既工于用笔,以渐至熟,则神采飞扬,气象超越,不求而自工矣。神生于笔墨之中,气出于笔墨之外,神可拟议,气不可捉摸。在观者自知之,作者并不得而自知之者也15

 

注释:

1犹其:犹之,犹如。

2:造诣很深。乃:而也。无弊:没有弊病。

3终身:终生。委质:谓送上礼物.拜人为师。

4宁谓:难道说。

5鹤铭:著名淬崖石刻、其时代和书者众说纷纭,均无确据。其一说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书。在个江苏镇江焦山岩石上。曾崩落长江中。冲淡:冲和淡泊。

6疏秀:疏朗清秀;挺拔秀丽。王贞谓“山谷大书酷仿《鹤铭》,狂草极似怀素”。藏真:怀素字也。误:贻误。

7比肩:并列,居同等地位。则:

8鲁宜吴人:黄庭洪州分宁人。五代时杨行密据淮南。拥有二十七州,只中包括洪州,即今江西省地。益:多也。作:伪托之作;伪造。

9师宜官:东汉末人,为袁术将。工书,尤善八分,书迹为时所宝。

10臣:以之为臣;役使。

11丑:美丑。销陈:错杂陈列。瑕瑜:玉之斑痕与光彩。指缺点和优点。互见:谓同时存在。少作:年轻时的作品。

12循名:追求其名声。早为:早相。流播:传播。

13鲜于们机:名枢宁伯机。元宪宗、成宗间渔阳人,官至太常寺典簿。善行草。小楷似钟,孟頫极推重之。

14气:气象;气派。神:神采;神韵。神韵风采。此“论画者”当是“论书者”。

15并:副词。甚至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 必先生而后熟,亦必先熟而后生。始之生者,学力未列,心手相违也;熟而生者,不落路径,不随世俗,新意时出,笔底具化工也1。故熟非庸俗,生不雕疏2。今去汉魏晋人数千年矣,人间翻拓既已失其真矣,具眼者一见佳本3便党触目醒心,恍若面对同时之人。向拓临摹竞不得其仿佛4,此则生之说也:故由生入熟易,由熟得生难5。“书者心画”,此扬子云之言也6,柳诚悬因有“心正笔正”之说7。宋人遂据以为断案,此似然而实不然也。之以木石为人,衣冠坐立描写极似,非不俨然庄肃也8,而色笑蹈舞一之不具,即庄肃何取焉?晋人虽称蔑弃礼法,至于作字,实其用意处。张怀瓘评中散草书加右军数等9,使非功用精密,何以至此10?不类其为人矣。若概以为简堕使然,则不作可矣11。右军在晋最经世12,颜之推谓其人品最高13,惜为书所掩,右军之比中散其人又可知。乃其书则风流蕴藉,翱翔物表14。盖法有固然,不必斤斤以心术为校也15有文章德业然名者,即不事铅16,举而登之钟、王之列,其孰从而信之?急就为古人绝学,至本朝唯宋仲温以得名,甚是矜重,秘惜其法,不以语人17。今观其书,作意太过,乏古人不尽之味,盖急就中之颠素也。蔡中郎八分书平画及波皆极长纵18,笔势无复剩。其法类所传《曹娥碑》19《瘗鹤铭》实祖之,钟太尉又人以行书流动之趣。盖八分体本简古,故运笔欲得疏畅20,急就之法,萌芽于此。既作急就,则已浸淫草书,必须收敛斩截,使易痛快,使有苍然之色,不待倾侧牵引以为奇也21。不然,直作近草可22.此书家之微旨23 ,辄尽发之。

 

注释:

1相违:彼此违背。路径:门径;路子。化工:自然形成的工巧。

2庸俗:平庸鄙陋。雕疏:矫饰到镂。疏,刻镂也。

3翻拓:依原到重新刻印的拓本。具眼:谓有识别事物的眼力。

4向拓:复制古人书画墨迹之法。将古字画贴在窗户上,用白纸覆在上面,就明处勾勒出原笔画,再以浓墨填充。仿佛:梗概,大略。

5人:到也。得:亦到也。杜甫《宿花石戌》诗:“午辞守灵岭,夕得花石。”

6心画:指心意之画。扬雄:西汉文学家、哲学家、语言学家。其法有·问神):“言,心声也;书,心画也:声画形,君子小人见矣。”因文字能表达人的心意,故曰心画。

7心正笔正:柳诚悬答唐穆宗笔何尽善问:“用笔在心.心正则笔正。”谓心地纯正不偏用笔才正。此以书进谏也。

8俨然:宛然;仿佛。庄肃:端庄肃穆;庄严恭敬。

9中散:嵇康。官拜中散大夫,工书,张怀瓘评其草书为妙品。加:美,好。加。应读嘉.通嘉也

10功用:功效。成效。何以:用什么;怎么。

11简堕:疏怠惰。堕,通。不作:指不作书。

12:最熟习。经世:阅历世事。

13颜之推:北齐临沂人。博学善文。官至中书舍人、黄门侍郎。著有《颜氏家训》等。

14风流:洒脱放逸;风雅潇洒。蕴藉:谓含蓄而显露。翱翔:回旋飞翔。物表:物外;世俗之外。

15固然:指书法之自然形态。本来如此。心术:指内心。人品也。为校:相比较。

16德业;德行与功业。然:显光貌;盛美貌。

17绝学:谓造诣独到之学。宋仲温:名克字仲温,元末明韧长洲人,以章草闻名。矜重:矜持庄重。秘惜:隐藏珍惜,以示人。语人:告诉人。

18蔡中郎:蔡邕。官拜左中郎将,故世称“蔡中郎”。纵:放纵。

19曹娥碑;曹娥的墓碑。曹娥为东汉人,其父迎神溺死江中。她哭泣十七昼夜投江而死,世传为孝女。砷为东汉上虞度尚立,其弟子邯郸撰文。碑已不传。后世所传碑帖,题作右军书;只行书帖.为卞重书。

20简古:简朴古雅。欲得:须要。疏畅;通畅;流畅。

21浸淫:渐近;接近。收剑;聚敛;收集。斩截;喻书风峻刻峭拔。便易:简便;方便容易。痛快:谓流利畅快。苍然:苍老貌,形容笔力雄健而老练。倾侧:偏侧;倾斜。牵引;牵制。

22近草:当指今草。

23微旨:精深微妙的旨

 

 

 

 原文

颠素并称,自昔已然,不知长史非藏真比也。智永书法承受有,藏真从而光大之1,《圣母》之与《自叙》2,体制不同,而各极其分量,盖已超凡入圣矣3。长史笔多偏枯,所得古法盖少,今有学藏真而失之者,似从长史门墙中来,为弊非一日4。学者诚能从篆隶而下,遍观名书,从头一一理会,自然目中如辨黑白。言说虽多,要之无盖。故不能画而语画,不能书而评书,皆5

 秦程邈始作隶书,今宫本所载6。米南宫虽指为伪作,然形体实不可废,即今真书也。后汉王次仲始为八分7淡云:“割李斯小篆去八分存二分,故名八分,是隶法居十分之八8。”据此则隶应先出。曹喜、蔡中郎俱后汉人,想其世代相次9,一时流传,互相习学,俱师次仲亦不可知。但谓隶是八分之流,真书又与隶类,则不应斯古篆尚存见闻,而隶法绝无基10。古人书谱品目悉具11卒元专举正楷为言者,此明隶即真书无疑。要之程邈作隶时,去篆法未尽,八分既出,隶反近之。不若晋唐以还,一洗篆法,别成堂奥12,故昧者相沿不能自决耳。又张怀瓘云:“秦王次仲始作八分。”非后汉之次仲,则八分固与隶书并出矣。大小二篆生八分,子美盖有据矣。

 世传右军好鹅,莫知其说,盖作书用笔,其力全凭手腕。鹅之一身,唯项最为圆活,今以手比鹅头腕作鹅项,则亦高下俯仰,前后左右,无不如意。鹅鸣则昂首,视则侧目,刷羽则随意浅深,眠沙则曲藏怀。取此以为腕法而习熟之,虽使右军复生,耳提面命13,当不过是。非譃谈也,想当时兴寄偶到,且知音见赏,兼为后世立话柄耳14。或者以为礶鹅群15,羽毛有异,故特好之,何殊说梦16?

 学书最忌近俗,诸体皆然,真书尤甚。徐东海谓大蹙令小17小放令大疏肥令密,密瘦令疏,此最误后学,书家之罪人。

 

注释:

1承受:继承。有:有统系;有世系。即有宗族统系或有家族世代相承的世系。因智永乃右军后裔也。光大:显扬;发展。

2圣母帖:怀素书。草书五十五行,篆书年月日一行,正书题名五行。书法温润遒劲,与《自叙帖》异趣。《自叙帖》亦怀素书,草书,一百二十六行。书法雄强狂纵,剑拔弩张。前者石刻在西安碑林,后者北京故宫博物院有影印本。

3体制:指格调。超凡人圣:谓达到登峰造极、超越凡庸的境界。

4盖:用于句中语气词。无义。门墙:指师门;谓学习长史也。为弊:变成弊病。

5:虚,不实。虚妄,虚伪荒诞也。

6程邈:秦始皇时下杜人,亦作下邽人。原为县狱吏,因罪幽系云阳狱,在狱中增损大篆而创新体。因其简易,主用于徒隶,故名“隶书”。官本:官府刻印或收藏的书本。

7王次仲:何时人,说法不一。一说上谷人,一说东汉上谷太守。相传为首创八分楷法者。

8蔡联:东汉书家。字文姬,蔡邕女。割:分割;划分。居:占,相当。

9曹喜:东汉扶风平陵人,汉章帝为秘书郎。工篆隶,创悬针垂露之法。相次:相继;依为次第。

10;指李斯与史。史周宜王史官,师法仓颉古文,损益而成大篆,亦名书。基:基业。作为根基的事业。

11书谱:泛指按照书法类别或系统编撰的书论著作,非指某一著述。品目:亦泛指各种书法评论著作。悉具:都有。

12堂奥:厅堂和内室。喻指深奥的义理;深远的意境。

13习熟:熟悉;熟知。耳提面命:《诗·大雅·抑》:“匪面命之,言提其耳,”孔颖达疏:“非但对面命语之,我又亲提其耳,其志而不忘。”后谓“耳提面命”为教诲殷切,要求严格。

14兴寄:指寄托在作品中的思想感情。见赏;赏识我;被赏识。话柄:供人谈话的资料。谈论的资料。

15礶:衬名。故址在今浙江绍兴县。相传王羲之以字与道士换鹅处。

16何殊:何异。说梦:说梦话。此谓此与说梦话有什么两样?

17徐东海:其人不洋。蹙:屈聚;收拢。

 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  汤临初,生年事迹不详。就其《书旨》所评明代书家如宋仲湿、沈氏兄弟、姜永嘉、丰考功、祝京兆等人,其中丰、祝生年最晚。祝于嘉靖五年去世,丰于嘉靖二年举进士。汤氏数处评祝,除了推赞无异词;而对丰,则谓其书不及祝,主要是才能低。这说明,汤氏当生存亮靖中后期以后。

  《书旨》论书重“形势”。所谓形势,乃指书的态势与形体,包括笔势。书学是形学,书法以态势和形体来招致观赏者的审美评价。汤氏以此出发谈形势.并从形势出发建立他的书学思想。

汤氏认为书的形势是随同文字一起产生的,“书契之来,原于画卦,形势生于篆”。并提比“行草不能离真以为体,真不能舍篆隶以成势”。各种书体的形势皆根基于篆及隶,因此这种形势有其自然客观性。汤氏冤祝用笔,极重笔势。他以为笔势从书的形势来,亦有自然客观性。他说:“字有自然之形,笔有自然之势、顺笔之势,则字形成;尽笔之势,则字法妙。”只要尽其笔势.书中就会“天机流荡”,“精神横溢”。作书汤氏不论心术,而讲才能,书家的才能就是理会书的形势,工于用笔,能尽其笔势。

《书旨》分上下卷。有明刊本和《四库全书》本。我们以肩者为底本标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