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引

顾凝远

 

 

兴致

当兴致未来,腕不能运时,径情独往,无所触则已[1],或枯槎顽石,勺水疏林,如造物所弃置,与人装点绝殊[2],则深情冷眼,求其幽意之所在而画之[3],生意出矣。此亦锦囊拾句之一法[4]

气韵

六法中第一气韵生动,有气韵则有生动矣。气韵或在境中,亦或在境外,取之于四时寒暑晴雨晦明,非徒积墨也[5]

笔墨

以枯涩为基而点染蒙昧,则无墨而无笔;以堆砌为基而泼发不出[6],则无墨而无笔。先理筋骨而积渐敷腴[7],运腕深厚而意在轻松,则有墨而有笔。此其大略也。若夫高明俊伟之士。笔墨淋漓,须眉毕烛,何用粘皮搭骨[8]

生拙

画求熟外生,然熟之后不能复生矣,要之烂熟圆熟则自有别,若圆熟则又能生矣[9]。工不如拙,然既工矣,不可复拙。惟不欲求工而自出新意,则虽拙亦工,虽工亦拙也[10]。生与拙,惟元人得之。

学者既已入门,便拘绳墨,惟吉人静女,仿书童稚,聊自抒其天趣,辄恐人见而称说是非[11],虽都未肖。实有名流所不能者,生也,拙也。彼云生拙与入门更是不同,盖画之元气苞孕未泄,可称混沌初分[12],第一粉本也。

元人用笔生,用意拙,有深意焉。善藏其器[13],惟恐以画名不免于当世。惟松雪翁裒然冠冕[14],任意辉煌,与唐宋名家争雄,不复有所顾虑耳。然则其仕也,未免为绝艺所累[15]

然则何取于生且拙?生则无莽气故文[16],所谓文人之笔也。拙则无作气故雅,所谓雅人深致也[17]

枯润

墨太枯则无气韵,然必求气韵而漫羡生矣[18]。凡六法之妙,当于运墨先后求之[19]

取势

凡势欲左行者,必先用意于右;势欲右行者,必先用意于左;或上者势欲下垂,或下者势欲上耸:俱不可从本位径情一往[20]。苟无根柢,安可生发?盖凡物皆有然者,多见精思则自得[21]

画水

木华作《海赋》竟,或教以水之前后左右言之,遂添出数语,乃知关仝有侧作《泰山图》,横看成岭侧成峰耶[22]?故身在此山不知山真面目,名语也。

 

 



注释:

[1]未来:当是将要到来。不能:能也。不,助词,无义。《诗·小雅·车攻》:“徒御不惊,大庖不盈。”毛传:“不惊,惊也;不盈,盈也。”径情:任性;任意。独往:狐来独往。谓超脱万物,独行己志。无所触:没有什么遇到。则己:则罢。

[2]枯槎:老树枝权。顽石:坚石;未经雕凿的石块。勺水:一勺水。指小量的水。疏林:稀疏的林木。装点:装饰点缀。绝殊:独到的意趣。

[3]冷眼:冷静客观的眼光。幽意:幽闲的情趣。

[4]锦囊:用锦制成的袋子。拾句:拾得诗句。此出《新唐书·文艺传下·李贺》:“每旦日出,骑弱马,从小奚奴,背古锦囊,遇所得,书投囊中。”

[5]境:画境。非徒:非仅,非只。积墨:作画时用墨浓淡、干湿兼施,待干后层层追加至完成,使感觉浑后滋润。

[6]枯涩:枯燥;呆滞。为基:为开始;为根底。蒙昧:朦胧;模糊。堆砌:犹堆积。泼发:散发。

[7]筋骨:当指景象轮廓的勾勒。积渐:谓逐渐形成。敷腴:喜悦之色;悦人之色。

[8]淋漓:酣畅。毕烛:完全照亮;统统照见。粘皮答骨:比喻执著呆板,亦比喻不能洒脱爽利。

[9]生熟:即生疏与熟练。然过于熟练住往现油滑,全是槎枒老笔也会发泄太尽而乏纯真含蓄,因此要求“熟后生”,即有意对熟练笔墨删繁取精,脱略形迹,使画面笔墨显得生辣。烂熟:极其透彻周详;极其熟悉熟练。圆熟:灵活变通;精明练达。

[10]工拙:谓巧与拙。即工巧与古拙或稚拙。工巧往柱显得精密细致和冗繁甜俗,古拙往往见真情,归璞返真矣。

[11]吉人:善良的人。静女:娴静的女子。仿书:模仿写字。童稚:幼童,小孩。天趣:自然的情趣;天然的风致。称说:陈述。

[12]元气:指画中所表现的人的精神;精气。苞孕:包含孕育。未泄:未泄漏;未散发。混沌初分:古传说中指世界开辟前元气初分。

[13]器:指才能;能力。

[14]裒然:杰出貌。冠冕:比喻仕宦,出仕,做官。赵松雪仕元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,封魏国公,谥文敏。

[15]绝艺:卓绝的技艺。累:妨碍;牵连。

物巨连词。即井山养气:粗疏气;粗鲁气。因是熟盾生,放无

[16]且:连词。即并且。莽气:粗疏气;粗鲁气。因是熟后生,故无莽气。

[17]作气:做作气。雅人:风雅之士。深致:深远的意趣。

[18]必:坚持;坚决。引申为专擅;拘泥。宋秦观《议论上》:“愿诏有司,无牵于故新之论,无必于差免之名。”漫羡:散漫。

[19]运墨:用墨。运用墨色。

[20]取势:即借以取得-种气势、气派,使形象具有运动感和态势。此言取势类作书,行笔欲左先右,欲右先左,欲上欲下者亦然,这样才得取势。本位:当指下笔的位置。

[21]精思:精心思考。自得:谓自有心得体合。

[22]木华:不祥其人。横看成岭侧成峰及下-句:乃苏轼《题西林壁》诗句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顾疑远,号青霞,晚明吴县人。《宋元以来画人姓氏录》谓其少负惊才,长而好学,于古今墳典艺志无所不窥,而又精于画理。著有《画引》一卷,凡七则,其中生拙一节论述较详,余皆数语十数语,然简而不俗,言之有物。提出要深情求其幽意作画,要重气韵;写生要“一气呵成,绝无做作”;对于生拙,以为“自出新意,则虽拙亦工,虽工亦拙也”。

《画引》有《说郛》本、《佩文斋书画谱》本、《画论丛刊》本等本子。今以《说郛》本为底本标点,校以他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