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友斋书论

    何良俊

孔子曰:“游于艺1。”又曰:“吾不试故艺2。”古称六艺,书其一也3。盖自庖牺氏作书契以代结绳之政,书其肇于此矣4。其后仓额造字而天雨粟,鬼神泣,则以其泄大地之秘也5。然使当时无文字,则后世无六经矣,其所系不甚大哉6!书法白篆变为隶,隶变而为楷,楷变而为行草,盖至晋而书法大备7。晋人书世已罕见,即唐临晋帖,世已称为奇宝矣。故宋黄长睿最号博古8,然自以为不能别晋人书,但断自庸以下而已。而米南宫讪笑之,随所至之处,即匾宝晋斋9,盖为长睿也。今庸人之迹已是难得,唯宋以下诸公,世或有其书。余家宋人书亦有数十种,今皆卖去,不复存矣。兹以古人评书其灼然有见者出之10

书家白史籀之后即推李斯小篆,观诸山刻石,皆大书而作细笔,劲挺圆润,盖去皮肉而筋骨独存11,此书家之最难者也。至蔡中郎作大篆,则稍兼肉矣。唐时称李阳冰,阳冰时作柳叶12,殊乏古意,间亦作小篆,然不见有劲挺圆润之意,去李斯远矣。南唐徐鼎臣始为玉著13,骨肉匀圆,可谓尽善。元时有吾子行14、国初则周伯琦宗玉箸,似乎少骨,而吾松朱孟辨实为过之15

宪宗朝,李西涯与乔白岩用小篆16,徐子仁宗玉箸17,皆入妙品,此篆书之流派也。

 

注释:

1游憩;游玩。艺:六艺。书是六艺之一。“游于艺”见《论语·述而》。

2不试:不见用;不被用。语出《论语·子罕》。何晏集解:“试,用也。言孔子自云,我不见用故多技艺。”

3其:副词。乃也。

4庖牺氏:即伏彭。汉孔安国《尚书序》说:“古者伏善氏之王天下也,始画八卦,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。”书契:即文字。结绳:上古无文字,结绳以记事。事大大结其绳,事小小结其绳。政:政事。肇:开始,创始。

5天雨荣,鬼神哭:谓仓颉造字,诈伪萌生,人会舍本逐末,弃耕作而务刀笔之利,天知其将饿,故雨粟。鬼神哭原为鬼夜哭,因其惧书文所劝,故哭也。见《淮南产.本经训》高诱注。

6系:联缀;归属。

7大备:一切具备;完备。

8黄长睿:名伯思,长睿乃字也。宋哲宗、徽宗间人,好古文奇字,有《东观馀论》。博古:谓通映古代的事情。

9米南宫:即米莆。米莆尝官礼部员外郎,而南官为礼部别称,故世称“米南宫”。宝晋斋:米莆书斋名。意在珍爱晋人书也。匾:匾额。

10灼然:明显貌。有见:谓有真知灼见。出:拿出;取出。

11大书:写大字。筋骨;筋指气脉相连有势,骨指刚劲有力,气势雄强。此去皮肉而筋骨独存,即喻劲挺,刚劲挺拔也。

12柳叶:以篆笔画摹拟柳叶的一种美术体。梦英《十八体书》则说:。柳叶篆者,卫灌之所作。

13徐鼎臣:名铉鼎臣。出南庸人宋,官至左散骑常侍,尝受命刊定许慎《说义解字》,工策隶。玉箸:又名玉筋。小篆的一种书体,因笔画滋润丰庾,状若五筋,故名。因古人常以小篆与玉筋篆相混,故有人说“玉筋,即李斯小篆”。

14吾子行:名衍字子行,精于篆。明陶宗仪谓为“当代独步”。周伯琦:元末明初人,以篆、隶、真、草擅名于时。

15吾松:谓我松江?作者乃松江人。朱孟辨:名莆孟辨,松江华亭人。明洪武初官编修,改中书舍人。工草、篆、隶。

16李西涯:名东阳宾之,号两涯、明英宗、宪宗至武宗间人。官至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土,预机务。工篆、隶、碑版篇翰流播四裔。乔白岩:名宇字希大,号白岩,明世宗时官至吏部尚书。通篆、隶,精鉴赏。

17徐子任:名霖字子仁,南京长洲人。武宗南巡,尝召见行官。解音律,精篆法,善画。

 

 

原文

夫八分书之流传于世者,独蔡中郎《夏承碑》。盖言用篆之二分,兼隶之八分,是于二者之间别构—体,《夏承碑》正用此也。其圆匀苍古1,可谓绝妙,后亦无有能继之者矣。

卫恒《四体序》曰2  “上谷王次仲善隶书3,始为楷法。汉灵帝好书,时多能者,而师宜官为最,甚矜其能,每书辄焚其札,梁鹄乃益为版,而饮之酒4,候其醉而窃其札。鹄卒以攻书为比部尉,后依刘表5

荆州平,魏公募求鹄6。鹄惧,自缚诣门,署军假司马,使在秘书以勤书自效7。”公尝悬着帐中及以钉壁玩之曲8,谓胜宜官。鹄字孟皇,安定人9。魏宫殿题署,皆其书也。

隶书当以梁鹄为第一,今有《受禅》、《尊号》二碑及《孔子庙碑》皆是。《孔子碑》是陈思王撰文10,梁鹄书,亦二绝也。荒承中郎之后,去篆而纯用隶法,是即隶书之祖也11。今世人共称唐隶,观史维则诸人之笔,拳局蠖缩12,行笔太滞,殊不足观。至元则有吴叡孟思、褚奂士文13,皆宗梁鹄,而吾松陈文东为最工14,至衡山先生出,遂迥出诸人之上矣15。近时有徐芳远亦写隶书,其源出于木协极,此是一种恶札也16

正书祖钟太博17,用笔最古,至右军稍遒媚,如《黄庭经》、《乐毅论》皆神笔也18。此后历唐宋,绝无继者,惟赵松雪、文衡山小楷直迫右军,遂与之抗行矣19

 

注释:

1苍古:苍劲古朴。

2卫恒:魏末晋初河东安邑人,官至太子庶子黄门郎。善草、隶,著有《四体书势》,《四体》即此文也:此引文乃节录。

3王次仲:秦上谷人,亦谓后汉上谷太守。

4师宜官:后汉南阳人,性嗜酒。最:上等。矜:自恃;自夸。札:古代书写用的小而薄的木片。版:牍。古代书写用的木简。饮:以洒食款待;宴请;行饮酒礼。

5比部:官署名。尚书台诸曹之二。尉:武官统称。《四体书势》谓为“选部尚书”。且比部无武官,只管刑律的草拟等事。刘表:汉末人,官荆州刺史、荆州牧。

6魏公:指曹操。募求:招求。

7诣门:上门。到军门。署;委任,任命。军假司马:官名署置,佐军司马管理军务。秘书:官署名。魏公曹操置秘书令,即此也。自效:愿为别人或集团贡献自己的力量或生命。

8帐:军帐;营帐。钉:以钉钉物。

9安定:郡名:东汉治所在临泾(今甘肃镇原东南)

10陈思王:曹植。曹操子,封陈王,溢恩,世称“陈思王”。

11足即;是则。

12史维则:名浩字维则,一作惟,玄宗时广陵人,官至殿中侍御史。与蔡有邻、韩择木、李潮同以八分擅名,即隶书也。拳局:局促不得伸展;屈曲。蠖缩:谓如尺蠖一样屈缩。

13吴叡孟思:名叡字孟思。杭州人,工篆隶。褚奂土文:名奂字士文,钱塘人。系隶师吴叡。

14陈文东:名壁字文东,松江华亭人。明孔辅等《华亭志》:“以文学知名,尤善篆、隶……洪武间以秀才任解州判官。

15衡山:文徽明,别号衡山。迥出:高出;超过。

16徐劳远:名兰字芳远,明浙江鄞人,为郡诸生。与丰坊同时。好作隶宇。朱协极:宋孝宗时人,与朱熹同时。善隶书:恶札:谓拙劣的书法。

17祖:开始,创始。钟太傅:钟繇,官至太傅。

18神笔:神助之笔。常用作对他人书法的赞美之辞。

19赵松雪:即赵孟頫,号松雪道人。抗行:并行;抗衡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余家有松雪小楷《大洞玉经》1,字如蝇头,共四千八百九十五字,圆匀遒媚,真可与《黄庭》并观。余尝呼为“墨皇”2,每移至衡山斋中,即竞口展玩3。在南京因囊中空乏,有人以重贷购去,至今时在梦寐也4

王憎虔云5:“变古制今,惟右军领军尔,不尔,至今犹法钟、张也6。”《书断》云:“王献之变右军行书,号破曰体书7。”由此观之,世称钟、王,不知王之书法已非钟矣8;又称二王,不知献之书法已非右军矣。自卫伯玉父子擅行草之妙9,其后王右军得法于卫夫人,遂集持家之大成,至其子王大令与右军抗行,所谓翩翩欲度骅骝前也10。此外如庾征西、王世将、王领军11,至宋世萧子云以及憎智永,大率宗尚右军12,皆晋法也。至唐则各自成家,区分派别,而晋法稍金矣。

《谈花醍醐》云:“梁武帝造寺,令萧子云飞白大书一‘萧’13,至今存焉。”李约竭产自江南买归东洛14,建一小亭以玩,号曰“萧斋”。见《尚书故实》。《书苑》载约作《萧字赞》云:“抱素日洁,含章内融,逸疑方外,纵在矩中15。”又宋荣咨道以五十万钱买虞世南《夫子庙碑》旧本,见《山谷文集》,此庄子所谓真好也16

宋时惟蔡忠惠、米南宫用晋法,亦只是具体而微17。直至元时有赵集资出,始尽右军之妙,而得晋人之正脉,故世之评其书者,以为上下五百年,纵横一万里,举无此书18。又曰:“自右军以后,唐人得其形似而不得其神韵,米南宫得其神韵而个得其形似,兼形似、押韵而得之者,惟赵子昂一人而已。”此可谓书家定论。

 

注释:

1大涧玉经:道教经典.作者未洋。

2墨皇:书中之皇也。犹书法神品。

3竞日:终日;整大。腰玩;犹赏玩。

4囊中:袋中。囊,盛物袋。梦寐:谓睡梦。

5王憎虔:南朝齐书家,善隶书、师小王。著有《论书》、《笔意赞》。

6右军领军:魏晋时右军隶属领军将军,王羲之并未由右军迁领军将军。不尔:不然;不如此。钟、张:钟繇、张芝。

7破体书:指书法结构的变体。

8非:谓改变,个同原样。

9卫伯玉父子:指卫瓘及其子卫恒,卫瓘字伯玉,晋人。

10王人令;即王献之,尝官中书今,世称大令。翩翩:行动轻疾貌。度:通渡。过也:骅骝:周穆王八骏之一。此泛指骏马。

11庾征西:名翼,官征西将军。善草、隶,王世将:名廙字世将,右军叔,善章、楷、为右军法。王领军:名洽,王导第二子,官至领军将军、世称“王领军”。众书皆善,尤擅隶、行。

12尚:推崇;效法。

13苑醍醐:作者不祥。飞白:笔画线条扁平而夹有丝丝露白的一种美术体。此体创始于蔡邕,后各家写法不同,魏晋白多飞少,萧子云白少飞多,又作小篆飞白.故此有名。

14李约:唐陇西人,官至兵部员外郎。唐张弘靖《萧斋记》谓其“精楷、隶”。东洛:即洛阳。汉唐时以洛阳为东都,故称。

15抱素:保持纯朴的本质。日洁:日日清白不污。含章:包含美质。内融:内里大明。融,大明,大亮也。逸:超逸;闲放。疑:通拟。比拟。方外:世俗礼法之外。纵:通踪。踪迹。书迹也。矩中;法度之中。

16咨道:不详其人。真好:精诚的爱好,真心实意的爱好。

17禁忠惠:蔡襄,谥忠惠。具体而微:谓总体的各部分都具备而形状或规模较小。

18赵集贤:赵孟頫,尝官集贤直学士。正脉:正统,正宗。指学派一脉相传的嫡派。举:皆,全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唐人书,欧阳率更得右军之骨,虞永兴得具肤泽,褚河南得其筋,李北海得其肉,颜鲁公得其力,此即所谓皆有圣人一体者也1。其后徐季海则宗褚河南,张从申则宗李北海,柳公权则规模颜鲁公2,而去晋法渐远矣。

今之鄙陋者,于所好无如饮食,犹秤薪数米3,况肯轻财责文如古人乎?余谓升庵此论固当,然秤薪数米是不欲暴殄天物4,犹可言也。至有积财巨万,犹日夜营求不已,若见古人之迹,弃之不啻敝展者5,又不知何如也。

王绍宗善书,与人书云:“鄙人书翰无工者,特由水墨积习,恒精心率意、虚神静恩以取之6。”此诚得书家三昧者矣7。杨升庵云:“虞水兴亦不临写,但心准日想而已8。”然此可与上智道,若下学必须临模9。唐太宗云:“卧王濛于纸巾,坐徐偃于笔下10,则可以嗤萧子云矣。”然后知临摹之大益矣。宋人惟紫忠惠、米南宫晋法也,若苏长公则从褚河南、徐季海来11,黄山谷专学颜鲁公。苏长公世评其书为纯绵裹铁12。若方之徐,则苏有神韵;山谷较之颜,觉力稍不逮。

袁裒云:“右军用笔内恹而收敛,故森严而有法;大令用笔外拓而开扩,故散朗而多姿13

山谷言:“右军笔法如孟子言性14,庄周谈自然,纵说横说,无不如意15,非复可以常理待之。”

山谷云:“大令草法殊逼伯英,淳古少可恨,弥觉成就尔16。所以论书者以右军草入能品,而大令草入神品也。”余以右军草书比之文章,右军似左氏.大令似庄周17,由晋以来,难得脱然都无风尘气似二王者18,惟颜鲁公、杨少师仿佛大令耳19。鲁公书,今入随俗多尊尚;少师书,口称善而腹非也。欲深晓杨氏书,当如九方皋相马,遗其玄黄牝牡乃得之20

 

注释:

1肤择、筋、肉、力:当指字的骨架、外表色泽、筋脉项链、丰满有致和遒劲的笔力。一体:一部分。《盂子·公孙丑上》:“子夏、子游、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。”

2徐季海:名浩字季海。张从申:唐吴郡人,官至检校礼部郎中。工正、行书,凡所书碑,李阳冰多为题额。规模:摹仿;取法。

3秤薪数米:谓计算生活所用柴米。意指勤俭持家也。

4升庵:杨慎,号升庵。明著名学者。暴殄:任意浪费糟蹋。天物:大自然的物产。

5巨万:极言数目之多。营求:谋求;追求。不啻:如同;无异于。敝履:破烂的鞋子。

6王绍宗:唐高宗至武则天朝时扬州人,官至秘书少监。工草、隶。书翰:指作书,水墨:水和墨。一般指一种不着彩色,纯以水墨点染的绘画法,此指作书。积习:长期形成的习惯。精心率意:专心尽意。虚神:犹虚心。

7三昧:奥妙;诀窍。

8临写:摹写。心准目想:调用心衡量闭目凝思。   

9上智;大智之人。下学:指开始学书者。临模:同临摹。照原样摹写。

10卧:平放;横陈。王濛:晋人,善书画。坐:置放。徐偃:其人不详。

11苏长公:即苏轼。

12纯绵裹铁:喻其书柔而刚劲有神韵。

13袁裒:元庆元人,字德平。授海盐儒学教授,未赴卒。工书。著有《书学纂要》。内恹:指笔意紧敛。外拓:指笔意外展。内恹以骨胜,外拓以筋胜。散朗:飘逸爽朗。

14言性:说人性。孟子是性善论者,《孟子》中如《告子》、《尽心》等章多处言性。

15自然:犹天然,非人为的。庄子主张倾乎自然,反对人为。如意:符合心意。

16淖古:淳厚古朴:可恨:使人遗憾。弥觉:益觉,更加觉得。成就:成功。

17左氏:指左丘明之《左传》,即《春秋左氏传》。这是我国古代最早的编年史.叙事详细生动,文简略优美。比周:指庄周所写之《庄子》。这是一部以散文写的哲学著作,作者想象奇幻,色彩浪漫,气势开阔,汪洋恣肆,妙趣横生。

18脱然:超越寻常貌。风尘:指尘世。纷扰的现实生活境界。

19杨少师;杨凝式,五代华阴人,居洛阳。守至太子少师。工行、草,是唐宋继往开来的—代大师。

20九方皋:春秋时人,善相马。相传伯乐推荐他为秦穆公出外求马、他不辨毛色雌雄而重观察马的内神,遂得天下良马。伯乐称他“得其精而忘其粗,在其内而忘其外”。见《淮南子·道应训》、《列子·说符》。玄黄:指颜色。亦以晌外表,非本质的东西。 牝牡:指鸟兽的雌性和雄性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东坡《书唐氏六家书后》云1:“永禅师书骨气深稳,体兼众妙,精能之至,反造疏淡2。如观陶彭泽诗,初若散缓不收,反复不已,乃识其奇趣3。欧阳率更书研紧拔群4,尤工于小楷。高丽遣使购其书,高祖叹曰:‘彼观其书,以为魁梧奇伟人也。’此非知书者,凡书象其为人。率更貌寒寝,敏悟绝人,观其书劲险刻厉5,正称其貌耳。褚河南书清远萧散6,微杂隶体。古之论书兼论其平生,苟非其人,虽工不贵也。河南固忠臣,但有谮杀刘泊一事,使人怏怏7。然余尝考其实,恐刘泊末年偏忿,实有伊、霍之语8,非谮也。张长史草书颓然天放,略有点画处而意自足,号称神逸9。今世称善草,或不能真行,此大妄也10。真生行,行生草。真如立,行如行,草如走11,未有未能行、立而能走者也。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《郎官石柱记》,作字简远12,如晋宋间人。颜鲁公雄秀独出,一变古法,如杜子美诗,格力天纵,奄有汉魏晋宋以来风流,后之作者,殆难复措手13。柳少师本出于颜而能自出新意14,一字百金,非虚语也。其言“心正则笔正”者,非独讽谏,理固然也15。世之小人,字虽工而其神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16。不知人情随想而见,如韩子所谓窃斧者乎17?抑真尔也?然至使人见其书而犹憎之,则其人可知矣。”

东坡《论书》云:“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,小字难于宽绰而有馀18。”

注释:

1唐氏:唐朝,唐代。此文见明毛晋编次的《东坡题跋》,引录有删节。

2水禅师:即僧智永,世称“水禅师”,王羲之七世孙。然其陈隋间人,非唐人也。骨气:气势;气韵。深稳:深沉稳健。精能:精通熟练。疏淡:恬谈;淡泊。

3陶彭泽:即东晋著名诗人陶潜,尝为彭泽令。散缓:指诗文平淡无奇。不收:不可取。奇趣:奇妙的情趣。

4妍紧:研美紧实。拔群:高出众人。

5寒寝;寒陋。谓使人畏惧的丑陋。敏悟:犹聪明。绝人:过人。劲崄:强健严厉。刻厉:谓其书势峭拔。

6清远:清美幽远。萧散:犹萧洒。形容风格自然,不拘泥。

7谮杀:谓进谮言杀害。刘泊:贞观中为尚书右丞,累加银青光禄大夫。太宗征辽,诏兼左庶子,辅里太子监国。与褚遂良不相能,帝还,为遂良诬奏,赐死。见《新唐书·刘泊传》。怏怏:不服气或闷闷不乐。

8偏忿:偏激怨愤。伊霍:商伊尹与汉霍光。伊尹放太甲于桐,霍光废昌邑王,立皇帝。后“伊霍”常并称,泛指能左右朝政的重臣。《新唐书.刘泊传):“遂良即诬奏:‘泊曰:国家不足虑,正当辅少主行伊、霍事,大臣有异者,诛之。”

9颓然:颓放不羁貌。天放:放任自然。神逸:神奇超逸。

10真行:真书与行书。大妄:太虚罔;太不实。太不符合实际。

11立:站立。行:行走。走:疾趋;奔跑。

12郎官石柱记:唐石刻。陈九言撰,张旭书。正书。原石已佚,明王世贞藏原石墨拓孤本传世。简远:简古深远。

13雄秀:雄伟挺秀。原作“奇秀”,此依毛晋《东坡题拔》改。独出:突出;特出。格力:格调;气势。天纵:天所放任。意谓上天赋予。奄有:全部占有。风流:犹遗风;流风馀韵。措手:着手处理。

14柳少师:柳公权。文宗时进太子少师。

15讽谏:谓以婉言隐语相劝谏。固然:谓本来就如此。《新唐书.柳公权传》:“帝问公权用笔法,对曰:‘心正则笔正,笔正乃可法矣。’时帝荒纵、故公及之。帝改容,梧其以笔谏也。”

16睢盱:睁眼仰视貌。傲慢也。侧媚:指用不正当手段取媚于人。卑屈也。

17随想:顺随想象。见:觉得。见到。韩子:韩非。窃斧:谓人有失斧者,疑其邻人,邻人言行举止皆似窃斧也。后寻得斧.见邻人言行举止皆不似窃斧也。后以之为目随心乱的典故。此典见《列子.说符》,非出《韩非子》。《韩非子·说难》有“邻父之疑”,意与疑邻人窃斧相类。

18结密:结体紧密。宽绰:谓空间宽阔。此即俗谓“大字宜紧,小字宜松”也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山谷云:“欧阳率更书,所谓直木曲铁法也,如甲胃有不可犯之色,然未能端冕而有德威也1。”

山谷言:“尝论近世三家书云:‘王著如小僧缚律2,李建中如讲僧参神3,杨凝式如散僧人圣4。”余平生所见法书,唯董中峰家永师《干文》为第一5。衡山跋尾,亦以为观智永《千文》凡数本,皆在此本下。其子都事君出以见示6。其次张明崖都宪家所藏赵模行草《初唐人诗数首》7,王凤洲廉使家虞永兴《哀策文》,皆神物也8

山谷独称杨少师书。余所藏有少师《韭花帖》墨迹,亦神物也。今在朱司成家。山谷云:“鲁公《寒食问行期》、《为病妻乞鹿脯》、《从李大夫乞米》三帖9,皆与王子敬可抗行也。”

山谷云:“心能转腕10,手能转笔,书字便如人意。”

王氏书法,以为如锥画沙,如印印泥,盖言锋藏笔中,意在书前耳11

王初寮履道云12:“评东坡书者众矣.剑拔驽张,骥奔猊抉13,则不能无。至于尺牍押书,姿态横生,不矜而妍,不束而庄,不轶而豪14;萧散容与,霏霏如零春之雨15;森疏掩敛,熠熠如从月之星16,纡徐婉转,骊骊如抽茧之丝17:恐学者所末到也。”

山谷云:“古人虽颠草,皆四停八当18。凡书字偏枯皆不成字,所谓失一点如美人眇一目,失一戈如壮士折一臂19。”

 

注释:

1木曲铁:似指直画圆木,转折处如曲铁遒劲;总的使人感到曲而有直体,直而有曲致。甲胃:披甲戴盔。端冕:玄衣和大冠。古代帝王、贵族的礼服。德威:恩德与威权。

2王著;宋初蜀人,字知微,宫翰林侍书。工书。缚律:谓束缚于戒律。

3李建中:南唐至宋真宗间人,仕宋掌西京留司彻史台,人称“李西台”。工书,为当时楷法。讲僧:讲经僧人。参禅:佛教禅宗的修持方法。有游访问禅、参究禅理、打坐禅思等形式。

4散僧:闲散僧,游方僧。入圣:谓达到高超玄妙的境界。

5永师:即智永禅师。千文:《千字文》。智永书《千字文》八百本,江东各僧寺皆赐一本。

6见示:给我看。

7赵模:唐太宗时人,任翰林供奉拓书,尝与冯承素等四人拓《兰停》以赐皇太子、诸王和近臣。

8神物:神灵之物;神奇之物。

9为病妻乞鹿脯:即《乞脯帖》。从李大夫乞米:即《乞米帖》。

10转:运也。运转。

11锥画沙:铁锋画人沙里,沙形两边凸起,小间凹成一线。印印泥:印章印在泥上,深人有力。两者皆形容中锋、藏锋之妙。笔中:笔画中。意在书前:谓在作书之前,字的大小、偃仰及结体布局均要想好。

12王韧寮履道:名安小履道,号初寮?宋中山阳曲人,官御史中丞,数疏蔡京罪。有《初寮集》七十六卷传世。书法清俊。

13剑拔努张,骥奔猊抉:皆形容书法崛奇雄强,笔力遒劲。骥为骏马,猊乃狮子。

14押书;似指行评书?行押书即行书。不矜:不夸耀。不束:不装束。不轶:不奔驰。轶,通逸。

15容与:从容闲舒貌。霏霏:飘洒。零春:残存;暮春。零,凋零。

16森疏:树木繁茂扶疏。掩敛:遮藏躲闪。熠熠:闪烁貌。从:介词。向也。

17纡徐:从容宽舒;委婉舒缓。丽丽:纷纭貌。

18颠草:指纵横奔放的狂草。四停八当:谓十分文档妥帖。

19偏枯:谓偏于一方面,照顾不均,失去平衡。眇一目:一目失明,盲一日。戈:书法右下斜钩。又称“戈脚“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山谷云:“尝评米元章书如快剑砚阵,强弯射千里,所当穿彻1。书家笔势亦穷于此,然似仲由未见孔子时风气耳2。”余谓元章过子姿媚,如丰肌美妇,神采照人,所乏者骨气耳3。而山谷比之仲由,此不可晓也。

山谷《跋范文正公帖》云4:“范文正公书落笔痛快沉着,极近晋、宋人书。往时苏才翁书法妙天下,不肯许一世人5,惟称文正公书与《乐毅论》同法。少时得此评,初不谓然6,以谓才翁傲睨万物,众人皆侧目,无王法必见杀也7。而文正待之甚厚,爱其才而忘其短也,故才翁评书少曲董狐之笔耳8。老年观此书,乃知用笔实处是其最工。大概文正妙于世故,想其钓指回腕9,皆入古人法度中。今士大夫喜书,当不但学其书法,观其所以教戒故旧亲戚,皆天下长者之言。深爱其书,则深咏其义,推而涉世,不为古人志士10,吾不信也。”

杨诚斋《跋米南宫帖》云:“万里学书最晚,虽遍参诸方,然袖手一瓣香,五十年来未拈出11。今得此帖,乃知李密未见秦王耳12。”

山谷云:“顷见苏子瞻、钱穆父论书13,不取张友正、米芾14,初不谓然,及见郭忠恕叙字源15,乃知当代二公极为别书者。”

自唐以前,集书法之大成者,王右军也;自唐以后,集书法之大成者,赵集贤也,盖其于篆隶真草无不臻妙。如真书大者法智永,小楷法《黄庭经》,书碑记师李北海,笺启则师二王,皆础础逼真16。而数者之中,惟笺启为尤妙。盖二王之迹见于请帖者,惟简札最多17。松雪朝夕临摹,盖已冥会神契18。故不但书迹之同,虽行款亦皆酷似19。乃知二王之后更有松雪,其论盖不虚也。20

 

注释:

1斫阵:击阵。攻阵,破阵。强弩:强劲的弓;硬弓。穿彻:贯穿;穿透。

2仲由:孔子弟子,字子路,一字季路。风气:风采气度。

3骨气:气势;气韵。

4范文正公:即北宋名臣范仲淹,谥文正。

5苏才翁:名舜元才翁,一作子翁。苏舜钦兄。宋真宗至仁宗间梓州铜山人,官至三司度支判官。善草、隶,清劲老健,过其弟。许:称许;佩服。一世:一代。碉代。

6不谓:不以为。

7傲睨:傲慢斜视。侧目:不敢正视。形容畏惧。见杀:被除去;被压制。

8曲:委曲。周遍;详尽。董狐笔:春秋时晋国史官董狐在史策上直书晋卿赵盾弑其君的事,后遂用以直笔记事、无所忌讳的笔法为“董狐笔”。

9世故:谓处世圆通而富有经验。钩指:即钩中指执笔。大指与二指把住笔后,靠中指一二节向上将笔钩住。回腕:亦是执笔法之一。谓掌心向内,五指俱平。腕竖锋正,笔画兜裹。然并非此执笔法为最妙也。

10咏:歌颂。涉世:谓经脚世事。古人;善良的人。志士:有远大志向的人。

11杨诚斋:名万里廷秀,诚斋乃其书斋名也。北宋至南宋间吉州人,官至宝谟阁学土。工书。遍参:周遍琢磨。袖手:谓藏手于袖,表示清闲。—瓣香:犹一炷香。佛教梯宗长老开堂讲道,烧至第三灶香对,长老即云此一瓣香敬献传授道法的某法师。后以“一瓣香”指师承或仰慕某人。拈出:取出,拿出。

12李密:唐初襄平人,字玄邃。初为隋炀帝宿卫,谢病去。后归唐,拜光标卿。因失望而叛。盛世彦讨斩之。李密趣解锥远,多策赂,得上心。秦王:即唐太宗。劝高祖举兵,征服四方,成统一之业,封秦王。此说明李密如见秦王,则不会叛去。借此说明,诚斋对米芾书怀有仰慕之情。

13钱穆父:与苏轼同时人。名勰字穆父,官至翰林学士。家藏书甚富,工行草书。

14张友正:宇义祖,宋阴城人。以书名于时,神宗评其草书为本朝第一.

15郭忠恕:字恕先,洛阳人。宋太宗即位,令其刊定书.著《佩觹》三卷,阐明文变迁,考证传写错讹。“叙字源”,大约指此。

16笺启:下达上的笺记和书启。咄咄逼真:形容书迹极象真的。

17简札:文书;书信。

18冥会:心灵相通;内心领会。神契:谓与神灵相合。

19虽:连词。犹即使。行款:指文的书写顺序和排列形式,包括字序和行序。

20盖:皆也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郝陵川《论书》云1:“太严则伤意,太放则伤法2。”又说:“心正则气定,气定则腕活,腕活则笔端,笔端则墨注,墨注则神凝,神凝则象滋3,无意而皆意,不法而皆法。”元人评书画皆精当,远过宋人。

元人自松雪而下,世称鲜于困学书4,然颇有俗气。邓善之亦是晋法,但欠熟圆5。唯康里子山书从大令来6,旁及米南宫,工夫亦到,其神韵似可爱。

元人中余最喜张贞居、倪云林二人之书7,盖贞居师李北海,间学素师.虽非正脉,然自有一种风气8。云林师大令,无—点俗尘9

三宋者,宋克、宋广、宋遂也10。克字仲温,号南宫生,姑苏人,其书专工章擦草。广字昌裔,松江人,书学素师兼善行草,亦入能品。璲字仲珩,乃潜溪学士之次子11,官中舍人。其传宗康里子山,亦可称入室者。尝见其书《玉免泉联句诗》12,五免泉在南京应天府儒学中。

吾松在胜国与国初时13,善书者辈出,如朱沧洲、陈谷阳.皆度越流辈14。《书史会要》中评未沧洲为“风度不凡”,陈谷阳为“富于绳墨”15。余以为陈谷阳出于沧洲之上远甚。盖朱诚有风度,亦兼善四体书16,但不如陈之法度精密耳。余尝有陈谷阳书一卷,四体书皆备,其正书一段酷似欧率更,行草则渐逼大令,篆书亦人格17。又有其书疏头二通,全学雪松,极疏爽可爱18。又尝见其章草书《竹笔格赋》一篇,在舍弟家19,殊有古意,出宋仲温上。世评谷阳书为八宝中之水晶20,又以为得书法于三宋,此皆不知书,妄为此谈耳。

 

注释:

1郝陵川:金陵川人.名天祐,字贤卿。隐居鲁山,著有《陵川集》。

2太严:太严谨。过于严谨。伤意:损害情意;伤害意象,太放:过于放任。损害法度。

3气定:指情绪稳定。笔端:指笔锋端正。墨注:指墨色集中。神凝:神思凝聚。象滋:意象滋生。

4鲜于因学.即鲜于枢,字伯机,号因学山民,渔阳人。官至太常寺典薄。

5邓善之:名文原字善之,绵州人,官拜侍讲学土。《书史会要》:“大德、延待问渔阳(困学)、吴兴(松雪)、巴西(善之)翰墨擅一代。”熟圆;熟练圆满。

6康里子山:名曝增字子山。累拜翰林学士承旨,位高望重,雅爱懦土。

7张贞居:名雨伯雨,号贞居子。道上,杭州人。博闻多识,诗才清丽。倪瓒称贞居真人“诗文字画皆为当朝道品第一”。倪云林:名瓒字元镇,号云林居士。著名山水画家,书名亦高。

8素师:即怀素师。风气:风格,气韵。

9俗尘:世俗人的踪迹、痕迹。

10三宋;皆元至明初人,书于明初有名。

11潜溪学士:宋濂。字景濂,号潜溪。明初官至翰林学土承旨。宋璲因父故召为中书舍人。

12联句诗:作诗方式之一。由两人或多人各成一句或几句,合而成篇。旧传始于汉武帝和诸臣合作的《柏梁诗》。

13胜国:亡国也。被灭亡的国家.指元朝。国初:王朝建立的初期,指明初。

14朱沧洲:名芾字孟辩,自号沧洲生。明松江华亭人。官编修,改中书舍人。工草与篆隶。陈谷阳:名璧字文东,号谷阳生,明华亭人。善篆隶,真草尤流畅快健。度越:超过。

15书史会要:书史著作、明陶宗仪撰。风度:指书法的风致神韵。绳墨:喻规矩、法度。

16四体书:晋卫恒以古文、篆、隶、草为四体书,宋以后以真、草、隶、篆为四体书。此指后者。陶宗仪谓朱之真、卓、篆、隶清润遒劲,风度不凡。

17人格;在规定的书品之内。

18疏头:旧时向鬼神祈福的祝文。通:量词。相当于则或件。疏爽:豪迈,奔放。

19竹笔:古代用竹子制造之笔。格;品格;格调。

20八宝:天子八种印玺的总称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国初诸公尽有善书者,但非法书家耳1。其中惟吾松二沈,声誉藉甚2,受累朝恩宠。然大沈正书仿陈谷阳,而失之于软;沈民望草书学素师,而笔力欠劲3,章草宗宋克而乏古意。此后如吾松张东海4,姑苏刘廷美、徐天全、李范庵、祝枝山5,南都金山农、徐九峰,皆以书名家6,然非正脉。自衡山出,其隶书专宗梁鹄,小楷师《黄庭经》,为余书《语林序》全学《圣教序》。又有其《兰亨图》上书《兰亭序》,又咄咄逼右军,乃知自赵集贤后集书家之大成者衡山也。世但见其应酬草书大幅,遂以为枝山在衡山上,是见其杜德机也7。枝山小楷亦臻妙,其馀诸体虽备,然元晋法,且非正锋,不逮衡山远甚。8

衡山之后,书法当以王雅宜为第—9。盖兵书本于大令,兼之人品高旷,故神韵超逸,迥出诸人之上10

近来人又大喜法帖,夫二王之迹,所仅存者惟法帖中有之,诚为可宝。但石刻多是将古人之迹双钩下来11,背后填朱,摩于石上,故笔法尽失,所存但结构而已12。若展转翻勒13,讹以传讹,则并结构而失之。故惟《淳化祖帖》与宋拓《二王帖》为可宝14,其馀皆不足观。况近时各处翻刻,大费楮墨,可笑可笑。

旧法帖中,惟《太清楼刻》定为至宝15。盖因徽宗留意文翰,而蔡京工书,故摹勒皆精16,远在《祖帖》之上。

余独爱宋拓唐人碑,盖李北海、颜鲁公诸碑皆亲手书丹,是黄仙鹤、伏灵芝致石,必是当时精于刻者,与填宋上石音不同17。昔某法师对苏许公云18:“贫道塔铭,但得三郎文,苏颋也19;五郎书,苏诜也20;六郎致石21,可以无憾。”则知古人勒行最所慎重。或许李北海书皆自刻石,所言黄仙鹤、伏灵芝,自假托耳。

 

注释:

1法书家:指作书能为书法版本的书家。

2二沈:指沈度与其弟沈柴粲。度字民则,松江华亭人,明成祖官至侍讲学士。粲字民望,与其兄同在翰林。时号“大小学士”。藉甚:盛大;卓著。

3软:软弱,无力:欠劲:欠道劲。

4张东海:名弼字汝死,自号东海。明仁宗至宪宗松江华亭人,官兵部主事。

5刘廷关;名珏字廷美,明成祖至明宪宗间人,官刑部主事。徐天全:名有贞天全,与刘廷美同时人,官华盖殿大学士,封武功伯。李范庵:不洋不人。祝枝山:名允明字希哲,号枝山,明英宗至世宗间人,官应人府通判。

6南部:即南京。明人都南京为南都。金山农:名琼字元玉,自号赤松山农,明英宗至孝宗间南京上元人,工诗善书。徐九峰:名霖字子仁,号九峰道人,明英宗时南京长洲人。工书善画解音律。以书名家;以书自成一家。

7杜德机;谓闭塞生机。杜,塞也;机,动也。谓至德之机闭塞而未发也。典出《庄子·应帝王》。此谓见闭塞生机,生机末见也。

8正锋:一说即中锋;一说写的点画时笔锋位置恰如要求。不逮:比不上,不及。

9王雅宜:名宠字履仁,号雅宜山人,以诸生贡太学。

10高旷;豁达开朗。超逸:高超脱俗。迥出:高出;超越。

11双钩:摹写的一种方法。用线条钩出所摹的字笔画的四周,构成空心笔画的体。

12摩;模拟。结构:指的点画搭配和排列。

13翻勒:翻刻;翻写。

14淳化帖:即《淳化阁法帖》。因此帖出而有《大观》、《潭》、《绛》各帖。清张伯英谓后之三帖皆《淳化秘阁法贴》之“子孙”。二王帖:即王羲之、王献之二人书帖。可宝:值得珍爱。

15太清楼刻;即《大观法帖》。因《淳化阁法帖》版已皱裂,且原到标题多误,临摹又有失真,因于大观三年记出内府墨迹,更定汇次,订其笔意,重摹上石。因刻石于太清楼下.故又名《太清楼刻》。

16文翰:指公文信札。摹勒:谓依佯描字刻石。

17书丹:古时刻碑,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的文,叫“书丹”。后泛指朽写碑志。致石:置办石刻。填朱:双钩之后再用朱红填满,书丹乃直接书写其文,后者更真切。

18苏许公:名瑰字昌容,唐睿宗时进左仆射、宰相,封计国公。

19但:只要。苏颋:幼颖悟,后以文章显,袭公封,号称“小许公”。文章与张说声望略等,时称大手笔。

20苏诜:字廷言。累官给事中,出为徐州刺史。工八分书。

21六即:其人不详。

 

 

 

 

原文

杨升庵云:“宋太宗刻《淳化帖》1,命侍书王著择取。著于章草请帖形近篆搪者皆去之,识者已笑其俗。其所载索靖二帖2,‘脉士处农姬业掌稷’犹有古意,及‘计来东言展有期’,则但行草而已3。《东书堂帖》又去其前而存其后4,此所谓至言不出,俗言胜耶5。”孙过庭论书,必傍通古篆,俯贯八分,包括章草,涵泳飞白,必如是而后为精艺也6。不然,则刻鹄图龙,竞惭真体7;得鱼获兔,犹吝筌蹄:未免凡近耳8

近有《祖帖》一本亦佳,因无银锭纹9,遂以为未加银锭所拓。然《祖帖》是选枣木之精者,刻成即加银锭,非岁久木裂始加之也。况纸墨又不甚旧,此须以法眼辨之10,愧余凡俗人,不能别识也。今世士大夫若遇《定武兰亭》11,虽残缺者,当不惜以重赀购之。然《兰亭》之刻甚多,宋时已有百馀种,故古称《兰亭》为聚讼12,不可不详辨也。

山谷云:“《兰亭楔饮叙》二木13:前一本是都下人家用《定武》旧石摹人木板者,颇得笔意,亦可玩也;一木以门下苏侍郎所藏唐人临写墨迹刻之成都者14,中有数极瘦劲不凡,东坡谓此本乃绝伦也。然此本瘦时有笔弱骨肉个相称处,竟是常山石刻优尔15

唐人小楷有欧率更《化度寺碑》、虞永兴《破邪论》、薛稷《杳冥君碑》、张长史《郎官石柱记》、颜鲁公《麻姑仙坛记》。

颜鲁公小《麻姑仙坛记》,此正东坡所谓“小字宽绰而有馀”者也。盖自大令以下,赵集贤以上,八百年间唯可容萧子云、颜鲁公二人。觉《仙坛记》奇古遒逸16,文过萧子云。

 

注释:

1淳化帖:即《淳化秘阁法帖》。宋太宗于淳化三年出秘藏历代法书,命侍书王著甄选摹勒上石。虽云“上石”,实携刻于枣木版上。

2索靖:两晋名书家,以章草著称于世。

3古意:谓古人的意趣或风范。章草乃隶书之草书,故这里引录索靖帖中八谓“犹有古意”。续引七字谓“但行草而已”,行草乃真书之行草,无古意对言也。

4东书堂帖:当是《东书堂集方法帖》,历代丛帖,十卷。明永乐间朱元璋孙朱有敦列。以《淳化阁帖》为主,参以他帖及宋元墨迹。

5至言:最高明的言论。裕言:指平庸的言论。

6傍通:四方通达,畅通。通晓也。俯贯:俯视贯通:熟习,熟练。包括:包含,总括。涵泳:深人领会。精艺:精美的书艺。

7刻鹄图龙:喻仿效前贤。真体:真实的本体、书体。

8得鱼获兔,犹吝筌蹄:《庄子·外物》谓“得鱼忘筌,得免忘忘蹄”,谓艺术的境界犹达到目的会忘记达此目的之手段。此处“得鱼获兔”、却吝惜“筌蹄”,故谓“不免凡近耳”。凡近:平庸浅薄。

9银锭纹:大约是在雕刻的枣木版上刻以银锭纹饰。银锭,乃熔铸成锭的白银。始自汉武帝。

10法眼:佛教语,五眼之一。谓菩萨为度脱众生而照见一切法门之眼。引中指敏锐、精深的眼力。

11定武兰亭:单刻帖。王羲之撰文并书,行书。《兰亭序》乃烜赫名迹,真迹唐时随唐太宗殉葬昭陵,后世所传皆当时摹搨的各种副本。传世刻本多至数百,惟此武定本为最。武定石本北宋时始显于武定军(今河北定县)

12聚讼:众说纷坛,久无定论。

13兰亭契饮叙:即《兰亨叙》或《兰亭序》。禊饮:古时农历三月上已日之宴聚。故《兰亭序》又名《兰亭宴集序》。

14都下;京都。北宋京都,汴京即开封也。门下苏侍郎:苏颂.字子容。宋英宗时拜右仆射,兼中书门下侍郎。

15常山石刻:有“常山真定”等字残石,汉石刻,隶书,洛阳出土。不知是否指此?

16奇古:奇特古朴。遒逸:雄健飘逸。

 

 

 

原文

庸人书推欧、虞、褚、薛。今欧率更有《九成宫帖》、《虞恭公帖》、《皇甫府君碑》,褚有《孟法师碑》、《圣教序》、《三龛像记》,虞有《夫子庙堂碑》。独《孟法师》世已罕得见,无锡秦汝立家有一宋拓本,书带隶法,褚帖中当为第一。

余最爱颜鲁公书,多方购之。后亦得其数种,如《元鲁山碑》,乃李华撰文1,颜鲁公书丹,李阳冰篆额,世所称“三绝”者是也。《茅山碑》今毁于火,余家所藏乃国初时拓者2《东方朔画像赞》、《家庙碑》、《中兴颂》、《八关斋会记》、《李抱玉与臧怀恰碑》、《宋文贞公碑阴记》3、《多宝寺塔碑》数种。《多宝塔》正所谓最下最传者,盖鲁公书妙在崄劲4,而此书太整齐,失之板耳。

苏、黄独不称李北海5,至赵松雪出,其写碑专用北海书。北海有《岳麓寺碑》;《云麾将军碑》有二本,一《李秀》,一《李昭道》也6,皆妙。其《法华寺》与《莎罗树》,则后人翻刻者耳。

自唐以后,宋人无一好石刻,虽苏、黄诸刻,亦不见有佳者。赵集贤学李北海书,未入石者皆础础逼真,可谓妙绝,但一人石,便乏古意,此不知何理。

赵集贤与人写砷,若非茅绍之刻则不书7,亦以此人稍能知其笔意耳。

 

注释:

1李华:唐玄宗时赞皇人,字遐叔,擢进士弘辞科。天宝间官监察御史。有《李遐叔文集》。

2拓:用纸摹印碑石上的文字。

3碑阴记:指碑的背面刻记的文字。

4崄劲:高峻雄健。

5苏、黄:苏东坡、黄山谷。

6云麾:将军名号。云麾将军.唐为散号将军,从三品,以加武士之无职事者。原作“云摩”,误。原刻题为《云麾将军李思训碑》、《云麾将军李秀碑》。李昭道,李思训子。

7茅绍之:不祥其人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何良俊字元朗,号柘湖,松江华亭人。与弟良傅皆负俊才,时人以“二陆”方之。少笃学,二十年不下楼.藏书四万卷,涉猎殆遍。嘉靖中以岁贡授翰林孔目,后弃官归里,值倭寇侵扰,移居苏州,与张之象、文微明诸人游。著有《何氏语林》、《四友斋丛说》、《何翰林集》等。《四友斋丛说》道;“余小时好书画,以为此皆古高人韵士,其风神之所寓,使我日得与之接。正黄山谷所谓能扑面上三斗俗尘者也.一遇真迹辄厚贷购之,虽倾产不惜,故家业日就贫薄,而所藏古人之迹亦已富矣。然性复相近,加以笃好,又得衡山先生相与评论,故亦颇能鉴别。虽不敢自谓神解,亦庶几十不失二矣。”他家藏既富,又深加探究,故于书颇有精鉴。

《四友斋丛说》中有论书一卷,理论观点很鲜明。其书论主要是对历代书家所作的评论,而以晋人书为极则,尤重二王法。他认为书法“自篆变而为隶,隶变而为楷,。借变而为行草,盖至晋面书法大备”。其代表是右军,集诸家之大成者,其子大令与乃父抗行,翩翩朗欲度骅骝前。由晋以下南朝诸家皆宗二王,至南朝宋萧子云和陈隋僧智永.晋法尚存,至唐始变,“占晋法渐远矣”。宋之蔡惠忠、米南宫尚存晋法,苏长公、黄山谷学唐人,唐入学晋皆未到家。他肯定元之赵孟頫和明之文衡山;以为赵是真正得右军之真传者,文隶书宗梁鹄,小楷师《黄庭》、《圣教序》,咄咄逼右军矣。他就如此以晋书为极则评鸳历代各家书。

晋人书最得风神萧散之气韵,所以何良俊论书也标举潇洒自如、脱略尘俗之气象。他引黄山谷语云:“右军笔法,如孟子言性,庄周谈自然,从说横说,无不如意,非复可以常理待之、”他祟尚的就是这种纵横逸岩不拘常格的书风。同时,由于他重气韵,故又重骨气、骨力而轻姿媚。这些都是他的书法美学思想中的可贵部分。

其书论一卷.题为《四友斋书论》,有《明刊四丛说》本、《美术丛书》本、《元明史料笔记丛刊》本。今以《美术丛书》本为底本标点,校以《元明史料笔记丛刊》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