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旨

董其昌

 

画家六法,一曰“气韵生动”[1]“气韵”不可学,此生而知之,自然天授[2]。然亦有学得处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胸中脱去尘浊,自然丘壑内营[3]。成立郛郭[4],随手写去,皆为山水传神。

朝起看云气变幻,可收入笔端,吾尝行洞庭湖推篷旷望,俨然米家墨戏[5]。又米敷文居京口,谓北固诸山与海门连亘[6],取其境为《潇湘白云卷》。故唐世画马入神者曰:“天闲十万匹,皆画谱也[7]。”

士人作画,当以草隶奇字之法为之[8]。树如屈铁,山如画沙,绝去甜俗蹊径,乃为士气[9]。不尔,纵严然及格,己落画师魔界[10],不复可救药矣。若能解脱绳束,便是透网鳞也[11]

古人自不可尽其伎俩,元季高人皆隐于画史[12]。如黄公望莫知其所终,或以仙去[13];陶宗仪亦异人也[14];梅花道人吴仲圭自题其墓曰“梅花和尚”,后值兵乱,以和尚墓独全,樗里子之智与[15]。国朝沈启南、文徵仲皆天下士,而使不善画,亦是人物铮铮者[16]。此“气韵不可学”之说也。

昔人评赵大年画,谓得胸中著千卷书更佳[17]。又大年以宋宗室不得远游,每得一新境,辄目之曰“又是上陵回也[18]”。不行万里路,不读万卷书,看不得杜诗[19]。画道亦尔。马远、夏珪辈下及元季四大家,观王叔明、倪元林《姑苏怀古》诗可知矣[20]

文人之画自王右丞始,其后董源、巨然、李成、范宽为嫡子[21],李龙眠、王晋卿、米南宫及虎儿皆从董、巨得来,直至元四大家黄子久、王叔明、倪元镇、吴仲丰皆其正传[22]。吾朝文、沈则又远接衣钵[23]。若马、夏及李唐、刘松年,又是大李将军之派,非吾曹所学也[24]

以境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,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。东坡有诗曰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[25];作诗必此诗,定非知诗人[26]。”余曰:“此元画也[27]。”晁以道诗云:“画写物外形,要物形不改[28];诗传画外意,贵有画中态。”余曰:“此宋画也。”

荆浩,河内人,自号洪谷子,博雅好古,以山水专门,颇得趣向[29]。为云中山顶,四面峻厚[30]。自撰《山水诀》一卷,语人曰[31]:“吴道子画山水有笔而无墨,项容有墨而无笔[32]。吾当采二子所长,为一家之体[33]。”故关仝北面事之[34]。世论荆浩山水为唐末之冠。盖有笔无墨者,见落笔蹊径而少自然;有墨无笔者,去斧凿痕而多变态[35]

宋画至董源、巨然,脱尽廉纤刻画之习[36],然惟写江南山则相似,若海岸图必用大李将军,北方盘车骡纲必用李晞古[37]。郭河阳、黄子久专画海虞山,王叔明专画苕霅景,宋时宋迪专画潇湘[38],各随所见,不得相混也。

赵令穰、伯驹、承旨三家合并,虽妍而不甜[39];董源、米芾、高克恭三家合并,虽纵而有法[40]:两家法门如鸟双冀,吾将老矣[41]

元季四大家以黄公望为冠,而王蒙、倪瓒、吴仲圭与之对垒[42]。此数公评画,必以高彦敬配赵文敏,恐非耦也[43]

画人物须顾盼语言[44];花果迎风带露;禽飞兽走,精神脱真[45];山水林泉,清闲幽旷[46];屋庐深邃[47];桥渡往来;山脚入水澄明[48];水源来历分晓。有此数端,即不知名,定是高手。

上元后三日,友人以巨然《松阴论古图》售于余者,余悬之画禅室,合乐以享同观者[49]。复秉烛扫二图,厥明以示客[50]。客曰:“君参巨然禅机,于一宿觉矣[51]。”

米元章作画,一正画家谬习,观其高自标置,谓“无一点吴生习气[52]”。又云:“王维之迹殆如刻画,真可一笑。”盖唐画法至宋乃畅,至米家又变耳。余虽不学米画,恐流人率易[53]。兹一戏仿之,犹不敢失董、巨意,善学下惠颇不能当也[54]

米元晖自谓墨戏,足正千古画史谬习,虽右丞亦在诋河,致有巨眼[55]。余以意为之,聊与高彦敬上下,非能尽米家父子之变也。

王叔明画从赵文敏风韵中来,故酷似其舅[56];又泛滥唐宋诸名家而以董源、王维为宗[57],故其纵逸多姿,又往往出文敏规格之外。若使叔明专门师文敏,未必不为文敏所掩也。因画叔明笔意及之[58]

迂翁画在胜国时可称逸品[59]。昔人以逸品置神品之上,历代惟张志和可无愧色[60]。宋人中米襄阳在蹊径之外,馀皆从陶铸而来[61]。元之能者虽多,然禀承宋法稍加萧散耳[62]。吴仲圭大有神气。独云林古淡天然,米痴后一人也[63]

郭河阳论画,山有可望者,有可游者可居者。可居则更胜矣,以其能令人起高隐之思也[64]。江南诸山以九子为可望,齐山为可游,若可居者惟洞庭两山耳[65]。余归将卜筑老焉,此图所以志也[66]

李恩训写海外山,董源写江南山,米无晖写南徐山,李唐写中州山,马远、夏珪写钱搪山,赵吴兴写苕霅山,黄子久写海虞山。若夫方壶蓬阁,必有羽人传照[67],余以意为之,未知似否。

高房山多瓦屋,米家多草堂,以此为辨[68]。以图潇洒山尘[69],非南宫不能作。

云林平生不画人物,惟《龙门僧》一幅有之。亦罕用图书[70],惟荆蛮民一印者,其画遂名《荆蛮民》,今藏余家。

昔人评石之奇曰透曰漏,吾以知画石之诀,亦尽此矣。赵文敏常为飞白石,又常为卷云石,又为马牙钩石[71],此三种足尽石之变。孙汉阳推其意为此册,若使米公见,堪仆仆下拜[72]

余尝与眉公论画[73]。画欲暗不欲明,明者如觚棱钩角是也。暗者如云横雾塞是也[74]。眉公胸中素具一丘壑,虽草草泼墨,而一种苍老之气,岂落吴下之画师恬俗魔境耶[75]?同观者修微、王道人也[76]

沈石田每作迂翁画,其师赵同鲁见辄呼之曰[77]:“又过矣,又过矣。”盖迂翁妙处实不可学,启南力胜于韵,故相去犹隔一尘也[78]。逊之为迂翁,萧疏简贵,如此图者,假令启南见之,当咄咄叹赏[79]

画家以神品为宗极[80],又有以逸品加于神品之上者,曰出于自然而后神也。此诚笃论,恐护短者窜入其中[81]。士大夫当穷工极妍,师友造化[82],能为摩诘而后为王洽之泼墨[83],能为营丘而后为二米之云山[84],乃足关画师之口,而供赏音之耳目[85]。杨龙友生于贵竹,独破天荒,所作《台荡》等图有宋人之骨力去其结,有元人之风雅去其佻[86]。余讶以为出入巨然、惠崇之间,观止矣[87]。龙友一日千里,春秋甚富[88],未见其止,不知分手之后变化若何?余画禅室中专待“溪藤”一幅与摩诘同供养耳。

李昭道一派为赵伯驹、伯骕,精工之极[89],又有士气。后人仿之者,得其工不能得其雅,若元之丁野夫、钱舜举是已[90]。盖五百年而有仇实父,在昔文太亟相推服[91],太史于此一家画不能不逊仇氏,故作以赏鉴增价也。实父作画时耳不闻鼓吹阗骈之声,如隔壁钗钏不顾,其术亦近苦矣[92]。行年五十,方知此一派画殊不可学,譬之禅定积劫方成菩萨,非如董、巨、米三家可一超直入如来地也[93]

 文太史本色画极类赵承旨,第微尖利耳,同能不如独诣[94],无取绝肖似。所谓鲁男子学柳下惠[95]。(此据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本)

画眼

 画家右丞,如书家右军,世不多见。余昔年于嘉兴项太学元汴所见《雪江图》[96],都不皴擦,但有轮廓耳。及世所传摹本,若王叔明《剑阁图》,笔意类李中舍[97],疑非右丞画格。又余至长安,得赵大年临右丞《湖庄清夏图》,亦不细皴,稍似项氏所藏《雪江卷》,而窃意其未尽右丞之致[98]。盖大家神品,必于皴法有奇[99]。大年虽俊爽,不耐多皴,遂为无笔,此得右丞一体者也[100]。最后复得郭忠恕《辋川粉本》[101],乃极细皴。相传真本在武林[102]。既称摹写,当不甚远。然余所见者庸史本[103],故不足以定其画法矣。唯京师杨高邮州将处,有赵吴兴《雪图》小幅,颇用金粉,闲远情润,迥异常作[104]。余一见定为学王维。或曰:“何以知是学维?”余应之曰:“凡诸家皴法,自唐及宋,皆有门庭,如禅灯五家宗派[105],使人闻片语单词,可定其为何派儿孙。今文敏此图行笔,非僧繇非思训,非洪谷非关仝,乃知董、巨、李、范皆所不摄[106],非学维而何?”今年秋闻王维有《江山雪霁图》一卷,为冯宫庶所收,亟令友人走武林索观[107]。宫庶珍之,自谓头目脑髓。以余有右丞画癖,勉应余请,清斋三日,展阅一过,宛然吴兴小幅笔意也,余用是自喜[108]。且右丞自云:“宿世谬词客,前身应画师[109]。”余未尝得睹其迹,但以想心取之,果得与真肖合,岂前身曾入右丞之室,而亲览其盘礴之致,故结习不昧乃尔耶[110]?庶子书云:“此卷是京师后宰门拆古屋,于拆竿中得之[111],凡有三卷,皆唐宋书画也。”余又妄想彼二卷者,安知非右军迹,或虞、褚诸公临晋帖耶?倘得合剑还珠,足办吾两事,岂造物妒完,聊畀余于此卷中消受清福耶[112]?《老子》云:“同于道者,道亦乐得之[113]。”余且珍之以俟。右丞山水入神品,昔人所评:云峰石色,迥出天机;笔意纵横,参乎造化[114],唐代-人而已。宋米元章父子,时代犹不甚远,故米老及见《辋川雪图》,数本之中,惟一本真,馀皆临摹,几如刻画,且李营丘与米元章同是北宋,当时伪者见三百本,真者止二本,欲作《无李论》,况右丞迹乎?……大都右丞以前作者,无所不工,独山水神情,传写犹隔一尘。自右丞始用皴法,用渲染法,若王右军一变钟体,凤翥鸾翔,似奇反正[115]。右丞以后,作者名出意造,如王洽、李思训辈,或泼墨澜翻,或设色娟丽,顾蹊径已具[116],模拟不难。此于书家欧、虞、褚、薛,各体右军之一体耳。此《雪霁卷》己为冯长公游黄山时所废。余往来于怀,自以此生[117],莫由再睹。顷于海虞严文靖家,又见《江干雪意卷》,与冯卷绝类,而沈石田、王守溪二诗亦同,焕若神明,顿还旧观[118]。何异渔父入桃源,骇目动心,书以志幸[119]

古人远矣。曹弗兴、吴道子,近世人耳。犹不复见一笔,况顾、陆之徒,其可得见之哉[120]?是故论画当以目见者为准。若远指古人曰:“此顾也,此陆也。”不独欺人,实自欺耳。故言山水,则当以李成、范宽,花果则赵昌、王友[121],花竹翎毛则徐熙、黄筌、崔顺之[122],马则韩干、李伯时[123],牛则厉、范二道士[124],仙佛则孙太古[125],神怪则石恪[126],猫犬则何尊师、周炤[127]。得此数家,已得奇妙,士大夫家或有收其妙迹者,价己千金矣。何事求太古之上[128],耳目之所不及者哉!

传称西蜀黄筌画,兼众体之妙,名走一时[129]。而江南徐熙后出,作水墨画,神气若涌,别有生意[130]。筌恐其轧己,稍有瑕疵[131]。至于张僧繇画,阎立本以为虚得名[132]。固知古今相倾,不独文人尔尔[133]。吾郡顾仲方、莫云卿二君,皆工山水画:仲方专门名家,盖已有岁年;云卿一出,而南北顿渐,遂分二宗[134]。然云卿题仲方小景,目以神逸;乃仲方向余敛衽,云卿画不置[135]。有如其以诗词标誊者,俯仰间见二君意气,可薄古人耳[136]

此卷余以丁酉六月得于长安,卷有文寿承题[137],董北苑字失其半,不知何图也。既展之,即定为《潇湘图》。盖《宣和画谱》所载,而以选诗为境。所谓“洞庭张乐地,潇湘帝子游”耳[138]。忆余丙申,持节长沙[139],行潇湘道中,秉葭渔网,汀洲丛木,茅庵樵径,晴峦远堤,一一如此图,令人不动步而重作湘江之客。昔人乃有以画为假山水,而以山水为真画者,何颠倒见也。董源画世如星凤,此卷尤希古荒率[140],僧巨然于此还丹,梅道人尝其一脔者[141],余何幸得卧游其间耶?

宋赵千里《设色桃源图卷》,昔在庚寅,见之都下[142]。后为新都吴太学所购,余无十五城之偿,唯有心艳[143]。及观此仇英临本,精工之极,真千里后身,虽文太史悉力为之,未必能胜[144]。语曰“巧者不过习者之门[145]”,信矣。余后休承六十三年,而余获观于东郡王长公所[146]。每观唐人山水,皴法皆如铁线,至于画人物亦如之[147]。此秘自余逗漏[148],从无拈出者,休承虽解画,不解参此用笔法也。长公具眼,又多蓄唐宋迹[149],以余为何如?

米元晖作《潇湘白云图》,自题云:“夜雨初霁,晓云欲出,其状若此。”此卷余从项晦伯购之,携以自随[150]。至洞庭湖舟次,斜阳篷底,一望空阔,长天云物,怪怪奇奇[151]一幅米家戏墨也。自此每将暮辄卷帘看画卷,觉所将卷为剩物矣[152]。湘江上奇云大似郭河阳雪山,其平展沙脚,与墨渖淋漓[153],乃似米家父子耳。古人语“郭熙画石如雲”,不虚也。

米元晖又作《海岳庵图》,谓于潇湘得画境,其次则京口诸山,与湘江差类[154]。今《海岳图》亦在行笈中[155]。元晖未尝以洞庭、北固之江山为胜,而以其云物为盛,所谓“天闲万马皆吾师也”。但不知云物何以独于两地可以入画?或以江上诸石山所凭空阔,四天无遮,得穷其朝朝暮暮之变态耳。此非静心者何由深解[156]?故论书者曰:“一须人品高。”岂非品高则闲静,无他好萦故耶[157]?(此据《画论丛刊》本)

画禅室随笔

李成惜墨如金[158],王洽泼墨渖成画。夫学画者,每念“惜墨、泼墨”四字,于六法三品[159],思过半矣。

古人论画有云:“下笔便有凹凸之形[160]。”此最悬解[161]。吾以此悟高出历代处,虽不能至,庶几效之,得其百一,便足自老以游丘壑间矣[162]

潘子辈学余画,视余更工,然皴法三昧不可与语也[163]。画有六法,若其气韵,必在生知,转工转远[164]

古人画不从一边生去,今则失此意,故无八面玲珑之巧[165];但能分能合,而皴法足以发之,是了手时事也[166]。其次须明虚实,实者各段中用笔之详略也[167]。有详处必要有略处,虚文互用,疏则不深邃,密则不风韵,但审虚实取之,画自奇矣[168]

树固要转而枝不可繁,枝头要敛不可故,树梢要放不可紧[169]

画树之法,须专以转折为主、每一动笔,便想转折处,如习宇之于转笔用力,更不可往而不收[170]

树有四枝,谓四面皆可作枝着叶也。但画一尺树,更不可令有半寸之直,须笔笔转去,此秘诀也。

画须先工树木,但四面有枝为难耳。山不必多,以简为贵[171]

作云林画须用侧笔,有轻有重,干得用圆笔,其佳处在笔法秀峭耳[172]。宋人院体皆用圆皴,北苑独稍纵,故为一小变。倪云林、黄子久、王叔明皆从北苑起祖[173],故皆有侧笔,云林其尤著者也。

北苑画小树,不先作树枝及根,但以笔点成形[174]。画山即用画树之皴,此人所不知诀法也。

北苑画杂树止露根,而以点叶高下肥瘦取其成形[175]。此即米画之祖,最为高雅,不在斤斤细巧[176]

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,皆南宋时追摹汴京景物,有西方美人之思[177]。笔法纤细,亦近李昭道,借骨力乏耳。

倪迂在胜国时以诗画名世,其自标置不在黄公望、王叔明下。有云:“我此画深得荆、关遗意,非王蒙辈所能梦见也[178]。”然定其品当称逸格,盖米襄阳、赵大年一派耳,于黄、王真伯仲不虚也[179]

余藏北苑一卷,谛审之,有二妹及鼓瑟吹笙者,有渔人布网漉鱼者[180],乃《潇湘图》也,盖取“洞庭张乐地,潇湘帝子游”二语为境耳。余亦尝游潇湘道上,山川奇秀,大都如此图。而是时方见李伯时《潇湘卷》,曾效之作一小幅;今见北苑,乃知伯时虽名宗,所乏苍莽之气耳[181]

仲醇绝好瓒画,以为在子久、山樵之上[182]。余为写云林《山景》一幅归之,题云:“仲醇悠悠忽忽,土木形骸,绝似嵇叔夜[183],近代惟嫩瓒得其半耳[184]。”云云[185]。政是识韵人了不可得[186]

余长安时寄仲醇书云:“所欲学者荆、关、董、巨、李成。此五家尤少真迹,南方宋画,不堪赏鉴[187]。兄等为访之,作一《铭心记》如宋人者,俟弟书成,与合一本,即不能收藏,聊以适意[188],不令海岳独行《画史》也。”

京师杨太和家所藏唐晋以来名迹甚佳,余借观有右丞画一帧,宋徽庙御题左方[189],笔势瓢举,真奇物也。检《宣和画谱》,此为《山居图》,察其图中松针石脉[190],无宋以后人法,定为摩诘无疑。向相传为大李将平,而拈出为辋川者[191],自余始。

书无笔迹,非谓其墨淡模糊而无分晓也,正如善书者藏笔锋,如锥画沙,印印泥耳[192]。书之藏锋在手,执笔沉着痛快[193]。人能知善书执笔之法,则能知名画无笔之说。故古人如大令[194],今人如米元章、赵子昂,善书必能善画,善画必能善书,其实一事耳。

云林山皆依侧边起势,不用两边合成,此人所不晓。近来俗子点笔便是称米家山[195],深可笑也。元章睥睨千古,不让右丞,可容易凑泊[196],开后人护短径路耶?

范宽山川浑厚,有河朔气象,瑞雪满山,动有千里之远[197]。寒林孤秀,挺然自立,物态严凝,俨然三冬在目[198]

营丘作山水,危峰奋起,蔚然天成[199]。乔木倚磴[200],下自成阴。轩畅闭雅,悠然远眺[201]。道路深窈,俨然深居[202]。用墨颇浓而皴散分晓[203]。凝坐观之[204],烟云忽生。澄江万里,神变万状[205]。予尝见一双幅,每对之,不知身在千岩万壑中[206]

诗至少陵,书至鲁公,画至二米,古今之变,天下之能事毕矣[207]。独高彦敬兼有众长,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,所谓游刃有馀,运斤成风[208],古今一人而已。

董北苑、僧巨然都以墨染云气,有吞吐变灭之势[209]。米家父子宗董、巨法,稍删其繁复[210];独画云仍用李将军拘笔[211],如伯驹、伯骕辈。欲自成一家,不得随人弃取故也[212]。因为此图及之。

石田先生于胜国诸贤名迹无不摹写,亦绝相似,或出其匕上。独倪迂一种淡墨,自谓难学,盖先生老笔密思[213],于元镇若淡若疏者异趣耳。独此帧萧散秀润[214],最为逼真,亦平生得意笔也。

余少喜绘业,皆从元四大家结缘,后入长安,与南北宋五代以前诸家血战,正如禅僧作宣律师耳[215]。此册槜李周逸之所勒,欲与《阁帖》共传,其志良苦[216]。解脱禅固无藉此,然学欲望见古人门庭蹊径,斯亦渡河宝筏[217]。珍重珍重!

元时画道最盛,惟董、巨独行,此外皆宗郭熙。其有名者曹云西、唐子华、姚彦卿、朱泽民辈[218],出其十,不能当黄、倪一,盖风尚使然,亦由赵文敏提醒品格[219],耳目皆正耳。余非不好元季四家画者,直溯其源委,归之董、巨,亦颇为时人换眼,丁南羽以为画道一变。(此以《康熙刻本》为底本)

 


注释:

[1]气韵:指绘画人物的气质韵度,后被广泛用于山水、花鸟等画科。成为中国画品评的最高标准。此系为南齐谢赫《古画品录》提出的“六法”中第一法。

[2]生知:谓不待学而知之。气韵生动,包含画家的天赋气质、个性特征在画中的生动体现。天授:上天所授。

[3]尘浊:犹尘世。凡俗。丘壑:喻深远的意境。内营:内心营造。

[4]郛郭:屏障。即屏风。

[5]变幻:变化莫测。变化无常。旷望:远望,极目眺望。俨然:真切、明显貌。米家:指米芾、米友仁父子。米家墨戏,指其随兴作画,不拘传统成法,脱略形迹,以泼墨法画云山,别具一格。

[6]米敷文:即米友仁,因尝官敷文阁直学士,故称。京口:古城名。在今江苏镇江市。北固:山名。在今镇江市东北,有南、中、北三峰,北峰三面临江。形势险要,故称“北固”。海门:即海口,内河出海之处。连亘:连接不断,绵延。

[7]入神:指技艺达到神妙之境。天闲:皇帝养马之处。画谱:画帖。临摹用的绘画范本。

[8]士人:士大夫,读书人。奇字:汉王莽时六体书之一,大抵根据古文加以改变而成。亦泛指古文字。

[9]绝去:尽去。甜俗:软熟媚俗。蹊径:门径;路子。土气:士人作品的风格。

[10]严然:庄重貌;庄严貌。魔界:指一种痴呆暓乱的精神状态或旁门邪道的界域。

[11]绳束:约束,束缚。透网鳞:喻生动活泼。透,跳跃。

[12]伎俩:技能;本领。高人:指才识高超的人。画史:画师。

[13]以:认为。仙去:成仙而去。

[14]陶宗仪:字九成,元未明初浙江黄岩人。书法家,著有《史会全要》等。异人:不寻常的人;有异才的人。

[15]樗里子:即樗里奇,战国秦惠王的异母弟。居于樗里,自号“樗里子”。善言词,多智慧,秦人号为“智囊”。

[16]而使:如果假使。铮铮:比喻声名显赫,才华出众。

[17]赵大年:名令穰,字大年,艺祖十世孙,雅有美才高艺。著:著落。

[18]新境:新的境界。目:称也。称道;称扬。上陵:帝王到祖先陵墓进行祭祀。

[19]不得:不明白;不知晓。看不到,看不懂。杜诗:杜甫的诗。

[20]元季:元末。元四大家皆工词翰,王、倪尤著。

[21]嫡子:喻指嫡派。技艺相传的正宗。

[22]李龙眠:名公麟。字伯时,号龙眠居士,好古博学,北宋画家。王晋卿:名诜字晋卿,太原人,尚宋英宗女魏国大公主。能诗工书善山水。米南宫:米芾。芾尝官礼部员外郎,南宫乃礼部别称。虎儿:米友仁小字。正传:正统的传授。

[23]文沈:文徵明、沈周。衣钵:佛家以衣钵为师徒传授的法器,因引申为师传的思想、学问、技能等。

[24]大李将军:即李思训,因其官左武卫大将军。吾曹:犹我辈;我们。

[25]见:见解;见识。邻:靠近;接近。

[26]知诗:知识诗;赏识诗。

[27]元画:重气韵而不重形似,是其特色。

[28]要:重要;主要。

[29]河内:古指黄河以北地区,亦专指今河南省黄河以北地区。有河内郡,今属河南。专门:专长。趣向:好尚;兴味。荆浩为唐末至五代后粱人。

[30]峻厚:陡峭深厚。

[31]语人:告诉他人。

[32]项容:唐画家,善山水。说者谓其《松风图》笔法枯硬而少温润,然挺特巉绝,亦是一家。

[33]体:体制。指画的体裁格调。

[34]北面;谓拜人为师;行弟子敬师之礼。事:谓从师求学。

[35]落笔:下笔。蹊径:门径,路子。引申指痕迹。变态:变化异样的情状。

[36]廉纤:细小,细微。

[37]骡纲:结队而行驮载货物的骡群。李晞古:即李唐,字晞古。未闻李唐画北方盘车骡纲者。其善山水、人物外,还工画牛。

[38]海虞山:山名。当在今江苏常熟县境。古有海虞县,故城在今常熟县东。苕霅:苕溪、霅溪二水的并称。在今浙江湖州市境。潇湘:指湘江,亦谓湘江与潇水的并称。

[39]赵令穰:字大年。伯驹:字千里。承旨:即赵盂頫。由宋入元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。三人均宋宗室。合并:结合到一起。甜:指浓郁软熟的画风。陶宗仪《辍耕录·写山水诀》:“作画大要,去邪、甜、俗、赖四个字。”

[40]纵:放纵;纵逸。

[41]法门:途径;方法。吾:我,我们。老:老练;娴熟。

[42]对垒:泛指双方竞争;相匹敌。

[43]高彦敬:即高克恭,字彦敬。赵文敏:即赵孟頫,卒谥文敏。高、赵同时期人。耦:相对;匹敌。

[44]顾盼:观望。语言:说话。

[45]精神:指有生气。脱真:很真实。

[46]清闲:清静。幽旷:幽深旷远。

[47]屋庐:住房。深邃:从外到内距离大,幽深。

[48]桥渡:桥梁渡口。澄明:清澈;明净。

[49]上元:节日名。俗以农历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,即元宵节。合乐:诸乐合奏谓之合乐。此当为同乐,非奏乐也。

[50]秉烛:谓持烛以照明。扫:画;写。厥明:刚天明。厥,副词,乃刚刚。以示客:拿给客人看。

[51]参:领悟;琢磨。禅机:禅法机要。巨然乃僧人画家,故有此佛家语。觉:明白。

[52]一正:犹一匡。匡正。谬习:错误的习惯、习气。高自标置:谓我推许很高。吴生:指吴道子。

[53]率易:轻率,随便。

[54]兹:今,现在。下惠:即春秋鲁柳下惠,与一女子共坐一夜不曾淫乱。一女子夜遭风雨屋坏,趋一男子家躲避,此男子学柳下惠不近女色,拒而不纳。见《诗·小雅·巷伯》毛传。

[55]足正:足以匡正。诋诃:诋毁;指责。致:连词。犹以至,以至于。巨眼:喻指锐利的鉴别能力。

[56]酷似:极似,很像。王蒙,赵孟頫甥。

[57]泛滥:谓博览而沉浸其中。为宗:为宗主,为主旨。

[58]笔意:指画所表现的意态情致。

[59]迂翁:对倪瓒的敬称。倪瓒自称倪迂。胜国:被战胜的国家。指前朝。逸品:指技艺或技艺品达到超凡脱俗的品第。

[60]昔人:古人,从前的人。唐朱景玄《唐朝名画录序》于神、妙、能三品之外提出“逸品”,以表画的优劣。张志和:唐婺州金华人,初名龟龄,肃宗赐今名。性散逸,喜居江湖,不乐廊庙。颜鲁公典吴兴,赠《渔歌》五首与之,乃为卷轴,随句赋象,曲尽其妙。

[61]米襄阳:米芾、徙居襄阳,称襄阳漫士。陶铸:模仿,模拟。

[62]萧散:犹萧洒。谓姿态、风格自然,不拘束。

[63]古淡:古朴淡雅,米痴:米芾。

[64]更胜:更优越。高隐:隐居。

[65]九子:九子山。即九华山,在今安徽青阳县境。齐山:山名。在今安徽贵池南。洞庭:大太湖的别名。在太湖中有东西二山,东名莫厘山,西名胥母山。元明后与陆地相连,形成半岛。

[66]卜筑:选择居室。所以:用以,用来。志:记载。

[67]海外山:指边远地区的山。南徐山:指镇江的山。东晋侨置徐州于京口城,南朝宋改南徐,即今镇江市。方壶:一名方丈。传说中神山名。莲蓬:蓬菜、阆苑。传说中神仙居往之处。羽人:神话中的飞仙。传照:传神写照。

[68]高房山:高克恭,号房山老人。为辨:力区别。当作区别。

[69]潇洒:洒脱不拘、超逸绝俗貌。出尘:超出尘俗。

[70]罕用:少用。图书:指图章,印章。

[71]飞白石:大约以书之飞白体入画石者。其他卷云、马牙钩两石,谓卷状之云、马牙钩状两异石,亦当以草隶奇字入画者。赵氏乃倡以书入画之人。

[72]孙汉阳:孙叔美,字汉阳,吴人,明画家。堪:能够;可以。仆仆:形容烦琐。屡屡之意。一再也。

[73]眉公:陈继儒号也。明华亭人,善诗文,工书画。画工山水梅竹。

[74]觚棱:棱角。

[75]苍老:指画的笔力、风格雄健而老练。吴下:泛指吴地。恬俗:即软熟嵋俗。恬,通甜。魔境:恶魔所统治的境界。

[76]修微、王道人:不详其人。

[77]赵同鲁:字与哲,明长洲人。善山水,用笔工妙。

[78]一尘:道家称一世为一尘。借指相当大的距离。

[79]萧疏:洒脱;自然不拘束。简贵:简洁高贵。咄咄:表感叹。叹赏:赞叹称赏。

[80]宗极:至高无上,最高境界。

[81]笃论:确论。确切的评论。窜:混杂;混入。

[82]穷工极妍:非常工巧极其妍美。师友造化:谓以造化为师友。

[83]王洽:一作王默或王墨,唐画家,善山水。泼墨:以墨泼于纸素,随形画出景物的一种画法。

[84]营丘:李成,宋画家,营丘人。二米云山:又称米氏三山、米家山水。山水画多以线条为主,米氏则以卧笔横点成块面,称“落茄法”,打破线条成规。强调写意,连点成片,构成云烟变灭、生意无穷的画面景趣。

[85]赏音:知音。

[86]杨龙友:名文骢字龙友,万历末孝廉,博学好古,工画山水。贵竹:《明史》本传作贵阳人。骨力:指刚健雄劲的风格。结:指实。结实。风格:风流儒雅。佻:浇薄;轻佻。

[87]惠崇:宋僧,建阳人,一作淮南人。工诗善画,尤精水鸟。观止:赞赏所见的事物美好到极点。

[88]春秋:年纪,年数。溪藤:指剡溪纸。意谓专等其用剡纸作一幅画来。

[89]李昭道:李恩训之子,时称“小李将军”者。精工:精致工巧。

[90]丁野夫:元回纥人。工山水、人物,颇类马、夏。钱舜举:名选字舜举,元吴兴人,工诗善画,山水师赵令穰。

[91]仇实父:名英字实父,明“四大家”之一。文太史:即文徵明。尝官翰林院待诏,明清“太史”为翰林之俗称。推服:推许佩服。

[92]鼓阗吹骈:犹鼓吹喧闹。阗骈,聚会。钗钏:钗簪与臂镯。泛指妇人服饰。术:方法;手段。

[93]禅定:佛教禅宗修行方法之一。佛教修行者以为静坐敛心,专注一境,久之达到身心安稳、观明照净的境地。积劫:积久的劫难。一超:犹一跃。如来:即佛。

[94]第:副词。只,只是。同能:一样能做到。独诣:指学养、技艺有独到之处,亦谓独行其是。

[95]鲁男子学柳下惠:见前“善学下惠”注。

[96]昔年:往年,从前。项元汴:字子京,工绘事,精鉴赏,家藏法书名画,日盛一时。

[97]李中舍:似指李成。宋初初升朝官,有出身者为太子中允,无出身者为太子中舍。李成登开宝初进士,为光禄丞。然李有出身也。

[98]窃意:私意。致:意态;风度;情致。

[99]有奇:有奇致。新奇的情致。

[100]一体:一部分。

[101]粉本:一般指画稿。也有指图画的。

[102]武林:旧时杭州的别称,以武林山得名。

[103]庸史:平庸画师。

[104]州将:地方武官,统一州之兵。闲远:闲静深远。迥异:大异。大不相同。

[105]门庭:派别。禅灯:寺庙灯火。五家:佛教禅宗五家,即沩仰、临济、曹洞、云门、法眼。又称五宗。

[106]董巨李范:指董源、巨然、李成、范宽。不摄:不摄取,不吸纳。

[107]亟:急也。走:前往。索观:索取观看。

[108]谓:以为;认为。头目:脑袋眼睛。亦指人的性命。脑髓:脑筋。借指智力。清斋:洁身静心。用是:因此。

[109]宿世:前世,前生。谬:背戾乖时。词客:擅长文词的人。前身:佛教语。前生。

[110]想心:想象之心。肖合:相合;相符。盎礴:《庄子·田子方》:“宋元君将画图,众史皆至,受揖而立,舐笔和墨,在外者半。有一史后至者,儃儃然不趋,受揖不立,因之舍。公使人视之,则解衣般礴羸。君曰:‘可矣,是真画者也。’”后作“盘礴”指恣意作画。结习:

佛教语。后多指积久难除的习惯。不昧;不忘。

[111]庶子:当为陈秀民,元四明人,一作温州人,字庶子。博学善书,官至翰林学士,有《东坡文谈录》、《东坡诗话》等。折竿:即折简。犹断简,指书册、简牍的残篇。

[112]合剑:比喻重逢。《古今小说·蒋兴哥重会珍珠衫》:“珠还合浦重生彩,剑合丰城倍有神。”原《晋书·张华传》载:张华望丰城有剑气,乃以雷焕为丰城令,掘得二剑,一与华,一自佩。华、焕殁,焕子持剑经延平津,剑跃出堕水,化为二龙而没。此”合剑”故重逢也。还珠:即“合浦珠还”典,亦喻重逢。典见《后汉书·循吏传·孟尝》。办:成也。两事:指见画还望见书。造物:造物者。创造万物之神。妒完;忌妒完满。畀:赐与。

[113]同于道:谓与道同体。乐得:乐于得到。

[114]迥出:突出;超群。天机:灵性;天赋灵机。参:领悟;琢磨。

[115]钟体:钟繇书体。凤翥鸾翔:形容字体笔势之妙,如鸾凤飞翔。似奇反正:似是奇邪反而端正。

[116]意造:凭想象力创作。李恩训:李氏生年在王维之前。此系误记。澜翻:形容笔力、气势奔放跌宕。娟丽:秀丽。顾:乃也。

[117]怀:怀念;恩怀。自:由来,缘由。以此:因此。

[118]王守溪:名鏊别号守溪,吴人,官至户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。明代书家。焕若:光耀貌。旧观:原先的印象、观感。

[119]渔父入桃源:指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所写渔人从桃花源入一山洞,见秦时避乱者居其间的世外桃源。骇目动心:犹言吃惊动心。志幸:记裁幸运运或庆幸。

[120]曹弗兴:一作曹不兴。三国吴画家。顾陆:顾恺之、陆探微。顾,东晋画家;陆,南朝宋画家。其:副词。岂,难到。

[121]赵昌:北宋剑南人,一作广汉人。王友:北宋汉州人。少隶本郡克宁军籍,州将每令赵昌画,则遣王服事供应,久之遂得赵昌写生法。画花卉尚设色。

[122]崔顺之:生平不详,各家画史亦不载。善花鸟。宋赵希鹄《洞天清录》谓崔顺之书姓名、名于天下,疑为崔白之后。

[123]韩干:唐画家。若写貌人物及佛像鬼神,尤工鞍马。李伯时:名公麟字伯时,北宋画家。善山水、人物、佛像及鞍马。说者谓其鞍马逾韩干。

[124]厉:厉归真,五代粱道士。工书画,善画山水、林木、禽兽,画牛如活。范:范子泯,宋逍士。赵希鹄《洞天清录》作范不泯,谓厉、范皆吴人。范工画牛及禽鸟。

[125]孙太古:名知微字太古,北宋眉州彭山人。师沙门令宗,善道释。

[126]石恪:五代宋初成都郫人,性不羁,善谈辩,滑稽玩世。工道释、鬼神、人物。意务新奇,人物诡形异状。

[127]何尊师:江南人,匿其姓氏。五代后梁居衡岳,往来苍梧五岭,入宋,人问其氏族年寿,但云何何;问其乡里,亦云何何:人因呼之为“何尊师”。工花石,专画猫。尽种种猫之形态。周炤:一作周照,宋熙宁画院祇候。作竹石、獃子,殊有生意。工画猫。

[128]何事:为何,何故。太古:远古;上古。

[129]西蜀:今四川,古为蜀地,因在西方,故称。众体:指众多体裁、风格。筌学刁处竹石花雀,学滕昌祐花竹,学李胃昇山水松石、薛稷鹤、孙位龙水,资诸家之善。走:归也。归附。

[130]若涌:谓如水奔涌。生意:意态。

[131]恐:恐怕;担心。轧:压倒;胜过。瑕疵:谓指摘毛病。

[132]张僧繇:南朝梁画家,与顾、陆齐名。阎立本:唐画家。道释、人物、故实、写真及鞍马,无一不精。

[133]固:通故。因而,所以。相倾:相排挤。尔尔:如此。

[134]专门名家:专精于某一门学问、技艺而享盛名的人。岁年:岁月;时光。顿渐:佛教语。顿悟、渐悟或顿教、渐教的并称。二宗指如佛教禅宗的南北二宗。

[135]题:评价。目:称也。神逸:神奇超逸。乃:连词。而。敛衽:整饬衣襟,表不恭敬。不置:犹不舍。不止。不停止,不忍离开。

[136]标誉:标榜;夸耀。俯仰:犹一举一动。可薄:可以轻视或鄙薄。

[137]丁酉:万历二十五年。时董氏四十三岁矣。文寿承:名彭字寿承,文徵明长。工书画。篆刻为世所宗,墨竹直入湖州之室。

[138]张乐:置乐;奏乐。帝子:指娥皇、女英。传说为尧之女。两诗选自南朝齐谢朓《新亭渚别范零陵》一诗。

[139]丙申:万历二十四年。持节:古时使臣奉命出行,必持符节以为凭证。

[140]星凤:景星和凤凰。比喻罕见珍奇或珍奇之物。希古:稀疏古朴。

[141]还丹:道家合九转丹与米砂再次提炼而成的仙丹。自称服后即可成仙。亦谓炼就这种仙丹而得成仙。比喻巨然学此而成名也。梅道人:吴镇其号也。一脔:一块切成方形的肉。

[142]设色:着色;敷彩。庚寅:万历十八年。都下:京都。

[143]偿:补偿;抵偿。心艳:羡慕。

[144]悉力:尽力,全力。能胜:能够胜过。

[145]语:俗语。巧:机巧,灵巧。习:熟悉;通晓。

[146]后:晚,迟。休承:文嘉字也,文徵明仲子。能诗工书精山水。王长公:不详其人。

[147]跌线:指纤细而刚劲的线条。画人物衣纹,线条如铁丝环弯,圆中含方,柔中见刚,如锥镂石面。知之:依照采用。

[148]逗漏:透露。

[149]具眼:谓有识别事物的眼力。蓄:收藏。迹;业绩,事绩。指画,画迹。

[150]自随:跟随在自已身边。

[151]舟次:行船途中,船上。斜阳:傍晚西斜的太阳。篷底:船篷之下。指船舱。长天:辽阔的天空。云物:云气;云彩。怪怪奇奇:怪异奇特。

[152]将卷:携带的画卷。剩物:多馀之物。

[153]平展:平坦宽阔。墨渖:墨汁。

[154]差类:略微相似。

[155]行笈:出行时所带的书箱。

[156]静心:谓使心灵安定宁静;安定心神。何由:怎能。深解:深刻理解。

[157]岂非:反诘用词。难道不是。则:连词。而也。闲静;安闲宁静。萦:牵缠;牵桂。

[158]惜墨如金:极言不轻易下笔。

[159]每念:常常考虑。六法:即气韵生动,骨法用笔,应物象形,随类赋彩,经营位置,传移模写。三品:品评中国画艺木的三个等级,即神品、妙品、能品。

[160]凹凸:凹陷和凸起;高低不平。

[161]悬解:犹言了悟。醒悟,领悟。

[162]庶几:希望;但愿。百一:百中之一。游:游憇。丘壑:山陵和溪谷。泛指山水幽美的地方。

[163]潘子:不详其人。视:比也。不可与语:谓不可与他说。不是对像。

[164]转:通专。或后一“转”为副词,反而,反倒。

[165]八面玲珑:形容圆活、灵秀。

[166]能分能合:指篇章布局能分开能合拢。发:施行,实行。了手:高手。时事:一时之事。

[167]实者:应为“虚实者”,脱一“虚”字。这祥与前后文义相通。

[168]深邃:幽深;精深。风韵:韵致;情趣。奇:佳妙。

[169]固:副词。必,一定。转:指用笔圆转回旋。紧:紧缩;收缩。

[170]转折:即回旋曲折。转笔:即运笔。明张绅《法书通释·执使》:“转笔宜左右回顾,无使节目孤露。”不可往而不收:指笔运行到字画端时而往回收笔,使浑厚含蓄有力。

[171]简:简易;简省。贵:贵重;重要。

[172]侧笔:指用笔取侧势。圆笔:指落笔藏锋。不露圭角,笔锋在画中运行,使有浑圆之感。此与转笔相近而与侧笔不同。秀峭:谓秀美庄重。

[173]圆皴:指用中锋皴。皴一般用中锋和侧锋两种笔法。圆即中锋也。起祖:开始;发源。

[174]笔点:指用笔点皴法。如米点皴即侧笔横点;还有胡椒点、鼠足点、破笔点等,均属点皴一类。

[175]点叶:即用点皴法画树叶。如夹叶点、仰叶点,皆传统的画树叶的方法。松叶点,则是松针的画法。

[176]斤斤:谓过分着意。细巧:细致精巧。

[177]张择端:字正道,宋时东武(今山东诸城)人,徽宗朝为翰林图画院待诏。追摹:追忆摹仿。汴京:北宋京都,即今开封市。西方美人:“《诗·邶风·简兮》云谁之思,西方美人。”郑玄笺:“思周室之贤者。”即西部品德美好的人。

[178]遗意:指荆、关遗留画迹的意味、旨趣。梦见:梦中见到。

[179]逸格:超逸的格调。伯仲:本谓兄弟。此喻不相上下。

[180]谛审:详审,仔细审核辨认。二妹:当指娥皇、女英。布网:撒网。漉鱼:捕鱼。

[181]名宗:指有名望的宗族。即有名流派之人。苍莽之气:指深广、开阔的境界。

[182]仲醇:陈继儒字也。瓒画:倪瓒的画。山樵:王蒙,号黄鹤山樵。

[183]归:赠送。悠悠忽忽:谓悠闲懒散;马马虎虎。土木形骸:形体像土木一样自然,比人不不加修饰的本来面目。嵇叔夜:嵇康,字叔夜。

[184]嫩瓒:倪瓒,自署名曰“嫩瓒”。

[185]云:如此,这样。

[186]政是:正是。识韵人:懂得情趣的人;知音的人。了不:绝不;全不。

[187]南方:泛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。此似指南宋。董氏对南宋画无一肯定。不堪:不能;不可。不值得。

[188]适意:宽心;赏心。

[189]宋徽庙:即宋徽宗。庙号徽宗也。御题:皇帝亲笔题写(字或诗)。

[190]察:仔细察看;详审。石脉:山石的脉络纹理。

[191]辋川:指王维,因其别墅在辋川故也。

[192]锥画沙:比喻笔画如锥画在沙面上出现的痕迹。形容中锋、藏锋之妙。印印泥:言印章印在泥(古代一种类似今日火漆的紫泥,上面加盖印章,即遗留至今的封泥)上,深入有力。亦形容中锋、藏锋之妙。

[193]执笔:指执笔法。执笔写字,要笔锋中正,运笔自如,字迹圆满得势。沉着痛快:谓坚劲而流利;遒劲而酣畅。

[194]大令:指王献之。《晋书·王珉传》:王珉“代王献之为长兼中书令,二人素齐名,世谓献之为‘大令’,珉为‘小令’。

[195]俗子:指见识浅陋或鄙俗的人。点笔:染翰。谓动笔作画。

[196]睥睨:斜视。育傲慢、傲视意。凑泊:凑合;拼凑。

[197]河朔:泛指黄河以北地方。气象:景象。瑞雪:应时好雪。动:不觉。想不到。

[198]寒林:秋冬的林木。孤秀:孤拔秀丽;优异特出。挺然自立:挺拔独立。严凝:犹严寒凝重。三冬:冬季三月。即冬季。

[199]危峰:高峻的山峰。奋起:奋然耸立。蔚然:草木茂密貌。

[200]乔木:高大的树木。倚磴:靠近石阶。

[201]轩畅:轩敞畅达。闲雅:闲静幽雅。悠然:闲适貌;淡泊貌。远眺:向远处看。

[202]深窈:幽深。俨然:宛然;仿佛。深居:犹幽居。

[203]皴散:皴法散布。

[204]凝坐:静坐。

[205]澄江:清澈的江水。神变:神奇变化。

[206]对:相对;朝着。千岩万壑:谓万千山峦溪谷。极言其僻静幽深。

[207]少陵:指杜甫。杜甫常以“杜陵”表示其祖籍郡望,自号少陵野老,因世称杜少棱。鲁公:指颜真卿。颜封鲁国公。能事:所能之事。

[208]游刃有馀:喻做事熟练,轻而易举。语出《庄子·养生主》。运斤成风:谓挥斧成风声。形容技艺高妙。语出《庄予·徐无鬼》。

[209]墨染:指用墨色渲染。变灭:变化幻灭。

[210]宗:尊重。亦谓推尊而效法之,繁复:繁多而复杂。

[211]拘笔:当为抅笔,即勾画。李恩训山水,用一种坚挺的小笔勾取物架轮廓,线条坚硬劲挺,盖当时尚无渲淡也。

[212]随人:跟随他人。弃取:舍弃或采取。

[213]淡墨:浅淡的墨色。倪之画面往往萧散简远,淡逸疏郎,体规其以“天真幽淡为宗”的旨趣,是一种很高的艺术境界,故其难学。老笔:老练娴熟的笔法。密思:细密构思。

[214]秀润:秀丽滋润;秀丽泽润。

[215]绘业:犹绘事。即绘画。结缘:指与人结交的机缘。血战:进行非常激烈的战斗。宣律师:宣扬佛教戒律的禅师。

[216]槜李:古地名。今浙江嘉兴西南。周逸之:名履靖字逸之,善诗书,好金石。勒:刻也。阁帖:《淳化秘阁法帖》的简称。其志良苦:犹其心良苦、很苦。

[217]解脱:佛教语。指摆脱烦恼业障的系缚而复归自在。藉:同借。凭借;依托。学:指学习的人。门庭蹊径:方法途径;派别方法。宝筏:佛教语。此喻引导众生渡过苦海到达彼岸的佛法。此喻学习、提高画艺的手段和工具。

[218]曹云西:名知白号云西,元画家。工山水,师郭熙。唐子华:名棣字子华,元画家。工山水,师郭熙。姚彦卿:元画家。工山水,亦师郭熙。朱泽民:名德润字泽民,元画家。工山水,亦师郭熙。

[219]风尚:风格和好尚。使然:使其如此。品格:艺术品质、格调。换眼:改变观感、眼光。丁南羽:名云鹏字南羽,明休宁人,善画道释人物,得吴道子法。

 

作者简介

 

董其昌字玄宰,号思白,又号香光居士,华亭人。万历十六年进士。官至南京礼部尚书,谥文敏。明代著名书画家。画擅山水,师董源、巨然、黄公望、倪瓒,天机溢发,笔致清秀中和,恬静疏旷;用墨明洁隽朗,气韵深厚;青绿设色古朴典雅:为“华亭画派”杰出代表。论画主张集前人之大成,自出机轴;耍求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;并总结山水画史,评述唐、五代、宋、元诸家,以佛教禅宗喻画,倡“南北宗”之说,虽失之偏颇,然意在区分不同画风,标举“士气’,推崇“文人画”。其画与画论对明末清初画坛影响甚巨。

画论有《画旨》、《画眼》、《画禅室随笔》,或以为均非董氏亲自编定,而属后人辑集,故参差错落,重见迭出。莫是龙《画说》十数条,多数见于《画旨》,也有见于《画眼》的。《画旨》之文,与《随笔》、《画眼》所载,亦互有同异。因此这里所录,对三书均作删节,其中重复者更行汰除。《画旨》、《画眼》均收入《容台集》;《画旨》尚见录于《书画谱》、《书画汇考》和《画论丛刊》;《随笔》为《容台集》所未收,而有《清康熙刻本》等本子。我们这里所录,版本所据注于文后,而三书均参照了俞剑华《中国画论类编》。