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跋

孙鑛

钟太傅荐季直表

     太傅此表正与《兰亭》绝相似,皆是已退笔于草草不经意处生趣1。但《兰亭》长,此匾;《兰亭》瘦,此肥;《兰亭》今,此古2。然《兰亭》以骨为肉,此以肉为骨3;《兰亭》规矩在放纵中,此放纵在规矩中:其相反处笔意亦正相合也。第考诸跋中来历,即始于陆行直,以前著所自,好事者寥寥唐宋间,亦是见知律4。然笔法白妙,不应以耳闻目见。若以年衔为驳,则史传所记,主在大政亦不谬5,区区履历,非所经意6。且此等处极易错,不足为据,伪作者史事妆饰7,固不难耳:季直事,陈寿志不载8,书法创出事创出9,正可定为真也。米颠阅书白首,无魏遗墨,语见《书史》10米芾印果似蛇足,然安知非作《书史》后得睹此?又安知非以宝晋故妒魏迹11,如刘不信晋帖耶12?若贞观、淳化、宣和、大观四印13,则的为伪作无疑。且陆跋止称有河东薛绍彭印章,则此外诸印皆至正以所增耳14,蛇足又岂独一颠哉!司寇公得此卷后即出郧阳15,余不及观,至今为恨。诸子中不知阿谁收得,异日尚图毕此心愿也16

  

注释:

1太傅:魏文帝曹丕时,钟官至博。退笔:用旧的笔;秃笔。不经意:不注意;随便。生趣:产生意趣。

2匾:同扁。今:指今体,含有新意。古:古朴;古雅。

3以骨为肉:骨指字画刚劲有力,肉指字画丰满有致。右军书瘦劲,以骨胜,然又秀美,故谓以骨为肉。以肉为骨;钟丰满密丽以肉胜,然又强健有力,故谓以肉为骨。

4第:连词。如果。陆行直:明南京吴江人,洪武中以人才授翰林典籍,善书。《三希党法帖》收有《荐季直表》,第一个作跋者即陆行直也。所自:所由,所从来。寥寥:广阔貌。见知:见而知之。律:法也。

5年衔:年代官衔。在:担任;担负。大政:国政,国家政务。三国魏建国初,钟官大理,迁相国。《荐季直表》落款为“黄初元年”。   

6区区:拘泥,局限。履历:指个人经历的书面记录,经意:经心,注意。

7拟:拾取;摘取。

8陈寿:晋安汉人,宫著作郎,终御史治书,撰《三国志》。陈寿志,即陈寿之《三国志》也。

9创出:初次出现。

10米颠:米芾。因其狂放,又有洁癖,人称米颠。白首:白发。表示年老。书史:米芾撰,记其所见历代墨迹,上至晋唐。

11印:《荐季直表》前有“米芾之印”。蛇足:谓多无用之物。宝晋:米芾得昔人遗墨而名其书斋为宝晋斋。

12:宋仁宗、哲宗间简州阳安人,官至职方郎中,为苏拭、米芾书画友。

13贞观:唐太宗年号。淳化:宋太宗年号。宣和、大观;宋微宗两年号。

14至正:元顺帝年号。

15司寇公:王贞。因其官至刑部尚书,司寇乃刑部尚书之俗称,故称。出抚:离京城出为巡抚。抚为明清巡抚的简称。郧阳:府名。明成化间分襄阳府置,治所在郧县(在今湖北西北部)

16阿谁;疑问代讨。犹言谁,何人。图毕:贪图完结、了结。

 

 

 

褚河南册文

  甲戌岁与敬美同在礼部1,间论书法。敬美曰:“若睹家兄所藏《哀册文》2,天下无墨迹矣。”余曰:“安得一睹?”敬美许之,后因循末果3。米元章未见此帖,然相传俱云学最久,余尝见其跋褚摹《兰亭》真迹,笔法与此绝相似。《海岳名言》云:“吾书小字行书有如大字,惟家藏真迹跋尾间或有之,不以与求书者,心既好之,随手落笔,皆得自然,备具古雅。”又云:“褚遂良小字如大字。”以此验之,益信。莫廷韩初人燕日,沈伯英谓余曰:“云卿尔来方学《哀册文》4。”是时,莫尚名是龙,字云卿也。笔意颇亦近之,然米得态,莫得姿。先是,余曾得石本于姑苏5,当时亦绝爱之。后凤洲公家亦有石本,华起龙一帙6,觉如旧购者。沟之,敬美云:“即此石,买时并买石耳。”然细较,印文行款俱错,原是两石耳。旧刻顾元庆跋谓唐中丞应德先生云在义兴堵氏7,今司寇乃谓得于吴江史氏,岂由堵转入史耶?此书妙处在笔势飞动,钓捺有力,第位置间尚不甚满人意,不耐着眼看8。谓此能摆脱欧、虞拘束,固自一说,第《宣示》、《黄庭》,其位置不方整,然细玩之,安插自有法,妙意涌9,盖巧运外。此贴则生硬,点画似尚不受令10。米、莫病亦然。

宗室家怀素千文

素师《千文》今世存者尚多,想其在日,所书固不少,然其笔法只是狂劲,故易伪作,以乏醖藉耳11。此帖据拔似亦疑其伪,然伪亦有佳有不佳。杨二山太宰雅好书画,每向飞人曰12:“有假者持来,我买,真迹价重,我不能买。”然往往亦得佳者。

 

注释:

1甲戌岁:即万历二年。此年孙鑛举进士。敬美:王世懋,王贞弟。

2哀册文:王世贞首跋云“右故相国河南公锗登善书《唐文皇哀册文》。

3因循:延宕;拖延。

4莫廷韩:即莫是龙。约明嘉靖至万历间松华亭人。因得米芾石刻“云卿”二了,遂以为字,后以字行,更字韩。工诗文,善书画,书法钟、王及米。沈伯英:名璟字伯英,松江华亭人。万历进士,官光禄。善词曲,工音律。尔来:近来。

5先是;在此以前。姑苏:苏州吴县的别称。因其地有姑苏山而得名。

6凤洲:王贞之号也。华起龙名叔阳,起龙其号也。明无锡人,宫礼部主事。有《华礼部集》。一帙:一卷册,一卷函。

7顾元庆:明南京长洲人。藏书万卷,择其善者刻之。有《金薤琳琅》.乃书之品题。

8钩按;钩与按两种笔厕。钩即趯,俗称打钩。捺即永“字八法中最后一笔。不耐:不能。着眼:人目.举目。

9安插:安置;安排。涌:满溢勃兴。

10点画:指文字之点与横、等笔画。

11狂劲:狂放强劲。醖藉:宽和有涵容。

12杨二山:不详其人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柳诚悬书兰亭诗文

诚悬书力深,此诗文率尔摘录,若不甚留意,而大趣溢出1,正与清臣《坐位帖》同法。然彼犹饶姿此则纯仗铁腕2,败笔误笔处乃愈好,可见作字贵在无意,涉意则拘,以求点画外之趣矣。中—二俗笔不足嗤,惟间有丑怪处,去恶道不远,玩者亦玩其趣可耳。若效之恐遂成3。张温甫、陈白沙是其末流也4。余有此石本,首标唐帖卷三,不知前二卷为何帖,亦不知何地所剑。或云即司寇家石,然《小酉选帖》不载5,尚属可疑。《兰亭诗文》本多,此但裁取佳句,实藉诚悬笔迹以传,徐弃者遂不传。考《法书要录》6,右军五言五首,其一曰:“缠利害未若,任所遇逍遥;良辰会起处7,”似缺数句。其二曰:“三春起群品,寄畅在所因8眺望天际,俯盘缘水滨9朗元厓观,寓目理自陈10;大矣造化功,万殊莫不均11;群赖虽参差,适我无非亲12。”首句五字草,城悬录此编,删起二句13,“缘”作“渌”,“厓”作“崖”,“目“作“物”,“亲”作“新”。细味《要录》14,是诚恳误书耳,今《诗纪》遂作“碧天”对“渌水”矣。其三曰:“猗欤二三子,莫非齐所记;造真探元退,涉世若过客15。前世非所期,虚室自我宅16。远想千载外,何必谢曩昔;相与无所与,形骸自脱落17。”自“前”字至“宅”字注。其四曰:“鉴明去尘垢,止则鄙吝生;体之周未易,三觞解天刑18;方寸无停主,务伐将自平;虽元丝与竹,元泉有清声19;虽无啸与歌,咏言有馀馨;取乐在一朝,寄之齐千龄20。”其五曰:“合散固有常,修短定无始;造新不暂停,一往不再起;于今为神奇,信宿同尘滓21;谁能无杭忼慨,散之在推理;立言同不折,河清非所俟22。”中或稍有误字。一及三四五,诚悬俱不录,冯汝言《诗纪》亦不收23,若非彦远此录,则世间无此诗矣。周藩图内至标云:“羲之诗两篇成,不知何人臆断24。” 弇州公最留意诗翰25,亦未深考。第据《要录》此五诗与《兰亭序》同作帖,当即接序后:贞观时临《兰亭》者最多,奈何独弃此诗?可懊也26。想次篇五字草,三篇“前”字至“宅”字注,觉烟靠露结之状勃勃楮册间27

 

注释:

1书力:作书的气势和力量。率尔:随便,无拘无束貌。天趣:自然的情趣;天然的风致。溢出:流露出来。

2饶姿:富于姿态。铁腕:强有力的手腕。

3:拙劣的书迹。

4张温甫:应作张温夫。即张即之,字温夫,南宋末和州人,官直秘阁。书名闻天下。陈白沙:明宣德至弘治间广东新会人。字公,居白沙里,人称“白沙先生”。知名学者,主心即理也

5:即小馆,王贞书斋名。

6兰亭诗文:王羲之与谢安、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兰亭“修禊”,会上各入作诗,并由王羲之作序,这便是《兰亭诗文》。裁取:犹酌取。谓裁度而取用之。法书要录:乃集古人书沦之汇编,唐张彦远辑。

7缠:纠缠;搅扰。未若:不如。不相符;不象话。任;依托。遇:相逢;不期而遇。良辰会:美好的时光聚会。起处:犹起居。举动,行动;亦作问安,问好。

8三春:指台率第三个月,募春。群品:万事万物。佛教谓众生。寄畅:达到尽兴。寄,通暨。因:依托;凭借。

9仰眺:抬头远眺。俯盘:俯首盘旋。缘:顺也。水滨:水边。

10朗;空阔明朗。无厓:无穷尽,无边际。寓目:过目;观看。自陈:自然显示,自然呈现。

11万殊:指各种不问的事物、现象。

12:众,各种响声。,从孔穴小发出的声音。参差:纷纭繁杂。适:悦;快。

13起:开始,开端。

14细味:细细体味,细细体会。

15钦:叹词。表示赞美。记:记住,不忘。造真:写真。探元:探求玄理。退:返归;回到原处。涉世:经历世事。过客:路过的客人;旅客。

16所期:期望。虚室:比喻心境。自我:相偶,相托。自,相也。宅:神之舍也。精神奇托之所。

17谢:逊让;不如,首:往日,从前。相与:相处;相交好。无所与;没有给予。形骸:人的躯体,躯壳。脱落:脱掉,落下,指形骸从精神脱落也。

18鉴明:镜面明净。止:停止。谓停止去除尘垢。三:三杯酒。解;解除。天刑:天降的刑罚。

19方寸:心绪,心思。主;主宰;主持。伐:致力批评。伐,批评;抨击。自平:自我平和;自然宁静。丝与竹:弦乐器与竹管乐器的总称。亦泛指音乐。元泉:原泉。源泉,有源之水。清声:清亮的声音。

20啸与歇:长啸与歌吟。长啸为撮口发出悠长清越的声音。古人长以此述志。长啸亦为钟之别名。唐冯贽《南部烟花记·乐器名》:“钟,一书为长啸。”咏言:犹永言,吟咏。馨:残留的香味;不尽的香味。齐:等同。千龄:千年。

21合散:聚集分离;聚合消散。固有:本来就有。常:经常,常常。修短:长短。指寿命。往:一去。亦是“死亡”的词。信宿:两三口。尘;喻指污秽或污秽的事物。

22忼慨:即慷慨。。散:亡失;丧失。推理:推重理义。立言:著书立说。亦谓立论,提出某些见解或主张。右军晚年只想隐退而不进取,此当指前者。不折:夭折;不毁灭。折,死亡。河清;指黄河水变清。黄河水少有清时,古人以“河清”为祥瑞象征,更以“河清海晏”形容国家安定,天下太平。:等待。

23冯汝言:名惟,汝言乃字。嘉靖进士,官至光禄卿致仕。以诗文名,著作较多,其中有《冯光禄诗集》、《古诗纪》。

24标:书也。题写。臆断:凭臆测而下的判断。

25弇州:王贞.号弇州山人。诗:诗文手迹。

26:恼恨。

27:云烟迷漫。雾结:雾气集结。勃勃:烟气上升貌。册:纸册。

 

 

原文

东坡书烟江叠嶂

行烟江叠嶂1,展此卷,良是两重奇境,第不知晋卿图亦在卷中否2? 弇州公最慕长公,亦甚重长公书,奈何未购得所书《赤壁》两赋3。余曾于韩礼侍世能家见一本,姿态秾郁而有飞动势4。是在嘉兴项元家,元印识满纸,然细玩亦是向拓本耳5盖长公字肥,用墨浓,故摹者易为力6

  山谷杂帖

  此跋谓此君每出语,即“若上水船”,后又跋谓“殆类余近日伎俩”7。两语皆然后语味较长。鲁直最服东坡,即醉墨倾8,半不可读,亦当如张文潜搜索持去。胡乃以增睡思目9?不知此烛下眼花头书若何能醒人睡否10?

  山谷太白长歌

  长沙是僧笔11,山谷是文人笔。然僧是长沙短处,文人是山谷长处。

  米南宫书后

自崇宁、大观上至晋12,几八百年,至唐初亦可五百年13,而被时墨迹犹多存。淳化内府所藏姑不论,据元章《待访录》14,晋帖三十,唐帖八十徐,其后续见者尚不尽载。他元章所不见者恐亦尚多。今去宋元祐、崇宁不五百年,而苏、黄、米真迹寥寥15。苏、黄尚曾经焚毁,米则无禁16。人言米元章自少至老笔未尝停,有以纸饷之者17,人手即书,至尽而已,而元章亦自言一日书,便觉思涩18。其遗迹留世者应最多,乃今米迹犹难得,不知何说?余所见惟李银台伯玉有一卷《昨风起西北古诗》19,是真迹,遒劲有神采,然无古人沉著入木三分20。又其笔意终与苏、黄相近,想时代使然21。此两帖余米之见,跋云“一纸奕奕有生气”,当与伯玉卷同;后一纸据称不失褚河南悬腕法22则府尽沉著矣:李子法书既为人持去不甚惜,何缘得一借观之23

 

注释:

1烟江:烟雾迷漫的江面。叠嶂:重叠的山峰。

2晋卿:北宋画家王字也。有《烟江叠嶂图》、《渔村小雪图》等。亦工书。与苏、米友善。王于私第筑宝绘堂,苏轼为之记。

3赤壁两赋:即前后两《赤壁赋》。

4韩礼侍世能:即韩能,明长洲人,隆庆进士,官礼部左侍郎。秾郁:盛美;浓厚。

5项元:明嘉靖至万历间山阴人,官至左德兼侍读。工书。向拓:复制古人书画墨迹之法。将古字画贴在窗户上,用白纸覆在上面,就明处勾勒出原笔画,再以浓墨填充。

6为力:成功;奏效。《汉书·异姓诸侯表》:“镌金石者难为功,摧枯朽者易为力,其势然也。”

7此跋:指王贞跋。此君:指山谷。若上水船;谓作书如撑上水船一样用力。伎俩:技能,本领。

8鲁直:黄庭,字鲁直,号山谷道人。服:衷心侍奉。醉墨:指醉小所作之书。倾献:倾斜;歪斜。此类苏书势。

9张文潜:张耒,字文潜,宋仁宗至微宗间淮阴人,官直龙图阁。与黄庭坚、秦观、补之同为苏门“四学士”,亦工书。胡乃:何。睡思:睡意。目:看待。

10入睡:使人假寐,使人打随睡

11长沙:指怀素。怀素,零陵人,古属长沙郡,故以长沙代指怀素。僧人作书多带有僧人气,故称其为短处。

12崇宁:宋徽宗年号。

13可:副词。大约。

14待访录:即《宝章待访录》。记其同时士大夫所藏晋唐墨迹计八十三条。较《书史》为简,可与《书史》相参证。

15元祐:宋哲宗年号。寥寥:形容数量少。

16苏、黄:元祐间章为宰相,尽斥旧党。苏、黄在旧党之列;崇宁间蔡京为相,苏、黄亦遭排斥,《宣和书谱》不言苏、黄书。米芾则为徽宗朝书学博士。

17饷:赠送。

18思涩:思想迟钝,不顺畅。

19李伯玉:不详其人。银台;通政使或通政使司的别称。

20沉著:着实而不轻浮。谓笔力劲。入木三分:张怀瓘《书断·王羲之》:“王羲之书祝版,工人削之.笔入木三分。”谓笔力健劲也。

21使然:谓使其如此,使它变得这样。

22悬腕:谓作书手腕悬空。

23何缘:怎么,怎样。

 

 

原文

范文穆吴中田园杂兴卷

文穆手迹余曾见,盖得米意多。今人率嗤宋诗,然宋人真率处却有风致,能感动人.今人徒雕琢1。宋诗如生野花,今诗如画牡丹2

  张即之书后

温甫书处得之李北海,而以柳河东筋骨行之3,故牙四出,不免恶道,其失乃在不得敛锋法4。少保沈蛟处有此公书《莲经》刻板,较稍有醖藉5,盖刻者损其牙耳。其署书却佳6缘字大槎牙犹不甚刺眼。其喜作擘窠字亦如此7,中抚媚处却近赵吴兴8,此是北海一派分来。

  赵子昂枯树赋真迹

凡临书或取态,或取势,大概以意求之。于位置间不能无毫厘失,果得其意,则失亦似矣。此临,则惟点画真行处不改换面目。其结体遣笔,全是自运,不知何为亦标曰临。然比之自书,却稍近古雅,岂鲁人学柳士师者?9

赵吴兴大通阁记

此卷与前卷同日观10字几如钱大,展卷光彩射人,绝得欧、虞碑碣法11。虽微带肉而骨力圆劲,媚姿自肉中出12。犹是本色,惟骨法令人改观,笔纵面肆,如半空掷下13。起收处皆莫得端倪,点画一一得所,不若他碑之漫排置,谓是晚年最妙笔,良然14:此是长洲伊家故物,乙亥岁伊客部在庭至京,欲以宋人《胡笳十八拍图》易之15,敬美不应。伊亦曾以图示余,乃临本中最低下者,价不能当三十一,孰与易也。

凌中丞金刚经

铁门限笔,皆自空中掷下,最劲最整16。谓中全用此师笔,乃以圆熟目之,三昧安在17?戏题一偈:不得铁限法,此则写经手18;果得铁限法,即应胜苏、赵。作不铁限法,正是凌中丞。

宋仲珩方希直书

人谓仲珩书胜乃翁19,似不然。仲所饶姿,然稍20。景濂较有醖藉,方希直书未见21

 

注释:

1范文穆:名成大,靖康至绍熙间吴县人,官至参知政事、资政殿大学士,卒。工诗及书翰,为南宋大家。率嗤:轻率地讥笑。直率:纯真坦率。雕琢:指刻意矫饰,做作。

2生野花与画牡丹:指纯真自然与矫饰做作。

3柳河东:当指柳宗元。唐大历、元和间河东解人,工书。有《河东先生集》。筋骨:指字的骨架和格局。

4牙:指笔墨不整伤,犹树木之枝杈歧出。锋:犹藏锋。,藏也。

5莲经:《妙法莲华经》的简称。较:比较。

6署书:当指题署书。即题匾额之书休,非封检题字之体,因“字大”也。

7擘窠字:写字、篆刻时为求字体大小勺整,以横宜界线分格,叫“擘窠”。,划分;,框格。颜真卿《乞御书故生池碑额表》:“前书点画稍细,恐经久。臣今谨据石擘窠,大书一本,随表奉进。”后亦指大字。

8抚媚:姿态美好。

9柳土师;即柳下惠,同女子共坐一夜不淫乱。此鲁人学柳土师,“稍近古雅”也。

10前卷:此篇前有赵吴兴《小楷法华经》。同日观:谓同等观赏。指两书成就相当。

11碑碣:石刻顶方曰碑,顶圆曰碣。亦泛指石脾。欧、虞碑碣法,当指其书势劲猛也。这是欧、虞书之共同特点。

12骨力:指刚健雄劲的风格。亦指书势和力量或笔力。圆劲:圆润遒劲。媚姿:美好的姿态。

13骨法:指笔力和法则。

14半空掷下:指笔纵劲猛。

15得所:谓得到合适的位置。漫:随便,胡乱。排置:安排布置。良然:果然;确实如此。

16伊客部在庭;其人不祥。胡笳十八拍图;为南宋画家陈居中作。以荣文姬《胡笳十八拍》为题材而画,陈同时还画有《文姬归汉图》。易:交换。

18圆熟:纯熟。三昧:奥妙;诀窍。原王贞对此跋语云:“中丞凌公书此经,全用铁门限笔。圆熟有结体,得临池三昧。”

19:梵语“偈佗”的简称,即佛经中的唱颂词。通常以四句为一。写经手:抄写佛经的书迹。此书只要恭整可认即可。

20仲珩:名璲字仲珩,宋濂仲子。工篆、隶、真、草书,明初为“国朝第一”。乃翁:他的父亲。

21稍疏:稍生疏,不纯熟。

22景濂;宋濂之字也。方希直:名孝字希直,元末明初浙江宁诲人。知名学者,文正。王世贞谓其书有“刚方不折之气”。

 

 

 

   原文

三吴楷法第三册

京兆书秀媚出尘1。细玩仅有姿态,然醖藉未深。谓是少年书,良然。

  三吴楷法第六册

  此徵仲小楷,足可压卷2。其淳古处少逊希哲,而秀媚精密过之。大率行草希哲胜,楷法徵仲胜。世人多重行草,徵仲殁后名少衰。以其用行法作草,又或一律乏诸变态3

三吴楷法第九册

  陆子传作《麻姑坛》体绝精整4,其行款及字大小俱仿《麻姑》式,宛然鲁公遗意5至此顿觉神爽。子兼禄之书皆本赵吴兴来,骨不胜肉,是缙绅中名笔6。道复《千文》亦不俗7仲蔚笔力颇劲,而字形不甚悦人,亦未纯是柳8,然有半串掷下意。以古法论,当右仲蔚9

  吴揩法第十册

  公理、云卿、伯起,皆余与往还者。公瑕作率更体甚整,作吴兴体最沓拖厌10,而每好作吴兴,不甚作率更,不可解也。此二十章是本色,微参以率更意,笔肥而骨劲,足称合作11。云卿善用墨,最浓而最流动,后数年益进,此尚且未进时笔12。伯起恳恳趋古名家自矜,此云天趣少渴13恐伯起闻之未快。顾德育、王舜华、吴常体14,黄淳甫书,苏人谓带邪气15,然用力亦深。袁鲁望小变吴体16。士夫之能书者,独奈何无伯毅17?

文正陆文裕墨迹

西翁在位日,书名震海内,篆书姑且勿论,行草亦清劲有笔18,第微带邪气。彼时大夫书多作此形状,盖几日用不知矣。山翁精究八法,于瘦硬中露秀媚,亭亭独上,但尚未是当行耳19谓胜李,果然,谓出于李,或未然也。以青冰日20恐陆末服

 

注释:

1祝京兆:即祝允明。出尘:超出尘俗。《三吴楷法》凡十册,皆有跋,此节录。

2徵仲:文徵明字也。压卷:诗文书画中压倒其他作品的最佳之作。

3诸:于也。变态:谓变化的不同情状。

4子传:名师道,子传其字也。明长洲人,嘉靖进士,为礼部主事。麻姑坛:即颜鲁公《麻姑仙坛记》。精整:精良整伤。

5行款;指文字的书写顺序和排列形式.包括字序和行序。宛然;仿佛,极象。遗意:指前人或古物留下的意味、旨趣。

6缙绅:插于绅带间,古代官宦的装束。亦指士大夫。名笔:指有名的文章或书画。

7道复:陈淳字也,明成化至嘉靖间苏州人,诗文书画皆其妙。

8仲蔚:俞允文字也。明正德至万历问南京昆山人,与王世贞善。世贞谓小楷绝得褚河南法,以颜、柳筋骨为十架。颇劲:笔法颇遒劲。柳:柳公权。

9右:尊祟祟尚

10公理:周天球字也。明正德、万历间长洲人,吴中书家,善大小篆、古隶、行、楷,皆仿文徵明。整:谓笔力刚健严整。沓拖:不利落。

11骨劲:指笔力刚劲雄健。足称:值得称道。合作:合乎法度。

12云卿:莫是龙字也,进:进展长进。

13伯起:张风冀字也。明嘉靖、祟祯间长洲人,好填词作文,工书。恳恳:诚挚殷切貌。自矜:自负;自夸。少渴:稍干枯,稍枯竭。渴:竭之古字。“天趣少渴”乃王世贞评语。

14顾德育:明吴县人,书酷似徵仲。王舜华:名逢年,舜华其字也。明昆山人。吴中常;不祥其人。

15黄淳甫:名姬水,淳甫其字也。明正德、万历问长洲人。书学祝京兆。邪气:不正之气。

16袁鲁望:名尊尼鲁望其字也。明嘉靖、万历间吴县人。官至山东提学副使。善书。

17伯毅:王稚登字也。明嘉靖、万历间长洲人。工经隶,主词之席三十徐年。

18西:李东阳之号也。明正统、正德间湖南茶陵人,官至太子少保、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。文正。工篆隶和行草。清劲:清秀有力。

19山:陆深字子渊,号山。明成化、嘉靖间上海人,累官四川左布政使。卒。工书,仿李、赵孟頫。八法:指书写笔圆侧()、勒()、努()、趯()、策(斜圆向上)、掠()、啄(右边短撇)()八法。即“永”字八法。亭亭;高耸貌;直立貌。独上:独特超出,当行:内行。谓对作书尚无丰富的知识和经验。

20青冰:“青蓝冰水”的略语。“青出于蓝,冰寒于水”也。意谓学生超过老师,则李为陆师,陆不会认可,故渭“恐陆未服”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张东海

东海翁笔势飞动,自是颠旭狂素流派,遣笔处如云行电,安得云缓弱1?未去俗。凡俗体、俗笔、俗意、俗气俱不免犯之,盖亦为长沙所误。

李范庵卷

司寇公称贞伯眼底无千古,至目赵吴兴为奴书2。然余尝见其数,大约从二沈来,亦间作宾之、原博脚手3。夫学古人何名为奴?若从风而,则真从者气习耳4。如今人耻先秦两汉不学,或拾欧、苏芳,乃自殆舍筏5,其失正同。

杂帖

希哲、徵仲、履吉,是吴中“三绝”6。文定书以显,启南书以画显7

祝希哲小简

余亦有枝山蹄数简,潦草中尽有佳趣,语亦多鄙俚,第不作回易语,差免铜臭8。然他人孰无回易简?或用拭几,或以炸油9,人何由见之。此简传至今,正坐为佳字累耳10

祝京兆灌木图歌卷

京兆腕本劲,第间失之疏。此云纵放疏,允为合作,岂徵仲图如裴将军舞11,能发京兆笔势耶?图上大字更怪伟,不知是大令笔?豫章笔12?

京兆杂诗艳诗

款曲中廋语13,是京兆诗本色;秀媚中逸态14,是京兆书本色。若作屈强老笔,岂故矫其枉乎?然则何不作昌黎、次山语书15

祝京兆卷

书法于古人何必尽合,既云杨、黄、米16,安得若出一手,当是与希哲而四耳。关西太初17司寇公想亦重其人,故特点出

太史三诗

衡山翁书绝有古法,笔力甚苍劲18,以不经意出之乃更妙。在日名绝重,卿相无不折节19,下至妇人童子皆知之。今乃殁后四十年来,人遂或不购其书,此皆肉眼以目皮相耳20若于学稍究心,见翁真迹必当敛衽下拜21

陈道复赤壁赋

道复书大约山野,但不系山野贵人22,犹稍有真率意。司寇引李、薛平论23初读时默为仲称屈。然英公赫赫千古,即妇人小子皆知徐懋功24;若薛将军,则问之青生且或不识。以之当陈,或亦是流品25

 

注释:

1东海:张弼,号东海。明仁宗、宪宗间松江华亭人,官至兵部主事。颠旭狂素:即张旭、怀素。怀素继张旭亦作狂草,人谓“以狂继颠”,盖张旭人称“张颠”。缓弱:迟缓软弱。王世贞跋谓东海“往往失之缓弱”。

2贞伯:李应祯字也。明寅宗孝宗间长洲人,官至大少卿。千古:历史知识。此指古人。目;品评。

3沈:指沈度、沈两昆仲。明初华亭人。陆俨山集)国初书学,吾松尝甲天下,大抵皆源流于宋仲温、陈文东,至二沈先生。“宾之:李东阳之字。原博:吴宽之字。明宣宗、孝宗间长洲人,官至礼部尚书。书学苏而多有自得。脚手:人为的痕迹,指笔法。

4从风而:谓如风之吹草,草随风而倒。仿效、风行之迅速。从者:随从者,随从人。气习:气质;习性。

5不学:谓没有学问。芳;留的香气。舍筏:舍弃渡人的船。谓佛法如筏,既已渡人到彼岸,法便无用,不可再执着。后多以喻学习古人要摆脱方法上的束缚,方能有所创造、创新。

6希哲:祝允明字。徵仲:文徵明字。履吉:王宠文字也。宠为明弘治、嘉靖间长洲人。王世贞谓其书“几夺京兆价”。三绝:指三人一时卓绝的书法。

7文定:吴宽;宫礼部尚书,卒文定。显:官位显扬。启南:沈周字启南,号石田,晚号白石翁,明宣德、正德间长洲人。工诗善书画,画擅长花鸟、山水、人物。

8枝山:祝允明号。蹄:用以书写的小幅绢帛。亦用以指纸。简:书简。回易:更改,变换。指俚语直说。差免:略免。差,微小。铜臭;铜钱的臭气。原用以讽刺用钱买官或富豪者,后用以讽刺唯利是图的人。

9炷油:点灯;浸油引火。炷,点燃。

10正坐:正好犯有过错。坐,犯罪。

11裴将军:旻,善剑舞,与李白歌诗、张旭草书和“三绝”。尝以龙华军守北平。其剑舞给吴道子作画以启示。此谓徵仲图如裴旻舞一样激发祝之创作激情。图指徵仲《灌木图》,即《灌木寒泉图》。

12怪伟:怪异,特异。大令:王献之。因其尝官中书令。豫章:指黄庭坚。庭,洪州人,洪州即豫章也。

13款曲:犹言细诉。廋语:隐语。引申为含蓄语。廋,隐也。

14逸态:清秀优美的姿态。

15屈强:即倔强。枉:矫正弯曲。纠正偏邪。昌黎:指韩愈,其郡望是昌黎,因称“韩昌黎”。昌黎诗文唯去陈言而戛戛独造,即昌黎语也。次山,元结字,共诗变偶绮靡之习而戛戛自异。此次山语也

16杨;杨凝式,五代书家,是唐宋之际继往开来的—代大师。

 17太初:孙一元字也,明成化、正德间关中人,又自称秦人,即关西也。《书史会要》谓其“性喜学习”。王世贞跋谓京兆此卷有“中有赠关西孙逸人,即太初也”语。孙为隐士.故称“逸人”。

18史:文徵明尝官翰林待诏,太史乃明清翰林院之别称。文又号衡山居士。苍劲:苍老挺拔。

19卿相:执政的大臣。折节;屈己下人。屈己谦让也。

20肉眼:肉身之眼。佛教谓肉眼见近不见远,见前不见后,见明个见暗,慧眼乃能见。后因以指俗眼,短浅的眼光。皮相:谓从表面相看;只看表面。

21究心:专心研究。敛衽整伤衣襟,表示恭敬。

22陈道复:名字道复,以字行。明成化、嘉靖间长洲人。词章书法。篆画诗,咸其妙。山野:喻指民间,民间一般百姓,故接着说“但不系山野贵人”。不系:不属于。

23:指李、薛万。王世贞跋:“唐文皇云:当今名将惟李、薛万微耳,不大胜亦不大败,万不大胜则大败,以喻文太史及道复,当各领取将印也。”平论:评论。

24英公:李勣官丰英国公。徐懋功:李本姓徐,字功,唐高祖赐姓李。

25生:指青年学生,学子。是:订正。流品:品类,等级。按差异而定出的高下等级或类别。

 

 

 

祝京兆真迹

右军才略岂云以书掩之,正自以书显耳。许元度、孟参军1,晋代固不乏也。祝京兆之文章亦然。使书工,孰是头取敝籍视之哉2!张长史授颜尚书笔,庸人所记其明3。此云张与额同学隶4,去而为草,不无矛盾。且《郎官壁记》出颜上,何谓不胜?当是誉杨患者假两公为重5巧为此说,不足据。

宋拓兰亭

《兰亭》刻虽多,大略不甚相远,似皆祖“定武”6褚临本字稍大稍纵,然款段犹7。惟此“赐潘贵妃本”则别是一样规格8,若比己意临写,不求甚似者。余曾见重摹本,甚飞动有势。此跋谓雄逸圆秀,天真烂然9,良然。第既云字差大多行笔,又曾字作一钩,则与“定武”已全异,又何误认为北禅真物10?及取姜尧章偏傍拘拘考证11?杜氏收唐刻板本、米海岳板本,俱末及见,难以悬断12。“理庙”题作正本,想亦以爱重之故,非有的据13。周莫异议亦如欧楷褚行,各以质之近为评,乔、、乐,真切14。第右军笔法15,若以较真本,此帖恐终不近。

又宋拓兰亭

《兰亭叙》结体全近今元常、将等16,古法至此一大变。其妙处惟在字字飞动,若不甚经意,然亦不全无意。其体是真行,总只若属草者然。然笔法内,结构最紧密,虽荡不拘,而笔笔力到点画间,无一聊且意17,所谓周旋中礼,从心不逾矩18。后来临者欲求形似,则滞而不得势,欲急取势,则又不易得肖19,总之皆不得笔,所以最难。“定武”刻,余曾见数本,似皆非真。项子长曾示一本,乃司空子允亮所摹20。中剥落磨处颇多,而字画飞动,神采射人,与平昔所见诸水迥异21项云此盖并剥落磨迹一一钓填,毫发不爽者22。以此知“定武”所以为时赏重,正以其紧密兼荡,稍得有军笔意,故云最逼真。所传楷法多太秀媚者,皆似欲求太似,翻辗转失其真耳23。此本有元跋,且俱称为“定武”佳派,不知能胜潘刻否?余曾以潘刻告友南海黎君华,黎遂托朱山人得一本,有小朱印,与“定武”本绝似,而神采却不及项所示者,此又不知何也?

 

注释:

1许元度:晋有许询字元度,好游山水。孟参军:似指孟嘉。少知名。廋亮为太尉领江外,孟辟为从事,后为温参军。文甚美。

2是:匡正。:古盛物器。用陶或青铜制。此头,似指盛酒器。敝籍:破旧书籍。

3张长史授颜尚书笔:颜真卿《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》,记载甚明。

4不胜:敌不过。比不上。

5杨惠:即杨惠之,唐雕塑家。初同吴道子同师张僧,巧艺并著。后道子名声独显,惠之笔砚,发愤改塑像.名亦显。

6祖:效法;承袭。定武:指《兰亭》定武本。《兰亭》真迹随唐太宗殉葬,其石刻后亦随战乱散失。北宋庆历问于定州发现石刻,乃最近真迹,而定州北宗属定武军,故称此石刻及其拓本为“定武兰亭”或“定武石刻”。

7款段:指迟缓。行笔迟缓与用笔稍纵不一致。似是“行款”所误。

8赐潘贵妃本:内容不洋。

9雄逸:雄健飘逸。圆秀:圆润清秀. 天真烂然:谓纯真自然,不虚伪造作。

10北禅:指北禅主僧。王世贞跋谓:“此《禊帖》所谓《兰亭叙》正本潘贵妃者,赵吴兴跋内称吴中北禅主僧东屏钉定武《兰亭》,此岂真北禅物耶?

11姜尧章:姜字尧章。南宋书家,著有《续书谱》。偏傍:即指字的偏旁。抱:拘泥貌。

12悬断:凭空臆断。

13的据:确实可信的依据。

14周莫:指周公瑕、莫云卿。贞跋引述了二人的议论。欧揩褚行;比喻二人的不同议论。乔裴乐:贞跋:“余谓昔逸民性弘方,爱杨乔之有高韵,乐彦辅爱杨之有神检:”以“乔裴乐”说明周、莫对《兰亭》不同版本的爱好。切:确切比喻。

15:指笔意紧

16元常:钟的字。将:王廙的字。廙乃右军叔,工书善画元常、将,似指今人写的元常、将体。不然:有明人名元常、将者?

17荡:超脱;无拘束。聊且:苟且。

18周旋:周曲回旋。即古代行礼时进退揖让的动作。中:适中、合度的礼仪。亦谓合乎礼仪。从心;任从自己的心意。不逾矩:不越出规矩。

19得肖:获得相似;能类似。

20项子长:名笃寿字子长,嘉兴人。嘉靖进士,官至兵部郎中。好藏书,吾有《全史论赞》等。潘司它及子:其人不详。

21;损坏。平首:往昔,往常。迥异:大不相问。

22不爽:不差,没有差错。

23翻:副词。反而。

 

 

 

圣教序

此帖乃行世法书第一石刻也1。右军真迹存世者少矣,即有之,亦在传疑,又寥寥数字,展玩不饱2,惟赖此碑尚稍存笔意。缘彼时所蓄右军名迹甚多,又刻手皆一时绝技,视真迹真可谓毫发无遗恨3。今观之,无但意态生动,点点画画,皆如乌惊石坠;而内法紧,笔笔无不藏筋铁,转折处笔锋宛然4,与手写者无异。如《兰亭》诸刻,得体者多不得势,得态者多不得骨,流动严密5,二妙难兼。而此帖中,如“趣、流、类、群、领、怀、后、游、间、朗、之、斯、足、会、迹、不、无、尽”等字,皆有体有势,有态有骨,动流中不失严密,具八面之妙6。以此想右军笔法,真是得心应手,超妙入神。唐末以后虽百舍重茧7,不能得其一点半画也。果宋拓真本,真乃无上至宝。今世间存者尚多,但能不惜价,亦不难购。果不能得,即今关中石,倘得精手拓8犹应在《阁帖》之上。第笔法险峻,无门户可入9,若求之形似问恐更远10把玩日久,稍知其用笔意,能驱遣笔,不为宁所缚,即不能似右军,庶几换凡骨矣11

张旭

伯高醉后每以发懦墨作书,今观此《千文》断简,神色飞动,真可喜可。然大约速从缓来,劲从软出,所用笔似若今所谓水笔者12,正与发同法。惟是执笔所如姿态自横出13然草法至此亦穷矣。《阁帖》中伯英、子敬两狂草,入或为此颠笔,然被虽荡,犹在法皮内,此则全越规矩,汉晋法真弃脱无馀14。《肚痛帖》似是健毫笔,顾风度却少逊15。或刻手假力千石,亦未可知。高闲亦祖长史法,第微校俗16。昌黎《赠序》云逐其迹,云善幻17,盖亦寓讥讽意18

大智掸师碑

此隶殊太肥,又带俗,不及韩尚书远甚19,司寇乃亟称之何也?云折衷应变,云缜密,玩之俱不得,抵见滞浊20

 

注释:

1:流行于

2传疑:谓将自己认为有疑义的问题如实告诉人。亦谓传授有疑义的问题。展玩:犹赏玩。不饱:不充足,不充分。

3缘:因为。蓄;积聚,收藏。视:比较。遗恨:谓到死还感到悔恨。

4宛然:委曲顺从貌。

5流动:指笔画的移动。严密:指笔画间结合紧密,没有疏漏。

6面:古人认为诲个字均有八面.即九宫之外围。即一竖一横,亦皆有八面。所谓九宫、八面,即将一字打九个圆点,成四方形,九圆点有八间隙,这即是九宫、八面。

7台重茧:亦作“百舍重趼”。谓百里舍,足底老皮上又生出硬皮。形容长途奔走,十分辛劳。舍,即一宿。

8关中:古地域名。或指涵谷关以西战国末秦国故地,或指今陕西渭河流域一带:所指范围不一。精手:指精明的拓书者。

9门户:指门径.途径。

10间:间距,距离。

11把玩:拿在手中赏玩,驱追:调遣,使用。凡骨:指凡人或凡人的躯体、气质。

12水笔;一种书画兼用的毛笔。笔头一般用两种毛做成,里面是羊毛或兔毛,以便保存水分;外面裹以狼毛,使笔锋劲挺。

13所如;所往。

14弃脱:抛弃散落。

15肚痛帖:亦张旭帖。健毫笔:刚健的笔墨,刚健的书迹。顾:但。少逊:稍差;稍不及,稍比不上。

16高闲:唐僧,湖州乌程人。善草,宣宗尝召入对御草圣,赐紫衣,或云书学怀素。校俗:比较平庸。

17赠序:即《送高闻上人序》。遂其迹:谓求取张旭书迹形似。昌黎序:“不得其心而逐其迹,末见其能旭也。”善幻:善于变化。昌黎序:“吾闻浮屠人善幻,多技能,闲如通其述,则吾不能知矣。”

18讥讽:指用旁敲侧击或尖刻的话语指摘或讥刺对方的错误、缺点。

19大智:佛教北京高憎,才华出众。碑为唐书家史惟则书。韩尚书:南有两尚书,皆工书,韩择木,官工部尚书;韩愈,赠礼部尚书。此不详何指?

20折衷:即折中。调节使适中。应变:顺应变化。缜密:细密,周密。玩:研讨;反复体会。滞浊:拘泥凡庸。

 

 

 

智永真草千文

此所云山阴之董氏,当即是吾郡中峰少宰1,不知此绢本尚存否?张子荩翰撰曾示余一本,系是白纸,已悉裁作条云2偶乡组人将来,谓是王阳明先生所常学书者3出数余易之。真书圆劲而多骨,草书转折合气势,风度尤胜4。徐渭文长跋定为智永迹,虽末可遗谓然5,然不亦唐人临本,断非宋代以下人所能作也。今世所盛行石本,皆薛嗣通所翻刻6。石今在关中,王伯毅曾赠余一旧拓本,其是占秀叼爱7。项子长谓陕中本不佳,渠别购有古佳本8,因之于石。亦曾以拓本饷余,然肥而弱,远不及陕刻也。司寇续跋谓晚得木本,雅胜旧藏者9,而有跋。又谓永师《千文》推史家碑,安得悉取校评之?

怀素藏真帖

此帖是用张长史水笔作颜尚书行押法,内甚称羡二公10,岂有意效之耶?肆笔乱写,颇合不成字及类笔处11,然意态自妙,盖草法力深故耳。周越书仅见此、因此佳12为被时人不甚许之?蒋颖叔是苏、黄前辈,乃顾肯效其书,古人服善如此13昼锦堂记凡书责有天趣,既系百纳,何由得佳14?且刻碑须书丹乃15,若写数十蹄,择合作用之,不知若伺入石,如用朱填,则益失真矣。

醉翁丰乐二亭记

笔法全祖碑《侧记》但增以秀媚,然亦有雄古气16,大约苏书大乃愈佳也。司寇公素不满永叔17,若此二记,恐《弇州集》中亦未能多18。有法何必古?《醉翁记》以散文行赋体,正自奇处19,可谓前元古人,第不可有二耳。《丰乐记》意不深而醖藉有徐味,其精神抵在求战地不得,遂转入休养生息意,前后掩映,机轴其妙20坡翁书与此二记正相称也。

坡告史全节

“能事毕”三字绝有分晓21画吾不能知,若谓诗文字至杜、韩、颜三公而极,余末服也。盖艺至乃全人今,其机窍人人心髓22。今人为艺,若刻意搜求,未有人三派者,其道至此穷矣。无但曹、刘、钟、索23,即先天以前犹别是面目24。今人若舍三派,必须力仿古先,方能绝类不染,不然,忽知己入窠臼25。何仲默谓古诗亡于谢,古文亡于韩26,亦是此意,第褒贬同调耳。

 

注释:

1中峰少宰:不祥其人。少宰在明清为礼部侍郎的别称。明弘治进士赖先号中峰,然他官户部员外郎。

2张子;名元字子,山阴人。撰:当是翰林修撰的简称。元尝官此职。白纸:纸名。皮制的纸即纸。云:用于句未助同,无义。

3将来:带来,拿来。王阳明:名守仁号阳明,明成化、嘉靖间余姚人。著名学者、思想家。官至南京太仆少卿,迁鸿卿。工书。

4风度:指书的风致神韵。尤胜:极其优越;特别美好。

5徐渭文长:徐渭字义长,明著名学者和书画家,:仓淬,匆忙。谓然:说正确;认为正确。

6薛嗣通;即唐薛稷通其字也。初唐四书家之一。翻刻:本指依原到本影写而后上板重刻,后亦泛指翻印。

7于伯毅:即王稚登。前已有介绍。古秀:古朴清秀。

8项子长:即项笃寿,子长其字也。好藏书。见前注。渠:他。

9雅胜:甚胜;颇胜。

10称羡:称赞羡慕。

11笔:稚嫩笔墨。谓书法笔力够劲挺凝炼

12周越:宋仁宗时州邹平人,累官司员外郎,知国子监书学。集古今人书并所更体法,为《书苑》小卷。因:副词。原来,本来。

13蒋颖叔:名之奇字颖叔,宋仁宗、徽宗间常州宜兴人,官翰林学土兼侍读,后拜同知枢密院,王世贞谓其书“有苏、黄法”。乃:副调,却;尚且,顾:反而。服善:佩服别人的长处。

14百衲:即“百衲本”。指蔡襄所书《昼锦堂记》碑文。宋董逌《广川书跋.昼锦堂记》:“蔡君漠妙得六人书法。其书《昼锦堂》,每字作一纸,择其不失法度者,裁截布列,连成碑形,当时谓‘百衲本’,故宜胜人也。”,补缀。百喻各字连缀成文。何由;怎能。

15书丹;刻碑,先用朱笔在石上书写所要剑的文字,叫“书丹”。乃神:才相似。

16雄古:雄健古朴。

17永叔:欧阳修字也。

18记:即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、《丰乐亭记》。弇州集:王世贞文集。

19正自:正是,恰好是。

20机轴:此喻此文的构思。

21能事:所能之事。“能事毕”见苏拭《书吴道子画后》:“诗至于杜子美,文至于韩退之,书至于颜鲁公,画至于吴道子,而古今之变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”绝有:极用;分晓;分辩明白。

22机窍:犹诀窍。心髓:心之深处。

23曹刘:曹植:刘桢。刘桢字公,富文才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。

24先天:指人类产生以前的时期。

25古光:往昔,古代。绝类:绝去同类。忽:不经意。窠臼:比喻旧有的现成格式,老套子。

26何仲默:名景明字仲默,明弘治进士,官至陕西提学副使。文学家,与李梦阳齐名,是“前七子”之一。其《与李空同论诗书》:“夫亡于隋,韩力振之,然古文之法亡于韩。诗溺于陶,谢力振之,然古诗之法亦亡于谢。”这里的韩指韩愈,陶指陶渊明谢指谢灵运。

 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   孙鑛字文融,号月峰,浙江余姚人。万历会试第一,为文选郎中;澄清法,名藉甚,累进兵部侍郎,加右都御史;代顾养谦经略朝鲜,还迁南京兵部尚书。时采矿使横出,妖人噪众为乱,孙鑛请以重典治之,被劾乞归。有《孙月峰评经》、《今文选》、《书画跋跋》。

   《书画跋跋》是继王世贞的《书画跋》而作,是要补充其跋语。王世贞乃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”、倡导复古摹拟的“后七子”首领,论书亦如此。孙鑛对其《书画跋》颇加推重,因而有复古的而,如其说;“书一涉魏晋.诗涉建安,文涉西京,便是无尘世风,此是艺文三昧。”这不是复古吗?然他与王世贞的崇古尚不尽相同,通过复古以求变通,脱去近人“窠臼”。而且他论书不尚法而重趣,以“天趣”为宗。他说;“城悬书力深,此诗文率尔摘录,若不甚留意而天趣溢出,正与清臣《坐位帖》同法。”又说:“凡书贵有天趣。”又说:“书画道成,虽不若诗文之焦劳,第衰迈时潦倒或亦不免,但就是漫兴中,诗文则气格深厚,书画则姿态淋漓,皆有一种天趣,正是大不可及。”

  孙鑛之所谓“天趣”,乃要求书家于“漫兴中”表现出的天然情趣,作书中“无意”出之、“不经意出之乃更妙”。他说:“草书使转之妙,中间率意处神采奕奕,难以尽述。”又称宋拓《兰亭》,其妙处惟在字字飞动,若不甚经意。他从这种“天趣”出发,还要求“去俗”,“凡俗体、俗笔、俗意、俗气”.俱要脱去,而力求“醖藉”。孙鑛复古,同时又以“天趣”为宗,“天趣”,与晚明文艺思潮的“性灵说”就相近了,这或许是“性灵说”对复古主义的冲击所致吧!

   《书画跋跋》有《乾隆庚申刻本》、《四库全书本》,今以前者为底本标点,枝以后者。我们这里作的是节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