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禅室随笔

董其昌

论用笔

米海岳书,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1。此八字真言,无等等呪观也2。然须结字得势,海岳自谓集古字,盖于结字最留意,比其晚年3,始自出新意耳。学米书者,惟昊琚绝肖4。黄华、樗寮一支半节,虽虎儿亦不似也5

作书所最忌者位置等匀,且如一字中须有收有放,有精神相挽处6。王大令之书,从无左右并头者7。右军如凤翥鸾翔,似奇反正8。米元章谓大年《千文》9,观其有偏侧之势,出二王外。此皆言布置不当平匀,当长短错综,疏密相间也。

作书之法在能放纵,又能攒捉10。每一字中失此两窍,便如昼夜独行,全是魔道矣11

余尝题永师《千文》后曰:“作书须提得起笔,自为起,自为结,不可信笔12。后代人作书,皆信笔耳。”“信笔”二字,最当玩味13。吾所云须悬腕,颓正锋者,皆为破信笔之痛也。东坡书笔俱重落,米襄阳谓之画字14,此言有信笔处耳。笔画中须直,不得轻易偏软15

捉笔时须定宗旨,若泛泛涂抹,书道不成形象16。用笔使人望而知其为某书,不嫌说定法也17

 

注释:

1海岳:米芾号也。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:用笔基本原则。写竖画至笔画终了对应将笔锋回缩,写横画至笔画终了时应将笔锋向左回收,使起笔、收笔得以前后照应,使笔画含蓄、圆实而有力。

2真言:指佛教经典的要言秘语。无等等呪呢:佛教语。般若波罗密多呪呢四名之一。此呪观独绝无伦,故曰无等等呪咀。无等等者,无等无等,无上上等也。

3比:介词。到也。待到,等到。

4吴琚:宋开封人,宪圣皇后侄,官至少师。绝肖:极其相似。

5黄华、樗寮:不详。疑是两俗曲名。黄华即古俗曲《皇华》。一支半节:谓一小部分。虎儿:米芾子米友仁的小名。

6相挽:相牵引,相应接。点画间及行与行间相牵引,相应接,笔势相连,才会体现出神采气韵。

7并头:指笔画终端并排连着笔画终端。

8风翥鸾翔:喻书势飞舞多姿。奇正:奇邪与端正。

9大年:赵令穰之字也。宋宗室。

10攒捉:聚集靠近。捉,同促。

11魔道:邪道。佛教语指魔鬼的境界。

12信笔:指力度不够,不能提笔书写。听任笔行也。

13玩味:研习体味。

14米襄阳:米芾号襄阳漫士。

15偏软:偏侧动摇。

16形像:即形象。形状,样子。

17不嫌:不避忌。定法:成法。

 

 

作书最要泯没棱痕,不使笔笔在纸素成板刻样1。东坡诗论书法云:“天真烂漫是吾师。”此一句丹髓也2

书道只在“巧妙”二字,拙则直率而无化境矣3

颜平原屋漏痕、折钗股4,谓欲藏锋。后人遂以墨猪当之,皆成偃笔,痴人前不得说梦5。欲知屋漏痕、折钗股,于圆熟求之,未可朝执笔而暮合辙也6

药山看经曰7:“图取遮眼,若汝曹看牛皮也须穿8。”夸人看古帖,皆穿牛皮之喻也。古人神气淋漓翰墨间,妙处在随意所如9,自成体势,故为作看。字如算子,便不是书,谓说定法也

予学书三十年,悟得书法,而不能实证者,在自起自倒、自收自束处耳10。过此关,即右军父子亦无奈何也。转左侧右11,乃右军字势。所谓迹似奇而反正者,世人不能解也。

书家好观《阁帖》,此正是病12。盖王著辈绝不识晋唐人笔意,专得其形,故多正局13。字须奇宕潇洒,时出新致,以奇为正,不主故常14。此起吴兴所未尝梦见者,惟束痴能会其趣耳15。今当以王僧虔、王徽之,陶隐居、大令帖几种为宗16,馀俱不必学。

古人作书,必不作正局,盖以奇为正,此赵吴兴所以不入晋唐门室也。《兰亭》非不正,其纵宕用笔处17,无迹可寻。若形模相似,转去转远18。柳公权云“笔正”,须善学柳下惠者参之19。余学书三十年,见此意耳。

 

注释:

1棱痕:棱角痕迹。纸素:指供书写用的纸张和绢帛。

2天真烂漫:即纯真自然,不虚伪造作。丹髓:谓精炼药石之精华。医书痛也。

3化境:自然精妙的境界;最高的境界。   

4屋漏痕:指写竖画不可一泻直下,须顿挫行笔,如屋漏楼之痕迹蜿蜒而下。这样则笔画回活生动,自然有致,折钗股:指笔画转折时笔毫平铺,锋正圆而不扭曲,如钗股之虽经曲折而体仍圆。   

5墨猪:书病之一种。指笔画过重过肥。当:当做;充当:痴人说梦:语本《五灯会元·乌巨道行禅师》:“祖师西来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痴人面前不得说梦。”后以“痴人说梦”指凭妄想说不可靠或根办不到的话。此谓在痴人前不得谎根丰办不到的话。

6圆熟:纯熟。合辙:谓车轮与车的轨迹相台。此喻指合拍,符台要求。

7药山:唐文宗时僧人。

8汝曹:你们。

9所如:所住。

10实证:实际证明;实际印证。自起自倒:指自己把握住用笔的起落,轻重。自收自束:指自己懂得结字,即结束。

11转左侧右:指字势转向左边而恻势向右。这样似奇反正。

12阁帖:《淳化阁法帖》的简称。病:错误;祸害。

13王普:后蜀至宋间人,仕宋,官翰林侍书,奉旨选刘《阁帖》。正局:指端正的形势。

14奇宕:新奇趺宕。不主故常:谓不拘守旧套常规。

15赵吴兴:当指赵孟頫。孟頫,湖州人,亦谓吴兴人,盖宋为湖州吴兴郡也。米痴:即米颠,米芾是也。

16为宗:为本。

 17纵宕:放纵恣肆。

 18形模:形状;样子。转去转远:谓摹写越摹离原帖或原刻越远。转,移也。

19笔正:唐穆宗尝问柳公权笔何尽善,柳答以“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”,世以为笔谏。柳下惠:春秋鲁大夫展获,曾为士师官,食邑柳下,谥惠,故称之柳下惠。相传他与一女子共坐一夜,不曾淫乱。此用其“心正”也。

 

 

 

字之巧处在用笔,尤在用墨,然非多见古人真迹,不足与语此窍也1

发笔处便要提得起笔,不使其自偃,乃是千古不传语。盖用笔之难,难在遒劲,而道劲非是恕笔木强之谓,乃大力人通身是力,倒辄能起2。此惟褚河南、虞永兴行书得之。须悟后始肯余言也3

用墨须使有润,不可使其枯燥,尤忌秾肥,肥则大恶道矣4

作书须提得起笔,不可信笔。盖信笔则波画皆无力5。提得起笔,则一转一束皆有主宰6。“转、束”二字,书家妙诀也。令人只是笔作主,未尝连笔。

书楷当以《黄庭》、《怀素》为宗,不可得,则宗《女史箴》7。行书以米元章、颜鲁公为宗,草以《十七帖》为宗8

     

注释:

1不足:不可,不能。与语:与之谈论。

2怒笔:犹奋笔。木强:质直刚强。谓强质如木石。大力人:力气特别大的人。倒辄能起:谓跌倒即能起来。

喻笔力大也。

3肯:表示应允,同意。

4有:保有;具有。润:温润;和润。秾肥:即浓肥。大恶道:大的不正之道。恶道亦谓恶趣,低级趣味。

5波画:指书法中捺的折波和横笔。亦泛指笔画。此当指后者。

6转束:转笔与收束。转笔与折相对,回笔多用之。作书时笔毫左右圆转运行;亦指转角屈折处之困转。主宰:居支配地位者。

7书楷:书之法式,典范。黄庭:即右军《黄庭经》。褚遂良《右军书目》列此为小楷之上品。怀素:指《怀素千字文》。—名《小草千字文》,草书,绢本,怀素晚年书,古朴淡雅,苍劲静穆。或谓“一字值千金”,遂誉为《千金帖》。女史箴:东晋画家顾恺之书,风神俊朗,甚得董其昌称赏。

8十七帖:王羲之草书。疏放妍妙,气象超然,为历代奉为草书圭臬。

 

 

评书法

余十七岁时学书,初学颜鲁公《多宝塔》,稍去而之钟、王1,得其皮耳。更二十年,学宋人,乃得其解处2

文待诏学智永《千文》,尽态极妍则有之,得神得髓3,概乎其未有闻也。尝见吴兴临智永,故当胜4

赵昊兴跋《兰亭序》,云与《丙舍帖》绝相似5。《丙舍》乃钟元常书,世所传者右军临本耳。

东坡先生书,深得徐季海骨力6。此为文湖州《洋屿诗帖》7,余少时学之,令犹能写,或微有合处耳。

米元章尝奉道君诏作《小楷千文》,欲如《黄庭》体8。米自跋云:“少学颜行,至于小楷,了不留意。”盖宋人书多以平原为宗,如山谷、东坡是也。惟蔡君谟少变耳。吾尝评米书,以为宋朝第一,毕竟出东坡之上。山谷直以品胜9,然非专门名家也。

东坡先生书,世谓其学彼徐浩,以予观之,乃出于王僧虔耳。但东坡用其结体,而中有偃笔,又杂以颜常山法10,故世人不知其所自来。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,晚年一变,有冰寒于水之奇。书家未有学古而不变者也。

杨景度书,自颜尚书、怀素得笔,而溢为奇怪,无五代衰荣之气11。宋苏、黄、米皆宗之。《书谱》曰:“既得平正,须追险绝12。”景度之谓也。

古人论书,以章法为一大事,盖所谓行间茂密是也13。余见米痴小楷,作《西园雅集图记》,是纨扇,其直如弦,此必非有他道,乃平日留意章法耳。右军《兰亭叙》,章法为古今第一,其字皆映带而生,或小或大,随手所如,皆入法则,所以为神品也。

素师书本画法,类僧巨然14。巨然为北苑流亚15,素师则张长史后一人也。高闲而下,益趋俗怪,不复存山阴矩度矣16

《兰亭》出唐名贤手摹,各参杂自家习气,欧之肥,褚之瘦,于右军本未面目不无增损,政如仁智自生妄见耳17。此“定本”从真迹摹取,心眼相印18,可以称黄诸家《禊帖》,乃神物也19

 

注释:

1多宝塔:即《多宝塔碑》。又名《千福寺碑》。岑勋撰,颜真卿书,正书。去:后也。之:往,至。归向也。

2更:副词。再,又。解:理解,明白。

3文待诏: 文徵明,尝官翰林待诏。尽态:竭尽形态。极妍:极尽奸美。得神得髓:获得神韵精华;得到精神要旨。

4吴兴:即赵吴兴。故:副词。本也。

5丙舍帖:《墓地丙舍帖》的省称。丙舍,房屋。

6季海:徐浩字。骨力:指书法刚健雄劲的风格。

7文湖州:即文同。北宋画家,亦工书。知湖州,未到任而卒,故后世称:“文瑚州”。  

  8道君:宋徽宗。因其信奉道教,遂自称教主道君皇帝。如:像,如同。

9少变:谓缺少辩明。变,通辨。盖此一段文皆评价宋四隶书也,苏、黄、米有评,蔡无评,故作此语。品胜:品评胜。谓山谷乃书论者而非专门名书家也。

10颜常山:当指颇真卿从父兄颜杲卿,因其尝为常山太守。然未闻其工书。世皆谓苏学颜真卿。

11杨景度:即杨凝式,景度其字也。唐末至后周间人。工诗文,善笔礼。颤尚书:颜真卿;尝官吏部尚书。溢:流变,推演。奇怪:希奇特异,不司一般。衰乖:衰弱擅倦。

12平正:端正,平整。险绝:奇异非凡。

13章法:指作书谋篇布局的方法。即整幅作篇中、字与字、行与行之间要呼应、照顾。行间茂密:谓分行布白美茂完密。宋沈作喆《寓简》卷九:“钟元常行问茂密,如云鹄游天,群凫戏海。”

14素师:对僧怀素的尊称。巨然:五代朱初著名画僧,画与董源齐名,世称“董巨”。

15北苑:即董源。南唐中主时任北苑副使,世称“董北苑”。流亚:同一流人。

16高闲:唐僧,工草书。师怀素。俗怪:平庸怪异。山阴矩度:指二王书的规矩法度。二王,客居山阴(会稽)也。

17本来面目:原来样子,形状。政:正。仁智自生妄见:犹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见到的皆非本来面目。妄见:佛教语。谓不真实的。与“真如”相对。

18定本:指《定武兰亭》。唐以后传世《兰亭》刻本多至数百,惟此本为最。因此本于北宋发现于定武军(今河北定县),故祢《定武兰亭》。心眼:指见识,观察力、相印:相投合,相一致。

19禊帖:《兰亭序》帖的别称。以帖中有“兰亭修禊事”语,故名。神物:神灵奇异之物。

 

 

晋唐人结字,须一一录出,时常参取,此最关要1。吾乡陆俨山先生作书,虽率尔应酬,皆不苟且2,常曰:“即此便是写字时须用敬也3。”吾每服膺斯言4。而作书不能不拣择,或闲窗游戏,都有着精神处,惟应酬作答,皆率易苟完5,此最是病。今后遇笔研,便当起矜庄想6。古人无一笔不怕千载后人指摘,故能成名。因地不真,果招纡曲7。未有精神不在传远,而辛能不朽者也。吾于书似可直接起文敏,第少生耳8;而子昂之熟,又不如吾有秀润之气。惟不能多书,以此让吴兴一筹。画则真体而微,要亦三百年来一具眼人也9

吾学书在十七岁时。先是吾家仲子伯长名传绪,与余同试于郡,郡守江西袁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,自是始发愤临池矣10。初师颜平原《多宝塔》,又改学虞永兴,以为唐书不如晋魏,遂仿《黄庭经》及钟元常《宣示表》、《力命表》、《还示帖》、《丙舍帖》。凡三年,自谓逼古,不复以文微仲、祝希哲置之眼角,乃于书家之神理,实未有入处,徒守格辙耳11。比游嘉兴,得尽睹项于京家藏真迹,又见右军《官奴帖》于金陵,方悟从前妄自标评12,譬如香岩和尚,一经洞山问倒13,愿一生做粥饭僧,余亦愿焚笔研矣。然自此渐有小得,今将二十七年,犹作随波逐浪书家14。翰墨小道,其难如是,况学道乎?

吾乡陆宫詹以书名家,虽率尔作应酬字,俱不苟且,曰:“即此便是学字,何得放过?”陆公书类赵吴兴,实从北海有入15,客每称公似赵者,曰:“吾与赵同学李北海耳。”

 

注释:

    1参取:参酌吸取。关要:关键紧要。

    2陆俨山:名深字子渊,号俨山。累官四川左布政使。率尔:急遽貌。苟且:随便,马虎,敷衍了事。

    3敬:恭敬,端肃。

    4服膺:铭记在心;衷心信奉。

    5闲窗:清闲窗前。率易:轻率,随便。苟完:大致完备。

    6矜庄:严肃庄敬。

    7田地:原委;原由。不真:不精诚,不诚心实意。纡曲:迂回曲折。

    8第:只是,只。少生:稍生疏。

    9具体而微:谓总体的各部分都具备而形状或规模较小。具眼:谓有眼力,有识别事物的眼力。

    10仲子:对兄弟排行第二者的尊称。发愤:勤奋;决心努力。临池:此借指学习书法。

    11逼古:迫近古人;近似古人。神理:精神理致;旨意理路。入处:谓深入辩察。格辙:格调法则。

    12项子京:名元汴字子京,明世宗至神宗间浙江槜李人。能书善画,精于鉴赏,所藏法书名画极一时之盛。标评:标明评论。

    13香岩和尚:不详其人。洞山:洞山悟本大师,名良价,姓俞氏。唐大中年间,唱道于新丰,晚年移筠州洞山,法威大扬。

    14将:副词。将近。随波逐浪:犹随波逐流,随大流也。

    15有入:有接受;有采纳。

 

吾乡莫中江方伯书学右军,自谓得之《圣教序》,然与《圣教序》小并,其沉着逼古处,当代名公,未能或之先也1。予每询其所由,公谦逊不肯应。及余己卯试留都,见王右军《官奴帖》真迹,俨然莫公书,始知深于二王2。其子云卿亦工书。

书家有自神其说,以右军感胎似传笔法3,大令得白云先生口授者,此皆妄人附托语4。天上虽有神仙,能知羲、献为谁乎?

吕纯阳书,为神仙中表表者5,今所见若《东老诗》乃类张长史,又云《题黄鹤楼》似李北海,神仙尚以名家为师如此。孙虔礼曰6:“妙拟神仙。”余谓实过之无不及也。昔人以翰墨为不朽事,然亦有遏不遇,有最下最传者7;有勤一生而学之,异世不闻声响者8;有为后人相倾,馀手悠悠,随巨手讥评9,以致声价顿减者;有经名人表章,一时慕效,大擅墨池之誉者:此亦有运命存焉10。总之欲造极处,使精神不可磨没。所谓神品,以吾神所著故也11。何独书道,凡事皆尔。

赵吴兴大近唐人,苏长公天骨俊逸,是晋宋间规格也12。学书能辨此,方可执笔临摹,否则,纸成堆,笔成家,终落狐禅耳13

米元章云:“吾书无王右军一点俗气。”乃其收《王略帖》14,何珍重如是。又云:“见文皇真迹,使人气慑15,不能临写。”真英雄欺人哉!然自唐以后,表有能过元章书者,虽赵文敏亦于元章叹服,曰:“令人去古远矣。”余尝见赵吴兴作米书一册,在吏部司务蒋行义家,颇得襄阳法。今海内能为表阳书者绝少16

 

注释:

1莫中江:名如忠,字子良,号中江,明武宗、神宗间松江华亭人,累官浙江布政使。工诗能文善草书。方伯:明清对布政使的称谓。沉着:指用笔沉实而不轻浮。或:有人。先:居前。

2己卯:明神宗万历七年。留都:古代帝都新迁后,于旧都常设官留守,行其政事,称留都。明太祖建都南京,成祖迁都北京,吐南京为留都。俨然:真切、明显貌。深:深知,精通。

3感胎:感受怀胎、胎中。似传:嗣续继承。羲之父王旷,亦能书。

4白云先生:东音穆帝时人,号紫道,天台道士。相传羲之《记白云先生书诀》记载此人,后世以为伪托。妄人:无知妄为之人。

5吕纯阳:即吕祖,唐蒲州人,名岩字洞宾,号纯阳子。表表:卓异,特出。

6孙虔礼:唐书家、书论家,作《书谱》。名过庭,虔礼其宇也。

7遇:见赏,被赏识。最下:最低劣。

8异世:前世,前代。亦指后世、后代。声响:回应的响声,反响。

9相倾:相排斥。馀子:其馀的人,指书家。悠悠:久远貌。巨手:高手,杰出人物。

10表章:同表彰。大擅:独揽。墨池:作书洗笔处。此喻指作书。运命:旧时迷信指命中注定的遭遇。

11所著:所依附、附着。故:缘故,原因。

12天骨:星相家谓天庭多奇骨者。指人物杰出。俊逸:英俊洒脱,超群拔俗。规格:规范,格局。

13狐禅:禅门指妄称开悟、流入邪僻者。后亦泛指异端邪说。

14乃:连词。而,又。

15文皇:指唐太宗李世民。因太宗谥文武大圣皇帝,故称。气慑:气馁。谓失去信心和勇气。文皇是极重右军书的。

16海内:国境之内,全国。古谓我国疆土四面临海,故称。

 

 

宋时有人以黄素织鸟丝界道。三文成卷,诫子孙相传,待书足名世者,方以请书1。凡四传而遇元章,元章自任腕有羲之鬼2,不复让也。

神宗皇帝天藻飞翔3,雅好书法。每携献之《鸭头丸帖》、虞世南临《乐毅论》、米芾《文赋》以自随4。予闻之中书舍人赵士祯言如北。因考右军曾书《文赋》,褚河南亦有临右军《文赋》,今可见者赵荣禄书耳5

以平原《争坐位帖》求苏、米6,方知其变。宋人无不写《争坐位帖》也。

晋宋人书,但以风流胜,不为无法,而妙处不在法。至唐人始专以法为蹊径,而尽态极妍矣7

昔颜平原《鹿脯帖》,宋时在李观察士行家,今为展玉所藏。《争坐位帖》在永兴安师文家,安氏析居8,分而为二,人多见其前段,师文后乃并得之,相继入内府9。今前段至“行香菩萨寺”止,为项德新所藏。

东坡作书,于卷后馀数尺,曰:“以待五百年后人作跋。”其高自标许如此10

书家以险绝为奇,此窍惟鲁公、杨少师得之,赵吴兴弗能解也。今人眼目为吴兴所遮障。予得杨公《游仙诗》,日益习之11

 

注释:

1黄素:黄色的绢,乌丝:黑丝。乌丝界道,指用黑丝组成界道,以便书写。此与乌丝行、鸟丝栏相类。黄素,一般作诏书用,此用书绢,足见珍重。名世:名显于世。请书:请求书写。

2四传:传递四次。自任:自信。鬼:鬼魂;精灵。

3神宗:指明神宗来翊钧。天藻:天子的文章。

4自随:随身携带;紧随在自己身边。

5文赋:即陆机《文赋》。临:临摹、对照书画范本摹写。赵荣禄:赵孟頫,尝拜荣禄大夫。

6争坐位帖:即《争坐位稿》。颜真卿与郭仆射之书稿,行草书。宋时归长安安师文,安氏以之上石,百在争西安碑林,其书与右军《兰亭序》有双璧之誉。苏轼谓“此比公他书尤为奇特”,米芾谓之“有篆籀气,为颜书第一”。求:探索;探求。

7蹊径:门径,路子。尽志极妍:竭尽形态极尽妍美。

8永兴:永兴军,即京兆长安。析居:分别居住。即分家。

9内府:王室府库。

10高自标许:谓自我推许很高。

11日益:日日有所增益。日日有所增加。

 

 

 

唐林纬乾书学颜平原1,萧散古淡,无虞、褚辈妍媚之习。五代时,少师特近之。

临帖如骤遇异人2,不必相其耳目、手足、头面,而当观其举止、笑语、精神流露处。庄子所谓“目击而道存”者也3

大慧禅师论参禅云4:“譬如有人具万万资,吾皆籍没尽,更与索债5。”此语殊类书家关捩子6。米元章云:“如撑急水滩船,用尽气力,不离故处。”盖书家妙在能合,神在能离,所欲离者,非欧、虞、褚、薛诸名家伎俩,直欲脱去右军老子习气7,所以难耳。那吒拆骨还父,拆肉还母,若别无骨肉,说甚虚空粉碎始露全身8。晋唐以后,惟杨凝式解此窍耳,赵昊兴未梦见在。余此语悟之《楞严》八还义9。明还日月,暗还虚空10。不汝还者,非汝而谁11。然余解此意,笔不与意随也。甲寅二月12

书法虽责藏锋,然不得以模糊为藏锋,须有用笔如太阿截之意,盖以劲剸取势,以虚和取韵13。颜鲁公所谓如印印泥、如锥画沙是也14。细参《玉润帖》,思过半矣15

宋高宗于书法最深16,观其以《兰亭》赐太子,今写五百本更换一本,即功力可知。思陵运笔17,全自《玉润帖》中来,学《禊帖》者参取。

柳诚悬书极力变右军法,盖不欲与《禊帖》面目相似。所谓神奇化为臭腐18,故离之耳。凡人学书,以姿态取媚,鲜能解此。余于虞、褚、颜、欧,皆曾仿佛十一,自学柳诚悬,方悟用笔古淡处19。自今以往,不得舍柳法而超右军也。

吾松书自陆机、陆云,创于右军之前,以后遂不复继响20。二沈及张南安、陆文裕、莫方伯稍振之21,都不甚传世,为吴中文、祝二家所掩耳。文,祝二家,一时之标,然欲突过二沈,来能也。以空疏无实际。故余书则并去诸君子而自快,不欲争也,以待知书者品之22

每性好书,而懒矜庄,鲜写至成篇者23。虽无日不执笔,皆纵横断续,无伦次语耳24。偶以册置案头,遂时为作各体,且多录古人雅致语。觉向来肆意,殊非用敬之道,然余不好书名,故书中稍有淡意25,此亦自知之。若前人作书不苟且,亦不免为名使耳。

吾书无所不临仿,最得意在小横书,而懒于拈笔26,但以行草行世。亦都非作意书27,第率尔酬应耳。若使当其合处,便不能追踪晋宋,断不在唐人后乘也28

 

注释:

1林纬乾:名藻字纬乾,莆田人,德宗贞元七年进士,官至岭南节度副使。

2异人:不寻常的人,有异才的人。

3目击道存:眼光一接触就知“道”之所在。

4大慧禅师:慧亦作惠,字灵源,仁和(争属杭州市)邰氏于。生年同董其昌大致同时。壮岁闻绍觉说法有省,夙慧顿发;适京邑请益贵公,贵惊其才具。年五十七出家,嗣南北讲说,弘阐唯识十馀年。参禅:佛教禅宗曲修持方法。有游访问禅、参究弹理、打坐禅思等形式、此当指参究禅理。

5籍没:登记所有财产,加以没收。索债:索取借债。

6关捩于:能转动的机械装置。亦比喻事物的紧要处。

7能合:能相同,能一致。能离:能分开、离开。伎俩:技能,本领。老子:对右军的尊称,习气:习性。   

8那吒:佛教护法神名。那吒惧伐罗的省称。相传为毗沙门天王(多闻天王)之子,拆骨还父,拆肉还母,运大神力为父母说法。《西游记》、《封神演义》中的哪吒即由此演化而来。虚空:指天空,空中。

9楞严:《楞严经》,大乘佛经。八还:谓八种变化相,各自还其本所因由处。

10暗:与“明”相对,指光线不足,不明。原文“暗还黑月”即黑分,月缺,不明也。

11不汝二句:谓无汝还者,皆属汝也。

12甲寅:当是万历四十二年。

13太阿:古宝剑名。相传为春秋时欧冶子、干将所铸。剸截:截取、劲利:形容书法雄健流利。虚和:犹平和。

14印泥画沙:形容中锋、藏锋之妙。印泥,言印章印在泥(占代一种类似今日火漆的紫泥)上,深入有力。画沙,言推入沙里,两边凸起,锥锋深藏。

15思过半:谓已领悟大半。

16宋高宗:徽宗第九子赵构,工正行书。最深:最精通。

17思陵:指宋高宗。赵构死后葬于会稽之永思陵,宋人固以为其代称。

18神奇臭腐:《庄子·知北游》:“是其所美者为神奇,其所恶者为臭腐,臭腐化为神奇,神奇复化为臭腐。”谓词一事物,其是非美丑随人而异。此弓申为将人之神奇化为己之所用。

19仿佛:相似,近似。十一:十分之一。古淡:古朴淡雅。

20松:松江。董氏乃松江人,故谓“吾松”。陆机、陆云:三国吴至晋间吴郡吴县华亭(即松江华亭)人,昆仲皆以文章冠世,时称“二陆”。亦工书。继响:继续前人的遗音。

21二沈:即沈度、沈粲两昆仲,元末明初华亭人,皆工书,度以婉丽胜,粲以道逸胜。张南安:即张弼,出守南安。松江华亭人,善草书。陆文裕:即陆深,卒谥文裕。松江华亭人,真、行、草如铁画银钩,道劲有法。莫方伯:即前文所写莫中江方伯。振:显扬。

22争:竞争,较量。品:评论,品评。此一则后厚注:“此则论云间书派。”云间:古松江县(今属上海市)的别称。

23懒:没兴趣,不愿意。矜庄:严肃恭敬。成篇:全篇;完篇。

24城横:多貌。伦次:条理次序。

25肆意:纵情任意,不受拘束。用敬之道:实行恭敬之道。淡意:淡泊或闲适情趣。

26拈笔:拿笔,执笔。

27作意:着意;加意。

28后乘:随从在后面的车马。

 

 

跋自书

书乐志论题尾 余在梁溪1,见徐季海书《道德经》,评者谓子瞻似之,非也。子瞻多偃笔,季海藏锋,正书欲透纸背,安得同论?此书颇似之。

临颜平原诰书后   唐世官诰皆出善书名公之手,颜鲁公为礼部尚书2,犹书《朱巨川诰》。如近世之埋志,非藉手宗工,以为孝慈不足3,其重如此。国朝制诰,乃使中书舍人为之写轴,而书法一本沈度、姜立纲4,何能传后?予两掌制词,及先太史诰,欲自书之,忽有非时之命5,持节长沙封吉藩。颁诰之时,王程于迈6,不获从鲁公自书之例。因临颜帖,为之怃然7

临颜书后    颜清臣书深得蔡中郎《石经》透意,后之学颜者以棱斩截为入门,所谓不参活句者也8。余此书窃附鲁男子学柳下惠之意9

临怀素帖书尾  怀素《自叙帖》其迹,嘉兴项氏以六百金购之朱锦衣家,朱得之内府。盖严分宜物,没入大内,后给侯伯为月俸,朱太尉希孝旋收之10。其初吴郡陆完所藏也11。文持诏曾摹刻《停云馆》行于世12,余二十年前在携季获见真本,年来亦屡得怀素他草书鉴赏之,唯此为最。本朝学素书者鲜得宗趣,徐武功、祝京兆、张南安、莫方伯各有所入,丰考功亦得一斑,然狂怪怒张,失其本矣13。余谓张旭之有怀素,犹董源之有巨然,衣钵相传。无复馀恨14。皆以平淡天其为旨,人目之为狂15,乃不狂也。久不作草,今日临文氏石本,因识之16

 

注释:

1粱溪:江苏无锡的别称。因城西粱溪而得名。

2官诰:皇帝赐爵或授官的诏令。礼部尚书:礼部长官。唐置一人,正三品。掌礼仪、祭祀、宴享及学校之政令等。书官诰,可谓职责外之事。

3埋志:犹墓志。藉手:犹借助,借人之手以为己助。宗工:犹宗匠,宗师。此指文章,书法上有重大成就,为众所推服的人。孝慧:对尊长孝敬,对下属或后辈慈爱。

4国朝:指本朝。制诰:即皇帝的昭令。中书舍人:中书省属官。明代为七品,掌缮写诏敕。写轴:写有卷轴的书纸或绢帛。姜立纲:明浙江瑞安人,无顺中授中书舍人,仕至太常寺卿。

5制词:诏书;诏书之文词。先太史:当指其先父,太史为起草文书、修史等方面的官吏,董其昌父汉儒官至兵部尚书,进太子太保。非时:不是时候。

6持节:古代使臣奉命出行,必执符节以为凭证。颁诰:公布制敕。王程:幸舟命差遣的行程。于迈:在行进。

7怃然:帐然失意貌。

8石经:印《熹平石经》。觚棱:即棱角。活句:佛教禅宗指含意深刻,非从言外之意深参而不能了悟之语句。

9鲁男子:《诗·小雅·巷伯》:“哆兮侈兮,成是南箕。”毛传:“鲁人有男子独处于室,邻之寡妇又独处于室。夜,暴风雨至而室坏,妇人趋而托之,男子闭而不纳。”为何不纳?不近女色。妇人要他学柳下惠,柳同女子共坐一夜心不乱。鲁男子说那样柳则可,他则不可,终不纳妇人入室避风雨。此附学柳下惠在近女色而心不乱也。

10严分宜:严嵩,分宜人。明世宗时累官太子太师,居首辅。杀大臣,贪贿赂,亲佥邪。子世藩为太常寺卿,父子济恶。后罢职,藉其家。大内:京都国库;皇官。月俸:旧时官吏每月所得的俸钱、禄米。后亦泛指每月的薪俸。旋收:急忙收回。

11陆完:明南京长洲人,官至兵部尚书,太子少保。工书。

12停云馆:即《停云馆帖》,为历代丛帖。

13宗趣:宗旨;旨趣。入:符合。狂怪:狂放古怪;恣肆奇特。怒张:粗豪浅露。本:本源;原貌。

14夜钵:佛家以衣钵为师徒传授的法器,引申指师传的思想、学问、技能等。馀恨:遗憾;不尽的怒恨。

15目:称也。

16石本:即《停云馆帖》中怀素帖。识:记也。

 

 

酣古斋帖跋   余见怀素一帖云:“少室中有神人藏书1,蔡中郎得之。”古之成书者,欲后天地而出,其持重如此2。令人朝学执笔,夕已勒石3,余深鄙之。清臣以所藏余书一一摹勒,具见结习苦心4。此犹率意笔,遂为行世,予甚惧也。虽然予学书三十年,不敢谓入古三昧,而书法至余亦复一变,世有明眼人必能知其解者。为书各体,以副清臣之请5

临怀素真迹跋后   藏其书,余所见有《枯笋帖》、《食鱼帖》、《天姥吟》、《冬热帖》,皆真迹,以淡古为宗。徒求之豪荡奇怪者,皆不具鲁男子见者也6。颜平原云:“张长史虽天姿超逸,妙绝古今,而楷法精详,持为真正7。”吁!此素师之衣钵,学书者请以一瓣鲁供养之8

书荆公词题尾  王介甫《金陵怀古词》9,东坡子壁上观之,叹日:“此者狐精也10。”其推服若此。米元章又称“荆公书绝似五代杨少师”。苏之词,米之书,皆横绝千古11,独不敢做介甫。此公若不作宰相,岂至掩其长耶。

书白叙帖题后  米元章书多从褚登善悟入12。登善深于《兰亭》为唐贤秀颖第一,此本善其衣钵也。摹授清臣,清臣其宝之。余素临怀素《自叙帖》,皆以大令笔意求之,时有似者。近来解大绅、丰考功狂怪怒张,绝去此血脉,连累及素师13。所谓从旁门入者14,不是家珍,见过于师,方堪传授也。

书雪赋题后   客有持赵文敏书《雪赋》见示者,余爱其笔法道丽,有《黄庭》、《乐毅论》风规15。来知后人谁为竞赏,恐文征仲瞠乎其后矣16。遂自书一篇,意欲与异趣,望而知为吾家书也。昔人云:“非惟恨吾不见古人,亦恨古人不见吾。”又云:“恨右军无臣法。”此则余何敢言?然世必有解之者。

临四家尺牍   余尝临米襄阳书,于蔡忠惠、黄山谷、赵文敏非所好也17。今日展法帖,各临尺牍一篇,颇一相似;又及苏文忠,亦予所习也。元人作《书经》,以苏文忠、赵文敏为得二王法,不及米漫士,其持论如此。来省所谓18

临柳禊帖题   柳诚悬书《兰亭》,不落右军《兰亭叙》笔墨蹊径。古人有此眼力,故能名家。

临颜帖跋   余近米临颜书,因悟所谓折钗股、屋漏痕者,惟二王有之。鲁公直入山阴之室,绝去欧、褚轻媚习气19。东坡云:“诗至于子美,书至于鲁公。”非虚语也。颜书惟《蔡明远序》尤为沉古20,米海岳一生不能仿佛,盖亦为学唐初诸公书,稍乏骨气耳21

书月赋后  小横书不易工,米元章亦有行押22。尝被命仿《黄庭》作《千文》一奉以进,夸观其迹,但以妍媚飞动取态耳。邢于愿谓余曰23:“右军以后,惟赵吴兴得正衣钵,唐宋皆不如也。”盖谓楷书得《黄庭》、《乐毅论》法吴兴为多,要亦有刻画处。余稍及吴兴而出入子敬,同能不如独胜24,余于吴兴是也。

临杨少师帖跋后  杨少师《步虚词帖》,即米老家藏《大仙帖》也。其书骞翥简淡,一洗唐朝姿媚之习25。宋四大家皆出于此26。余每临之,亦得一斑。

题争坐位帖后  《争坐位帖》宋苏、黄、米、蔡四家皆仿之,唐时欧、虞、褚、薛诸家虽刻画二王27,不无拘于法度。惟鲁公天真烂漫,姿态横出,深得右军灵和之致28。故为宋一代书家渊源。余以陕本漫漶29,乃摹此宋拓精好者,刻之戏鸿堂中30

 

注释:

1少室:即少室山。在河南登封县北,主峰玉寨山为嵩山最高峰,北麓五乳峰下为少林寺。神人:神奇非凡的人。亦指神仙。

2成书:成为一家书。持重:稳重。

3勒石:刻字于石;立碑。

4摹勒:依样描字刻石。亦谓描摹勾勒。此似指后者。具见:充分表现。结习:佛教称烦恼。后多指积久难除的习惯。

5副:付也。

6豪荡:强横放荡。鲁男子见:鲁男子虽不纳女子入室,然他见出了女色。比喻一些学素书者并未见出素书“楷法精详”处。

7天姿超逸:天赋资质不同凡俗;天然的材质高超。楷法:楷书之法。精详:精细周详,特为:最为。真正:端正,纯正。

8一瓣香:犹一炷香。

9王介甫:即王安石。介甫其字也。

10老狐精:指智谋多端而极狡猾的人。具赞常之意。

11横绝:超越,超出。

12诸登善:即褚遂良,登善其字也。悟入:佛教语。谓觉知井证入实相之理。亦泛指领会。

13血脉:人体内血液运行的脉络。此比喻贯穿书法流传演变的脉络。累及:牵连到。

14旁门:指非正统的门类、流派或不正经的东西。

15见示:给我看;告诉我。道丽:刚健秀美。风规:风格。

16瞠乎其后:谓干瞪着眼,落在后而赶不上。语出《庄子·田子方》:“夫子奔逸绝尘,而回瞪若乎后矣。”

17蔡忠惠:纂襄,卒谥忠惠。

18米浸士:米芾,号襄阳漫士。持论:立论,提出主张。未省:没有。所谓:所说的意思;意旨。

19山阴:指右军父子。入室:即入室弟子,学问技能得师传,造诣极高。轻媚习气:轻巧华丽的习性。

20沉古:深厚古朴。

21骨气:犹气势;气韵。   

22行押:书体名。行书的别称。

23邢子愿:名侗字子愿,明世宗至神宗间山东临邑人,官至陕西行太仆卿。善画能诗文,书为海内所珍。

24同能:共同或相同擅长。独胜:单独优胜。

25骞翥:高翔貌。简淡:简朴淡泊。姿媚:犹妩媚。姿容美好。

26朱四大家:即苏、黄、米、蔡四大家。

27刻画:谓精细地描摹。

28天真烂漫:谓纯真自然,不虚伪造作。姿态横出:谓意趣充分表露;情趣洋溢,灵和:指柔和恬淡清心寡欲的修养。致:意态;情趣。

29漫滤:模糊不可辨别。

30戏鸿堂:董其昌书斋名。董刻历代丛帖十六卷,名为《戏鸿堂帖》,与《停云馆帖》相类。

 

 

 

 临褚遂良西升经跋    褚遂良《西升经》,与《淳熙秘阁续帖》所刻《黄庭经》同一笔法1。真迹昔藏新都殷尚书家2,余在长安曾于殷参军见之。永嘉王中舍为昊太学手摹一本,不差毫发,后归武林洪黄门3,黄门以余写《法华经》,遂以赠余,且曰:“子临百本,使马骨追风,画龙行雨,方以一本见酬4。”余茫然未知何时得慰其意。

临内景黄庭跋   《内景经》全在笔墨畦径之外,其为六朝人得意书无疑5。今人作书,只信笔为波画耳6,结构纵有古法,未尝真用笔也。善用笔者清劲,不善用笔者浓浊7。不独追篇各体有分别,一字中亦具此两种,不可不知也。

题楷书雪赋后    楷书以智永《千文》为宗,极虞永兴,真一变耳8。文征仲学《千文》,得其姿媚。予以虞书入永书,为此一家笔法,若退颖满五簏9,未必不合符前人。顾经岁不能成《千字》卷册,何称习者之门?自分与此道远矣10

临悔岳千文跋后  米海岳行草书传于世间,与晋人几争道驰矣。顾其平生所自负者为小楷,黄重不肯多写,以故罕见其迹11。予游京师,曾得鉴李伯时《西园雅集图》,有米南官蝇头题跋12,最似《兰亭》笔法。己丑四月,又从唐完初获借此《千文》,临成副本,稍具优孟在冠13。大都海岳此帖全仿褚河南《哀册枯树赋》,间入欧阳率更,不使一实笔14。所谓无往不收,盖曲尽其趣。恐真本既与余远,便欲忘其书意,聊识之于纸尾:此余己丑所临也,今又十年所矣15。笔法似昔,未有增长,不知何年得八古人之室?展卷太息,不止书道也。戊戊四月三日16

跋禊帖后    唐相褚河南临《禊帖》,白麻墨迹一卷17,曾入元文宗御唐,有天历之宝及宣政、绍兴诸小玺,宋景濂小楷题跋18。吾乡张东海先生观于杨氏之衍泽楼,盖云间世家所藏也19。笔法飞舞,神采奕奕,可想见右军真本风流,实为希代之宝20。余得  之吴太学,每以胜日展玩,辄为心开,至于手临不一二卷止矣;苦其难合也21。昔章手  厚日临《兰亭》一卷,东坡闻之,以为从门入者不是家珍22。东坡学书宗旨如此。赵文  敏临《禊帖》最多,犹不至如宋之纷纷23聚屈,直以笔胜口也,所谓善《易》者不谈《易》也。

 

注释:

1西升经:即《老子西升经),道教书,约成书干汉末魏晋间。淳熙秘阁续帖:历代丛帖,十卷,南宋淳熙十二年三月奉诏摹勒。所刻为宋室南渡后所得晋、唐之遗墨。

  2新都:县名。明属成都府。

  3永嘉:郡名,治所在今温州市。王中舍:不详其人。中台当为太子舍人、中舍人之官名。手摹:亲手依样书写。武林:杭州的别称。

  4马骨:战国时燕昭王欲求贤才,郭隗以买千里马为喻,说古代有君王悬赏千金买千里马,后得一死马,用五百金买下马骨,随后得三匹千里马。喻真心求贤,贤士必闻风而至。事见《战国策·燕策一》。后以“马骨”喻贤才俊士。此即指千里马。追风:形容马行疾速。行雨:阵雨。方:仅,仅只。见酬:赏赐给我。

 5内景经:即《黄庭内景经》,道教经籍。畦径:田间小路。此喻常规。六朝:指三国吴、东晋和南朝的宋、齐、梁、陈。因相继建都建康(吴名建业,今南京市),史称六朝。

  6波画:书法中棒的折波和横画。亦泛指笔画。此指后者。

  7清劲:清秀有力。浓浊:浓厚重浊。

  8极:至,到达。其:副词。乃也。

  9退颖:褪落的锋毫。退,通褪。麓:竹编的盛器。

  10顾:但是。经岁:犹经年。形客长时间。门:门第。自分:自料,自以为。

  11以故:犹言因此,所以。

  12李伯时:名公麟字伯时,号龙眠居士,宋名画家。与苏、黄、米交往颇深。蝇头:指像蝇头那样小的字。蝇头小字也。

  13优孟衣冠:本指莲相孙叔敖死,优盂着孙叔敖衣冠,摹仿其动作形态,莲庄王及左右不能辨,以为孙权敖复生。此谓仿古酷似原物。

  14大都:大抵,大致。实笔:指据实摹写的笔画。即据原本实情摹写。

  15己丑:万历十七年。所:时也。

  16成戌:即万历二十七年。

  17白麻,白麻纸。用苘麻制造的纸,唐制。一般翰林学士起草教书、德音、立后、建储、大诛讨及拜免将相等诏书用此纸。褚河南官至相位,故临《禊帖》能用此纸。

  18天历:即元文宗圈帖睦尔年号。宝:印信符玺。古代天子诸侯以圭璧为符信,泛称宝。秦始以帝后的印为玺,唐改称宝。宣政:指宋徽宗赵佶的政和、宣和两年号。绍兴:宋高宗赵构的年号。玺:印信。秦以前以金玉铜银制威,尊卑通用。秦以后专指皇帝之印,以玉制。宋景濂:名濂字景濂。明初官至翰林学士承旨,知制诰。

  19世家:世禄之家。后泛指世代贵显的家族或大家。

  20真本:宇的真迹;碑帖原拓。风流:谓风韵美好动人;杰出不凡。希代:希世。

  21胜日:指亲友相聚或风光美好的日子。其:介词。于也。

  22从门入者:指从师门达到或获致的。意谓尚不是己作的。

  23纷纷:纷乱貌;众多貌。聚讼:众说纷纭,久无定论。

 

 

 

评旧帖

题终帖一卷后  宋拓《绛州帖》,乃《官奴》嫡冢1,故佳本,在《汝帖》、《长沙》之上2。昔人得古帖数行,专心学之,遂以名世,况此本已具各体,即不完善,比之威风一毛3,可藏也。

题献之帖后  大令《辞中令帖》,评书家不甚传,或出于米元章、黄长睿之后耳4。观其运笔,则所谓风翥鸾翔,似奇反正者,深为漏世家风5,必非唐以后诸人所能梦见也。李北海似得其意。

书黄庭经后  昊用卿得此,余乍展三四行6,即定为唐人临右军。既阅竞,中间于“渊”字有缺笔,盖高祖讳渊,故虞、褚诸公不敢触耳7。小字难于宽展而有馀,又以萧散古淡为责,顾世人知者绝少,能于此卷细参,当知吾言不谬也。

评子敬兰亭帖  此卷用笔萧散,而字形与笔法一正一偏,所谓右军书如凤翥鸾翔,迹似奇而反正。迩来学《责庭经》、《圣教序》者,不得其解,遂威一种俗书。彼倚藉古人,自谓合辙,杂毒人心,如油入面8,带累前代诸公不少。余故为拈出,使知书家自有正法眼藏也9

题上珣真迹  米南宫谓右军帖不敌大令迹一,余谓二王迹世犹有存者,唯王谢诸贤笔尤为希觏10,亦如子敬之于逸少耳。此王珣书潇洒古淡11,东晋风流宛然在眼,用卿得此,遂可作宝晋斋矣12

孙虔礼千文跋   此孙过庭真迹也,观其结字,犹存汉魏间法。盖得之章苹为多,即永师《千文》亦尔,乃知作楷书必自八分、大篆入门。沿流讨源,见过于师,方堪传授13。学过庭者,又自右军求之可也。

跋智永帖   此永师仿钟元常《宣示表》,每用笔曲折14。其笔宛转回向,沉着收术,所谓当其下笔欲透过纸背者。唐以后,此法渐澌尽矣15

跋东坡书后   东坡先生唐黄,自谓多难畏事16,时犹禁真诗耳,后复并其书禁之,故宣和透御书画,凡有苏、黄题跋者皆割去17。靖康之变,御府所藏尽为金人辇之而北18,而先生墨迹流落人间者居然独完,谁谓善类竟可磨灭耶?

跋赤壁赋后  坡公书多偃笔19,亦是一病。此《赤壁赋》庶几所谓欲透纸背者20,乃全用正锋,是坡公之《兰亭》也。其迹在王履善家,每波画尽处,隐隐有聚墨痕,如黍米珠琲21,非石刻所能传耳。嗟乎!世人且不知有笔法,况墨法乎?

题怀仁圣教序真迹  古人摹书用硬黄,自运用绢素22。此卷首有宋徽宗金书缥字,与《内景经》同一黄素,知为怀仁一笔自书无疑23。《书苑》所云,“杂取碑字,右军剧迹成萃其中”24,非也。黄长睿书家董狐25,亦以《书苑》为据恨不见真迹,辄随人言下转耳。

跋鲁公送刘太冲叙  颜鲁公《送刘太冲叙》,郁屈瑰奇26,于二王法外别有异趣。米元章谓如龙蛇生动,见者目惊27,不虚也。宋四家书派皆出鲁公,亦只《争坐帖》一种耳,未有学此叙者,岂当时未有流传耶?真迹在长安赵中舍士祯家,以余借摹,遂为好事者购去。余凡一再见,不复见矣。《淳熙秘阁续帖》亦有刻。

题张长史真书  长史《郎官壁记》世无别本,唯王奉常敬美有之,陈仲醇摹以寄余28,知学草必自真入也。

 

注释:

1绛州帖:历代丛帖,二十卷。朱皇祐、嘉祐闸尚书潘师旦以《淳化阁帖》重摹而略有增减,因摹于绛州,故名。嫡冢:最接近真本的摹本。

2汝帖:历代丛帖,十二卷。宋大观三年敷阳王寀刻于汝州。长沙:即《长沙帖》。又名《潭帖》。历代丛帖,十卷。宋庆历五年刘沆重摹《淳化阁帖》于潭州,故名。潭州,又名长沙。

3威凤:瑞鸟。旧说风有威仪,故称。威凤一毛,略见名迹一斑之意也。

4黄长睿:即黄伯思,长睿乃字也。宋神宗、徽宗间人,有《东观馀论》。

5漏世家风:谓超越世俗的书家风尚。漏,遣也。

6乍展:刚刚省视;只察看。

7不敢触:不敢触犯,不敢冒犯。

8倚藉:倚赖,依靠,凭藉。合辙:合作;合乎法度。如油入面:谓面粘油会牵延更长。

9正法眼藏:佛教语。禅宗用来指全体佛法,即正法。朗照宇宙谓眼,包含万有谓藏。亦省作“正法眼”。

10不敢:抵不上,不匹配。指数量上的悬殊,而非艺术价值,献之书迹留存少也。王谢:六朝望旗王氏、谢氏的并称。希觏:罕见。

11王殉:东晋穆帝至安帝间人,王导孙,王洽子,官至尚书仆射。

12宝晋斋:取米芾宝晋斋之意。米芾碍王羲之《王略帖》、谢安《八月十五日帖》、王献之《十二月帖》墨迹,遂名其斋曰宝晋斋。

13见过于师:谓见识老师以前的书法。方堪:才可以。

14曲折:印宛转。行笔要宛转圆通,才会着力而有韵致。

15渐澌:逐渐消亡。

16居黄:居住黄州。苏轼因反对王安石新法,辗转贬谪,因赋诗托讽,被人弹劾,罪贬黄州。多难畏事:多危难胆小怕事。

17进御:犹进呈。割去:弃击。哲宗时旧党上台,苏轼起用;徽宗时新党执政,苏轼又一再遭贬。

18靖康之变:金灭北宋的历史事件。靖康元年冬,金军攻破东京(今开封),次年四月,金贵族大肆控括后,俘徽、钦二宗及宗室、后妃等数千人北击,京城公私积蓄为之一空。辇:运载;运送。而北:往北。

19坡公多偃笔:米芾谓“苏轼画字”。近人沈尹默《书法论》说“用笔重接着写便是画”,并说:“涩、快、重、轻等等笔的用法,写字的人一般都是要相适应地配合着运用的。如果偏重了一面,便是毛病。”

20庶几:差不多;近似。

21珠琲:殊串。

22硬黄:纸名。以黄檗和蜡涂染,质坚韧而莹彻连明,便于法帖墨迹的响拓双钩。又因色黄而利于久藏。绢索:未曾染色的帛绢。

23金书:指用金泥书写、缥字:淡青色的字或青白色的字。黄索:黄色的绢。怀仁:唐太宗时僧人,居长安弘福寺。相传集王羲之行书字为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。

24剧迹:众多书迹。剧,多也。咸萃:皆汇集。

25董狐:春秋时晋国史官。亦称吏狐。晋卿赵盾因避灵公杀害而出走,其族人赵穿杀灵公。董狐认为责在赵盾,便在史策上直书“赵盾弑其君”。后称直笔记事、无所忌讳的笔法为“董狐笔”。此取直记其事耳。

26郁屈:蛊屈。瑰奇:珍奇;美好特出。

27生动:谓意态灵活能感动人。目惊:犹目瞪。惊奇也。

28王奉常:即王世懋,字敬美,明世宗至神宗间南京太仓人,官至太常少卿。太常,即奉常。陈仲醇:即陈继儒,仲醇其字也。明嘉靖至崇祯问梧江华亭人。能书善画,工诗能文,与董其昌齐名。

 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董其昌,字玄宰,号思白,又号香光居士,明万历至天启间松江华亭人。累官至太常少卿、南京礼部尚书,谥文敏。工诗能文擅书画,画集宋元诸家之长,书法超越诸家,独探神妙。人拟之米芾、赵盂頫,有《容台集》、《画禅室随笔》等著。

董氏论书,以“古淡”为宗。其《评书法》说:“唐林纬乾书学颜平原,萧散古淡,无虞、褚辈研媚之习。”又说:“余于虞、褚、颜、欧,皆曾仿佛十一,自学柳诚恳,方悟用笔古淡处。”其《题王珣真迹》也说:“此王珣书潇洒古淡,东晋风流,宛然在眼。”古淡,即古朴淡雅之意。这种古朴淡雅,与萧散、潇洒相连,而与妍媚相对,意在标举一种自然天真、素淡雅致之趣。

这种古淡,与朴拙直率相别,它是一种高度文化形态的标识,是书家深厚功力所达到的审美意境。其《论用意》说:“书道只在巧妙二字,拙则宜率而无化境矣。”这里的巧妙,就非一般小智取巧,而是以深厚功力所致的灵巧高妙。为此他讲求书道之用笔与用墨。用笔他反复强调“须提得起笔,不可信笔”。所谓“提得起笔,不可信笔”,就是要保持中锋运笔,运笔中有一种向上提起的笔势,使人之通身气力见之于笔端,而不可有丝毫听任笔之所至。用墨,他要求“不可使其枯燥,尤祈尚,求得于不经意处见韵味真趣。这种用笔与用思的巧妙,没有书家的深厚功力都足不可能出现的。

董氏讲通过巧妙而达古淡,还要求作书“迹似奇而反正”,章法布局要“映带而生”,“字须奇宕潇洒,时山新致”。

童氏这种以古朴自然、素淡雅致为宗的书学思想,是晚明那一历史时期在文艺领域力求摆脱拟古风气,强调表现个性的精神所致。

 这里所录董氏书论,皆取《画禅室随笔》第一卷。《画禅室随笔》共四卷,一卷论书,其馀三卷论画、记事和杂言等。一卷论书分论用笔、评书法、跋自书、评旧帖四部分。这里前二者为全录,后二者节录。《画禅室随笔》有《清康熙刻》本、《四库全书》本等。这里以前者为底本,校以后者。题仍用《画禅室随笔论书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