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峰画跋

孙鑛

 

高克明雪霁溪山图

今人谈帝王画,辄举宣和帝,令人闷郁,便欲戒艺[1],然不知庆历帝亦善绘事[2]。夫留心图绘,研究其趣,此岂徒无妨于治,当更有益于陶性情也[3]。仁宗画,今不可见矣,观克明所以受眷[4],足知帝赏鉴之精。夫其端愿谨退,博山水之趣,箕坐终日[5],豪举之士即势迫利购弗应,此其人品固己超绝[6]。徽宗时立博士程画画院,人至累百,然邓椿谓其为人品所限,多泥绳墨,未脱卑凡[7]。嗟乎!二帝之藻鉴,岂待韩、范、富、欧及京黼辈然后辨哉[8]

文与可画村苏子瞎诗

宋人谓与可是竹之《左氏》,子瞻却类《庄子》[9]。又云“东坡之竹,妙而不真;息斋之竹,真而不妙[10]”。息斋,即李衎也。乡先达史雁峰公宦吴中[11],曾得挂幅一轴,嘉兴项氏《图画记》内文与可竹下注云:“一轴在馀姚史雁峰家。”序其先来历甚明[12]。余曾及见;果清风袭人,第尚不识其所以似《左传》处[13]。此卷有东坡诗,又有息斋题,画竹名手备矣,宜衡翁之爱之也[14]

石刻圣贤图像

凡世所传人像多未必真,然中亦间有真者,第恨莫能辨耳。今南京帝王庙,系塑像,文皇髯亦不虬,粱武晚节乃老瘦[15],此状魁梧,安非中年像耶?隋文亦不细瘦[16],乃是像减小耳,观身露特多可见[17]。项羽戴唐乌巾,大可疑,王右军与今二王帖中两本皆不同[18]。真定大佛寺有宋太祖像,在殿右小楼壁上,与此亦不同;南京庙又不同,华亭孙宗伯有板行《古圣贤图赞》[19],与此亦半不同。古人已不可见,由此寓羹墙想亦小快[20]。余欲浼吴中画手依此作绢素图,今尚未克[21]

 

赵文敏长江叠嶂图

凡古人诗及名画,必须得真境较之[22],乃知其妙。“芙蓉镜中”语,逸趣可想[23]

黄大痴江山胜览图

王右丞“诗中有画”,昔人已言之矣。“山色有无中”,果是画家三昧语,第不知“江流天地外”若何画[24]?使宣和以此为题,其魁当作何经营耶[25]

倪云林山阴臣壑图

云林既不习青绿技,何为一落笔便佳,岂果有天解耶[26]?其画格故不宜著色,不知此图作何点染?料不必沿诸家法,令人企慕若渴[27]

赵吴兴归去来图

仕宦慕山林,自是常情;“归去来”可图,彭泽令不可图;亦是画家常格[28]。吴兴此染无庸未竖儒吻[29],第今时惟伪赵笔多,“靖节图”尤多,即具眼如弇州翁,讵能无失鉴[30]?但当于此致辨耳[31]

戴文进七景图

余少时曾问一画师曰:“我朝画何人第一”?渠答曰[32]:“戴文进。乃吴子论殊不尔,然其所推重者无过启南[33]。”余观司寇得此佳画,遂疑为启南,然则菰芦中善月旦者,尚未能作糊名试官也[34]。余于画道浅,无敢强作解事,第二公恐未易轩轾[35]。“无所不师法,妙处无所不合”,是苏味道评[36];“无一笔钱唐意”,则公孙夙因未脱耳[37]。王槐野仲父答薛方山仲父曰:“公吴人也,而负秦性。”正与此同。

石田山水

吴中推石田画咸曰神品,今司寇公亦曰画圣。此翁画赝本最多,然余亦曾从赏鉴家获睹一二真迹,其气韵神采信不凡,第用笔终觉粗,于书家乃行草也[38]。宋人谓元章无楷,石田翁未免坐此矣[39]

石田画隆池阡

“先生易于文而不易于画”,良然哉[40]!凡能事皆无山之易者[41]。不游域外,不入杪忽,决无以发其天机也[42]。骤雨盈沟浍,湿不及寸,欲速则不达[43],何事不尔?

周东村韩熙载夜宴图

余曾于徐正夫太常家见此图,亦临杜本,然非周笔也[44]。韩叔言自是风流人豪[45],彼时谓其风采照物,是神仙中人[46]。每纵辔城苑,众皆随观谈笑,则听者忘倦。献替多嘉纳,制诰典雅有元和之风[47]。其不欲作亡国相,正与钱武肃识见同[48]。大抵遭乱世多有此等才难说,故自污亦只是就材料作,若使当治世,必能自检[49]。郭汾阳闻杨文贞作相,遂减伎乐是也[50]。弇州诗文胜此公,其襟怀亦仿佛似之,第“立却双鬟”一事,恐弇州公逊此决断[51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道复书画

 道复每称文待诏为师,元美《卮言》云[52]:“家弟尝问待诏,道复曾从翁学书画耶?”待诏微哂曰:“我,道复举业师耳[53],,渠书画自有门径,非吾徒也。”意不满之如此。然余舅氏杨紫溪翁曾同文休承兄弟论画[54],休承问吴中画品,舅氏首举衡,因曰:“贤昆仲皆佳手,此外维陈白阳笔法超迈[55]。”休承击节曰[56]:“白阳笔法果高,恐老父亦当让之。”紫溪翁亦以为然,曾向余述之。舅氏画家专门,嘉靖末名噪武林[57];休承又号力绍翁画学者,其与紫溪翁言,是心随语:何乃与衡翁论悬绝[58]?且两处皆面语,非他人传者,真不可解。以余臆断,道复祇长于浅色写意,非若衡翁无所不能,笔法或有独得[59]。余非当行,不能深知也。衡翁对敬美或是自谦语[60],且道其实,司寇公误疑为不满耳。道复书亦近米,不知吴中何为贱之[61]


 

注释:

[1]宣和帝:即宋徽宗。宜和是其年号,因以称之。闷郁:烦闷;郁闷。戒艺:戒除技艺。因宋徽宗工书善画,耽于技艺,北宋又亡在他手里,故提及徽宗善画,便使郁闷而戒艺。

[2]庆历帝:即宋仁宗。庆历是其年号。

[3]治:治理;统治。因对帝王而言。陶:陶冶;化育。

[4]克明:即高克明。受眷:承受恩遇;受到恩宠。克明以艺进图画院,仁宗皇祐初奉敕作《三朝训鉴图》,人物、山川、銮舆、仪卫咸备,赞颂太祖、太宗、真宗三朝盛德之事。

[5]端愿:正直进取。谨退;谨慎谦逊。博:获取;得到。箕坐:犹箕踞。两腿张开坐着,形如簸箕。

[6]豪举:指势强财多。势迫利购:势力逼迫钱财购取。超绝:超群绝伦,出众。

[7]博士:宋时学官名。程画:指博士科考进呈画。邓椿:南北宋之间蜀郡双流人,官至通判,著有《画维》。卑凡:平庸低下。

[8]藻鉴:品藻和鉴别。指品评和辨别艺术作品的真假好坏。韩范富欧:韩琦、范仲淹、富弼、欧阳修。皆仁宗朝重臣。韩范为陕西经略安抚招讨正副使,使西境安宁,四夏不敢犯。官尝为相,欧为参知政事。京黼:蔡京、王黼。皆徽宗用为大臣,蔡为六贼之首,王亦六贼之一。

庆历、宣和二帝的艺术藻鉴不待臣下如何而辨,然作为国君,鉴别人才当否,则远远高于作画。徽宗工书画,却是一庸君。

[9]左氏:即《左氏春秋传》,简称《左传》。作为散文历史著作,其特点是简炼、准确、生动。庄子:用优美散文写成的哲学著作。其特点是想象丰富,汪洋恣肆,机趣横生。

[10]不真:不真切。不真实切近。不妙:不美妙。

[11]先达:有德行学问的前辈。宦:做官。

[12]序:同叙。叙述。先:先前。

[13]清风:高洁的风格。袭人:薰人;侵袭到人。第:副词。只,只是。

[14]题:题署;题名。备:完备,齐备。衡翁:衡山翁。对文衡山的敬称。

[15]文皇:唐太宗。因太宗谥文武大圣皇帝。故称。髯:颊毛。亦泛指胡须。虬:拳曲;穹曲。虬髯:一般指拳曲的连鬓胡须。梁武:南朝梁武帝萧衍:晚节:晚年。

[16]隋文:隋文帝杨坚。

[17]身露:身躯显露。

[18]唐乌巾:不详何种头巾。有唐巾,初为唐代帝王戴的一种便帽;乌巾,即黑角巾,一种黑头巾。或为项羽戴唐时乌巾故大可疑?王右军及今二王帖:当指两种字帖中文字所载项羽的形状及着装不同。

[19]真定:今河北保定。板行:雕板印刷发行。

[20]寓:寄托。羹墙:《汉书·李固传》:“昔尧殂之后,舜仰慕三年,坐则见尧于墙,食则睹尧于羹。”后遂以“羹墙”力追念前辈或仰慕圣贤的意思。

[21]浼:央求;请求。未克:没有完成。

[22]真境:真实境地或境界。

[23]芙蓉镜:背面铸有芙蓉花饰的铜镜。此“芙蓉镜中”乃王世贞跋语,其行船大江中,推窗对南北诸山阅文敏《长江叠嶂图》,“便似芙蓉镜中美人”。逸趣:超逸不俗的情趣。

[24]山色:山的景色。有无:似有若无。三昧:奥妙;诀窍。江流:谓江水滔滔流去。此两句诗皆王维《汉江临泛》诗中语。

[25]魁:首选,第一名。引申为中第一名。经营:指艺术构思。如前注所云,邓椿《画继》载徽宗宣和间“如进士科下题取士,复立博士考其艺”,即出题让考生作画。

[26]不习:不练习;不熟悉。天解:谓悟解天意。

[27]画格:画的品格、格调。企慕:仰慕。

[28]仕宦:出仕;为官。引申为仕途;官场。慕:思慕;向往。归去来:陶渊明《归去来辞》语意。来,叹词,表示归去的兴奋喜悦。彭泽令:指陶渊明。渊明由彭泽令拂袖辞官归隐赋《归去来辞》。彭泽县在今江西北部。常格:惯例;通例。

[29]染:描绘渲染。无庸:无须;不必。来:招致;招揽。竖儒:对儒生的鄙称。吻:嘴,口。指口舌。

[30]靖节:靖节征士的简称。指陶渊明,因其私谥“靖节征士”。又世称“靖节先生”。具眼:有眼力的人。弇州:王世贞。因号弇州山人。讵能:岂能。失鉴:错鉴。错误审察。王世贞认为赵吴兴作有靖节图。

[31]但当:只有。致辨:给予辨别。

[32]渠:他。

[33]吴子:似指吴人。南北朝时北人以吴子蔑称南人。启南:沈周的字,吴画家。吴人推重吴画家。

[34]司寇:指王世贞。因其官至刑部尚书,司寇乃刑部尚书的俗称。菰芦:菰和芦苇。此借隐者所居之处或民间。月旦:指月旦评。品评人物。糊名:科举考试防止舞弊的一种措施。凡试卷均糊其姓名,使试官难于循私作弊。

[35]解事:解释事理。第:副词。只,只是。二公:即沈启南与载文进。轩轾:谓褒贬抑扬。品评高下也。

[36]苏味道:唐武则天时人,官至相位。世称“模棱子”。自谓“决事不欲明白”,“摸棱持两端可也”。“无所不师法,妙处无所不合”乃王世贞评戴文进语,乃泛泛语也。

[37]钱唐意:钱塘意味或意趣。钱唐,即钱塘,指杭州。戴文进《七景图》所写皆杭州及西湖风景。公孙:诸侯之孙。夙因:前世因缘;前世的根源。此讥王世贞因袭吴人的偏见评戴文进。

[38]获睹:得以见到。信:果真;确实。乃:仅仅,只。

[39]坐:因为;由于。

[40]良然:犹果然。确实如此。“先生易于文而不易于画”,乃王氏跋语。

[41]能事:所檀长之事。多指文艺创作。

[42]域外:喻宽泛,广阔。谓涉猎宽广。杪忽:极小的度量单位。多形容甚少,极微。天机:天之机密。犹天意。

[43]沟浍:泛指田间水道。欲速则不达:谓性急求快反而不能达到目的。

[44]杜本:字伯原,清江人,元画家。周:即周臣,字东,明画家。

[45]韩叔言:即韩熙载,叔言其字也。风流人豪:谓英俊潇洒、杰出不凡的豪杰。叔言善为文,工书画,名闻京洛。仕南唐中主和后主。累官至中书侍郎、光政殿学士承旨。

[46]风采:风度神采。照物:照人。伸仙中人:谓像神仙一般自在快活的人。熙载好蓄姬妾,多至四十馀人,恣其出入,所得俸钱,悉为诸姬分去,乃著衲衣负筐于诸姬院乞食,以为笑乐。

[47]献替:即献可替否。谓进献可行者,废去不可行者。对君主进谏,劝善规过。亦泛指议论国事兴革。嘉纳:赞许并采纳。制诰:指承命草拟诏令。典雅:谓言词有典据,高雅而不浅俗。元和之风:当指唐诗人白居易和元稹于元和间开创的一种新的冷诗风。其特点是用浅显的笔调,提倡现实主义。

[48]不欲:不愿。韩熙载识见过人。“知赵点检(宋太祖赵匡胤于后周为殿前都点检)不可测”,“又知时事日非,而耻为之相,故以声色晦之”。后主颇闻其荒纵,遂命顾闳中夜至其第窥之,归来便成此图。钱武肃:钱镠,谥武肃。唐昭宗乾宁元年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(即宰相)。

韩熙载后亦赠左仆射平章事。

[49]难说:不易解说。自污:自我玷污。指其晦于声色。自检:自我检点约束。

[50]郭汾阳:郭子仪。因平“安史之乱’、功封汾阳王。杨文贞:名印绾,唐代宗大历间为相,谥文贞。绾素以德行闻,质性贞廉,车服俭朴,居庙堂未数月,人心自化。《旧唐书·郭子仪》谓中书令郭子仪在邠州行营,闻绾拜相,座内肯乐减散五分之四。伎乐:指歌舞女艺人。

[51]立却:当即拒绝。双鬟:两婢女。逊:差。王氏跋语谓:严续为向熙载索求神道碑文,以下金双鬟相赆,熙载不肯作谀辞。重相(严续在相位)苦求,熙载主却其婢,只题一绝于泥金带上。

[52]元美:王世贞之字。巵言:即《艺苑巵言》。卮:同巵。

[53]微哂:犹微笑。举业师:为应科举考试而准备学业的老师。举业,明清专指八股文。

[54]文体承:名嘉字休承。文徵明次子。文嘉兄文彭,亦善画。

[55]陈白阳:即陈淳,字道复,号白阳山人。超迈:卓越高超;不同凡俗。

[56]击节:形容十分赞赏。

[57]专门:谓从事研究某门学问或从事某事。名噪:名声传杨。武林:旧时杭州的别称,因武林山而得名。

[58]绍翁:继承父亲。心随语:心相依从的话。即心里话。悬绝:相

差极远。

[59]臆断:主观地判断。独得:自得,谓自己有心得休会。

[60]敬美:王世懋的字。王世贞弟。

[61]贱:轻视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孙鑛是文融,号月峰,浙江馀姚人。万历会试第一,官至南京兵部尚书。其《书画跋跋》是续王世贞《书画跋》而作,凡六卷,其中卷三和续卷三为画跋跋,其他四卷为书跋跋。顾名思义,是书对王氏的书画跋语而作的跋语,其跋有同王氏处,也有不同王氏处。不过,我们这里所录,不在于孙氏与王氏的同与不同,而在于在画论上有可取处。惟其如此,故这里只是节录。此书有《乾隆庚申孙氏居业堂》本和《四库全书》本。我们以后者为底标点,校以前者。题为《月峰画跋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