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画录论画

人物

徐沁

叙曰:东坡论画不求形似,至摹壁上灯影[1],得其神情,此特一时嬉笑之语。若夫造微入妙,形模为先[2],气韵精神,各极其变,如颊上三毛,传神阿堵,岂非酷求其似乎[3]?至于传写古事,必合经史,衣冠器具,时各不同。吴、阎名手,尚不免仲由带木剑,明妃著帏帽之讥[4],况下此等者乎?有明吴次翁一派,取法道元[5]。平山滥觞,渐论恶道[6]。仇氏专工细密,不无流弊[7]。近代北崔南陈,力追古法,所谓人物近不如古,非通论也[8]

宫室

叙曰:画宫室者,胸中先有一卷《木经》,始堪落笔[9]。昔人谓屋木折算无亏,笔墨均壮深远空,一点一画。均有规矩准绳,非若他画可以草率意会也[10]。故自晋宋隋唐迄于五代,三百年间,仅得一卫贤[11],至宋郭忠恕之外,他无所闻焉。有明以此擅长者益少。近人喜尚玄笔,目界画者鄙为匠气,此派日就澌灭矣[12]

山水

 叙曰:能以笔墨之灵开拓胸次,而与造物争奇者[13],莫如山水。当烟雨灭没,泉石幽深,随所遇而发之,悠然会心,俱成天趣[14]。非若体貌他物者,殚心毕智以求形似,规规乎游方之内也[15]。自唐以来,画学与殚宗并盛[16],山水一派亦分为南北两宗。北宗昏推李思训、昭道父子,流传为宋之赵干及伯驹、伯骕[17],下逮南宋之李唐、夏珪、马远,入明有庄瑾、李在、戴琎继之[18],至吴伟、张路、钟钦礼、汪肇、蒋嵩[19],而北宗熸矣[20]。南宗推王摩诘为祖,传而为张藻、荆、关、董源、巨然、李成、范宽、郭忠恕、米氏父子、元四大家[21],明则沈周、唐寅、文徵明辈,举凡以士气入雅者皆归焉[22]。此两宗之各分支派,亦犹禅门之临济、曹洞耳[23]。今鉴定者,不溯其源,止就吴、浙二派互相掊击,究其雅尚[24],必本元人。孰知吴兴松雪唱提斯道[25],大痴、黄鹤、仲圭莫非浙人[26],四家中仅一梁谿迂瓒[27]。然则沈、文诸君,正浙派之滥觞,今人安得以浙而少之哉[28]

畜兽

叙曰:古画畜兽名家者[29],虎有李渐、赵邈龊[30],牛有两戴、厉归真[31],犬有赵博文、赵令松[32],羊有罗塞翁[33],猫有何尊师,其他未易枚举[34],独马自曹霸、韩干见于杜工部之诗歌,较诸物尤称神骏[35]。后人殚思毕智,若李龙眠、赵松雪,几不免坠人马趣矣[36]。明画以此入微者益少,姑举数家,以备品目[37]。至龙之为物,灵奇变化,张僧繇画成点睛,会当飞去[38],固不可杂于凡类。鱼为水族,别附于后云。

花鸟

叙曰:写生有两派:大都右徐熙、易元吉而小左黄荃、赵昌[39],正以人巧不敌天真耳[40]。有明惟沈启南、陈复甫、孙雪居辈,追踪徐、易[41]。唐伯虎、陆叔平、周少谷以及张子羽、孙漫士最得意者,差与黄、赵乱真[42]。他若范启东、林以善极遒逸处,颇有足观[43]。吕延振一派,终不脱院体[44],岂得与太涵牡丹、青籘花卉超然畦迳者,同日语乎[45]

墨梅

叙曰:古来画梅者率皆傅彩写生,自北宋华光僧仲仁始,以墨晕创为别趣[46]。觉范效之,辄用皂子胶画于生缣扇上,灯月之下,横斜宛然[47]。嗣是尹白祖华光一派[48],流传至南宋杨补之,始极其致[49]。犹子季衡及甥汤正仲,大畅其源,争相趋向[50]。时有僧择翁者,自言学梅四十年,作圈稍圆,其力勤如此[51]。元明以还,作者寖盛,乃为史为谱,法益详而流益敝。虽名家不免以气条取嘲[52],况下此者乎?予录此以补前人之阙。亦以华光越人,创此奇特,追维孤芳高韵,借为乡国生色耳[53]

墨竹

叙曰:墨竹一派,李息斋、管仲姬各有谱垂世[54],究不若东坡《筼筜偃竹记》所云“胸有成竹”及“兔起鹘落”、“以追所见”数语[55],乃亲授口诀也[56]。顾文人写竹,原通书法,枝节宜学篆隶,布叶宜学草书,苍苍茫茫,别具一种思致[57]。若不通六书,谬托气胜,正如屠儿舞剑,徒资嗢噱耳[58]。此惟石室、彭城独得三昧,踵是者当推橡林[59]。明初宋、杨、王、夏,颇得宗印[60]。迩来特为画家避拙免俗之一途矣。


 



注释:

[1]灯影:谓物在灯光下的投影。摹壁上灯影,见《东坡题跋·书陈怀立传神》:“吾尝于灯下顾见颊影,使人就壁画之,不作眉目,见者皆失笑,知其为吾也。目与颧颊似,馀无不似者。”摹壁灯影非戏语也。

[2]造微入妙:形容达到微妙的境界。形模:形状;样子。

[3]颊上三毛:指顾恺之为裴叔则画像,在其脸“颊益三毛”,使其“有神明”。见《世说新语·巧艺》。阿堵:这个,此处。指点睛。“传神写照,正在阿堵中”,是顾恺之画人物传神语,亦见《巧艺》。“颊上三毛”、“传神阿堵”语,谓东坡《书陈怀立传神》皆予引用。酷求:极求,

甚求。

[4]吴阎:吴道子、阎立本。仲由:孔子弟子子路,一字季路,以好勇称。木剑:木制假剑。汉时朝服带剑,晋始改木剑,称班剑、象剑。仲由不可能带木剑也。明妃:汉元帝宫人王嬙字昭君,晋代避文帝司马昭讳,改称明君,后人又称之为明妃。帏帽:帷帽。周围垂网的帽子,唐妇人始兴戴此。吴画仲由,阎画明妃。讥:讥刺;非议。

[5]吴次翁:吴伟,字次翁。道元:即吴道玄。吴伟画人物学吴道子。平山:张路,号平山,详符人,善人物,师吴伟。

[6]滥觞:犹泛滥;过分。渐沦:逐渐陷入。恶道:不正之道。

[7]仇氏:仇英女,号杜陵内史,工画人物,细密精妍,能得父法。流弊:相沿而成的弊病。

[8]北崔:崔子忠,莱阳人。《无声诗史》作山东人,《清朝书画家笔录》作北平人。善画人物,规模顾、陆、阎、吴遗迹。白描、设色,能自出新意,与陈洪绶齐名,号“南陈北崔”。陈洪绶:诸暨人,专工人物,世所罕及。学赵盂頫、李公麟、吴道子、陆探微。通论:通达的

议论。

[9]木经:内容及作者均不详。始堪:才可以,才能够。

[10]草率:轻率,不慎重。意会:内心领会。亦指感觉。

[11]卫贤:五代南唐京兆人,为内廷供奉。工木屋,亦善山水。

[12]喜尚:犹好尚。玄笔:玄妙笔法作的画。界画:指以界划法画的画。即以界笔、直尺划线的技法,用以表现宫室、楼台、屋宇等题材。匠气:工匠习气。谓绘画缺乏艺术特色。日就:犹日趋;日近。澌灭:消亡;消失。

[13]胸次:胸间。亦指胸怀。造物:造物者。创造万物的神。争奇:亮相逞其奇特。

[14]灭没:隐没;湮没。幽深:深而幽静。遇:遭遇;相逢。发:表现。悠然:闲适貌。会心:领悟;领会。天趣:自然的情趣;天然的风致。

[15]体貌:形容;描绘。殚心:竭尽心力。毕智:用尽智能。规规:浅陋拘泥貌。游方之内:犹游尘世之中。方,区域。

[16]禅宗:佛教宗派名。始于唐代。由五祖弘忍门下分成北方神秀的惭悟说和南方慧能的顿悟说两宗。后南宗顿悟说盛而北宗惭悟说日渐式微。故这里以之与画学并论。

[17]赵干:五代南唐江宁人,后主时为画院学生。善山水材木,长于布景。

[18]庄谨:明松江人,画法马、夏。李在:明莆田人,宣德时与戴文进同值仁智殿。工山水,细润者宗郭熙,豪放者宗马、夏。戴琎:即戴进。独《明画录》作“戴琎”。

[19]钟钦礼:即钟礼,字钦礼。亦只《明画录》作“名钦礼”。上虞人,工书善山水及草虫。仁化间入仁智殿供御。江肇:明休宁人,工山水、人物,多出入于戴文进、吴次翁。蒋嵩:明金陵人,善山水、人物,宗吴伟。行笔粗莽,多越矩度。

[20]熸:消失;熄灭。

[21]张藻:即张璪。《益州名画录》亦作:“涨藻”。

[22]举凡:凡是;所有。士气:又称土夫气。指绘画要有文人士大夫的清高气息。入雅:达到高雅不俗。归:归属。

[23]临济、曹洞:禅宗南宗的盛行,蔚为“五家七宗”众多宗派,临济、曹洞,乃“五家”中的两家。曹洞原作曹溪,误矣。曹溪乃禅宗南宗别号,因六祖慧能在曹溪宝林寺演法而得名,不可与临济并而为南宗支派。

[24]吴浙二派:指明代中晚期出现的两画派。掊击:打击;抨击。雅尚:风雅高尚。

[25]孰知:深刻了解;清楚地知道。吴兴:属浙江。唱提:倡提,倡导提出。赵孟頫倡导文人画风并以创作实践体现这一点。

[26]大痴:平江人。属江苏。然《无声诗史》作富阳人,《图绘宝鉴》作衢州人,均属浙江。黄鹤:吴兴人。仲圭:嘉兴人。属浙江。

[27]梁谿:即梁溪。指无锡。梁溪在无锡西门外,源出慧山,水极清澈,清景入画,故原称无锡县治曰梁溪。

[28]滥觞:比喻事的起源、发端。今人以沈、文为吴派之发端,与此相异。少:轻视。

[29]名家:谓有专长而自成一家。

[30]李渐:唐沂州刺史,善画虎,亦善人物、番马,且工书。赵邈龊:宋人、佚名。因性质朴野,不事修整,故人以此称之。画虎有伏崖、战沙、啸风、舐掌等图。

[31]两戴:即唐戴嵩及其弟戴峄。峄亦以画牛得名,善作奔逸之状,有乳牛、斗牛、犇牛,逸牛之图。厉归真:五代梁道士,自号迂疏子,工八分书,善画山水、林木、禽兽。道士中一异人。

[32]赵博文:唐冀州人,工画土女及写貌,好画子母犬兔,无世俗区区形似之习。赵令松:宋宗室,令穰弟。善花竹,无俗韵;兼画犬,有名于时。

[33]罗塞翁:五代吴越人,钱塘令罗隐之子。寓意丹青,尤善画羊。

[34]何尊师:匿其姓氏,五代至宋初江南人。居衡岳,往来苍梧五岭间,人问其氏族年寿,但云何何;问其乡里,亦云何何;人因呼之为“何尊师”。工于花石,专门画猫,种种尽态,为时所称。枚举:一一列举。

[35]尤:格外。神骏:良马。有神马之意。

[36]殚思:即殚心。竭尽心力。坠入马趣:谓堕入马类,自己成为马。趣乃佛教语,指众生轮回处,画马而轮回成马也。李龙眠画马最得名,因其每过天厩,终观国马,终日不去,几与马俱化。时法云回圜通秀禅师,教以不可习,恐入马趣。李即悟其旨,更为道释,尤佳。

[37]入微:深人到细微之处。常用于形容精妙或细致。品目:名目。

[38]灵奇:神异,神奇。会当:该当;当须。必定也。

[39]右:尊祟;祟尚。易元吉:宋长沙人。花鸟蜂蝶,动辄精奥,时称徐熙之后,一人而已。小左:轻视贬抑。赵昌:北宋剑南人,一作广汉人,以花卉名世。

[40]人巧:人为技巧。不敌:抵不上;不能匹敌。天真:天然纯真。

[41]陈复甫:陈淳,字道复,后以字行,更字复甫。孙雪居:名克弘,号雪居,善山水、花鸟、竹石及道释、人物。追踪:追随;效法。雪居花鸟学徐熙,亦学赵昌。

[42]陆叔平:名治字叔平,明吴县人,尝游祝、文二先生门,花鸟得徐、黄遗意。周少谷:名之冕号少谷,明长洲人,工花鸟,说者谓其兼有陈白阳、陆包山二人之长。张子羽:名翀字子羽,明江宁人,善人物、士女、山水、花草。花草秀雅。孙漫士:名杕字漫士,明钱塘人,

工花卉竹石。差与:略与。

[43]范启东:名暹字启东,明吴人,工花竹翎毛。林以善:名良字以善,明广东人,工花鸟,善着色花果翎毛。遒逸:雄健飘逸。足观:值得观看。

[44]吕廷振:名纪字廷振,明鄞人,工花鸟,间作山水人物。不脱:不能摆脱。院体:指宋代翰林院画风。院画在形式上工整、细致,但往往缺乏生气。吕纪于弘治间直仁济殿。

[45]太涵:不详其人。青籘:当是青藤之误。徐渭:号青藤居士,名画家,以写意花卉闻名于世。同日语:即同日而语。犹相提并沦。

[46]华光僧仲仁:僧人仲仁,会稽人,住衡州华光山,自号华光长老,酷爱梅,好写梅,得其三昧。与山谷同时,山谷见而叹曰:“如嫩寒清晓,行孤村篱落间,但欠香耳。”别趣:特殊的韵味或趣味。

[47]觉范:宋僧,筠州人。俗姓彭氏,字觉范。皂子:即皂夹子。横斜,或横或斜。指梅影。宛然:真切貌;真实貌。谓所画梅在灯月下如真的梅影。

[48]嗣:随后,后来。尹白:宋汴人,善花卉,专习华光长老梅花。祖:承袭;效法。

[49]杨补之:名无咎字补之,江西清江人。擅画花卉、人物,尤长水墨梅竹松石及水仙,以墨梅著称,名重于时。极其致:竭尽梅的意态;穷尽梅的情趣。

[50]犹子:侄子。大畅:光大畅通。趋向:归向;趋附。

[51]择翁:仁济,字择翁,姓童氏,宋婺州人,杭州上竺寺僧,工书画。力勤:勤勉。

[52]寖盛:逐渐兴盛,逐渐强盛。流益敝:相沿袭增加弊病。敝:通弊。气条:指梅的景象和细长的枝条。取嘲:招致嘲笑。

[53]追维:即追惟。追忆;回想。孤芳:独秀的香花。指梅花。高韵:高雅的风韵。乡国:家乡。华光长老与此书作者徐沁皆会稽人,即古越国(都会稽)人也。

[54]李息斋:即李衎,号息斋道人。管仲姬:名道昇字仲姬,赵孟頫妻。工书,善画梅兰竹石,笔意清绝。说者谓晴竹新篁,是其所创。谱:指有关竹的书谱和文章。垂世:谓流传于世。

[55]筼筜:一种皮薄节长而竿高的竹子。东坡原文题为《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》,筼筜谷在洋州,谷中多产竹而得名。文为洋州守,画此竹名当世。兔起鹘落:谓兔刚出窝,鹘立即降落捕捉。喻成竹在胸赶快落笔画出来。追:追念;回溯。

[56]亲授口诀:谓与可亲自向东坡教授的口头秘诀。《偃竹记》:“与可之教予如此”。

[57]顾:但。苍苍茫茫:众多茂盛。思致:思想意趣。

[58]六书:似指六种书体。即古文、奇字、篆书、隶书、缪篆、鸟虫书。谬托:伪托;假托。气胜:气势取胜。徒资:只供给。温噱:笑话;笑谈。

[59]石室:文与可,世称石室先生。彭城:不详为谁。橡林:亦不详指谁。

[60]宋:宋克,宋初长洲人,以写竹名世。杨:杨基;明初蜀人,工书画,尤长翠竹。王:王绂,明无锡人。永乐间以墨竹名人下。夏:夏永,明正统间昆山人,墨竹时推第一。宗印:本旨印记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徐沁字埜公,号委羽山人,明清之际会稽人。有画史传著作《明画录》八卷,自谓继《宣和画谱》、《图绘宝鉴》而作。分道释、人物,宫室、山水、兽畜、龙鱼、花鸟、墨竹、墨梅等门,录明世画家八百五十五人。每门前均有对该画科及画家作简要评述。认为人物以“形模为先”;对王履的“意匠就天则出之”,文伯仁的“时发巧思”。丰道生的“造意高远”,李如态的“花鸟布置有深思”,极为欣赏;重视画家的激情、兴会、灵感,更视天资,重视师法自然,这些皆为可取。这里仅录其七则“叙曰”作注译,题为《明画录论画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