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友斋画论》

何良俊

 

夫书画本同出一源,盖画即六书之一,所谓象形者是也[1]。《虞书》所云:“彰施物采,即画之滥觞矣[2]。”古五经皆有图,余又见有《三礼图考》一书[3],盖车舆、冠冕、章服、象胜、褕秋、笄禘之类,皆朝廷典章所系[4],后世但照书本言语,想象为之,岂得尽是?若有图本,则仪式具在,按图制造,可无舛错,则知画之所关盖甚大矣[5]。陈思王《画赞序》曰[6]:“盖画者鸟书之流,昔明德马后美于色,厚于德,帝用嘉之[7]。尝从观画,过舜庙见娥皇、女英[8]。帝指之戏后曰:‘恨不得如此者为妃。’又前见陶唐之像[9],后指尧曰:‘嗟乎群臣百僚,恨不得为君如是。’帝顾而笑。故夫画所见多矣[10]

论画者又云:“夫画特忌形貌采章历历具足[11],甚谨甚细,而外露巧密。“夫谨细巧密,世孰不谓之为工耶?然深于画者盖不之取,正以其近于三病也[12]

世之评画者立三品之目,一曰神品,二曰妙品,三曰能品。又有立逸品之目于神品之上者。余初谓逸品不当在神品之上,后阅古人论画,又有自然之目,则真若有出于神品之上者。其论以为失于自然而后神,失于神而后妙,失于妙而后精,精之为病也而为谨细。自然为上品之上,神为上品之中,妙为上品之下,精为中品之上,谨细为中品之中。立此五等,以包六法,以贯众妙,非夫神迈识高、情超心慧者[13],岂可议乎知画!呜呼!夫必待神迈识高、情超心慧然后知画,宜乎历数百代而难其人也[14]

余观古之登山者,皆有游名山记,纵其文笔高妙,善于摹写,极力形容,处处精到,然于语言文字之间,使人想象终不得其面目。不若图之缣素,则其山水之幽深,烟云之吞吐,一举目皆在,而得以神游其间,顾不胜于文章万万耶[15]

世人家多资力,加以好事,闻好古之家亦曾蓄画[16],遂买数十幅于家,客至悬之中堂,夸以为观美[17]。今之所称好画者,皆此辈耳。其有能稍辨真赝,知山头要博,树枝要圆润,石作三面,路分两歧,皴绰有血脉,染渲有变幻[18],能知得此者,盖已千百中或四五人而已[19]。必欲如宗少文之澄怀观道而神游其中者[20],盖旷百劫而未见一人者欤[21]

今人皆称顾、陆之笔,然此特晋宋间人耳[22]。余家乃有汉人画,此世之所未见,亦世之所未知者也。其画非缣非楮,乃画于车螯壳上[23]。此是姑苏沈辨之至山东买书买回者。闻彼处盗墓人,每发一墓,则其中不下有数十石,其画皆作人物,如今之春画,间有干男色者[24]。画法与《隶释》中有一碑上所画之人大率相类[25],其笔甚拙。顾、陆尚有其遗意。至唐则渐入于巧矣。夫车螯者,蜃也[26]。雉入大水为蜃,雉有文章[27],故蜃亦有文章,登州海市即蜃气也[28]。但不知墓中要此物何用?

   余见车螯上所画,谓是汉之迹,且云其画法甚拙,顾、陆尚有其遗意,至唐则渐入于巧矣。后见王应麟言曾子固跋《西狭颂》[29],谓所画龙鹿承露、人、嘉禾、连理之木[30],汉画始见于今。邵公济谓汉《李翕》、《王稚》、《子高》、《贯方》墓碑[31],刻山林人物,乃知顾恺之、陆探微、宗处士辈尚有其遗法,至吴道玄绝艺入神,始用巧思而古意稍减矣[32]。观此则画家相沿一定而不易,善鉴者可以望而知其年代之先后矣。

杨升庵云:“按王象之《舆地纪胜碑目》,载夔州临江市《丁房双阙》[33],高二丈馀,上为层观飞簷、车马人物;又刻双扉,其一扉微启[34]。有美人出半面而立,巧妙动人。又云阳县处士金延广《母子碑》,初无文字,但有人物。皆汉画之在碑刻者,不止如应麟所云而已。然谓美人但出半面即能动人,孰谓汉人之画专于拙邪?盖藏巧于拙,此其所以非后世所能及也。

    刘子玄曰:“张僧繇画《群公祖二疏图》,而兵士有着芒屩者[35];阎立本画《昭君图》,妇女有着帷帽者[36]。夫芒屩出于水乡,非京华所有[37],帷帽起于隋代,非汉宫所作。”以此言之,非博古之士亦不能作也。

昔人评画者,谓画人物则今不如古,画山水则古不如今,此一定论也。盖自五代以后,不见有顾虎头、陆探微、张僧繇、吴道玄、阎立本,五代以前不见有关仝、荆浩、李成、范宽、董北苑、僧巨然。

近又见顾砚山家《女史箴》[38],是顾虎头笔,单是人物,女人有三寸许长,皆有生气,似欲行者。此神而不失其自然,所谓上之又上者欤!且绢素颜色如新,盖神物必有护持之者[39]

东坡云:郭忠恕不仕放旷,遇佳山水辄留旬日,或绝粒不食,盛夏暴日中无汗,大寒凿冰而浴[40]。尤善画,妙于山水屋木,有求者必怒而去,意欲画即自为之。郭从义镇歧下,延止山亭,设绢素粉墨于坐[41],经数月,忽乘醉就图之一角,作远山数峰而已。

宋初承五代之后,工画人物者甚多。此后则渐工山水,而画人物者渐少矣。故画人物者可数而尽[42]。神宗朝有李龙眠,高宗朝有马和之、马远[43];元有赵雪松、钱舜举[44],吾松张梅岩尊老亦佳[45];我朝有戴文进:此皆可以并驾古人[46],无得而议者。其次如杜柽居、吴小仙,皆画人物[47],然杜则伤于秀媚而乏古意,吴用写法而描法亡矣。

    尝疑马远画,其声价甚重,而世所流传之迹,虽最有名者亦不满余意。但曾见其画星官一小帧[48],有十二三个道士着道服立于云端,似有朝真之意[49]。云是钩染,其相貌威严中具清逸之态[50],衣褶亦奇古,当不在马和之之下,则知远盖长于人物者。

    余家所藏赵集贤画,其《醉馗图》是临范长寿者[51],上有诗题,真可与唐人并驾,惜破损耳。其《天闲五马图》临李龙眠,真妙绝,精神完整,且是大轴,至宝也[52]。又有《秋林曳杖图》,一人曳杖逍遥于茂树之下,其人胜韵出尘,真是其兴之所寄[53]。有画梅花一幅,是学杨补之者,兼得梅之标路[54]。其他如大士像二轴,竹石一轴,皆有神韵,非画工所能到也。

元人又有柯丹丘九思[55],台州人,槎枒竹石,全师东坡居士。其大树枝干,皆以一笔涂抹,不见有痕迹处。盖逸而不逸,神而不神,盘旋于二者之间,不可得而名,然断非俗工所能梦见也[56]

   夫画家各有传派,不相混淆,如人物其白描有二种:赵雪松出于李龙眠,李龙眠出于顾恺之,此所谓铁线描[57];马和之、马远则出于吴道子,此所谓兰叶描也[58]。其法固自不同[59]。画山水亦有数家:荆浩、关仝其一家也,董源、僧巨然其一家也[60],李成、范宽其一家也,至李唐又一家也。此数家笔力神韵兼备,后之作画者能宗此数家,便是正脉[61]。若南宋马远、夏珪亦是高手,马人物最胜,其树石行笔甚遒劲。夏珪善用焦墨,是画家特出者,然只是院体[62]

倪云林《答张藻仲书》曰:“瓒比承命俾画陈子桱《剡源图》,敢不承命唯谨[63]。自在城中,汩汩略无少清思[64],今日出城外闲静处,始得读《剡源》事迹。图写景物,曲折能尽状其妙趣,盖我则不能之。若草草点染,遗其骊黄它牡之形色[65],则又非所以为图之意。仆之所以画者,不过逸笔草草,不求形似,聊以自娱耳[66]。近迂游偶来城邑,索画者必欲依彼所指授,又欲应时而得,鄙辱怒骂[67],无所不有,冤矣乎!讵可责寺人以不髯也[68]?是亦仆自有以取之耶[69]?”观云林此三言,其即所谓自然者耶?故曰聊以写胸中逸气耳。今画者无此逸气,其何以窥云林之廊庑耶[70]

王叔明,明洪武初为泰安知州。泰安厅事后有楼三间[71],正对泰山,叔明张绢素于壁,每兴至即着笔,凡三年而画成,傅色都了[72]。时陈惟允为济南经历,与叔明皆妙于画,且相契厚[73]。一日胥会[74],值大雪,山景愈妙,叔明谓惟允曰:“改此画为雪景何如?”惟允曰:“如傅色何?”叔明曰:“我姑试之。”即以笔涂粉,然色殊不活[75]。惟允沉思良久曰:“我得之矣。”为小弓夹粉笔,张满弹之,粉落绢上,俨如飞舞之势[76]。皆相顾以为神奇。叔明就题其上曰《贷宗密雪图》[77]。自夸以为无一俗笔。惟允固欲得之,叔明因掇以赠[78]。陈氏宝此图百年,非赏鉴家不出[79]。松江张学正廷采好奇之士[80],亦善画,闻陈氏蓄此图,往观之,卧其下两日不去,以为斯世不复有是笔也。徐武功尤爱之曰[81]:“予昔亲登泰山,是以知斯图之妙。诸君未尝登,其妙处不尽知也。”后以三十千归嘉兴姚御史公绶,未几姚氏火,此图遂付煨烬矣[82]

西湖飞来峰石上佛像,是胜国时杨琏僧所琢也;下天竺后壁,是王叔明画,其剥落处,近时孙宰子补之[83]。方棠陵为秋官郎,虑囚江南,归省过杭[84],索笔题之曰:“飞来峰,天奇也,自杨总统琢之,天奇损矣;叔明画;人奇也,自孙宰子补之,人奇索矣[85]。此二者乃山中千载不平之疑案,予法官也[86],不翻是案,何以服人!”棠陵,郑少谷之友也[87],凡江南山水佳处,皆有题咏。

我朝列圣,宣庙、宪庙、孝宗皆善画[88],宸章晖焕[89],盖皆在能妙之间矣。我朝特设仁智殿以处画士[90],一时在院者,人物则蒋子成[91],翎毛则陇西之边景昭[92],山水则商喜、石锐[93]、练川马轼、李在、倪端[94]。陈暹季昭苏州人,钟钦礼会稽人[95],王谔廷直奉化人,朱端北京人[96]。然此辈皆画家第二流,但能置之能品耳。我朝善画者甚多,若行家当以戴文进为第一,而吴小仙、杜古狂、周东村其次也[97]。利家则以沈石田为第一,而唐六如、文衡山、陈白阳其次也[98]。戴文进画尊老用铁线描,间亦用兰叶描;其人物描法,则蚕头鼠尾,行笔有顿跌,盖用兰叶描而稍变其法者,自是绝伎,其开相亦妙[99],远出南宋已后诸人之上。山水师马夏者,亦称合作。乃院体中第一手[100]

   石田学黄大痴、吴仲圭、王叔明,皆逼真,往往过之,独学云林不甚似。余有石田画一小卷,上学云林者,后跋尾云:“此卷仿云林笔意为之,然云林以简,余以繁。夫笔简而意尽,此其所以难到也。”此卷画法稍繁,然自是佳品,但比云林觉太行耳[101]

    衡山本利家,观其学赵集贤设色与李唐山水小幅皆臻妙[102],盖利而未尝不行者也。戴文进则单是行耳,终不能兼利。此则限于人品也[103]

沈石田画法从董、巨中来,而于元人四大家之画极意临摹,皆得其三昧,故其匠意高远,笔墨清润,而于染渲之际,元气淋漓[104],诚有如所谓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者。昔人谓王维之笔,天机所到[105],非画所能及,余谓石田亦然。

周东村名臣,字舜卿,苏州人。其画法宋人,学马、夏者。若与戴静庵并驱[106],则互有所长,未知其果孰先也。亦是院体中一高手。闻唐六如有人求画,若自己懒于着笔,则倩东村代为之,容或有此也[107]


 

 



注释:

[1]六书:古人分析汉字造字的理论。即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。象形;计慎《说文解字叙》:“象形者,画成其物,随体诘诎,日月是也。”即摹拟实物形状而造文,故谓“画即六书之一。”

[2]虞书:《尚书》组成部分之-。相传是记载唐尧、虞舜、夏禹等事迹之书。彰施:明施。物采:色彩。滥觞:比喻事物的起源、发端。

[3]古五经:当指古代的五种礼制。《礼制·祭统》:“礼有五经,莫重于祭”郑玄注:“礼有五经,谓吉礼。凶礼、宾礼、军礼、嘉礼也。”三礼:儒家经典《周礼》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的合称。天、地、人之礼亦称三礼,即古祭天、地、宗庙之礼。此似指后者。

[4]象胜:古代后妃贵妇的一种华丽服饰,或象服首饰。古妇贵妇有象衣,胜为妇女首饰,名玉胜。褕秋:当为狄之误、狄为古代王后祭服,以衣上采绘长尾野雉图形而称。笄禘:笄即簪,古时用贯发或固定弁冕;为裹婴儿的小被。典章:制度法令的统称。

[5]仪式:仪态。关盖:关联涵盖。

[6]除思王:曹植,曹操子,封陈王,死谥思,后世称陈思王。

[7]鸟书:在篆宇笔画上饰以鸟形的一种美术体。流:品类。明德马后:汉显帝后,肃宗养母,马援之女。肃宗即位,尊为皇太后.死谥德。帝用嘉之:显宗任用她为皇后并表彰她。

[8]娥皇、女英:相传为尧帝二女,同嫁舜帝为妃。舜南巡,死于苍梧之野.她们两人也赶往南方,也死于湘江之滨。  

[9]陶唐:即陶唐氏。传说中的古代氏族部落名,居平阳(今山西临汾西南)尧为其领袖。尧为陶唐氏,故史称唐尧。

[10]夫:代词。这,这类。

[11] 采章:彩色花纹。历历:逐一;一一。具足:具备。

[12] 三病:三失。即板、刻、结。

[13] 神迈识高:精神超然不俗见识高远。情超心慧:性情超越心灵聪慧。

[14] 宜:犹无怪。表示事情本当如此。

[15] 缣素:细绢。可供作画。顾:岂,难道。万万:谓许多倍。

[16] 蓄画:储藏画;收藏画。

[17] 中堂:正中的厅堂。观美:观看美好的事物。

[18] 要博:要大。两岐:分为两支。皴绰:皴法柔婉。血脉:谓脉络。渲染:指用水墨或淡彩烘染画面。变幻:变化莫测。

[19] 已:已往,以前。

[20] 宗少文:即宗炳,少文其字也。南朝宋山水画家,著有《画山水序》。澄怀:清心;静心。观道:观赏道;欣赏道。宗炳在其:《画山水序》中提出“澄怀味象”,观道与味象,意甚相近。神游:谓形体不动而心神向往,如亲游其境。

[21]框:长久,久远。百劫:佛教语。佛教谓世界经历若干万年毁灭一次又重新开始,谓之一劫。此百劫极言时间之长,亦可谓百世。

[22]特:但,仅,只。

[23]车螯:蛤的一种。璀璨如玉:有斑点。肉可食,自古即为海味珍品。

[24]石:量词。十斗为一旦。春画:淫秽图画。据记载,此类画汉已有之。干:体力强健。男色:谓男子以美色受宠。后以指出卖色相的男子。

[25]隶释:字书。宋洪适编,二十二卷。摹录汉魏碑碣一百八十九种,分释,儹、图、续四部分,先用作者当时通行文宇转写,再考释立碑经过、经文内容等。大率:大抵;大致。

[26]蜃:即大蛤。

[27]雉:俗称野鸡。然雉又通兕。兕乃古兽名,似牛,一角,重千斤。大水:大海或大河。文章:错杂的色彩或花纹。然雉有色彩不能入水,兕能入水而无色彩。

[28]登州:府名。治地即今之山东蓬莱。海滨。海市:大气因光折射而形成的反映地面物体的形象、旧称蜃气。

[29]王应麟:南宋庆元人,学问该博,官至礼部尚书,著作二十余种。曾子固:名鞏字子固,北来南丰人,官至中书舍人,著有《元丰类稿》。

[30]承露;承接甘露。嘉禾:生长奇异的禾。古人以为吉祥的征兆。连理木:枝条连生一起的两棵树。古人以为祥瑞。   

[31]邵公济,名博字公济,宋人,有《闻见后录》。

[32]绝艺入神:谓卓纶的技艺进人神妙之境。古意:古人由思想意趣或风范。

[33]王象:唐明皇时人,能书善画。州:治地今重庆奉节。临江市;在开县西,因临江而得名。

[34]层观;高耸的楼观。飞;层檐上翘,若飞举之势。扉:门扇。微启,略开。

[35]刘子玄:名知幾字子玄,唐著名史学家,著有《史通》。开元初官至左散骑常侍,以功封居巢县子。芒:芒鞋。用芒茎外皮编织成的鞋。亦泛指草鞋。   

[36]帷帽;周困垂网的帽子。唐时妇女通用,至宋时,男子远行亦用之。

[37]京华:京城的美称。因京城是文物、人才汇集之地,故称。南朝粱之京华在建康,即令南京,四郊皆水乡,兵士有可能着芒鞋者。

[38]顾砚山;名从义号砚山,明上海人。隆庆初官至大理评事。善摹古,精赏鉴。女史:古女官名。以知书妇女充任,掌管有关王后等事。箴;规谏,告戒。

[39]神物:神灵、怪异之物。护持;保护维持;卫护扶持。

[40]放旷:豪放旷达,不拘礼俗。旬日:十天。亦指较短时日。绝粒;犹辟谷。道家以摒除火食、不进五谷求得延年益寿的修养术。郭乃道土,善辟谷。暴:晒。浴:洗身;洗澡。

[41]郭从义;五代至宋初人,宋太祖时官至太子太师。镇:镇守。歧下:当指岐州或岐山县(今均属陕西)歧:同岐。延;迎接;引入。坐:座也。指放器物的用具。亦指座位。

[42]承:接续;继承。工:善于;擅长。尽:竭尽;完。

[43]马和之:南宋钱塘人。善画山水,尤工人物,学吴道子,后遂自成一家。

[44]钱舜举;名选字舜举,吴兴人。工诗善书画,人物、山水、花鸟兼善。以赵松雪为首的吴兴八俊,钱其一也。

[45]张梅岩;名远字梅岩,元华亭人。山水、人物学马远、夏珪。

[46]并驾:犹言并驾齐驱;齐头并进。

[47]杜柽居:名堇号柽居,明丹徒人,成化进士。工诗文,通六书,善绘事。人物、山水、花鸟皆善。

[48]星官:星神。宋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·论妇人形相》:“历观古名士画金童玉女及伸仙星官中有妇人形相者。”

[49]朝真:道教谓朝见真人。即指存养本性或修真得道之人,亦泛指成仙之人。

[50]钩染:即勾勒渲染。清逸:清闲安逸。

[51]:当是醉钟。范长寿:唐人,画师张僧繇。人物。道释、山水、牛马皆妙。

[52]天闲:皇帝养马的地方。至宝:最珍贵的宝物。

[53]胜韵:美好的气韵;不平凡的气韵。出尘:超出尘俗。兴:兴致。

[54]杨补之:名无咎字补之,宋清江人,后寓豫章,工书画。标格:风范。

[55]柯丹丘九思:柯九思,叫丹丘生。元文宗时授学士院鉴书博士,能诗文,工书,善画墨竹。师东坡,或曰帅湖州。

[56]逸:重在自然地抒写画家的逸气。神:即神似,重在传达或表现描写对象的内在精神。断非:一定不是。

[57]白描:指以墨线勾勒表现物象,不着颜色的画法,也泛指咱施淡墨渲染的线描画格。此指前者。铁线描:人物十八描之一。用线如铁丝环弯,圆中含方,柔中见刚,如以锥镂石面,故名。有谓唐周昉用此法。顾恺之及以后南朝画家常见的用高古游丝描。

[58]兰叶描:当是柳叶描之误。亦人物十八描之一。用笔姿纵飘逸,悠扬自然似柳叶之迎风,故名。准确地说,吴道子用的是莼菜描。因吴表现质地轻柔的衣褶,故有“吴带当风”之称。

[59]固:原来;本来。自:缘由;由来。

[60]李唐:宋河阳三城人。徽宗朝入画院,建炎间与马远、夏珪同为画院待诏。善画山水、人物,还工画牛。人物绝类李伯时。

[61]正脉:犹正统,正宗。

[62]院体:绘画流派之一。谓宋代翰林图画院的绘画,形式工整、细致,但往往缺乏生气。

[63]比;近日;近来。承命:受命。陈子:不详其人。源:当指溪源。溪在浙江嵊县曹娥江上游,以产纸闻名。唯谨:谓唯有谨慎。

[64]汩汩:动荡不安貌。无少:没有顷刻,没有短暂。清思:清雅美好的情思。

[65]曲折:宛转。尽状:完全描绘;竭尽形容。妙趣:美妙的情趣。点染:点笔染翰。指绘画。骊黄牝牡:此喻指事物的外部形状。观察事物不能停留表面现象,艺木却不能不描绘外部形象。

[66]逸笔:放纵自如的笔致。白娱:白寻乐趣;自以为乐。

[67]城邑:城和邑。泛指城镇。指授:犹指示。指点。应时:随时;即刻。鄙辱:粗鄙羞辱。

[68] 讵可:岂可。寺人;古代宫中的近侍小臣。多以阉人充任。不髯:谓没有胡须。

[69]有以:有何;有什么。取:听从。

[70]其:副词。将,将要。何以:怎么;用什么。廊庑;堂前的廊屋。

[71]厅事:官署视事问案的厅堂。古谓厅事。

[72]傅色:傅彩;着色。都了:都结束;全完毕。

[73]陈惟允:名汝言字惟允,临江人,工诗画。经历:明于州府设有经历司,经历为司之主官。妙:巧妙;高明。契厚:谓交往密切;感情深厚。

[74]胥会:相会。彼此见面。

[75]涂粉:涂饰白色或白粉。不活:不生动。

[76]粉笔:蘸白粉用以书画的笔。俨如:宛加,十分像。

[77]岱宗:即泰山。泰山旧谓居五岳之首,为诸山所宗,故称。

[78]固欲:执意想要;一再想要。掇:拾取。

[79]不出:不拿出,不取出。

[80]张学正廷采:名璞字廷采,正统中历陈州、沂州学正,工诗善画。

[81]徐武功:不祥其人。武功当是官职。

[82]姚御史公绶:名绶字公绶,天顺进士,为监察御史。工诗善画山水。火:火灾;发生火灾。煨烬:火灾。

[83]飞来峰:山峰名。亦称灵鹫峰。在杭州西湖西北,高二百多米与灵隐寺隔溪相对。峭壁岩洞中有五代至元时的造像三百多尊。胜国:被灭亡的国家。即前朝。杨琏僧:即杨琏真加。元世祖用为江南释教总统。下天竺:寺名。在飞来峰南有天竺峰,上有上、中、下天竺三寺

孙宰子:不详其人。

[84]方棠林:不详其人。秋官郎:官名。即刑部侍郎。虑囚:讯察记录囚犯的罪状。虑:通录。归省:回家探望父母。

[85]天奇:天然奇观。人奇:人造奇迹。索:尽,空。引申为毁灭。

[86]疑案:有疑问丽难决的案件。法官:司法官吏。囚其是刑部官职,故谓法官。

[87]郑少谷:名善夫号少谷,明闽县人,起礼部主事、进员外郎。工诗善画。

[88]列圣:诸皇帝。宣庙:即宣宗朱瞻基。宪庙:即宪宗朱见深。孝宗:朱祐樘。

[89]宸章:指皇帝的绘画。晖焕:明亮;光耀。

[90]处:安居;安身。

[91]蒋子成:宜兴人。幼工山水,后改习道释人物,傅彩精致,尤长于水墨大士像。

[92]边景昭:字文进、沙县(今属福建)人。谓是陇西人,误传。永乐间召至京师,与当时宫廷画家赵廉、蒋子成称为“禁中三绝”。精禽鸟花果。

[93]商喜:字惟吉,濮阳(今属河南)人。亦作会稽人,宣德间进入画院。喜山水、人物、翎毛。石锐:字以明,钱塘人。能作金碧山水、界画楼台及入物,傅色鲜明。

[94]马轼:明嘉定人。嘉定有练祁塘。东流入海,练川是否指此?天文学家,正统间为钦天监刻漏博士。工诗善画山水。李在:莆田人,工画山水,宣德间值仁智殿。倪端:杭州人。宣德间入画院,与李在、石锐同时人,工画道释、人物、山水。

[95]季昭:陈字季昭,弘治初年八十,诏赐官带。善设色山水、人物。钟钦礼:名礼字钦礼,成化间入仁智殿供御。

[96]王谔廷直:王愕字廷直。善山水、人物,供奉仁智殿。朱端:海盐人,非北京人。弘治进士,擅山水、人物,兼善竹石花鸟,以画值仁智殿。

[97]行家:拍精通绘事的画家。其具体含义有精湛熟练的表现技巧,却乏高尚人品和优雅气质。吴小仙:即吴伟,号小仙。宪宗时待诏仁智殿。杜吉狂:即杜堇,号古狂,丹徒人。工诗通六书,善绘事,工界画楼台,白描人物亦高手。周东村:即周臣,号东村。善画山水,兼工人物。

[98]利家:指“画山水亦好,然只是游戏,未必精到”。唐六如:即唐寅,号六如居士。工诗古文词,能书善画山水。陈白阳:即陈淳,号白阳山人。凡经学、古文、诗词、书法靡不通晓。精花卉,间作山水。沈、文、唐、陈之辈绰有馀力而不经意为之作画,故称利家。

[99]尊老:当指德高年长的高僧。蚕头鼠尾:本书法用语,此用于绘画。谓起笔迟笨,随即变细,一拖而过。开相:似指开脸?画人物,特别是人物肖像,第一笔以线勾出脸的外部轮廓特征,谓画像先作一圈,即叫开脸。

[100]合作:合乎法度。第一手:谓技艺最强的能手。

[101]佳品:上品,上等。太行:谓笔法太行家,过工细。

[102]臻妙:谓达到美妙。

[103]人品:指人的高尚品格,包括优雅气质。这表现在绘画中便是鲜明生动的气韵。何良俊讲利家与行家的区别便在此。利家有气韵而不一定技法精到,行家技法精到而每乏气韵。

[104]匠意:措意,主意。元气:人的精神,精气。淋漓:充盛。

[105]天机:天赋灵机。

[106]戴静庵:戴进,号静庵。并驱:犹言并驾齐驱。

[107]倩:请;恳求。容或:或许;也许。

作者简介

 

何良俊字元朗,号柘湖居士,华亭人,嘉靖间尝官翰林院孔目。善画山水,行笔清逸,又工赏鉴,著有《四友斋画论》一卷,凡五十条,多采前人成说,亦间有己意。指出画有认识、审美、教育、怡情等作用;把画分为正派、院体、利家、行家等类别。《四友斋画论》有明万历刻本、《美术丛书》本等。今以后者为底标点,校以他本。这里只选录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