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概序

   王履

 

余壮年好画,好故求,求故蓄,蓄故多,多而不厌,犹谓未足也,复模之习之,以充其所愿欲者[1]。噫!是非癖欤[2]?惟其癖也[3],故不知为无用而独视为有用。故人或予惩弗听也,人或予毁弗较也,人或予需弗予也[4]。孜孜惟是之从,与诚正脩齐之道几半[5]。於乎[6]!癖之深也,乃至此乎?夫画多种也,而山水之画为予珍[7];画家多人也,而马远、马逵、马麟及二夏之作为予珍。何也?以言山水欤,则天文、地理、人事与夫禽虫、草木、器用之属之不能无形者,皆于此乎具,以此视诸画风,斯在下矣[8]。以言五子之作欤,则粗也而不失于俗,细也而不流于媚[9],有清旷超凡之远韵[10],无猥暗蒙尘之鄙格[11],图不盈尺而穷幽极遐之胜,已充然矣[12]。故予之珍,非珍乎溺也,珍乎其所足珍而不能以不珍耳[13]。其锻与蜡屐之云哉[14]!且余也泉石之姿也,而市尘是囿[15]。猿鹤之为无用耶,固亦精神心术之所寓,与其覆瓿,孰若全之以不失夫踦屦偕还之心[16]。于是焉补苴整比,离为二帙,目之曰《画楷》云[17]。嗟乎!熟处难忘,有道君子[18],亦或不免,况余乎?是知克己之事,甚不可易易言也[19]。虽然窗明几净,时一披之,则神游虚无,悟入怳忽,自有不可与冰氏之流道者[20]。当是时也,视乡之仆仆然模拟于含毫吮墨之间[21],其所得也,反若过之。惟辍于目昏,故巧为拙奴之累不及,而自怡不赠之趣益深也[22]。因赋诗曰:“吟诗写字何妨道,何况规规画苑中?只为癖深消不得,故教幽思且相通[23]。”或曰:“既知其癖,胡不蕲夫治之之策乎[24]?”余曰:“癖,天下古今之通病也,不癖于此,不癖于彼,果为预之《传》[25],济之马[26],峤之钱而已乎哉[27]!虽然,设治癖者过君,幸以相告[28]

华山图序

画虽状形主乎意,意不足谓之非形可也[29]。虽然,意在形,舍形何所求意[30]?故得其形者,意溢乎形,失其形者形乎哉[31]!画物欲似物,岂可不识其面?古之人之名世,果得于暗中摸索耶?彼务于转摹者,多以纸素之识是足,而不之外,故愈远愈讹[32]。形尚失之,况意?苟非识华山之形,我其能图耶[33]?既图矣,意犹未满,由是存乎静室[34],存乎行路,存乎床枕,存乎饮食,存乎外物,存乎听音,存乎应接之隙,存乎文章之中。一日燕居,闻鼓吹过门,怵然而作曰:得之矣夫[35]遂麾旧而重图之[36]。斯时也,但知法在华山,意不知平日之所谓家数者何在[37]。夫家数因人而立名[38],即因于人,吾独非人乎?夫宪章乎既往之迹者谓之宗,宗也者从也,其一于从而止乎[39]?可从,从,从,从也;可违,违,亦从也[40]。违果为从乎?时当违,理可违,吾斯违矣[41]。吾虽违,理其违哉!时当从,理可从,吾斯从矣。从其在我乎?亦理是从而已焉耳[42]。谓吾有宗欤?不拘拘于专门之固守;谓吾无宗欤?又不远于前人之轨辙[43]。然则余也,其盖处夫宗与不宗之间乎[44]?且夫山之为山也,不一其状:大而高焉嵩,小而高焉岑,狭而高焉峦,卑而大焉扈[45],锐而高焉峤,小而众焉岿,形如堂焉密,两向焉嵚,陬隅高焉岊[46],上大下小焉献,边焉崖,崖之高焉不岩,上秀焉峰,此皆常之常焉者也[47]。不纯乎嵩,不纯乎岑,不纯乎峦,不纯乎扈,不纯乎峤,不纯乎岿,不纯乎密,不纯乎嵚,不纯乎岊,不纯乎献,不纯乎崖,不纯乎岩,不纯乎峰,此皆常之变焉者也。至于非嵩、非岑、非峦、非扈、非峤、非岿、非密、非嵚、非岊、非献、非崖、非岩、非峰,一不可以名命,此岂非变之变焉者乎?彼既出于变之变,吾可以常之常者待云哉?吾故不得不去故而就新也。虽然,是亦不过得其仿佛耳,若夫神秀之极,固非文房之具所能致也[48]。然自是而后,步趋奔逸,渐觉已制,不屑屑瞠若乎后尘[49]。每虚堂神定[50],默以对之,意之来也,自不可以言喻。余也安敢故背前人,然不能不立于前人之外。俗情喜同不喜异,藏诸家,或偶见焉,以为乖于诸体也,怪问何师[51]?余应之曰:吾师心,心师目,目师华山。

 



注释:

[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5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6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7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8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9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0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2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3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4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5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6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7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8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19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0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2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3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4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5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6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7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8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29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0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2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3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4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5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6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7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8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39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0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2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3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4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5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6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7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8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49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50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注释:

[51]吴匏庵:名宽,号匏庵,长洲人。明成化中会试、廷试皆第一,官至礼部尚书。

 

作者简介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王履字安道,号奋翁,又号奇叟、抱独老人,元末明初昆山人。博通群籍,教授乡里。善诗文,精医学,悬壶济世为民治病,著有《医经溯洄集》、《百病勾玄》等医书数种。工绘事,尤擅长山水,师法马夏,喜作小斧劈皴,行笔坚硬功夫劲利,挺拔峻险。并将其所喜“马远、马逵、马麟及二夏之作”编为集名《画概》,且为之序,以示珍重,“珍乎其所足珍而不能以不珍耳”。明洪武癸亥秋游华山,见大自然奇秀之景,始悟昔三十年学画,不过纸绢相承,遂屏去旧习,以意匠就天则出之。传世之作有《华山图》册页,并且作有《华山图序》,并提出:吾师心,心师目,目师华山。”承传张璪 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之论,在明初画坛甚为可贵。

《画概序》、《华山图序》见载《佩文斋书画谱》和《珊瑚木难》。俞剑华《中国书画类编》亦载录。此以《书画谱》为底本标点,校以其他两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