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说

莫是龙

 

赵大年画平远[1],绝似右丞,秀润天成,真宋之士大夫画[2]。此一派又传之为倪云林,云林工致不敌,而著色苍古胜矣[3]。今作平远及扇头小景,一以此二人为宗使人玩之不穷,味外有味可也[4]

画家之妙,全在云烟变灭[5]。米虎儿谓王维画见之最多,皆如刻画,不足学也,惟以云山为墨戏[6]。此语虽似过正,然山水中当著意生云,不可用拘染,当以墨渍出,令如气蒸,冉冉欲堕[7],乃可称生动之韵。

昔人评大年画谓得胸中千卷书更奇古[8]。又大年以宋宗室不得远游,每朝陵回,得写胸中丘壑[9]。不行万里路,不读万卷书,欲作画祖,其可得乎[10]?此在吾曹勉之,无望于庸史矣[11]

山之轮廓先定,然后皴之[12]。今人从碎处积为大山,此最是病[13]。古人运大轴只三四大分合,所以成章,虽其中有细碎处甚多,要之取势为主[14]。吾有元人论米、高二家山书[15],正先得吾意。

画树之窍只在多曲,虽一枝一节,无有可直者,其向背俯仰全于曲中取之[16]。或曰:“燃则诸家不有直树乎?”曰:“树虽直而生枝发节处,必不多直也。”董北苑树作劲挺之状,特曲处简耳[17]。李营丘则千屈万曲[18],无复直笔矣。

枯树最不可少,时于茂林中间见乃奇古[19],茂林惟桧柏、杨柳、椿槐要郁森[20],其妙处在树头与四面参差,一出一入,一肥一瘦处,古人以木炭画圈,随圈而点点入之[21],正为此也。

柳,宋人多写垂柳,又有点叶柳[22]。垂柳不难画,只要分枝头得势耳[23]。点叶柳之妙在树头圆铺处,只以汁绿渍出,又要森萧有迎风摇飏之意[24]。其枝须半明半暗。又春二月柳未垂条,秋九月柳已经衰飒[25],不可混,设色亦须体此意也。

画树木各有分别。如画《潇湘图》意在荒远灭没[26],即不当作大树,及近景丛木如园亭景,可作杨柳、梧竹及古桧、青松。若以园亭树木移之山居,便不称矣。若重山复嶂[27],树木又别。当直枝直干,多用攒点,彼此相藉,望之模糊郁葱[28],似入林有猿啼虎嗥者乃称。至如春夏秋冬,风晴雨雪,又不在言也。

画家以古为师,已是上乘,进此当以天地为师[29]。每朝起看云气变幻[30],绝似画中山。山行时见奇树,须四面取之。树有左看不入画而右看入画者,前后亦尔。看得熟,自然传神,传神者必以形,形与心手相凑而相忘,神之所托也[31]。树有不入画者,特画史收之生绢中,茂密而不繁,峭秀而不寒,即是一家眷属耳[32]

画之道,所谓以宇宙在乎手者,眼前无非生机[33],故其人往往多寿。至如刻画细碎,为造物役者[34],乃能损寿,盖无生机也。黄子久、沈石田、文徵仲皆大耋,仇英知命,赵吴兴止六十馀[35]。仇与赵虽品格不同,皆习者之流,非以画为寄[36],以画为乐者也。寄乐于画,自黄公望始开此门庭耳[37]

禅家有南北二宗,唐时始分,画之南北二宗[38],亦唐时分也,但其人非南北耳。北宗则李思训父子著色山,流传而为宋之赵幹、赵伯驹、伯骕,以至马、夏辈[39]。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[40]。一变钩斫之法[41],其传为张璪、荆、关、郭忠恕、董、巨、米家父子[42],以至元之四大家[43]。亦如六祖之后[44],马驹、云门、临济儿孙之盛,而北宗微矣[45]。要之摩诘所谓云峰石迹,迥出天机,笔意纵横,参乎造化者[46]。东坡赞吴道子、王维画壁亦云:“吾于维也无间然[47]。”知言哉[48]

古人云:“有笔有墨[49]。”“笔墨”二字,人多不晓。画岂无笔墨哉?但有轮廓而无皴法,即谓之无笔;有皴法而无轻重、向背、明晦,即谓之无墨。古人云:“石分三面。”此语是笔亦是墨,可参之。

余尝谓右军父子之书,至齐梁而风流顿尽,自唐初虞、褚辈一变其法,乃不合而合,右军父子殆如复生[50]。此言大不易会,盖临摹最易,神会难传故也[51]。巨然学北苑,元章学北苑,黄子久学北苑,倪迂学北苑[52]:学一北苑耳,而各各不相似。使俗人为之,一与临本同,若之何能传世也?

董北苑画树多有不作小树者,如《秋山行旅》是也[53]。又有作小树但只远望之似树,其实凭点缀以成形者,余谓此即是米氏落茄之源委[54]。盖小树最要淋漓约略,简于枝柯[55],繁于形影。欲如文君之眉与黛色相参合[56],则是高手也。

赵大年平远,写湖天淼茫之景极不俗,然不奈多皴[57]。虽云学维,而维画正有细皴者,乃于重山叠嶂有之,赵未能尽其法也。张伯雨题倪迂画云[58]:“无画史纵横习气[59]。”予家有此帧[60]。又其自题《狮子林图》云:“予此画真得荆、关遗意[61],非王蒙辈所能梦见也。”其高自标置如此[62]!又顾谨中题迂画云:“初以董源为宗,及乎晚年,画益精诣,面书法漫矣[63]。”盖迂书绝工致,晚年乃失之而聚精于画,一变古法,以天真幽淡为宗[64]。要亦所谓渐老渐熟者,若不从董北苑筑基不容易到耳[65]。纵横习气,即黄子久未断.“幽淡”两言,则赵吴兴犹逊迂翁,其胸次自别也[66]

画平远师赵大年,重山叠嶂师江贯道[67],皴法用董源麻皮皴及《潇湘图》点子皴[68]。树用北苑、子昂二家法,石用大李将军《秋江待渡图》及郭忠恕雪景[69]。李成画法有小帧水墨及着色青绿,俱宜宗之[70]。集其大成,自出机轴,再四五年,文沈二君,不能独步吾吴矣[71]

 

 

注释:

[1]赵大年:名令穰字大年,北宋汴京人。宋太祖五世孙。官崇信军节度使观察留后。雅有美才。读书能文,遍览经史,喜弄翰墨,尤得丹青之妙。平远:当谓平夷远阔。而非郭熙《林泉高致》所言“自近山而望远山,谓之‘平远’也,因赵所画皆开封、洛阳郊外景。

[2]右丞:唐王维。官至尚书右丞,故世称“王右丞”。秀润:秀丽泽润。士大夫画:即文人画。

[3]倪云林:名瓒,号云林子。元画四大家之一。工致:工巧精密。不敌:不能匹敌;比配不上。苍古:苍劲古朴。胜:优异。

[4]扇头:扇面之上。一:都;一概。为宗:为宗主。为归依者。玩:欣赏;赏玩。味外味:指画外有意境、情味。

[5]云烟:比喻挥洒自如的墨迹。苏轼《次韵答满思复》:“纸落云烟供醉后,诗成珠玉看朝还。”变灭:变化幻灭。

[6]米虎儿:米友仁,小名虎儿。刻画:雕刻绘画。不足:不难。云山:云和山。亦指高耸入云的山。墨戏:随兴而成的写意画。

[7]过正:过分,过头。墨渍:墨色濡染。气蒸:云气蒸腾。冉冉:柔弱下垂貌。

[8]奇古:奇特古朴。

[9]朝陵:帝王拜扫祖先陵墓。丘壑:喻深远的意境。因大年所画题材多局限洛阳、开封两京郊外景物,故每画成,苏轼见之便嘲云:“此必朝陵一番回矣。”

[10]圆祖:某种画的创始人。祖,初也,始也。可得:可能。

[11]勉:尽力;努力。庸史:平庸的画师。

[12]皴:即皴法,中国画技法之一。表现山石、峰峦和树身表皮的脉络纹理用之,先勾出轮廓,再用淡干墨侧笔而画。

[13]碎:零星;细小。积:累积;堆叠。病:错,错误。

[14]运:通晕。涂抹。所以:用以;用来。成章:谓积墨成景构成画图。取势:谓借以取得好的形势或姿势、态势。

[15]米高二家:米指米氏父子,高当指高克恭。恭元画家,与赵孟頫齐名。工画山水,初学二米,后取李成、董源、巨然三家法,笔墨苍润,气势沉着,自成面貌。

[16]窍:比喻事倩的要害或关键。曲:弯曲,不直。取:求。求得。

[17]董北苑:董源。南唐画家。中主李璟朝时任北苑副使,世称“董北苑”。劲挺:坚实挺直。简:稀少。

[18]李营丘:李成。北宋画家。唐宗室,世居长安,五代避乱流寓四方,后迁居山东营丘,世称“李营丘”。

[19]时:连词。而也。间见:间或见到。

[20]郁森:丛集繁密。

[21]羞参:不齐貌。点点入之:谓墨点小而多渗入。

[22]点叶:中国画技法。树叶的画法除画夹叶用双勾法外,其他多用“点”的方式来表现,故称点叶。其中有介字点、个字点、胡椒点、梅花点等。

[23]得势:求得姿态,求得形姿。

[24]渍出:沾染形成。森萧:高长茂密貌。摇飏;摇曳。

[25]衰飒:衰落萧索。

[26]潇湘图:董源作,水墨。荒远:遥远。灭没:烟没;隐灭。

[27]重山复嶂:谓山峦重叠层接。

[28]攒点:指聚簇点的技法。点的形式甚多,如泥里拔钉点、钉头点、破笔点、尖头点等,画树木枝干均可采用。郁葱:即郁郁葱葱。草木苍翠茂盛貌。

[29]天地:天和地。指自然界和社会。

[30]朝起:旱晨起来。变幻:变化莫测;不规则地改变。

[31]传神:生动逼真地表现出对象的神情态度。相凑:接近;会合。相忘:彼此忘却。托:依托;寄托。有专注意,故相忘也。

[32]画史:犹画师。不繁:不兴盛。不寒:不寒冷。未传神也。一家眷属:本指一家人,后以喻同-格局。此喻树与画同一格局也。

[33]宇宙:天地。生机:生命力,活力。

[34]造物:造物者。创造万物的神。役:役使;差遣。

[35]黄子久:黄公望字子久,元画家。沈石田:沈周号石田,明画家。文徵仲:文徵明字徵仲,明画家。大耋:古八十岁曰耋。一说指六十岁。故“大耋”指高年。黄、沈、文皆活到八十以上。仇英:明画家。知命:《论语·为政》:“五十而知天命。”后因以“知命”代指五十

岁。赵吴兴:赵孟頫,因其吴兴(即湖州〕人,故称。终年六十八。

[36]习者:指熟悉、通晓绘画的人。

[37]门庭:门径。

[38]南北二宗:这种分法及其所及画家,一般都说出自董其昌。

[39]李思训父子:即李思训及其子李昭道。其山水细笔勾勒。青绿加填,色彩浓重,金碧辉映,世称“青绿山水”。赵幹:五代南唐画家,画院学生。赵伯驹、伯骕:两昆仲,南宋画家。马夏:马远、夏珪,南宋画院画家。

[40]王摩诘:王维字摩诘。渲淡:中国画技法之一。用水墨或淡彩涂染画面。

[41]勾斫:中国画技法之一。用线条描绘物象轮廊称“勾”、用刀斧砍状的皴笔称“斫”,合称“勾斫”。勾斫有沉着、痛快、生辣的特点,一般用以表现石质的山体及石块。

[42]张璪:唐画家。有名言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画不加巧饰而外若浑成。荆关:荆浩、关仝,皆五代梁画家,北方山水画的创格者。郭忠恕:五代宋初画家,善山水,尤精界画。董巨:董源、巨然。董,南唐画家;巨,僧人,五代宋初画家。

[43]元四大家:指元代山水画四大家。一指王公望、王蒙、倪瓒、吴镇(见董其昌《容台别集·画旨》;一指赵盂頫、吴镇、黄公望、王蒙(见王世贞《艺苑巵言》)。第一说较流行。

[44]六祖:佛家称禅宗的第六代祖师慧能。他帅承五祖弘忍,主张直澈心源,顿悟成佛。慧能起初弘法岭南,是为南宗,其后蔚为“五家七宗”,影响很大。

[45]马驹云门临济:云门、临济,皆南宗“五家七宗”之一,即云门宗、临济,而无马驹宗。儿孙:后辈。盛:众多。北宗:唐以神秀为代表的佛教神宗的一派。因流行北方,故称。禅宗初是北宗得势,后渐转向南宗。

[46]迥:卓越。参:领悟;琢磨。造化:自然界的创造者。亦指自然。

[47]间然:异议;非议。

[48]知言:有见识的话。

[49]有笔有墨:画面若只顾用墨而使墨迹混腻不见笔迹,叫做有无笔;画面若只见笔痕而全无墨的枯湿浓淡等等的变化,叫做有笔无墨。有墨无笔欠分明。有笔无墨欠浑融,二者皆有偏颇之病。

[50]右军父子:即王羲之、王献之父子。王羲之尝官右军将军。顿尽:全部竭尽;顿时终了。虞褚:虞世南、褚遂良,皆书法家,与欧阳询、薛稷合称“初唐四家”。殆:几乎。复生:复活;再生。

[51]易会:容易领会,容易理解。神会:在心神领悟。

[52]倪迂:即倪瓒。尝自署倪迂。

[53]行旅:出行;旅行。

[54]落茄:即落茄皴。山水画皴法之一。为米氏父子所创,多以侧笔横点覆盖披麻皴,表现云山雨树。又称“米点皴’。源委:本指水的发源和流向。引申为事情的本末和底细。

[55]淋漓:盛多;充盛。约略:粗略不详尽。枝柯:枝条。

[56]文君:卓文君。汉临邛富翁卓王孙之女,貌美,有才学。司马相如饮于卓氏,文君新寡,相如以琴曲挑之,文君遂夜奔相如。后以代指美女。

[57]淼茫:木广远貌。不俗:不平庸,高雅。不奈:不耐;忍受不了。

[58]张伯雨:名雨,一名天雨,字伯雨,元钱塘人。工书画,善诗词,与赵孟頫、杨载、虞集为文字交。

[59]纵横:杂乱貌。

[60]帧:画幅。

[61]师子:即狮子。师,狮的古字。遗意:指前人或古人画留下的意味、旨趣。

[62]高自标置:谓自我推许很高。

[63]顾谨中:名禄字谨中,明松江华亭人,工诗,善书画。其他各本作“顾汉中”,查无其人。董其昌《论画琐言》作“顾谨中”,依此改。精诣:精到。谓学养精粹。漫:遮掩;淹没。书为画所掩也。

[64]天真:指事物的天然性质或本来面目。幽淡:素净淡雅。为宗:为本旨。为主旨。

[65]筑基:构筑基础;打下根基。

[66]两言:犹两言。言,字也。逊:不及,比不上。赵吴兴出仕为朝官也。胸次:胸间。亦指胸怀。

[67]江惯道:名参字贯道,南宋南徐(今江苏丹徒)人。与当时叶梦得、陈与义交往。山水师董、巨等人。

[68]麻皮皴:即披麻皴。山水画皴法之一。皴笔以线条为主由上而下、略带弧形,如麻下披,故名。为董源所创。点子皴:除勾勒轮廊外,皴笔以墨点为主。可参阅董源《潇湘图》(见《中国名画鉴赏辞典》),远山近树,全用墨点,疏密淡淡,表现远近明暗之感。

[69]大李将军:即李思训。官至左武卫大将军,故称。郭忠恕雪景:可阅郭《雪霁江行图》。亦见《中国名画鉴赏辞典》。  

[70]水墨:指纯以水墨所作的山水画。是中国传统山水画中一种重要的体裁,以笔法为主导,充分发挥水墨渗化多变的功能。着色青绿:用矿物质颜料石青、石绿作为主色画山水,称为“青绿山水”。宗:尊重。亦谓推尊而效法之。

[71]机轴:犹胸怀。独步:独一无二;无与伦比。吴:指吴中或吴地。古吴园所辖之地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莫是龙字云卿,因得米芾石刻“云卿”二字而以为名,更字廷韩,号秋水,又号后明、碧山樵、贞一道人、畏垒居士、玉龙山人、玉关山人,松江华亭人。育于外家,长于虞山(今江苏常熟)。八岁读书便目数行下,十岁属文藻思溢发,十四岁补郡博士弟子员,有神童之称。长于诗文,工书画。诗文卓然成家,书法小楷精工婉丽,行草豪放多姿。画山水宗黄公望而能自辟蹊径,挥染神酣意足,别具风貌。皇甫汸、王世贞辈甚称之。著有《石秀斋集》及《画说》。

《画说》凡十五则,亦有十六则者。其论甚为精到。文中以李思训为北宗,王维为南宗,而于王维尤无异议。又谓有轮廓而无皴法谓之无笔,有皴法而无轻重向背明晦,谓之无墨,颇合画家意旨。

然董其昌《画旨》、《画眼》俱有《画说》文字,只字句略有出入而已。于安澜以为后人辑录董文误将莫说录入,或莫说散失,后人录董文以依托为之。

《画说》有《百川学海本》、《宝颜堂秘笈本》、《四库全书本》等本子。于安澜编《画论丛刊》和俞剑华编《中国画论类编》亦辑录其文。今以于氏刊本为底本,校以他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