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懒论画

李日华

 


古者图书并重,以存典故,备法戒,非浪作者,故有《建章千门万户图》,晋张茂先犹及见之[1]。汉成帝视《纣踞妲己图》,班姬因进忠言[2]。又有图蜀道山水归献,而将帅籍以成功者[3]。自顾虎头、陆探微专攻写照及人物像而后绘事造极[4]。王摩诘、李营丘特妙山水,皆于位置点染渲皴尽力为之,年锻月炼,不得胜处,不轻下笔,不工不以示人也[5]。五日一山,十日一水,诸家皆然,不独王宰而已[6]。迨苏玉局、米南官辈,以才豪挥霍,备翰墨为戏具[7]。故于酒边谈次率意为之,而无不妙,然亦是天机变幻,终非画手[8]。譬之散僧入圣,瞰肉醉酒,吐秽悉成金色[9]。若他人效之,则破戒比丘而已[10]。元惟赵吴兴父子犹守古人之法而不脱富贵气,王叔明、黄子久俱山林疏宕之士,画法约略前人而自出规度[11]。当其苍润萧远,非不卓然可宝,而岁月渲运之法,则偷力多矣[12]。倪迂漫士,无意工拙,彼云:“自写胸中逸气[13]。”无逸气而袭其迹,终成类狗耳[14]。本朝惟文衡山婉润,沈石田苍老,乃多取办一时,难与古人比迹[15]。仇英有功力,然无老骨[16]。且古人简而愈备,淡而愈浓[17],英能繁不能简,能浓不能淡,非高品也。(《恬致堂集》,《书画谱》)

元僧觉隐曰[18]:“我尝以喜气写兰,以怒气写竹。”盖谓兰叶势飘举,花蕊舒吐得喜之神;竹枝纵横错出,如矛刃饰怒耳[19]

绘事要明取予。取者形象仿佛处以笔勾取之[20],其致用虽在果毅而妙运则贵玲珑断续[21],若直笔描画,则板结之病生矣。予者笔断意含,如山之虚廓,树之去枝,凡有无之间是也[22]

凡画有三次第:一曰身之所容。凡置身处,非邃密,即旷明,水边林下,多景所凑处是也[23]。二曰目之所瞩。或奇胜,或渺迷,泉落云生,帆移鸟去是也[24]。三曰意之所游。目力虽穷,而情脉不断是也[25],又有意所忽处,如写一石一树,必有草草点染取态处。写长景必有意到笔不到,为神气所吞处[26],是非有心于忽,盖不得不忽也。其于佛法相宗所云“极迥色极略色”之谓也[27]

姜白石论书曰[28]:“一须人品高。”文徵老自题其《米山》曰[29]:“人品不高,用墨无比。”乃知点墨落纸,大非细事,必须胸中廓然无一物,然后烟云秀色,与天地生生之气自然凑泊,笔下幻出奇诡[30]。若是营营世念澡雪未尽,即日对丘壑,日摹妙迹,到头只与髹采圬墁之工争巧拙于毫厘也[31]

余尝泛论学画必在能书,方知用笔。其学书又须胸中先有古今。欲博古今作淹通之儒,非忠信笃敬,植立根本[32],则枝叶不附。斯言也苏、黄、米集中著论,每每如此,可检而求也[33]。(《紫桃轩杂辍》,《书画谱》)

绘事必以微茫惨澹为妙境,非性灵廓彻者,未易证入,所谓气韵必在生知,正在此虚澹中所含意多耳[34]。其他精刻僵塞,纵极功力,于高流胸次间何关也[35]?王介甫狷急朴啬[36],以为徒能文耳。然其诗有云:“欲寄荒寒无善画,赖传悲壮有能琴[37]。”以悲壮求琴,殊未浣筝笛耳;而以荒寒索画,不可谓非善鉴者也[38]

陈郡丞尝谓余言:“黄子久终日只在荒山乱石丛木深篠中坐,意态忽忽[39],人不测其为何;又每往泖中通海处看急流轰浪,虽风雨骤至、水怪悲诧而不顾[40]。” 噫!此大痴之笔所以沉郁变化,几与造化争神奇哉[41]!

山行遇奇树怪石,即具楮墨,四面约略取之,此亦诗家李贺锦囊之储也[42]

作画如蒸云,度空触石,一任渺猕遮露晦明[43],不可预定,要不失天成之致,乃为合作。学画如洗石,荡尽浮沙浊上,则灵窍自呈,秀色自现[44]。二者于当境时卓竖真宰,于择用时深加观力,方可入路耳[45]

每见梁楷诸人写佛道诸像,细入豪发[46],而树石点缀则极洒落,若略不住思者[47]。正以像既恭谨,不能不借此以助雄逸之气耳[48]。至吴道子以描笔画首面肘腕,而衣纹战掣奇纵[49],亦此意也。(《紫桃轩又缀》,《书画谱》)

绘事必须多读书,读书多,见古今事变多,不狃狭劣见闻[50],自然胸次廓彻。山川灵奇,透入性地,时一洒落,何患不臻妙境[51]?此语曩曾与沈无为言之[52],可相证人也。

文湖州、李蓟丘写竹,全体立玉亭亭,枝叶四布,所谓自蜩腹蛇跗以至剑拔十寻而上,须备雄姿杰气干霄蔽日之势[53],方称合作。东坡、松雪乃有单枝折干,若巨石压残霜剪剪落,掣美人之襟,握谈士之麈,雨洒半云,风飘片雪,正于少处逞奇[54],又若剩中现妙。西子临去眼波,文君琴馀指拨,非具上机未堪证入也[55]

灵均作《离骚》,杂取香草以示扶芳芟秽之意,绘家挥洒兰竹亦是寓也[56]。然非其人洁廉高韵,具嘘风漱雪之肠,即按谱为之,凡气终不断[57]。鲁孔孙同余在京邸[58],邈然如处空山中,每朝退相与纵谈丘壑事[59],鲁辄效其墨戏,余辄珍收之。客曰:“此种物何意先生溺之[60]?”余曰:“余藉以扫马背上气息耳[61]。”今归林间,更为焚香一展阅,胜读《离骚》一过也。

子瞻雄才大略,终日读书,终日谈道论天下事。元章终日弄奇石古物。与可亦博雅嗜古,工作篆隶,非区区习绘事者[62]。止因胸次高朗,涵浸古人道趣多[63],山川灵秀百物之妙,乘其傲兀恣肆时,咸来凑其丹府[64]。有触即尔迸出,如石中爆火,岂有意取奇哉[65]!(《竹懒墨君题语》,《美术丛书》)

古人绘事如佛说法,纵口极谈,所拈往劫因果,奇诡出没,超然意表,而总不越实际理地[66],所以人天悚听,无非议者[67]。绘事不必求奇,不必循格,要在胸中实有吐出便是矣。

古人于一树一石必分背面正昃,无一笔苟下[68]。至于数重之林,几曲之径,峦麓之单复,借云气为开遮[69],沙水之迂回,表滩碛为远近[70]。语其墨晕之酣,深厚如不可测,而定意观之,支分缕析,实无一丝之棼[71]。是以境地愈稳,生趣愈流,多不致偪[72]塞,寡不致凋疏,浓不致浊秽,淡不致荒幻。是曰灵空,日空妙,以其显现出没全得造化真机耳[73]。向令叶叶而雕刻之,物物而形肖之,与髹工采匠争能,何贵画乎[74]

世传墨竹始于五代,郭崇韬夫人李氏于月下就窗纸摹影,殊有真态[75],嗣后遂相祖述,此臆说也[76]。前是王摩诘已有开元石刻,成都大慈寺灌顶院已有张立墨竹壁一堵[77]。孙位、张立、董羽,唐希雅皆晚唐人,与崇韬同时,宁有闺阁散笔遽流传作诸人之范邪[78]?(以上《六研斋二笔》、《书晋谱》)

古人林木窠石本与山水别行[79]。大抵山水意高深回环,备有一时气象,而林石则草草逸笔中见偃仰亏蔽与聚散历落之致而已[80]。李营丘特妙山水,而林石更造微[81]。倪迂源本营丘,故所作萧散简远,盖林木窠石之派也[82]。(《紫桃轩杂缀》,《书画谱》)

士人以文章德义为贵,技艺多-不如少一,不惟受役,兼自损品[83]。林君复极富画情,见与可、伯时终日碌碌狥人,遂坚意禁制不为[84]。余尝谓王摩诘玉琢才情,若非是吟得数首诗,则琵琶伶人、水墨画匠而己[85]。(《竹懒墨君题语》,《书画语》)

 


 



注释:

[1]典故:典制和成例。故,故事,成例。备:储备。法戒:楷式和鉴。浪作:妄作,随便作。建章:即建章宫。汉代长安宫殿名。《三辅黄图·汉宫》:“武帝太初元年……帝于是作建章宫,度为千门万户。”张茂先:张华,字茂先。

[2]纣:商纣,荒淫无道之君。妲己:商纣宠妃。班姬:西汉女文学家班倢伃。成帝时被选入宫,立为倢伃。后为赵飞燕所谮,退处东宫。作赋自伤。

[3]归献:归来献囹,此汹脂献图干。国魏,然不洋图蜀谊者C

[4]专攻:专门研究。写照:写真。亦指写生。造极:喻达到完美的境界。

[5]位置:指画面的布置,安排。构图也。点染:点笔染翰。指染色,着色。渲皴:即渲染和皴法。年锻月炼:谓长年累月锤炼或精炼技艺。胜处:美好处,美好的地方。示人:让人知道;让人看见。

[6]五日一山,十日一水:语出杜甫《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》。原诗句为“十日画一水,五日画一日”,意谓画家作画“能事不受相促迫”,惨淡经营,不计时期。王宰:唐大历时居蜀,与杜甫同时,善画山水。

[7]苏玉局:苏轼。徽宗朝尝提举玉局观,故称。米南宫:米芾。南宫为礼部别称,米芾仕至礼部员外郎,故称。才豪:才情豪迈。挥霍:奔放;洒脱。戏具:游戏用具。

[8]酒边谈次:饮酒中言谈之际。天机变幻:谓天赋灵机变化莫恻。画手:谓作画能手。意指专门画家。

[9]散僧:当指游方僧。云游四海的僧人。入圣:谓达到高超玄妙的境界。瞰肉:吃肉。吐秽:呕吐污浊。金色:佛教有金色世界,乃佛所居住的地方,散僧入圣,故呕吐秽物也带此世界的色彩。

[10]破戒:违反佛教戒律。比丘:俗称和尚。

[11]赵吴兴父子:孟頫及其子赵雍。雍字仲穆,官至集贤侍制,工书善山水,师董源,尤精人马及竹石。富贵气:指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富丽华贵的气息。疏宕:放达不羁。约略:大致;大体上。规度:规则法度。

[12]苍润:形容苍劲滋润。萧远:谓萧洒远逸。卓然:卓越貌。可宝:值得珍视。岁月:泛指时间。渲运:洗刷运转。偷力:谓暗暗窃走其功效。力,功也。谓时间会使艺木作品的成效减色。

[13]漫士:不受世俗约束的文人。工拙:犹优劣。逸气:俊逸之气;超脱世俗的气度。

[14]袭:沿袭。迹:行迹,画迹。指画法。类狗:当是“画虎不成反类狗”的简语。谓仿效失真反而弄的不伦不类。

[15]婉润:温润,温婉滋润。苍老:雄健老练。取办:置备;置办。比迹:齐步;并驾。谓彼此相当。

[16]老骨:指刚劲有力的画风。

[17]备:周遍;周至。浓:浓艳;艳丽。

[18]僧觉隐:不详其人。

[19]饰怒:显示怒;表现怒。

[20]勾取:勾勒出来;描画出来。

[21]致用:尽其所用。常用作“付诸实用”。累毅:果敢坚毅,妙运:巧妙运笔。玲珑:灵活貌。断续:时断时续。

[22]笔断意含:犹笔尽意存、意在。虚廓:虚幻或模糊的轮廓。去枝:离散的枝条,散开的枝条。有无:似有若无。

[23]次第:犹光景;情形。邃密:幽深。旷明:明朗;开阔明朗。凑:会合;聚集。

[24]瞩:见;看见。奇胜:非常优美。渺迷:水流旷远貌。述,通弥。泉落:泉水溅落。云生:云气生发。帆移鸟去:船帆移动飞鸟远去。

[25]意:意气。精神。游:遨游。情脉:含情脉脉。脉脉合情也。  

[26]长景:远景。神气:精神气势。所吞:所压倒;听超越。

[27]相宗:即法相宗。中国佛教主要宗派之一。为唐玄奘及其弟子继承古印度瑜伽行派学说所创立。该宗严密分析诸法之相而阐述“万法唯识”之理,也称法相唯识宗、唯识宗。极迥:极远,极遥远。极略:极简略。

[28]姜白石:即姜夔,号白石道人。宋书家,著有《续书谱》。

[29]米山:“米家山”的简称。米芾善以水墨点染写山川岩石。虽似不求工细,但云烟连绵,林木掩映,别具疏秀脱俗之气。其子友仁继承家学,并有所发展。世因称其父子所图山水为“米家山”。此《米山》,当为文徵明仿米氏画所作的山水画。

[30]廓然:空旷貌。生生:孳生不绝;繁衍不已。凑泊:凝合;聚合。幻出:变化出。奇诡:奇恃;诡异。

[31]营营:往来不绝貌;往来盘旋貌。世念:尘世之念,尘念。澡雪:洗涤;洗雪。丘壑:山陵和溪谷。泛指山水幽美处。髹采:赤多黑少的彩色。坊墁:粉刷,涂饰墙壁。

[32]淹通:精通;贯通。忠信笃敬:忠诚信实,笃厚敬肃。植立:树立;建立。

[33]检而求:检查与研究;查考与探求。

[34]微茫:隐秘暗昧;隐约模糊。惨澹:暗淡。妙境:神奇美妙的境界。廓彻:豁达;开朗通达。彻,达也。证入:佛教语。谓以正智如实证得真理。生知:谓不待学而知之。由生性所致也。虚澹:清静淡泊,不求名利。

[35]精刻:精细刻薄。偪塞:拥塞;滞塞。高流:指才智出众的人物。胸次:胸间。亦指胸怀。何关:有何关联;有何涉及。

[36]王介甫:即王安石,字介甫。工书能文。猖急:偏急。朴啬:生性悭吝或贪求。朴,本质;本性。

[37]荒寒:凄寒;清冷。赖传:幸而表达。有:又。尚也。

[38]浣:通管。吹奏管乐器。浣筝笛,吹奏筝笛或吹笛奏筝也。善鉴:善于鉴赏。

[39]陈郡丞:不详其人。郡丞,当是官职名,为郡守之副职。深篠:深竹;小竹林。篠,小竹,细竹。忽忽:迷糊;恍忽。

[40]泖:古湖名。即三泖(上泖、中泖、下泖)。在今上海青浦县西南,松江县西,金山县西北,现多淤积。水怪:水中怪物。悲诧:悲叹;悲鸣。

[41]沉郁:深刻含蕴;深沉蕴藉。神奇:神妙奇特。

[42]李贺:唐著名诗人。锦囊:用锦制成的袋子。李贺用以藏诗稿。《新唐书·文艺传下·李贺》:“每旦日出,骑弱马,从小奚奴,背古锦囊,遇所得,书投囊中。”储:储存。

[43]蒸云:蒸腾的云气,上升的云雾。度空:投空。触石:谓山中云气与峰峦相碰击,山出云来。一任:听凭。

[44]自呈:自然呈现。灵窍,指石眼,亦喻学书者的慧心。秀色:秀

美的景色。自现:自然出现、显露。

[45]当境:适合境界;符合情境。卓竖:卓然竖立。真宰:自然之性。择用:选择取用。入路:指进入创作的途径。

[46]梁楷:南宋画家,祖籍东平,宁宗嘉泰间为画院待诏,因嗜酒不羁,人称“粱风子”。擅画人物、佛道、鬼神、山水、花鸟。豪发:毫。豪,通毫。

[47]不住:不停;不断。

[48]恭谨:恭敬谨慎。雄逸:雄健飘逸。

[49]描笔:描画之笔。战掣:即颤掣。颤动拖曳。奇纵:新奇豪放。

[50]狃:局限;满足。狭劣:浅陋卑劣。

[51]灵奇:奇异秀丽。性地:禀性;性情。洒落:当谓洒脱不拘落笔。何患:何愁。不臻:不达到。

[52]曩:先时;以前。沈无为:不详其人。

[53]李蓟丘:李衎,蓟丘人,画竹师文湖州。立玉亭亭:即亭亭王立。形容竹木主干挺拔。蜩蝮蛇附:蜩蝮的横纹和蛇腹下代足爬行的横鳞。喻指竹根部密节。剑拔:形容竹干挺拔。雄姿杰气:谓雄健的姿态杰立的气派。干霄蔽日:谓高入云霄遮蔽天日。

[54]剪剪:飘动貌;闪忽貌。掣:牵曳。谈士:游说之士;辩士。半云:大片的云。逞奇:显示奇异。

[55]剩中:馀下之际。上机:上乘性灵;上等秉赋。未堪,不能。

[56]灵均:屈原的字。《离骚》:“名余曰正则兮,字余曰灵均。”扶芳:喻扶植懿德美誉;亦喻指贤德之人。芟秽:喻指清除恶人、丑类。寓:寄托。

[57]洁廉:清白廉洁。高韵:高雅。嘘风漱雪:比喻宏大的气魄、气度。凡气:平庸之气;尘俗之气。

[58]鲁孔孙:名得之、字孔孙,钱塘人,侨寓嘉兴。李日华弟子。善墨竹,亦善兰。京邸:京都的邸舍。

[59]邈然:遥远貌。丘壑:山陵和溪谷。泛指山水优美处。

[60]何意:为什么,何故。溺:溺爱。

[61]马背:指疲劳?还是城市的喧嚣。

[62]嗜古:好古。工作:擅长作。区区:局限:拘泥。

[63]涵浸:浸渍;滋润。道趣:修道的情趣。

[64]傲兀:傲岸。高傲。恣肆:放肆,无顾忌。丹府:赤诚的心。

[65]石中:以石敲击。爆火:迸发出火。取奇:求取新奇。

[66]纵口:犹随口,信口。极谈:详谈;纵谈。所拈:所取;所提。往劫:佛教语,犹往世。奇诡:奇特;诡异。超然:超出。意表:犹意料之外。理地:事理之地。

[67]人天:佛教语。六道轮回中的人道和天道。此泛指诸世间、众生。悚听:犹耸听。恭敬地听;注意地听。悚,耸也。非议:责备;指责。

[68]正昃:正斜。正直与倾斜,苟下:随便下;马虎下。

[69]峦麓:山麓。山脚下的林木。单复:简单与繁复。开遮:开启与遮掩。

[70]迂回:曲折回旋。滩碛:浅水下的沙石滩。

[71]墨晕:谓用墨笔在纸上晕染。酣:充足;饱满。定意:集中注意力;专心。支分:分割;分解。缕析:详细分析。棼:纷乱;紊乱。

[72]境地:境界。生趣:产生意趣。偪塞:拥塞;滞塞。凋疏:零落稀疏。浊秽:污浊。荒幻:荒诞虚幻。

[73]灵空:空灵不可捉摸。空妙:佛教语。空寂微妙。出没:出现与隐没。真机:玄妙之理;秘要。

[74]形肖:形摹仿效。髹工:犹油漆工。贵:重视;崇尚。

[75]李氏:五代后唐西蜀人,善属文,工书画,郭祟韬以伐蜀得之。李氏因郭武人,悒悒不乐,月夕独坐南轩,竹影婆娑,辄起濡毫写窗纸上,翌日视之,生意俱足。真态:本色;天然风致。

[76]祖述:效法;仿效。臆说:只凭个人想象的说法;主观地毫无根据地述说。

[77]张立:唐蜀中人,善画墨竹。

[78]孙位:唐东越人,光启中入蜀。画水入神,墨竹亦妙。董羽:南唐至宋初人,有语屹,人称“董哑子”。工画龙水。唐希雅:南害嘉兴人,工书善画,写竹树翎毛草虫,多得郊野真趣。遽:急速。范;榜样。亦谓示范。

[79]别行:不同行业。指不同品类。

[80]意:意味;情趣。高深:高的和深的。指高山和深谷。回环:反复;来回。偃仰:犹俯仰。亏蔽:遮蔽。聚散:聚会与分散。历落:疏落参差貌。致:意态。

[81]造微:达到精妙的程度。

[82]源本:根本;根源。简远:简朴闲远。派:一派。

[83]德义:道德信义。受役:遭受役使。损品:损害品格。

[84]林君复:即林逋,字君复,宋钱塘人,宋仁宗赐谥和靖先生,高隐于西湖之孤山。工诗善行草和绘事。碌碌:烦忙劳苦貌。狥人:曲从或迎合他人。坚意:决意;执意。禁制:控制;约束。

[85]玉琢:用玉雕刻成。形容秀美。吟得数首诗:作得数首诗。伶人:古代乐人之称。画匠:即画工。对缺乏艺术性的画家的贱称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李日华字君实,号九疑,又号竹懒,嘉兴人,万历壬辰进士,任至太仆寺少卿。能书画,善鉴赏。当时士人风流儒雅,好古博雅者以祥符王惟俭、云间董其昌为最,日华书画亚于其昌,博雅亚于惟俭,而略兼二子之长。其著述颇多,有《竹懒画媵》、《紫桃轩杂缀》、《又缀》、《又缀》、《味水轩日记》、《六研斋笔记》、《竹懒墨君题语》等。其论画重视画家的人品,强调作画时“胸中廓然无一物”,“性灵廓彻”,“绘事必以微茫惨淡为妙境”;提出“学画,必在能书,方知用笔,其学书又须胸中先有古今,作淹通之儒,非忠信笃敬,植立根本,则枝叶不附”;主张作画可以略于形似求神似,神似是绘画追求的高格,而神似要有“天然之致”;指出画家应以造化为师,如写石应是“片石坐对久,窍穴悉自知”,“率尔运枯管,郁然写奇姿”,等等。

这里所录,只是李氏论画-小部分,所录出处及版本,皆注明在所录文字后。所录文字统题之为《竹懒论画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