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笺

屠隆

食鉴

书画有赏鉴、好字二家,其说旧矣[1]。若求其人,则自人主、候王、将相以及方外衲子,固宜有之[2]。张彦远云:“有收藏而不能鉴识,能鉴识而不能善阅玩,能阅玩而不能装禠,能装禠而无铨次,皆病也[3]。”若宁庶人袁宸濠,严逆人世,蕃蓋富贵,贪婪之极,而傍及于此[4],固不可以言好事也。

似不似

画花赵昌意在似,徐熙意不在似,非高于画者不能以似不似第其高远[5]。盖意不在似者,太史公之于文,杜陵老子之于诗也[6]

古画

上古之画,迹简意淡,真趣自然,《画谱》、《绘鉴》虽备而历年远,其笺素败腐不可得矣[7]

唐画

意趣具于笔前,故画成神足,庄重严律[8],不求工巧,而自多妙处。后人刻意工巧,有物趣而乏天趣[9]

宋画

评者谓之院画,不以为重,以巧太过而神不足也[10]。不知宋人之画亦非后人可造堂室[11]。如李唐、刘松年、马远、夏珪、此南渡以后四大家也[12]。画家虽以残山剩水目之,然可谓精工之极[13]

元画

评者谓士大夫画,世独尚之[14]。盖士气画者,乃士林中能作隶家[15]。画品全法气韵生动[16],以得天趣为高。观其曰写,而不曰画者,盖欲脱尽画工院气故耳[17]。此等谓之寄兴,但可取玩一世,若云善画,何以上拟古人而为后世宝藏[18]?如赵松雪、黄子久、王叔明、吴仲圭之四大家[19],及钱舜举、倪云林、赵仲穆辈[20],形神俱妙,绝无邪学,可垂久不磨[21],此真士气画也。虽宋人复起,亦甘心服其天趣,然亦得宋人之家法而一变者[22]

国朝画家

明兴丹青,可宋可元,与之并驾驰驱者,何啻数百家[23]。而吴中蜀居其大半,即尽诸方之烨然者不及也[24]

邢学

如郑颠仙、张复阳、钟钦礼、蒋三松、张平山、汪海云辈[25],皆画家邪学,徒呈狂态者也[26],俱无足取。

粉本

古人画稿谓之粉本,草草不经意处,乃其天机偶发,生意勃然[27]。落笔成趣,自有神妙,有则宜宝藏之。

临画

临模古画,着色最难,极力模拟,或有相似,惟红不可及。然无出宋人[28],宋人摹写唐朝五代之画,如出一手,秘府多宝藏之[29]。今人临画,惟求影响,多用己意,随手苟简[30]。虽极精工,先乏天趣,妙者亦板[31]。国朝戴文进,临摹宋人名画,得其三昧[32],种种逼真;效黄子久、王叔明画,较胜二家。沈石田有一种本色[33],不甚称,摹仿诸旧,笔意夺真,独于倪元镇不似,盖老笔过之也[34]。评者云:“子昂近宋而人物为胜,沈启南近元而山水为尤[35]。”今如吴中莫乐泉临画[36],亦称当代一绝。

宋绣画

宋之闺绣画,山水人物,楼台花鸟,针线细密,不露边缝[37]。其用绒一二丝,用针如发细者为之。故眉目毕具,绒彩夺目,而丰神宛然[38]。设色开染,较画更加,女红之巧,十指春风迥不可及[39]

看画法

看画之法如看字法。松雪诗云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应从八分求[40]。”正谓此也。须着眼圆活,勿偏己见,细看古人命笔立意,委曲妙处方是[41]

品第画

以山水为上,人物小者次之,花鸟竹石又次之,走兽虫鱼又其下也[42]。更须绢素纸地完整不破色。虽古而清洁,精神如新,照无贴衬,嗅之异香可掬[43],此其最上品也。

无名画

古画无名款者,皆画院进呈卷轴,皆有名大家,乃御府画也[44]。世以无名人画即填某人款字[45],深为可笑。

单条画

囗囗囗舍宜挂单条,苦对轴即少雅致,况四五轴乎[46]?囗囗囗之画,适兴偶作数笔,人即宝传,何能有对乎[47]?今人以孤轴为嫌,不足与言画矣。

古绢素

唐纸则硬黄短帘。绢则丝粗而厚,有捣熟者[48],有四尺阔者。宋纸则鹄白澄心堂[49];绢则光细若纸,楷摹如玉,间有五六尺阔者,名独梭。元绢有独梭者,与宋相似,有宓家机绢皆妙[50]

裱锦

古有樗蒲锦,又名阇婆锦,有楼阁锦、紫驼花鸾章锦、朱雀锦、风凰锦、斑文锦、走龙锦、翻鸿锦(皆御府中物)。有海马锦,龟纹锦,粟地锦,皮球锦(皆宣和绫)[51]。今苏州有落花流水锦,皆用作表首[52]

学画

人能以画寓意,明窗净几,描写景物,或观佳山水处,胸中便生景象。或观名花折枝,想其态度绰约,枝梗转折、向日舒笑,迎风欹斜[53],含烟弄雨,初开残落,布置笔端,不觉妙合天趣,自是一乐。若不以天生活泼为法,徒窃纸上形似,终为俗品。古之高尚士夫,如李公麟、范宽、李成、苏长公、米家父子辈[54],靡不尽臻神品[55]。赏鉴大雅[56],须学一二名家,方得深知画意。

轴头

用檀香为之,可以除湿远蠹[57]。芸麝、樟脑亦辟蠹[58]

藏画

以杉桫木为匣,匣内切勿油漆糊纸,恐惹霉湿[59]。遇四、五、六月之先,将画幅幅展玩,微见风日,收起入匣,用纸封口,勿令通气。置透风空阁,或去地丈馀,又当常近人气,过此二候方开[60],可兔霉白。平时张挂名画,须二五日一易,则不厌观,不久惹尘湿。收起先拂去两面尘垢,略见风日,即珍藏之,久则恐为风湿损其质地。

小画匣

单条短轴,作横面开关门扇匣子,画直放入。轴头贴签,细书某画,甚便取看。

卷画

 须顾边齐,不宜局促[61],亦不可着力卷紧,恐急裂绢素[62]

拭画

揩抹画片不可用粗布,恐摸擦失神。

出示画

古画不可出示俗人。不知看法,以手托起画背就观,绢素随折;或忽慢堕地,损裂莫补[63]

裱画

画不脱落不宜数裱,一装褫则一损精神[64]。墨迹亦然。

挂画

对景不宜挂画,以伪不胜真也[65]

 



注释:

[1]赏鉴:赏识鉴别。好事:喜欢某种事业。指喜欢书画。旧:久也。长久。

[2]求:寻找。人主:人君;君主。方外:世外。衲子:僧人。固宜;本应该。

[3]张彦远:唐代书家。撰有《法书要录》和《历代名画记》。鉴识:审辨识别。阅玩:阅览欣赏。装禠:装裱书画。铨次:编排次序。病:缺点。

[4]宸濠:当指朱宸濠。即明武帝时宁王宸濠,后叛乱,王守仁举兵平之。宁庶人,当对他的贬称。蕃:通藩。王朝分封的诸侯国。盖:崇尚。

[5]赵昌:北宋画家。擅画花果,多作折枝花卉。重写生,得“形似”之妙,几近于真。徐熙:五代南唐画家。擅画水禽、虫鱼、花果。评者谓其画“神妙”俱完。第:品第;评定。高远:高超深远。

[6]杜陵老子:指杜甫。

[7]迹简:画迹简略。意淡:情意淡泊。真趣:真正的意趣、旨趣。画谱:当指宋无名氏《宣和画谱》。绘鉴:亦当指元夏文彦《国绘宝鉴》。两者皆画史著作。历年:经历的年岁、年月。笺素:纸绢。纸张与绢帛。

[8]神足:神韵完备;韵味充足。庄重:典雅端重。严律:谓韵律严密。

[9]物趣:指描绘对象的意趣。因不求形似。天趣:天然的风致;自然的情趣。

[10]院画:亦谓院体画。指宋代“翰林图画院”中宫延画家的作品。它们在形式上工整,但住往缺乏生气。

[11]堂室:厅堂和内室。喻学问技艺深处。

[12]李唐:南床画院画家。善山水、人物,创格变体,开南宋一代风气。刘松年:南宋画家。擅画山水、人物。马远:南宋画院画家。擅画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。夏珪:南宋画院画家。擅画山水、人物。南渡:犹南迁。指宋高宗由汴京迁都杭州。

[13]残山剩水:残破的山河。指南宋画家所表现的北宋亡后的山河景物。马远好作边角小景,世称“马一角”。夏珪作画亦不取全景,画取一边一角,故世称“夏半边”。马夏的山水,给人以山河破碎之感。精工:精致工巧。

[14]土大大画:亦叫文人画。泛指文人、土大夫的绘画,以别于宫廷院画和民间绘画。一般以为始于唐王维,到元赵盂頫更完善。土大夫画一般回避社会现实,寄情山水花鸟,以示浩然之气。讲求书卷气,注重笔墨情趣,脱略形似,强调神韵。尚:爱好。

[15]士气画:一般认为有二特点:一以书法用笔入画,二要有书卷气。元画家钱选认这种画即隶家画。元王思善《士夫画》:“赵子昂问钱舜曰:‘如何是士夫画?’举答曰:‘隶家画也。’”隶家,即戾家。非行家也。

[16]画品:指画的情调境界。气韵:指画的风格、意境和韵味。

[17]曰写不曰画:由元人书画家赵孟頫倡导书画同源,用书法入画表现士气,以至形成风气,作梅、竹、菊、兰“四君子画”不叫画,而叫写,叫“写梅”、“写竹”、“写菊”、“写兰”。气:作风;习气。

[18]寄兴:奇寓情趣。但可:只须。拟:摹拟;效法。宝藏:珍藏。

[19]赵松雪:赵孟頫,号松雪道人。黄子久:黄公望,字子久。王叔明:王蒙,字叔明。吴仲圭:吴镇,字仲圭。元四家,一般指黄、王、吴和倪瓒。赵乃元四家之前辈。

[20]钱舜黎:钱选,字舜举。倪云林:倪瓒,字云林。赵仲穆:赵雍,字仲穆。赵孟頫次子。

[21]邪学:不正当的学说。垂久不磨:流传久远不可磨灭。

[22]家法:指学术、文艺流派的风格、传统。文人画除始于王维外,宋苏轼所起作用亦大。

[23]何啻:犹何只,岂只。

[24]居:占,相当。烨然:光彩鲜明貌。

[25]郑颠仙:名文林,号颠仙,明闽候(今属福建)人。工山水、人物,多用焦墨枯笔,点染粗豪。张复阳:名复,字复阳,道士,明浙江平湖人。善诗能书工山水、人物,山水墨气苍郁淋漓。钟钦礼:名礼,字钦礼,明成化、弘治间浙江上虞人,工诗善山水,并工花草。观峰峦云气之变,得意时即奋笔挥洒。蒋三松:名嵩。字三松,明江宁人,善山水人物,为浙派名家之一。张平山:名路,号平山,明详符(今河南开封)人。工书画,长于山水、人物并工花、走兽、翎毛。汪海云:名肇,号海云,明休宁(今属安徽)人。山水学戴进,人物法吴伟,笔意恣肆。墨气淋漓苍润,气势逼人。

[26]狂态:轻狂的姿态。

[27]粉本:古人作画,先施粉上样,然后依样落笔,故称画稿为粉。无机:犹灵性。天赋灵机。偶发:偶然发生。生意:意态。勃然:兴起貌。

[28]临模:同临摹。照书画原样摹写。模拟:模仿;仿效。出:高出;超出。

[29]秘府:禁中藏秘记图书之处。

[30]临画:临摹前人圆迹。影响:印象。指事物的梗概,轮廓。苟简:草率而简略。

[31]虽:连词。纵然;即使。板:呆板。

[32]国朝:本朝。明朝。戴文进:明宣德、正统间钱塘人,名画家。神像、人物、翎毛、走兽、花果均工,自成一家,后世推为浙派倡始人。三昧:指绘画的奥妙,诀窍。

[33]沈石田:名周,号石田,明名画家,与文徵明、唐寅、仇英合称“明四家”。本色:指本行,本业。即摹画。

[34]称:著称;闻名。旧:指往昔的,从前的画。老笔;老练娴熟的笔法。过:过分;太甚。

[35]子昂:赵盂倾頫字也。沈启南:沈周字启南。为尤:为优异。

[36]莫乐泉:不详其人。

[37]闺绣画:古代女子的刺绣工艺品。边缝:两物体边缘的缝接处。

[38]毕具:齐全;完全具备。丰神:丰满的神态。宛然:真切貌;清晰貌。

[39]女红:即女功。指妇女从事的纺织、刺绣、缝纫等事。春风:指灵巧动人。迥不可及:卓越超绝不可赶上。

[40]松雪诗:即《疏林秀石图》后跋,全诗为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应八法通;若也有人能会此,方知书画本来同。”意即用飞白画竹,用篆法画木,用书的楷法画竹,以表现对象的形质。

[41]圆活:谓变通灵活。委曲:指事情的原委;底细。妙处:神奇美妙的所在。

[42]次:降一等。其:介词。于,在。

[43]不破色:未损坏色彩。精神:指画的风采神韵。可掬:可以用手捧住。形容情状非常明显。

[44]名款:姓名落款。进呈:犹进献。卷轴:指裱好有轴可卷舒的书画等。御府:主藏禁中图书秘记的官署。

[45]款字:即落款。

[46]单条:单幅的条幅。对轴:即双轴。双幅卷轴。

[47]适兴:犹遣兴。抒发情怀,解闷散心。宝传:珍藏留传。对:即对轴。

[48]硬黄:纸名。以黄檗和蜡涂染,质坚韧而莹彻透明,便于字画的响拓。捣熟:捶细捶平。

[49]鹄白:即洁白。鹄,洁白之天鹅也。澄心堂:即澄心堂纸。亦称橙心纸。南唐后主李煜所造的-种细薄光洁的纸。因澄心堂(南唐烈祖李昇所居室名)得名。

[50]宓家机:即元代嘉兴府魏唐宓家所织的绢。又称宓机绢。因其质地匀净厚密,元画家赵孟頫、盛懋、王渊等多用以作画。

[51]宣和:宋徽宗年号。

[52]表首:即裱首。书画装裱中用绫锦做的天头。表,同裱。

[53]态度:姿态。绰约:柔弱美好貌。舒笑:喻枝条伸展飘动。欹斜:歪斜。

[54]李公麟:宋名画家。画集诸家之长,得其大成,自成一家,被后世尊为第一大手笔、百代宗师。范宽:宋名画家。画山水独步占今,卓然一家,与关仝、李成等成北方山水画派之主流。李成:宋名画家。山水以自然为师,创“卷云皴”,是山水画形成时期重要代表画家。苏长公:即苏轼。画精竹石枯木,其画理和创作开文人画之先河,是文人画的创导者。米家父子:指米带芾及其子米友仁。芾善人物、山水,以横点积叠画法创‘米点皴”,在山水画中独辟蹊径,有“米家云山”、“米派”之称。友仁承传父法,又有发展。

[55]靡:无,没有。神品:最精妙的品位。

[56]大雅:指闳雅淳正的绘画作品。画意:指绘画的意旨或意境。

[57]远蠹:远离蛀虫。

[58]芸麝:芸香(香草)与香麝。辟蠹:避兔蛀虫;防止蛀虫。

[59]杉桫:杉树和桫椤。惹:沾染;染上。

[60]二候:当指二季,二时。指春夏二季。候,时也,时节。

[61] 须顾:须要照应。边齐:画幅边缘整齐。局促:匆促。

[62]急裂:逼迫绽裂。

[63]随折:随即折损。忽慢:犹轻慢。莫补:无法补救;不能弥補。

[64]一损:一概损害。

[65]对景:对着眼前景物。伪:虚构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屠隆字长卿,一字纬真,明鄞县(明为浙江宁波府治)人。生有异才,落笔数千言立就。族人大山、里人张时彻方为贵官,共相延誉,名声大噪。举万历五年进士,除颍上知县,调繁青浦。时招名士饮酒赋诗,游九峰、三柳,以仙令自许,然于吏事不废,士民皆爱戴之。迁礼部主事。西宁候宋世恩兄事隆,宴游甚欢。遭人谗诋,罢归。归益纵情诗酒,好宾客。家贫卖文为活。诗文率不经意,一挥数纸。著有《鸿包》、《考槃馀事》、《游具杂编》及《由拳》、《白榆》、《采真》、《南游》诸集。

其《画笺》凡二十六则,属杂记类。或疑其随意撮录,不尽出于自撰。然文中论及画法、鉴赏、装裱等问题,推崇文人画,主张绘画要以写生为主,“以天生活泼为法”;不然,一味临仿古人,“徒窃纸上形似,终为俗品”,有一定价值。

《画笺》有《说郛本》、《美术丛书本》、俞剑华编著的《中国画论類编》亦编录此文。我们今以前者为底本标点,校以后二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